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中南海内无特权 毛泽东游泳池接见李宗仁

2014年1月8日 11:35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宽宏 选稿:奚亮

image

“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周恩来

    中南海内的体育活动还是开展得比较好的。靠近中南海西门有一块场地,两边竖立篮球架,就成了一个简易的篮球场。靠近中海 有一建筑叫居仁堂,是中南海内唯一具有西洋风格的两层建筑,我进中南海时,居仁堂已经拆除,这里成了一片空地,两边竖立两个球门,就成了一个简易的足球场。休息时,有的打篮球,有的踢足球,男女老少都参加,很是热闹。在我们办公楼的三楼还有一个乒乓室,放了两张乒乓桌,工作之余,也可以在这里挥拍打球。星期天,机关还经常组织篮球赛、乒乓球赛,我就多次参加过机关组织的乒乓球赛。

  游泳也是中南海内一项广受欢迎的体育活动。每年夏天,除了开放中海和南海的游泳场外,游泳池也对中南海的工作人员开放,只要到中南海门诊部去办理一张健康证,凭证就可以到游泳池游泳。听老同志们说,毛主席也经常到游泳池游泳,碰巧的话,可以和毛主席一起游泳。我虽多次到游泳池游泳,但一次也没有碰到过毛主席来游泳。我的同学吴文英就非常幸运,1965年夏天的一天,她去游泳池游泳,正好毛主席也来游泳。见到毛主席来游泳,往日喧闹的游泳池一下静了下来,大家纷纷坐到游泳池边上,看毛主席游泳。毛主席游了一会儿就上岸了,向大家挥挥手,让大家继续游。毛主席披上浴袍,就在游泳池接见了原国民党政府代总统李宗仁先生。

  中南海内党的组织生活也很普通,中央领导同志都编入各机关党支部过组织生活。我们一进中南海,老同志就告诉我们,刘少奇同志就编在机要室党支部,而且就在我所在的会议科党小组交纳党费,过组织生活。周总理属于国务院西花厅党支部,有一年实行开门整党,邀请中南海各党支部选派积极要求进步的群众参加西花厅党支部的整党会议。会议科就派了吴文英作代表去参加会议。会议由邓大姐主持,会上邓大姐介绍西花厅党支部的工作情况,还带大家参观了周总理工作生活的环境,介绍了周总理夜以继日,兢兢业业为党和国家工作的情况,使大家深受教育。

  那么,中南海内的生活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特别之处是有的,我在中南海生活多年,感受最深的有两点:一是纪律严格,二是工作紧张。

  当我们走进中南海,我们就成为了机要人员,受到了严格的训练和教育,除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革命史的教育外,受到最多的教育是保密教育,最严格的纪律是保密纪律。我们一进中南海,老同志们就对我们言传身教,概括起来就是“三不”:不该看的不看,不该听的不听,不该说的不说;为了保守党的机密,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刚开始的时候,还曾要求我们上街必须双人同行,这也是从延安时期传下来的规矩。

  中南海内工作紧张也是人所共知的。从延安时期起,毛主席就是晚上工作,上午休息,整个中央的工作就围着毛主席转,晚上工作成了习惯。晚上,中南海的灯光总是亮着的。在中央领导同志中,最辛苦的要数周总理了。周总理每天工作时间一般要达到十七、八个小时,每天上午八时左右睡觉,十二时左右起床,不是开会、谈话、接见外宾,就是批阅文件,一直忙碌到第二天早晨,也没有星期天、节假日。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更是如此,有一次在大会堂开会,从深夜一直开到第二天清晨,我亲眼看到在大会堂门口上汽车时,周总理累得连腿都抬不起来。周总理逝世后,有人说,我们敬爱的周总理是被工作累死的呀!我深有同感。我自己也曾有连续工作36小时的经历。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那几年,往往通知我们晚上10时去大会堂作记录,当时是周总理主持中央文革碰头会,或者接见各省市两派群众组织,有时要等到12时才开会,一般要开到凌晨三、四点钟,有时一直开到第二天早晨,我们从大会堂东门出来,太阳已经高高升起了。我是非常敬佩周总理的,他那无比的工作热情、旺盛的精力,连我们这些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都比不上。

目录:

一、《走进中南海————中南海纪事之一》

毛泽东怒批秘密录音事件 沪17岁高中生进中南海

二、《走进中南海————中南海纪事之二》

神秘的中南海:从皇家禁苑到共和国心脏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