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糟醉大王”邵万生 包玉刚情有独钟的美食

2014-6-19 09:08:24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东保 选稿:贾彦

image

老照片:邵万生南货号

image

邵万生的特色产品——黄泥螺

    地处南京东路中华商业第一街的邵万生是一家具有160多年历史的中华老字号企业,以经营糟醉、腌腊及全国各地名优土特产及休闲食品为特色而闻名遐迩,早年造船大王包玉刚年年来邵万生选购黄泥螺、醉蟹被传为美谈,食客夸道:“中华糟醉席上珍,众口皆碑邵万生”。

    >>>特别策划:城市名片·国民记忆——上海老品牌

  落户虹口创基业——崛起

  咸丰年间,宁波三北(现慈溪市)的一个渔民之子,人称“邵六钵头”,他背着破旧的包袱来到上海讨生活,除了包袱里几块维持生计的银元外,他一无所有,唯能让他在“遍地是黄金”的上海滩立足的,也只有他掌握的南北货和宁绍糟醉手艺。起初,他在早期宁波人集聚的虹口吴淞路上开设南货店,出售红枣、黑枣、胡桃等干果和金针、木耳以及烟纸杂货,后来,他摸准了宁波人喜食咸货的生活习俗,开始出售自制的糟醉食品,受到顾客青睐。咸丰二年(1852年),邵氏在虹口横浜桥附近,新开了“邵万兴”南货店,经营南北货与宁绍糟醉,标志着上海南北货业作为一种新型经营业态的崛起。开业后一炮打响,受到附近居民的广泛欢迎,尤其是附近几位宁波老太更是青睐有加,啧啧称道店里的南北货。除门市零售外,邵万兴还兼营批发业务,业务蒸蒸日上。

  迁移闹市求发展——兴盛

  同治九年(1870年),邵氏看到此时发展起来的南京路十分兴旺,便把店铺从虹口迁至南京路414号,走出了发展的关键一步。他扩大门面,开设工场,形成前店后场的格局,改名“邵万生”,希望店铺能生生不息,万年流传。这次迁移,使南京路上有了一家颇具规模的南货店,很快改变了南京路南北货土特产以往小店小贩小摊的经营模式。邵万生的糟醉生意非常吸人眼球,很多南北货都是前来购买糟醉食品的顾客捎带走的,邵氏发现这一现象,决定扩大糟醉生产,将店堂的一半都用来经营宁绍特色糟醉产品,每日将自产的糟醉产品如黄泥螺、醉蟹、糟鱼、醉鸡等时令商品推向大众,邵万生店堂每天被挤得水泄不通,从此,邵万生糟醉南北货如日中天,一发而不可收拾,成了上海乃至世界华人心中的“糟醉大王”。

  邵万生之所以这样广受欢迎,绝非偶然,它的糟醉产品均出自一批掌握一流技艺的糟醉师傅之手,做工精细外,它的选料也十分严格、用料非常新鲜。据说当时有一个叫苏州阿三的人每天早晨送活蟹到邵万生,在店门口放几只笼子,等蟹到后就在门口捡蟹,专拣每只100-150克的“强盗”雌蟹,过大过小统统剔除,路人驻足观赏,目睹挑选如此严格,无不为之赞叹。当众捡蟹起了“活广告”作用,邵万生的醉蟹名声更响了。再如,它家的黄泥螺一定要选用宁波沈家门任母渡的泥螺,每年阴历四月上中旬,泥螺旺产时收购,经三次暴腌滤净,再用高档陈年黄酒腌制,这样生产出来的泥螺形大、肉厚、无砂、味美,夏令食之使人开胃增食。

  1932年,邵万生由光复会成员、反清志士、民主革命先驱徐锡麟之弟徐叔荪经营。随着南京路日渐繁华,“邵万生”也把握着这难得的商机,在扩充店堂面积与经营规模的同时,将原有的作坊初步改建成一个功能较齐全的工场。之后,业务不断扩大,经营效益不断提高,把前店后场的精制四时糟醉做得越发独特。

  颠簸飘摇迎解放——新生

  到了抗战时期,时局不济,兵荒马乱,南京路不少店铺先后倒闭,地处闹市中心的“邵万生号”如一叶扁舟,在凶险的商海中颠簸飘摇,一度限于困境,无法正常营业,有人想趁机低价收购,提出以3万银元买下“邵万生号”这块金字招牌,被员工抵制,没有收购成功。1947年,国内经济破产,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店员也未能幸免,邵万生号也发生了因劳资关系问题引起的员工将老板告到上海社会局一案,前后历时近一年才圆满解决。之后又因开除7名员工而对簿公堂。这一年里,市面不景气,营业萧条,加上经济和管理上的一些琐事,邵万生几近崩溃。

  1956年,邵万生和其他兄弟行业一样,也重获新生,参加了公私合营。“文革”期间,邵万生更名为“兰考南货店”,商店门头上的邵万生店招被当作“封资修”当街烧毁。上世纪70年代中期,邵万生工场与川湘厂等三家企业合并,迁往原南市区大东门天灯弄,生产黄泥螺和糟蛋等。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邵万生又搬回几十年前的老地方——南京路店堂后部,恢复前店后场,主要生产虾子酱油、黄泥螺、醉蟹以及糟鸡、糟肉、糟鱼等。邵万生在江苏、黑龙江、辽宁等省开辟了黄泥螺的货源地,建立了产供销网络。有了好的原料后,邵万生加快恢复原来的专业生产,由于对黄泥螺产品口味调整快、市场反响好,进货数量逐年增多,很快在市场确立龙头地位,重新成为上海唯一生产黄泥螺的国有商业企业。香港环球航运集团主席、造船大王包玉刚每到节令都派人来南京路邵万生南货店选购黄泥螺、醉蟹。上海人大代表团赴港访问时,也专门请该店定制醉蟹、虾子等商品作为礼品赠送给香港知名人士。随着邵万生的重新崛起,在保留黄泥螺、醉蟹等糟醉特色的同时,近年还成功创新了醉香鸡、五花肉、醉香鸭翅等特色产品,实现了历史性突破。

  如今,经过商业企业的改革、改制,邵万生组建了邵万生商贸合作公司,由“邵万生”、“三阳”、“大丰”、“川湘”等多家百年老店、名特商店组合而成,实现食品杂货行业老字号的强强组合,不断做大、做强,邵万生已成为上海食品杂货行业中唯一还保持完整公司建制、拥有较高市场份额和盈利能力的企业。几经沧桑,特色不变,盛名不衰,店内两条金色字幅“精制四时糟醉”、“南北果品海味”熠熠生辉,书写着这家百年老店的传奇历程。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糟醉大王”邵万生 包玉刚情有独钟的美食

2014年6月19日 09:08 来源:东方网

image

老照片:邵万生南货号

image

邵万生的特色产品——黄泥螺

    地处南京东路中华商业第一街的邵万生是一家具有160多年历史的中华老字号企业,以经营糟醉、腌腊及全国各地名优土特产及休闲食品为特色而闻名遐迩,早年造船大王包玉刚年年来邵万生选购黄泥螺、醉蟹被传为美谈,食客夸道:“中华糟醉席上珍,众口皆碑邵万生”。

    >>>特别策划:城市名片·国民记忆——上海老品牌

  落户虹口创基业——崛起

  咸丰年间,宁波三北(现慈溪市)的一个渔民之子,人称“邵六钵头”,他背着破旧的包袱来到上海讨生活,除了包袱里几块维持生计的银元外,他一无所有,唯能让他在“遍地是黄金”的上海滩立足的,也只有他掌握的南北货和宁绍糟醉手艺。起初,他在早期宁波人集聚的虹口吴淞路上开设南货店,出售红枣、黑枣、胡桃等干果和金针、木耳以及烟纸杂货,后来,他摸准了宁波人喜食咸货的生活习俗,开始出售自制的糟醉食品,受到顾客青睐。咸丰二年(1852年),邵氏在虹口横浜桥附近,新开了“邵万兴”南货店,经营南北货与宁绍糟醉,标志着上海南北货业作为一种新型经营业态的崛起。开业后一炮打响,受到附近居民的广泛欢迎,尤其是附近几位宁波老太更是青睐有加,啧啧称道店里的南北货。除门市零售外,邵万兴还兼营批发业务,业务蒸蒸日上。

  迁移闹市求发展——兴盛

  同治九年(1870年),邵氏看到此时发展起来的南京路十分兴旺,便把店铺从虹口迁至南京路414号,走出了发展的关键一步。他扩大门面,开设工场,形成前店后场的格局,改名“邵万生”,希望店铺能生生不息,万年流传。这次迁移,使南京路上有了一家颇具规模的南货店,很快改变了南京路南北货土特产以往小店小贩小摊的经营模式。邵万生的糟醉生意非常吸人眼球,很多南北货都是前来购买糟醉食品的顾客捎带走的,邵氏发现这一现象,决定扩大糟醉生产,将店堂的一半都用来经营宁绍特色糟醉产品,每日将自产的糟醉产品如黄泥螺、醉蟹、糟鱼、醉鸡等时令商品推向大众,邵万生店堂每天被挤得水泄不通,从此,邵万生糟醉南北货如日中天,一发而不可收拾,成了上海乃至世界华人心中的“糟醉大王”。

  邵万生之所以这样广受欢迎,绝非偶然,它的糟醉产品均出自一批掌握一流技艺的糟醉师傅之手,做工精细外,它的选料也十分严格、用料非常新鲜。据说当时有一个叫苏州阿三的人每天早晨送活蟹到邵万生,在店门口放几只笼子,等蟹到后就在门口捡蟹,专拣每只100-150克的“强盗”雌蟹,过大过小统统剔除,路人驻足观赏,目睹挑选如此严格,无不为之赞叹。当众捡蟹起了“活广告”作用,邵万生的醉蟹名声更响了。再如,它家的黄泥螺一定要选用宁波沈家门任母渡的泥螺,每年阴历四月上中旬,泥螺旺产时收购,经三次暴腌滤净,再用高档陈年黄酒腌制,这样生产出来的泥螺形大、肉厚、无砂、味美,夏令食之使人开胃增食。

  1932年,邵万生由光复会成员、反清志士、民主革命先驱徐锡麟之弟徐叔荪经营。随着南京路日渐繁华,“邵万生”也把握着这难得的商机,在扩充店堂面积与经营规模的同时,将原有的作坊初步改建成一个功能较齐全的工场。之后,业务不断扩大,经营效益不断提高,把前店后场的精制四时糟醉做得越发独特。

  颠簸飘摇迎解放——新生

  到了抗战时期,时局不济,兵荒马乱,南京路不少店铺先后倒闭,地处闹市中心的“邵万生号”如一叶扁舟,在凶险的商海中颠簸飘摇,一度限于困境,无法正常营业,有人想趁机低价收购,提出以3万银元买下“邵万生号”这块金字招牌,被员工抵制,没有收购成功。1947年,国内经济破产,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店员也未能幸免,邵万生号也发生了因劳资关系问题引起的员工将老板告到上海社会局一案,前后历时近一年才圆满解决。之后又因开除7名员工而对簿公堂。这一年里,市面不景气,营业萧条,加上经济和管理上的一些琐事,邵万生几近崩溃。

  1956年,邵万生和其他兄弟行业一样,也重获新生,参加了公私合营。“文革”期间,邵万生更名为“兰考南货店”,商店门头上的邵万生店招被当作“封资修”当街烧毁。上世纪70年代中期,邵万生工场与川湘厂等三家企业合并,迁往原南市区大东门天灯弄,生产黄泥螺和糟蛋等。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邵万生又搬回几十年前的老地方——南京路店堂后部,恢复前店后场,主要生产虾子酱油、黄泥螺、醉蟹以及糟鸡、糟肉、糟鱼等。邵万生在江苏、黑龙江、辽宁等省开辟了黄泥螺的货源地,建立了产供销网络。有了好的原料后,邵万生加快恢复原来的专业生产,由于对黄泥螺产品口味调整快、市场反响好,进货数量逐年增多,很快在市场确立龙头地位,重新成为上海唯一生产黄泥螺的国有商业企业。香港环球航运集团主席、造船大王包玉刚每到节令都派人来南京路邵万生南货店选购黄泥螺、醉蟹。上海人大代表团赴港访问时,也专门请该店定制醉蟹、虾子等商品作为礼品赠送给香港知名人士。随着邵万生的重新崛起,在保留黄泥螺、醉蟹等糟醉特色的同时,近年还成功创新了醉香鸡、五花肉、醉香鸭翅等特色产品,实现了历史性突破。

  如今,经过商业企业的改革、改制,邵万生组建了邵万生商贸合作公司,由“邵万生”、“三阳”、“大丰”、“川湘”等多家百年老店、名特商店组合而成,实现食品杂货行业老字号的强强组合,不断做大、做强,邵万生已成为上海食品杂货行业中唯一还保持完整公司建制、拥有较高市场份额和盈利能力的企业。几经沧桑,特色不变,盛名不衰,店内两条金色字幅“精制四时糟醉”、“南北果品海味”熠熠生辉,书写着这家百年老店的传奇历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