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连载]记忆:小脚裤影响社会风尚 全民穿军用服装

2014-9-11 09:37:12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煜 选稿:贾彦

  《中国生活记忆——建国65周年民生往事》作者授权东方网发布,请勿转载。

  1964年5月17日,在上海南京西路高美服装店,一位顾客同营业员发生了争执。

  争吵的起因是女顾客要求把一条灰色的华达呢裤子改成“小裤管”——类似于今天的所谓“西裤”。

  营业员在接活的时候就申明:裤脚过窄的裤子我们是不能做的。

  女顾客试样时发现,果然没有按照她的意图改裤脚,便再次要求改小。营业员说:“再改小就要形成包屁股的小裤脚了,这种奇装异服是不受欢迎的。”顾客很生气:“给我做的裤子式样不称心,你们没有满足消费者的需要。反正我付钱你交货,定做就是为了称心如意,你们有什么理由拒绝呢?”营业员义正言辞地:“社会主义商业不能制作有害社会风尚的商品。”顾客反问:“难道我做一条小裤脚裤子就影响社会风尚吗?做一条小裤脚裤子就是资产阶级思想吗?”

  的确,在那个时代一般人的心目中,今天看来普通的西裤却是典型的“奇装异服”。

  60年代,孩子们冬天多穿棉袄棉裤,套制服外罩。无论胖瘦,人人臃肿,看上去身材都差不多。后来出现一种制服式棉袄,将棉袄和罩衣合二为一,但臃肿依旧,且拆洗麻烦。倘为了硬充帅哥而不穿棉衣冻着,则被曰为“耍单儿”。

  还有一种叫“懒汉鞋”的布鞋,后来又称“片儿鞋”,十分流行。这种鞋廉价、方便,松紧口,提上就走。最流行的,是黑布面、白边、白塑料底的懒汉鞋,俗称“白边儿懒”,以天津产的“天津便”为最好。上了中学,萌发了点招摇心劲的孩子,将这种鞋视为追求对象,一旦穿上了它,其他款式的懒汉鞋就不在眼里了。

  冬天都穿条绒面的五眼棉鞋,俗称“北京棉”,区别在于鞋底。和“懒汉鞋”一样,白塑料底最流行,下雪时孩子走路爱打“出溜滑”,这种鞋脚感特滑溜。

  口罩属于当年的高档生活品系列,很多人其实也不正经戴,或者舍不得真戴,而是把口罩塞进上数第二和第三个扣子之间的衣襟里,带子留在外面。这在当时是一种不容忽视的时尚标志。其功能近似于今天男人的领带或女人的首饰。

  孩子都难免毛糙,丢三落四,经常是人已经走在上学的路上了,忽然发现没戴口罩,那是一定要回家去取的,否则,这身衣裳再时髦,也差着行市。口罩带子竟成为一种最时髦的点缀,反衬出孩子穿着上的单调。

  60年代中期以后,人们在秋冬的棉衣外面,罩上一件前翻一字领、小西服领、上肩、五个扣的布上衣。这种衣服被称为“迎宾服”,大约是因为它可以用作接待外宾等重要场合,很像男人的中山服,只存在领式和口袋儿上的变化。这种所谓的“迎宾服”,不罩棉袄时也可作春秋两季的外衣。在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中期的十余年中非常流行,后来已显得土气,但在中老年妇女(特别是部分普教女教师、女干部)中一直延续到90年代中后期。

image

红卫兵绿军装(北京服装学院民族服饰博物馆提供)

  整个60年代,大体是军用服装在领导时尚的潮流,当年一度游行的顺口溜中,有一句为“狂不狂,看米黄”,指的也是军装。

  雷锋帽、“国防绿”上衣或一身“国防绿”,脚上穿“片鞋儿”,背“军挎”,把26“燕把”链套转铃八成新的自行车车座拔到顶,手挂钢丝锁。这副打扮,今天叫“酷”、“潮”,用那个年代的词来形容,叫“份”、“狂”。

  现在的影视作品里那个年代的孩子,人人一身军装。

  其实“文革”前期,孩子的穿戴并非独以军上衣能领风骚。院子里的半大孩子结伙骑车出行时,部队大院是一身绿,地方大院是一身蓝。倘是两类院子相邻或相对,这种对比尤其分明。孰优孰劣,没有公判。

  后来,从军成为时髦的就业方式,不独军队子弟,地方大院孩子参军的现象越来越普遍。军装这才跟着走红,成为一种社会化的“学生装”。

  当“文化大革命”战鼓擂响的时候,人们认为解放军战士是经过严格的政治审查的,解放军服饰形象成了最革命、最宝贵、最纯洁、最可信任的象征,可以想见当年军服的感染力是惊人的。

  先是军人子弟翻出父辈的军服,一身绿军装加褐色皮腰带,显得格外神气。在他们的倡导下,全国各大专院校乃至所有的中等学校陆续成立了红卫兵组织,小学也不甘示弱,纷纷成立了红小兵组织,工人、农民开始成立“赤卫队”,一时“全民皆兵”。

  找不到真正军服的红卫兵小将就去买军绿色的制服,通称军便服。这种衣服当然不够正规,钮扣是全塑的(真正军扣是塑料面后装铜环),但上面也印有“八一”两字,形同于解放军军服钮扣。尽管这样,穿上也很神气,因为它暗示着装者出身好,是国内高人一等的公民。如若出身不好,或是所谓“黑五类”,是无权穿用哪怕是仿制的军服的。

  “全民皆兵”的另一个重要内容是民兵操练,其中有一个运动是“拉练”,即“拉出去练一练”的模拟行军。这时,工人、知识分子和在校学生都以一身军装为荣,不穿军便服的穿蓝、灰色制服,但也戴绿军帽,背后一个打成井字格的行军背包,再斜背一个“军挎”和水壶,军挎包的带子上系一条白毛巾,脚穿胶鞋,一时成为城乡一景。

  这种人人穿军装的时代,随着“四人帮”垮台及改革开放的到来才逐渐淡化。(参考华梅:《中国服装史》,中国纺织出版社2007年11月出版。)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连载]记忆:小脚裤影响社会风尚 全民穿军用服装

2014年9月11日 09:37 来源:东方网

  《中国生活记忆——建国65周年民生往事》作者授权东方网发布,请勿转载。

  1964年5月17日,在上海南京西路高美服装店,一位顾客同营业员发生了争执。

  争吵的起因是女顾客要求把一条灰色的华达呢裤子改成“小裤管”——类似于今天的所谓“西裤”。

  营业员在接活的时候就申明:裤脚过窄的裤子我们是不能做的。

  女顾客试样时发现,果然没有按照她的意图改裤脚,便再次要求改小。营业员说:“再改小就要形成包屁股的小裤脚了,这种奇装异服是不受欢迎的。”顾客很生气:“给我做的裤子式样不称心,你们没有满足消费者的需要。反正我付钱你交货,定做就是为了称心如意,你们有什么理由拒绝呢?”营业员义正言辞地:“社会主义商业不能制作有害社会风尚的商品。”顾客反问:“难道我做一条小裤脚裤子就影响社会风尚吗?做一条小裤脚裤子就是资产阶级思想吗?”

  的确,在那个时代一般人的心目中,今天看来普通的西裤却是典型的“奇装异服”。

  60年代,孩子们冬天多穿棉袄棉裤,套制服外罩。无论胖瘦,人人臃肿,看上去身材都差不多。后来出现一种制服式棉袄,将棉袄和罩衣合二为一,但臃肿依旧,且拆洗麻烦。倘为了硬充帅哥而不穿棉衣冻着,则被曰为“耍单儿”。

  还有一种叫“懒汉鞋”的布鞋,后来又称“片儿鞋”,十分流行。这种鞋廉价、方便,松紧口,提上就走。最流行的,是黑布面、白边、白塑料底的懒汉鞋,俗称“白边儿懒”,以天津产的“天津便”为最好。上了中学,萌发了点招摇心劲的孩子,将这种鞋视为追求对象,一旦穿上了它,其他款式的懒汉鞋就不在眼里了。

  冬天都穿条绒面的五眼棉鞋,俗称“北京棉”,区别在于鞋底。和“懒汉鞋”一样,白塑料底最流行,下雪时孩子走路爱打“出溜滑”,这种鞋脚感特滑溜。

  口罩属于当年的高档生活品系列,很多人其实也不正经戴,或者舍不得真戴,而是把口罩塞进上数第二和第三个扣子之间的衣襟里,带子留在外面。这在当时是一种不容忽视的时尚标志。其功能近似于今天男人的领带或女人的首饰。

  孩子都难免毛糙,丢三落四,经常是人已经走在上学的路上了,忽然发现没戴口罩,那是一定要回家去取的,否则,这身衣裳再时髦,也差着行市。口罩带子竟成为一种最时髦的点缀,反衬出孩子穿着上的单调。

  60年代中期以后,人们在秋冬的棉衣外面,罩上一件前翻一字领、小西服领、上肩、五个扣的布上衣。这种衣服被称为“迎宾服”,大约是因为它可以用作接待外宾等重要场合,很像男人的中山服,只存在领式和口袋儿上的变化。这种所谓的“迎宾服”,不罩棉袄时也可作春秋两季的外衣。在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中期的十余年中非常流行,后来已显得土气,但在中老年妇女(特别是部分普教女教师、女干部)中一直延续到90年代中后期。

image

红卫兵绿军装(北京服装学院民族服饰博物馆提供)

  整个60年代,大体是军用服装在领导时尚的潮流,当年一度游行的顺口溜中,有一句为“狂不狂,看米黄”,指的也是军装。

  雷锋帽、“国防绿”上衣或一身“国防绿”,脚上穿“片鞋儿”,背“军挎”,把26“燕把”链套转铃八成新的自行车车座拔到顶,手挂钢丝锁。这副打扮,今天叫“酷”、“潮”,用那个年代的词来形容,叫“份”、“狂”。

  现在的影视作品里那个年代的孩子,人人一身军装。

  其实“文革”前期,孩子的穿戴并非独以军上衣能领风骚。院子里的半大孩子结伙骑车出行时,部队大院是一身绿,地方大院是一身蓝。倘是两类院子相邻或相对,这种对比尤其分明。孰优孰劣,没有公判。

  后来,从军成为时髦的就业方式,不独军队子弟,地方大院孩子参军的现象越来越普遍。军装这才跟着走红,成为一种社会化的“学生装”。

  当“文化大革命”战鼓擂响的时候,人们认为解放军战士是经过严格的政治审查的,解放军服饰形象成了最革命、最宝贵、最纯洁、最可信任的象征,可以想见当年军服的感染力是惊人的。

  先是军人子弟翻出父辈的军服,一身绿军装加褐色皮腰带,显得格外神气。在他们的倡导下,全国各大专院校乃至所有的中等学校陆续成立了红卫兵组织,小学也不甘示弱,纷纷成立了红小兵组织,工人、农民开始成立“赤卫队”,一时“全民皆兵”。

  找不到真正军服的红卫兵小将就去买军绿色的制服,通称军便服。这种衣服当然不够正规,钮扣是全塑的(真正军扣是塑料面后装铜环),但上面也印有“八一”两字,形同于解放军军服钮扣。尽管这样,穿上也很神气,因为它暗示着装者出身好,是国内高人一等的公民。如若出身不好,或是所谓“黑五类”,是无权穿用哪怕是仿制的军服的。

  “全民皆兵”的另一个重要内容是民兵操练,其中有一个运动是“拉练”,即“拉出去练一练”的模拟行军。这时,工人、知识分子和在校学生都以一身军装为荣,不穿军便服的穿蓝、灰色制服,但也戴绿军帽,背后一个打成井字格的行军背包,再斜背一个“军挎”和水壶,军挎包的带子上系一条白毛巾,脚穿胶鞋,一时成为城乡一景。

  这种人人穿军装的时代,随着“四人帮”垮台及改革开放的到来才逐渐淡化。(参考华梅:《中国服装史》,中国纺织出版社2007年11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