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70年代生活记忆:“黄色电影”《望乡》

2014-9-23 09:53:47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煜 选稿:贾彦

  《中国生活记忆——建国65周年民生往事》作者授权东方网发布,请勿转载。

    70年代,是一个转变的时代。

  1971年1月26日,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各地县市以上各级革委会委员、科处级以上干部、部队营连职以上干部,以及其他因公需要乘坐飞机者,均允许乘坐民航班机,不受过去规定职务和十三级以上级别的限制。(《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大事记》,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4年10月第一版)

  乘坐飞机的限制松动了。

  70年代最重要的事,是“文化大革命”的结束,中共十一届三中会全的召开,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新时期。国家和人民的动荡生活结束了,新生活重新开始了。

  70年代生活关键词:样板戏,地震棚,“的确良”,喇叭裤,恢复高考,包产到户。

  保守着的文艺作品

  1978年,日本电影《望乡》在中国上映。在影片中,研究亚洲女性史的圭子(栗原小卷饰),为了调查海外卖春的情形,而到当年输出卖春妇最多的九州岛原及天草,采访一位二三十年代到海外卖春的阿崎婆(田中绢代)的一生。影片从一个侧面,控诉了日本军国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罪恶。

image

  一些人看到一部公然描写妓女的影片上映,勃然大怒,在大街上贴出大幅标语,要禁止和批判这部“黄色电影”。结果有关部门又剪掉了一些镜头才重新放映。

  在当时的中国,确实有很多人抱着看一场“黄色”电影的心态买了票,却在被主人公阿崎婆深深感动之后走出了影院。

  后来还有一部日本影片《人证》,同样吸引了中国观众。有人为了看片中一闪而过的光屁股撒尿的镜头,而反复观看影片。但更多的人,则为影片中妈妈为了维护自己的名望、亲手杀死自己的儿子的情节所震撼,他们几乎从来没有看过一部对人性开掘得这么深的影片。

  影片的主题歌《草帽歌》,以女主人公八杉恭子的黑人儿子焦尼的口吻唱出,深沉、哀婉的歌声表达了儿子对母亲的眷恋和失去母爱的悲哀:

  妈妈你可曾记得,你送给我那草帽,很久以前失落了

  另一部引进的日本影片《追捕》,毫无争议地占据了中国观众的心。影片中高仓健凭着硬汉形象,把充斥中国荧屏的以唐国强为代表的奶油小生们,一举打入冷宫。

  此后经常听见寻找男子汉的呼声;留着披肩长发,穿着皮靴,外表清纯,内心如火的真由美,成了中国男青年的第一代梦中情人。

  片中的经典对白流传至今:

  “跳啊,跳啊,朝仓不是跳下去了吗,唐塔不是也跳下去了。”

image

高仓健

  1979年5月,复刊不久的《大众电影》在第5期封底刊登了英国影片《水晶鞋与玫瑰花》中王子与灰姑娘在欧洲中世纪华丽宫殿中接吻的剧照。

  接吻照片的刊登,引发了风波。

  一位读者写给《大众电影》的信中称:“万没想到在毛主席缔造的社会主义国家,经过文化大革命的洗礼,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你们竟然堕落到和资产阶级杂志没有什么区别的程度!”

image

  70年代末,在广州雕塑院的唐大禧,创作完成了雕塑作品《猛士》,作品还有一个副题——献给为真理而斗争的人。

  这部作品,唐大禧选用一裸体女子骑在奔驰的骏马上,集全身之力,引弓蓄势,猛然释放的一瞬间。旨在表现“文化大革命”中被残酷迫害的女英烈张志新。

  之所以用裸体少女,唐认为这样更显大无畏,也能体现对革命的赤诚、真诚和坦诚。而马,自然就是时代风云变幻的象征。

  1979年10月,“广东省美术作品展”正式开展。在这次展览中,《猛士》获得了优秀奖。尤其是其裸体女子形象,直接引发了此后的大争论。

  当时的观众对作品并不叫好。相当多的人认为其“下流”、“出格”、“不合国情”。

  也正是有这样的争论,《猛士》最终未能前往参加全国美展。

  同样是在1979年10月,由张仃、袁运生、袁运甫等艺术家共同创作的首都机场壁画宣告完成。其中,袁运生创作的《泼水节——生命的赞歌》,绘入3个沐浴的傣家女裸体,也一并展出。

  民众的反映,颇为热烈。壁画出现后一个多月,首都机场门前的广场上停满了载客前来参观的大巴,人们拥进裸女人体壁画所在的餐厅,迫不及待地一睹究竟。

  海外媒体称,“中国在公共场所的墙壁上出现了女人体,预示了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开放。”

  但是,时隔不久,袁运生与他的壁画便卷入风波之中。

  有人戏言,当时,估计有人恨不能立即把画家袁运生当作高级流氓送进秦城监狱。

  美术界中开始有人对画作中出现的裸体表示质疑,赞成者与反对者相持不下,争论逐渐升级,上升到了政治层面。《泼水节——生命的赞歌》中的三个裸体从此不得不披上一层透明的纱衣。

  1982年,袁运生出国后,机场壁画前立起一堵三合板做的假墙封住浴女画面。直到1990年,这堵假墙才被拆除。机场壁画与袁运生的曲折命运折射着转型期艺术的处境与观念的变革。

  据袁运生回忆,他选在一天下午,把这几个人体都画了。画完了以后,当时机场建设总指挥李瑞环看了,很开明,对这幅画没有吱声,说等小平同志看完了再说,一点儿都没有给他压力。后来小平同志看了很肯定,说“我看可以嘛”。(中央电视台2007年1月16日节目《壁画背后》)

上一篇稿件

70年代生活记忆:“黄色电影”《望乡》

2014年9月23日 09:53 来源:东方网

  《中国生活记忆——建国65周年民生往事》作者授权东方网发布,请勿转载。

    70年代,是一个转变的时代。

  1971年1月26日,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各地县市以上各级革委会委员、科处级以上干部、部队营连职以上干部,以及其他因公需要乘坐飞机者,均允许乘坐民航班机,不受过去规定职务和十三级以上级别的限制。(《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大事记》,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4年10月第一版)

  乘坐飞机的限制松动了。

  70年代最重要的事,是“文化大革命”的结束,中共十一届三中会全的召开,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新时期。国家和人民的动荡生活结束了,新生活重新开始了。

  70年代生活关键词:样板戏,地震棚,“的确良”,喇叭裤,恢复高考,包产到户。

  保守着的文艺作品

  1978年,日本电影《望乡》在中国上映。在影片中,研究亚洲女性史的圭子(栗原小卷饰),为了调查海外卖春的情形,而到当年输出卖春妇最多的九州岛原及天草,采访一位二三十年代到海外卖春的阿崎婆(田中绢代)的一生。影片从一个侧面,控诉了日本军国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罪恶。

image

  一些人看到一部公然描写妓女的影片上映,勃然大怒,在大街上贴出大幅标语,要禁止和批判这部“黄色电影”。结果有关部门又剪掉了一些镜头才重新放映。

  在当时的中国,确实有很多人抱着看一场“黄色”电影的心态买了票,却在被主人公阿崎婆深深感动之后走出了影院。

  后来还有一部日本影片《人证》,同样吸引了中国观众。有人为了看片中一闪而过的光屁股撒尿的镜头,而反复观看影片。但更多的人,则为影片中妈妈为了维护自己的名望、亲手杀死自己的儿子的情节所震撼,他们几乎从来没有看过一部对人性开掘得这么深的影片。

  影片的主题歌《草帽歌》,以女主人公八杉恭子的黑人儿子焦尼的口吻唱出,深沉、哀婉的歌声表达了儿子对母亲的眷恋和失去母爱的悲哀:

  妈妈你可曾记得,你送给我那草帽,很久以前失落了

  另一部引进的日本影片《追捕》,毫无争议地占据了中国观众的心。影片中高仓健凭着硬汉形象,把充斥中国荧屏的以唐国强为代表的奶油小生们,一举打入冷宫。

  此后经常听见寻找男子汉的呼声;留着披肩长发,穿着皮靴,外表清纯,内心如火的真由美,成了中国男青年的第一代梦中情人。

  片中的经典对白流传至今:

  “跳啊,跳啊,朝仓不是跳下去了吗,唐塔不是也跳下去了。”

image

高仓健

  1979年5月,复刊不久的《大众电影》在第5期封底刊登了英国影片《水晶鞋与玫瑰花》中王子与灰姑娘在欧洲中世纪华丽宫殿中接吻的剧照。

  接吻照片的刊登,引发了风波。

  一位读者写给《大众电影》的信中称:“万没想到在毛主席缔造的社会主义国家,经过文化大革命的洗礼,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你们竟然堕落到和资产阶级杂志没有什么区别的程度!”

image

  70年代末,在广州雕塑院的唐大禧,创作完成了雕塑作品《猛士》,作品还有一个副题——献给为真理而斗争的人。

  这部作品,唐大禧选用一裸体女子骑在奔驰的骏马上,集全身之力,引弓蓄势,猛然释放的一瞬间。旨在表现“文化大革命”中被残酷迫害的女英烈张志新。

  之所以用裸体少女,唐认为这样更显大无畏,也能体现对革命的赤诚、真诚和坦诚。而马,自然就是时代风云变幻的象征。

  1979年10月,“广东省美术作品展”正式开展。在这次展览中,《猛士》获得了优秀奖。尤其是其裸体女子形象,直接引发了此后的大争论。

  当时的观众对作品并不叫好。相当多的人认为其“下流”、“出格”、“不合国情”。

  也正是有这样的争论,《猛士》最终未能前往参加全国美展。

  同样是在1979年10月,由张仃、袁运生、袁运甫等艺术家共同创作的首都机场壁画宣告完成。其中,袁运生创作的《泼水节——生命的赞歌》,绘入3个沐浴的傣家女裸体,也一并展出。

  民众的反映,颇为热烈。壁画出现后一个多月,首都机场门前的广场上停满了载客前来参观的大巴,人们拥进裸女人体壁画所在的餐厅,迫不及待地一睹究竟。

  海外媒体称,“中国在公共场所的墙壁上出现了女人体,预示了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开放。”

  但是,时隔不久,袁运生与他的壁画便卷入风波之中。

  有人戏言,当时,估计有人恨不能立即把画家袁运生当作高级流氓送进秦城监狱。

  美术界中开始有人对画作中出现的裸体表示质疑,赞成者与反对者相持不下,争论逐渐升级,上升到了政治层面。《泼水节——生命的赞歌》中的三个裸体从此不得不披上一层透明的纱衣。

  1982年,袁运生出国后,机场壁画前立起一堵三合板做的假墙封住浴女画面。直到1990年,这堵假墙才被拆除。机场壁画与袁运生的曲折命运折射着转型期艺术的处境与观念的变革。

  据袁运生回忆,他选在一天下午,把这几个人体都画了。画完了以后,当时机场建设总指挥李瑞环看了,很开明,对这幅画没有吱声,说等小平同志看完了再说,一点儿都没有给他压力。后来小平同志看了很肯定,说“我看可以嘛”。(中央电视台2007年1月16日节目《壁画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