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瓷器店里打老鼠·口述丨丁公量:上海战役中的“老虎团”

2014-5-25 10:46:03

来源:东方网 选稿:宋晓东

  丁公量,1921年生,浙江定海人。1938年1月参加新四军,同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新四军浙东纵队敌伪军工作部部长、支队政治处主任、干部团参谋长、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政治部保卫部长、172团政委、三野9兵团政治部保卫部长。解放上海时担任20军58师172团政委。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担任板门店谈判志愿军代表团代表、遣返战俘办公室主任。回国后,历任华东军区政治部保卫部副部长、60军181师政委、上海市科委副主任、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党委书记、上海市顾问委员会常委等职。1982年离休。

    专题:记忆1949——纪念上海解放65周年

  口述:丁公量 采访整理:汪建强

  太过疲劳,冲击平坦的开阔地竟也会摔倒

  我军渡江胜利后,为了及时堵住国民党的海上通道,我人民解放军采取了奔袭高桥、掐住敌人海上“咽喉”的方式。奔袭过程中,由于当年的浦东,到处是水网泥泞,每一步的行走都异常地艰难,而当时的我军作战器械又非常简陋,加上渡江以后的一路劳累,使得干部战士处在极度疲劳之中。

  1949年5月24日那天,整个浦东阴雨绵绵,加上田间地头都是河沟水塘,我们部队行军赶路特别不顺利。那时,为了攻克浦东特别密集的地堡战壕,我们部队的干部战士都非常英勇。每打下一个地堡,每攻下一个阵地,都会激发起我们向前冲击的更大热情。

  但那个时候,我们在冲击时发现,守护地堡战壕的国民党兵出了个怪事:当我们的队伍冲击到敌人的地堡前,那些地堡里的国民党匪兵,明明已经投降了,而且还把身上的白色衬衣也从机枪口仍了出来,但他们就是不肯从地堡里出来。无论我们的干部战士怎样喊话,他们都是在地堡里呜里哇啦地乱喊。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于是,我们的战士便上前查看。原来,当时的这些国民党兵的上级,为了使地堡里的士兵与地堡同生存,特意将地堡通向外面的大门,从外面锁了起来!看到这些情况,我们部队的干部战士立即动脑筋,把这些地堡从外锁着的门打了开来。

  部队攻下又一个地堡,再次越过了封锁,冲击下一个目标时,部队干部战士随我一起想越过一片开阔地。当时,端着枪的我,在要越那片开阔地时,也许是长时间的行军,以及没有睡觉带来的疲劳,在通过这片开阔地上的我,在跑着跑着时,竟然就腿软摔倒在地了。对于这次摔跤,若干年后我总在想,也许是因为渡江后追击敌人,积累的疲劳造成的。

  1949年4月21日,当南京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已达成的和平协定上签字,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便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当天晚上,第二、第三野战军的百万大军,就向国民党发起了中国历史上规模空前的渡江作战。渡江战役打响后,我们团随20军攻占了扬中,又南渡至南岸的夹江。两天一夜的急行军,一刻都没有停过。23日到达丹阳后,部队的官兵坐在马路上,立马就能睡着。那天,就在我们刚刚打上一个盹的时候,师部传来了急令,说敌三个军正在沿宁杭公路往南逃跑。

  接到师部让各团沿金坛、溧阳追击敌人消灭敌人的命令后,我们团就不顾一切冒雨追击敌人。因为大家知道,这些国民党兵完全不堪一击;追上他们,只要枪一响话一喊,他们就会乖乖地投降。大家知道,如果部队追击得越多俘虏得越多,这对以后的战斗就会越发地顺利;也会对今后解放上海更加地有利。于是,不顾一切地追击,不顾一切的奔袭,就成了我们部队官兵的主要作战状态。

  就这样,不停地追击不停地奔跑,我们团的战士更加疲劳了。有时,走着走着,那些行军走路的人,眼睛都会闭起来的。走着走着就会人与人撞在了一起。看到这样的情况,我与团长商量,我们不能这样跟着国民党兵沿公路死追。如果这样一味地追下去,我们的部队只能被敌人拖垮。当时,我们想到了要想办法抄小路,争取赶到敌人前面拦截他们。

  终于,我们在向导的带路下,抄了敌人的近路。当部队到溧阳附近时,真的截到了大股敌军。后来据了解,我们拦到的这些国民党军队,原本是想赶到杭州,在浙赣线附近组织成新防线的。就是这次,我们与友邻部队一起,将围歼的敌军彻底消灭。以后统计,从渡过长江当天,到29日,短短的一个星期多,我们与兄弟部队一起,就围歼了敌军5万余人。其中,敌军长师长也俘虏了5个。

  奔袭高桥,“老虎团”更加英勇威猛

  1949年5月12日,我们部队接到了进攻上海的命令。当时,虽然部队很疲劳,但我们团的斗志仍然很旺盛。因为,大家心里憋着一口气,希望通过进攻上海来补偿上次的憋屈。那次,也就是在准备渡江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当我们团随大军要向南岸进发的时候,竟然发生了我们乘坐的渡江船离不开岸的情况。

  回想那天也怪,我们部队早早地准备好后,等待着师里统一命令进攻。可就在渡江时间到了,我们船要出发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原本靠风出江的渡江小船,风向竟然说变就变了。关键的时候,老天故意为难我们,不让我们冲出江岸这可怎么办?看到兄弟团队纷纷将船划出了江岸,去到了江心向对岸进军时,我们心急火燎地一再催老艄公。只是,战士干部再急能顶啥用?那轮船晃晃悠悠就是难以快速驶离岸边。好在过了会儿,风向还是变了回来。只是,我们这个被人家称作“老虎团”的,在这次渡江战役中,没有如其他兄弟部队那样,抢到立头功的先机。

  在部队接到师里命令进攻上海,当时整个团里的战斗情绪非常高涨。只是,战前准备的时候,部队发现,我们的粮食只能维持两天。进一步了解后,另一个问题也出现了,那就是原本战士准备当菜吃的咸罗卜干,也没有了。听到这样的情况,团里犯难了。因为,当时我们部队刚刚过江,老根据地的货币,根据规定又不能在地方上使用。但如果部队进攻上海粮食跟不上,或者战士吃饭时没有咸菜让他们保持体力,那问题就很严重了!

  在粮食问题解决后,又一个问题出现了。那就是,解放上海后,如何让部队的干部战士“进城后”不违反纪律?当时,我与团长商量,还是需要再做做干部战士的思想工作。不要真的在攻进上海后,部队碰到违反政策的事,让当地老百姓受到损失。因为,战前陈毅司令员一再要求我们,说“党的军队是党推行政治任务的工具,一定要强调执行政策”。

  战前动员会上,团里再次向干部战士进行了“吹风”,同时将政策和纪律的规定,再次作了强调,同时,还动员大家克服暂时的困难。当时的部队求战欲望很强烈,各连战士和干部纷纷表态,为了胜利,再困难也能克服。动员会后,考虑到保持部队干部战士的体力,我们团给每个连发了一块银洋。告诉连长,用这个钱去买一些盐,战斗开始的时候,没有菜就用盐汤拌饭吃。

  正式进攻上海前,我们以每天60公里的行军速度前进。第一步到达平湖,接着到了李家桥、金丝娘桥。在歼灭了不少国民党兵后,我们172团根据师里的安排,从平湖冲击浦东市区。当时,我们一路从金山卫,再到三林塘、杨思镇,最后进逼到周家渡。那时,由于恐怕国民党兵从海上跑掉,我们遵从上级“不要过早发起进攻”的命令,一切行动严格按照师部指示。当时我们面对的是国民党37军。这个军也很有战斗力的。他们是由三个青年军组成,政治上很反动也很顽固。

  正式进攻浦东那天是5月22日。我们团的战斗任务就是拿下洋泾、烂泥渡这个地方。由于敌人在那个地方搞了无数地堡,还有象蜘蛛网般连接的壕沟。而在地堡和壕沟前,则堆放着许多鹿砦、竹篱、地雷、铁丝网,再加上到处都是河流水网,我们的进攻确实很艰难。最终经过两天两夜的战斗,5月24日,浦东被我们彻底解放。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瓷器店里打老鼠·口述丨丁公量:上海战役中的“老虎团”

2014年5月25日 10:46 来源:东方网

  丁公量,1921年生,浙江定海人。1938年1月参加新四军,同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新四军浙东纵队敌伪军工作部部长、支队政治处主任、干部团参谋长、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政治部保卫部长、172团政委、三野9兵团政治部保卫部长。解放上海时担任20军58师172团政委。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担任板门店谈判志愿军代表团代表、遣返战俘办公室主任。回国后,历任华东军区政治部保卫部副部长、60军181师政委、上海市科委副主任、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党委书记、上海市顾问委员会常委等职。1982年离休。

    专题:记忆1949——纪念上海解放65周年

  口述:丁公量 采访整理:汪建强

  太过疲劳,冲击平坦的开阔地竟也会摔倒

  我军渡江胜利后,为了及时堵住国民党的海上通道,我人民解放军采取了奔袭高桥、掐住敌人海上“咽喉”的方式。奔袭过程中,由于当年的浦东,到处是水网泥泞,每一步的行走都异常地艰难,而当时的我军作战器械又非常简陋,加上渡江以后的一路劳累,使得干部战士处在极度疲劳之中。

  1949年5月24日那天,整个浦东阴雨绵绵,加上田间地头都是河沟水塘,我们部队行军赶路特别不顺利。那时,为了攻克浦东特别密集的地堡战壕,我们部队的干部战士都非常英勇。每打下一个地堡,每攻下一个阵地,都会激发起我们向前冲击的更大热情。

  但那个时候,我们在冲击时发现,守护地堡战壕的国民党兵出了个怪事:当我们的队伍冲击到敌人的地堡前,那些地堡里的国民党匪兵,明明已经投降了,而且还把身上的白色衬衣也从机枪口仍了出来,但他们就是不肯从地堡里出来。无论我们的干部战士怎样喊话,他们都是在地堡里呜里哇啦地乱喊。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于是,我们的战士便上前查看。原来,当时的这些国民党兵的上级,为了使地堡里的士兵与地堡同生存,特意将地堡通向外面的大门,从外面锁了起来!看到这些情况,我们部队的干部战士立即动脑筋,把这些地堡从外锁着的门打了开来。

  部队攻下又一个地堡,再次越过了封锁,冲击下一个目标时,部队干部战士随我一起想越过一片开阔地。当时,端着枪的我,在要越那片开阔地时,也许是长时间的行军,以及没有睡觉带来的疲劳,在通过这片开阔地上的我,在跑着跑着时,竟然就腿软摔倒在地了。对于这次摔跤,若干年后我总在想,也许是因为渡江后追击敌人,积累的疲劳造成的。

  1949年4月21日,当南京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已达成的和平协定上签字,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便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当天晚上,第二、第三野战军的百万大军,就向国民党发起了中国历史上规模空前的渡江作战。渡江战役打响后,我们团随20军攻占了扬中,又南渡至南岸的夹江。两天一夜的急行军,一刻都没有停过。23日到达丹阳后,部队的官兵坐在马路上,立马就能睡着。那天,就在我们刚刚打上一个盹的时候,师部传来了急令,说敌三个军正在沿宁杭公路往南逃跑。

  接到师部让各团沿金坛、溧阳追击敌人消灭敌人的命令后,我们团就不顾一切冒雨追击敌人。因为大家知道,这些国民党兵完全不堪一击;追上他们,只要枪一响话一喊,他们就会乖乖地投降。大家知道,如果部队追击得越多俘虏得越多,这对以后的战斗就会越发地顺利;也会对今后解放上海更加地有利。于是,不顾一切地追击,不顾一切的奔袭,就成了我们部队官兵的主要作战状态。

  就这样,不停地追击不停地奔跑,我们团的战士更加疲劳了。有时,走着走着,那些行军走路的人,眼睛都会闭起来的。走着走着就会人与人撞在了一起。看到这样的情况,我与团长商量,我们不能这样跟着国民党兵沿公路死追。如果这样一味地追下去,我们的部队只能被敌人拖垮。当时,我们想到了要想办法抄小路,争取赶到敌人前面拦截他们。

  终于,我们在向导的带路下,抄了敌人的近路。当部队到溧阳附近时,真的截到了大股敌军。后来据了解,我们拦到的这些国民党军队,原本是想赶到杭州,在浙赣线附近组织成新防线的。就是这次,我们与友邻部队一起,将围歼的敌军彻底消灭。以后统计,从渡过长江当天,到29日,短短的一个星期多,我们与兄弟部队一起,就围歼了敌军5万余人。其中,敌军长师长也俘虏了5个。

  奔袭高桥,“老虎团”更加英勇威猛

  1949年5月12日,我们部队接到了进攻上海的命令。当时,虽然部队很疲劳,但我们团的斗志仍然很旺盛。因为,大家心里憋着一口气,希望通过进攻上海来补偿上次的憋屈。那次,也就是在准备渡江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当我们团随大军要向南岸进发的时候,竟然发生了我们乘坐的渡江船离不开岸的情况。

  回想那天也怪,我们部队早早地准备好后,等待着师里统一命令进攻。可就在渡江时间到了,我们船要出发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原本靠风出江的渡江小船,风向竟然说变就变了。关键的时候,老天故意为难我们,不让我们冲出江岸这可怎么办?看到兄弟团队纷纷将船划出了江岸,去到了江心向对岸进军时,我们心急火燎地一再催老艄公。只是,战士干部再急能顶啥用?那轮船晃晃悠悠就是难以快速驶离岸边。好在过了会儿,风向还是变了回来。只是,我们这个被人家称作“老虎团”的,在这次渡江战役中,没有如其他兄弟部队那样,抢到立头功的先机。

  在部队接到师里命令进攻上海,当时整个团里的战斗情绪非常高涨。只是,战前准备的时候,部队发现,我们的粮食只能维持两天。进一步了解后,另一个问题也出现了,那就是原本战士准备当菜吃的咸罗卜干,也没有了。听到这样的情况,团里犯难了。因为,当时我们部队刚刚过江,老根据地的货币,根据规定又不能在地方上使用。但如果部队进攻上海粮食跟不上,或者战士吃饭时没有咸菜让他们保持体力,那问题就很严重了!

  在粮食问题解决后,又一个问题出现了。那就是,解放上海后,如何让部队的干部战士“进城后”不违反纪律?当时,我与团长商量,还是需要再做做干部战士的思想工作。不要真的在攻进上海后,部队碰到违反政策的事,让当地老百姓受到损失。因为,战前陈毅司令员一再要求我们,说“党的军队是党推行政治任务的工具,一定要强调执行政策”。

  战前动员会上,团里再次向干部战士进行了“吹风”,同时将政策和纪律的规定,再次作了强调,同时,还动员大家克服暂时的困难。当时的部队求战欲望很强烈,各连战士和干部纷纷表态,为了胜利,再困难也能克服。动员会后,考虑到保持部队干部战士的体力,我们团给每个连发了一块银洋。告诉连长,用这个钱去买一些盐,战斗开始的时候,没有菜就用盐汤拌饭吃。

  正式进攻上海前,我们以每天60公里的行军速度前进。第一步到达平湖,接着到了李家桥、金丝娘桥。在歼灭了不少国民党兵后,我们172团根据师里的安排,从平湖冲击浦东市区。当时,我们一路从金山卫,再到三林塘、杨思镇,最后进逼到周家渡。那时,由于恐怕国民党兵从海上跑掉,我们遵从上级“不要过早发起进攻”的命令,一切行动严格按照师部指示。当时我们面对的是国民党37军。这个军也很有战斗力的。他们是由三个青年军组成,政治上很反动也很顽固。

  正式进攻浦东那天是5月22日。我们团的战斗任务就是拿下洋泾、烂泥渡这个地方。由于敌人在那个地方搞了无数地堡,还有象蜘蛛网般连接的壕沟。而在地堡和壕沟前,则堆放着许多鹿砦、竹篱、地雷、铁丝网,再加上到处都是河流水网,我们的进攻确实很艰难。最终经过两天两夜的战斗,5月24日,浦东被我们彻底解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