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揭秘"516通知"出台内幕 中国的赫鲁晓夫究竟指谁?

2014年2月8日 14:02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宽宏 选稿:奚亮

  原标题:一次斗争最激烈的中央会议1966年5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中南海纪事之十

  作者陈宽宏授权东方网历史频道发布,请勿转载。

  编者按:陈宽宏,从上海走出的农家子弟。1964年7月,陈宽宏从嘉定一中毕业后未上大学,而在当年8月直接就进了中南海。他在这高高的红墙内工作、生活了整整10年之久,既经历了中南海文化大革命风雨的洗礼,又感受到了改革开放初期中南海春天的气息和明媚的阳光。他长期担任中央办公厅的速记员,更是许多事件的亲历者。

image

  1966年5月4日至26日,中央政治局在北京召开会议,集中批判彭、罗、陆、杨,通过了“五·一六通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我和徐瑞新、吴文英参加会议作记录工作。在我的印象中,此次会议,除了我们3个人以外,中办机要室没有其他人参加。这是我第一次参加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也是我参加工作以来遇到的党内高层斗争最激烈的一次会议。

  这次会议,毛主席在南方,委托刘少奇主持。会前,毛主席在上海主持召开了常委扩大会议,解决罗瑞卿问题;后来又在杭州主持召开了常委扩大会议,初步通过了毛主席修改审定的《中共中央通知》稿和中央文革小组名单。所以,这次会议的前期,主要是解决彭真的问题,通过《中共中央通知》。会议集中批判了彭真主持起草的“二月提纲”和彭真反对毛主席的问题,并联系到彭真历史上的问题以及反对林彪的问题。会上的发言几乎是一面倒地批判彭真,彭真在会上只有检讨的份了。至于彭真说了些什么,现在已不记得了,只记得他始终不承认自己反对毛主席。5月16日在讨论通过“五·一六通知”时,我看到彭真还坐在主席台下第一排,以后再也没有见他参加会议了。

  中央为起草“五·一六通知”,成立了以陈伯达为首的文件起草小组,其成员后来基本都成为中央文革小组的成员。在《通知》起草过程中,毛主席作了多次修改。在会上发的文件中,凡是毛主席修改的地方,都用黑体字标出。从此以后,在整个文化大革命期间,报纸、杂志、文件上凡是引用毛主席的话,均用黑体字,称之为“最高指示”。毛主席在文件中说:“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这些人物,有些已被我们识破,有些正在受到我们的信用,被培养为我们的接班人,例如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他们正睡在我们的身旁,各级党委必须充分注意这一点。”这明显是针对刘少奇的。

    当时我看到这个文件时,认为这指的是“彭、罗、陆、杨反党集团”,根本没有想到也不敢想这是指刘少奇。据我观察,参加会议的绝大多数人,也许包括刘少奇自己,也未必能清楚这一点。我记得在闭幕会上,周总理在讲话中说到,常委当中,少奇、林彪、小平同志是可以掌舵的,我只能作一个助手。后来周总理在多种场合讲过这个话,这是我多次听到并记录过的。在那次闭幕会上,周总理还说到,陈伯达、康生同志是我党最好的理论家。这一点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在这次会议上,陈伯达、康生非常活跃,除了批评彭、陆、罗、杨外,还把矛头指向在党内具有崇高地位的朱总司令,说朱总司令因人称“朱毛红军”而想取代毛主席等,对他冷嘲热讽。

    林彪也在会上批评朱总司令,说朱总司令根本不会打仗,重大战役都是毛主席指挥的;在中国,只有毛主席是“大英雄”等等。我还记得,康生在会上还就解放前用化名写文章骂刘少奇是“右倾机会主义”这件事再次作了检讨。由此可见,当时就连康生这样文革的核心人物也不一定理解毛主席所说的“睡在我们的身旁”的“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就是指的刘少奇。更为可悲的是,“五·一六通知”这样一个矛头直接指向刘少奇,为刘少奇的垮台作了充分舆论和组织准备的文件,却由刘少奇本人主持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

  1966年5月18日,林彪在会议上作了被毛主席称为“专讲政变问题的”讲话。从5月4起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我和徐瑞新、吴文英自始至终都参加会议作记录,唯独5月18日林彪讲话的那次会议,我们三个人都没有参加,当时听说是康生的秘书李鑫用汉字作记录,由戚本禹按照记录稿作了史料上的核实和文字上的润色。林彪的讲话,使本来已经很紧张的会议气氛更加紧张。

  会议后期主要是解决陆定一的问题。如同会议前期批判彭真一样,对陆定一也形成了一面倒的批判,而且比对彭真还要激烈和尖锐。会上的发言纷纷指责陆定一指使老婆严慰冰写匿名信攻击林彪和叶群。陆定一则坚决否认严慰冰的匿名信是他指使写的。就连平时温文尔雅的周总理也非常生气,拍着桌子骂陆定一是“伪君子”,说你老婆干的事情难道你不知道?陆定一顶撞总理说,丈夫不知道老婆干的事情的有的是。这时坐在主席台下的李富春走上前来指责陆定一:“你这是什么态度对待我们的总理?这是我们的总理啊!”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紧张的情况,内心感到害怕,手都有点发抖。我想,当天的记录肯定没有记好,幸亏有我的师兄徐瑞新在,他经历的事情比我们多,速记技术比我们好,所以还是完成了这次会议的记录任务。

  5月26日会议结束后,康生、汪东兴特地接见了我们搞速记的三个人。康生对我们的记录工作表示满意,要汪东兴请我们吃顿饭以表示慰问。汪东兴当时说,好。以后就不了了之了。

一、《走进中南海————中南海纪事之一》

毛泽东怒批秘密录音事件 沪17岁高中生进中南海

二、《走进中南海————中南海纪事之二》

神秘的中南海:从皇家禁苑到共和国心脏

三、《中南海内的普通生活——中南海纪事之三》

中南海内无特权 毛泽东游泳池接见李宗仁

四、《学习速记——中南海纪事之四》

中南海速记员的速录培训:每分钟至少记200字

五、《第一次见周总理和第一次记周总理的讲话--中南海纪事之五》

速记员忆文革浪潮中的周恩来:几乎每晚主持碰头会

六、《第一次在天安门广场接受毛主席的检阅————中南海纪事之六》

揭秘玉泉山农场:中南海机关干部轮流来劳动

七、《第一次记录毛主席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南海纪事之七》

毛泽东是何时起准备从政治上搞掉刘少奇的?

八、《第一次给毛主席送文件——中南海纪事之八》

毛泽东的专属“快递员”:行踪全程保密

九、《跟随毛主席畅游长江——中南海纪事之九》

1966年毛泽东畅游长江30华里 民众高呼"毛主席万岁"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