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古道上的意大利⑧︱西斯廷礼拜堂的拥有者西斯廷教皇

2019-1-7 09:15:25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朱明 选稿:桑怡

原标题:古道上的意大利⑧︱西斯廷礼拜堂的拥有者西斯廷教皇

  1488年的一天,艾米丽亚大道上的小城弗利,伯爵府邸。从罗马卸任赋闲在家的杰罗拉莫·利亚里奥(Girolamo Riario)看到几个黑衣人闯了进来,将他围住,其中一人举剑刺中他,其他人也纷纷动手,不多时将伯爵砍得血肉模糊,并把他的尸体扔在了大街上。许多人围上来,但都冷眼旁观,并无一人上前相救。

  这一年距离佛罗伦萨发生的帕齐阴谋已经整整十年了,利亚里奥伯爵作为当年的参与者是唯一还在世的。1478年,美第奇家族在佛罗伦萨的地位蒸蒸日上,29岁的洛伦佐成为美第奇家族的领袖还不到10年,他的祖父科西莫使这个家族成为佛罗伦萨的无冕之王,为美第奇家族对佛罗伦萨的统治奠定了基础。然而,美第奇家族依然有许多敌人,佛罗伦萨的其他家族也虎视眈眈,伺机扳倒美第奇家族这个僭主。一天,当洛伦佐和他的弟弟朱利亚诺在教堂做礼拜时,被当地帕齐家族为首的暴徒实施了暗杀,血染大教堂。朱利亚诺被杀,洛伦佐幸运地死里逃生。他很快召集起城市里的支持者,稳固了美第奇家族在佛罗伦萨的统治,继而对参与暗杀活动的人和家族进行了疯狂的报复,参与暗杀的人基本上都被残忍地杀死。

  然而,实际上,这场暗杀幕后的黑手是教皇。帕齐家族虽然是美第奇家族在佛罗伦萨的竞争对手,但仅仅凭这个家族本身,并不敢将此事做得如此凶狠决绝。事实上,这场阴谋的主使者——教皇西斯廷四世是想要通过这场暗杀灭掉整个美第奇家族,让他的外甥杰罗拉莫·利亚里奥取而代之,成为佛罗伦萨的领主,并以此扩张教皇在意大利中部的势力范围。但没想到的是,美第奇家族并没有被赶尽杀绝,反而进一步增强了他们在佛罗伦萨的地位。美第奇家族的复仇等待了很久。在西斯廷四世死后,失去靠山、势单力薄的利亚里奥伯爵便成为美第奇家族复仇计划的最后一个目标。


  西斯廷教皇与他的亲信们:跪立者为他任命的图书馆馆长;教皇对面的红衣站立者为其侄子和后来的教皇儒略二世;蓝衣站立者为杰罗拉莫·利亚里奥。其他两位均为教皇族人


  伊莫拉:杰罗拉莫·利亚里奥与米兰公国联姻获得的城市

  教皇西斯廷四世

  西斯廷四世也被称作西克斯图斯四世(Sixtus IV),只是译法不同,之所以译为西斯廷,也因为他建造的西斯廷礼拜堂举世闻名。他原名弗朗切斯科·德拉·罗维莱(Francesco della Rovere),出生于意大利西北部利古里亚海岸地区的罗未莱家族。他出生于1414年,1471年当上教皇,直到1484年去世。

  弗朗切斯科年轻的时候加入方济各会,并且进入帕维亚大学学习哲学和神学,之后在意大利多所大学任教。一直到50岁之前,他都没有想到过从政,更没想到过当上教皇。直到他当选方济各会的总负责人,并且由于当时教皇保罗二世为加强自身权力而大量增选红衣主教,弗朗切斯科也被选中,由此成为红衣主教。作为知识分子,他与那些沉溺于物欲、忙于争权夺利的教会政客截然不同,也因此获得教皇和许多红衣主教的尊重和信任。保罗二世英年早逝,红衣主教团一致认为弗朗切斯科最合适。于是,57岁的他当选为下一任教皇,即西斯廷四世。

  西斯廷在罗马就任教皇后,面临的是当地豪族科隆纳家族、奥尔西尼家族的敌视。这些家族在罗马算得上地头蛇,是数百年来罗马众多家族相互竞争的胜出者。两个家族当中出过许多教皇,与教廷有着盘根错节的关联,也因此控制着罗马城。西斯廷这个外来的教皇对他们而言是个威胁,他们坚信西斯廷不会维护他们的利益,于是想方设法阻挠新教皇的政策,成为教皇统治罗马和整顿教廷的障碍。

  面对这些困难,西斯廷只能孤军奋战,他所能依靠和信任的只有他的家族。他从家乡带到罗马来的同族子侄构成他在罗马所依靠的势力。他大力提拔这些晚辈,将他们安插在教廷的重要位置上。有人称他过度依靠裙带关系,任人唯亲,但在凶险的罗马和阴谋层出不穷的教廷,也只有家族关系才是对抗危险的重要保障。罗维莱家族和利亚里奥家族是西斯廷所依靠的两个重要家族,均为利古里亚地区的萨伏那的豪族,这两个家族的子侄成为他统治罗马的得力助手。

  除此以外,西斯廷积极与当时意大利北部最重要的城市国家——米兰和乌尔比诺联姻,保证外部支援。对于无法联姻的,则通过战争夺取,如佛罗伦萨和费拉拉。

  在西斯廷的安排下,他的侄子乔凡尼·罗维莱与乌尔比诺公爵的蒙特费特罗家族结合,娶了公爵费德里科三世的女儿。这场联姻将使罗维莱家族的下一代继任为乌尔比诺公爵。杰罗拉莫·利亚里奥则与米兰的斯福尔扎家族结合,娶了公爵伽莱亚佐的女儿,并获得了伊莫拉和弗利这两块罗马涅地区的重镇作为嫁妆,由此,艾米莉亚大道这条商业和运输要道完全受到教皇的控制,使教皇国可以保证获取北方的物资。更重要的是,乌尔比诺和米兰的公爵都出自佣兵世家,作为盟友可以给与西斯廷足够的军事保障。

  为了给另一个侄子争取波河地区的重要城市费拉拉,西斯廷唆使威尼斯进攻费拉拉。费拉拉公爵埃斯科家族的埃尔科莱一世也不是等闲之辈,他与米兰的斯福尔扎家族、佛罗伦萨的美第奇家族以及那不勒斯国王结盟,坚决抵抗威尼斯和教皇的进攻。被迫无奈,教皇最终只好全身而退,并抛弃了威尼斯这个盟友。对于最富裕的城市佛罗伦萨,西斯廷则通过阴谋与战争并用的方式,企图逼迫美第奇家族就范,但这个计划也遭到了失败。

  教皇国在8世纪以后逐渐形成自己的领地,然而,教皇本身与这些领地并无关系。教皇靠选举产生,每一任教皇只能在任时享有权力。当然,一些实力很强的家族可以推出几个教皇,但总要与其他家族平衡,不可能由一个家族垄断太久。所以,每个教皇对教皇国和领地的控制只是短暂的。尤其是14世纪,教皇的“阿维农之囚”使教廷原有的土地都落入领主、贵族和众多家族之手,曾经的教皇国成为一个脆弱的空壳。到15世纪初教皇将教廷从阿维农搬回罗马时,其对罗马和意大利的掌控都不如以前,只能从头开始。况且,1440年时,人文主义学者洛伦佐·瓦拉用语言文字考据证明教皇统治意大利东北部地区合法性的《君士坦丁的赠礼》是伪造的,对于教皇国的打击非常大。从此,教皇只能重新依靠实力获得对意大利的控制。在西斯廷上台之前,已经有一些教皇开启了扩张教皇领地的先河,将教皇的势力范围从罗马向外尽力地拓展,将自己的家族和亲信安插到重要的领地上,从而实现教皇国的领地化,使教皇的权威可以依附在特定的土地上,这样也可以使此任教皇退位以后,教皇所在家族对这些土地的控制也一直延续下去,就像世俗的政权一样。在这时期,教皇国逐渐成为意大利众多的领地国家、城市国家当中的一员,积极参与权力和利益的争夺。


  艾米丽亚大道穿过伊莫拉城市的中心,构成了东西向的主干道


  艾米丽亚大道从伊莫拉市中心向东而去。高楼为法西斯时期风格的建筑,在意大利的城市中经常可以看到

  第一位文艺复兴教皇

  在对美第奇家族的暗杀行动失败后,西斯廷教皇紧接着对佛罗伦萨进行了军事征讨。总之,他一定要获得这座城市,将它变成自己领地的一部分。

  经过两年的战争,丝毫没有进展。西斯廷不得不考虑与美第奇家族言和,以保证这个城市共和国对教皇的支持。毕竟,西斯廷在罗马和其他地方有太多的敌人。作为回报,洛伦佐·美第奇派了一批佛罗伦萨最好的画家到罗马,帮助教皇新建好的礼拜堂绘制壁画,以示友好。

  这座以西斯廷的名字命名的礼拜堂位于圣彼得大教堂的北翼,是教皇宫殿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专门供教皇祈祷,从15世纪末起成为选举教皇的场所。这座宫殿是按照圣经上所描述的耶路撒冷所罗门圣殿的比例设计的,长约40米,高约20米,宽13米,是个很规则的矩形殿堂。同时,这座建筑也是一座堡垒。厚重的墙体,顶部还有供士兵巡逻的廊道和供弓箭手使用的垛口,甚至在拱顶还建有士兵的住处。这种军事性的设计是为了帮助西斯廷对抗罗马的敌对家族和暴徒,是西斯廷维护自己统治的据点。在15世纪中后期,这种风格的家族建筑非常流行,从1444年建造的美第奇家族别墅开始,许多家族都模仿这种堡垒式的独幢多层宅邸。只是,将一座礼拜堂也建成这样的风格,大概是西斯廷礼拜堂的独创。在面临周围凶险的敌人时,教皇家族除了紧紧抱成一团外,必须依靠这种坚实的堡垒进行防御。


  刚建成的西斯廷礼拜堂,作为教皇的防御性堡垒西斯廷礼拜堂竣工之日,也是教皇与美第奇家族握手言和之时。洛伦佐·美第奇派出的艺术家团队来到了罗马。这个团队包括波提切利、吉兰达约、佩鲁吉诺、罗塞利,都是文艺复兴时期绘画界最有名的好手,他们在壁画创作领域有着极高的声誉。这些画家来到罗马,主要负责西斯廷礼拜堂的壁画工作,他们将墙体分成了六个部分,每个人及其助手负责一部分,壁画的主题是摩西和耶稣的生平故事。这些壁画构成了西斯廷礼拜堂最初的作品,直到几十年后,才由西斯廷教皇的侄子——儒略二世邀请米开朗基罗绘制了屋顶壁画,主题为创世纪,又过了几十年,教皇保罗三世又邀请米开朗基罗绘制了主题为最后审判的祭坛壁画。也正因为如此,西斯廷四世可以称得上罗马城的第一位文艺复兴教皇。


  佛罗伦萨美第奇家族派来的艺术家为西斯廷内部绘制的壁画


  后来经由米开朗基罗绘制屋顶壁画和祭坛壁画之后的西斯廷礼拜堂内部

  西斯廷对城市建设同样关注。他修建了古典时代之后罗马的第一座桥梁,连结台伯河东西两岸,这座桥也被以他的名字命名,称作西斯廷桥(Ponte Sisto)。他还修建了以其名字命名的西斯廷路,将圣彼得大教堂和圣天使堡连接起来,圣天使堡亦成为教皇的重要军事防御堡垒。这一方面加强了梵蒂冈这个郊区与罗马市中心的联系,另一方面则加强了梵蒂冈的防御,教皇被重重保护起来,教廷得以超脱于罗马城中斗争不已的各个家族。在罗马城中,各个家族都有自己的据点,将城市空间分割得支离破碎,西斯廷则致力于解决这个问题,他命人将罗马城市的街道拓宽,以便于交通。此外,他还不顾罗马市民的反对,强制性地没收私有产权,并勒令居民为其所在街区的改造工程交税。

  西斯廷四世在位时期,是罗马城市规划史上的一个重要阶段,教皇通过强腕改造了罗马的城市空间,使其道路系统更加通畅。他也建造了许多象征他本人权力的设施,尤其是西斯廷礼拜堂。对于西斯廷而言,这是对罗马古老家族的宣战,他依靠其魄力和手段在罗马城巩固和增强了教皇的权威。

  建设伊莫拉

  西斯廷教皇以裙带关系著称,为后世开了一个坏头。

  他的得力助手是同为罗维莱家族的朱利亚诺(后来的教皇儒略二世)和有姻亲关系的利亚里奥家族的吉罗拉莫。朱利亚诺被教皇提拔为教廷的枢机主教,成为教皇在教廷枢机会议的代表。在世俗权力方面,教皇选择了吉罗拉莫。

  吉罗拉莫是西斯廷的姐姐的儿子。西斯廷成为教皇后,逐渐提拔吉罗拉莫,最终任命吉罗拉莫为教廷军队的总指挥,享有教廷最高的军事权力,在教廷内外都有很高的地位。为了进一步加强联络意大利北部的领主,教皇安排吉罗拉莫与米兰斯福尔扎家族的女子卡特琳娜结婚,获得了斯福尔扎家族在艾米丽亚大道上的重要城市伊莫拉。教皇还将伊莫拉东边不远处、同在艾米丽亚大道上的城市弗利伯国赐给吉罗拉莫,由于弗利也是教廷东北部领地罗马涅地区的关键城市,因而巩固了教皇对这一地区的控制。

  伊莫拉和弗利今天都属于艾米丽亚-罗马涅地区,既是艾米丽亚大道上的驿站和关卡,也是通往亚得里亚海入海口的重要通道。控制这里,对于教皇获得意大利中北部至关重要。因此,虽然是对吉罗拉莫的赏赐,但也是赋予了吉罗拉莫权力,统治这两个关键的地方。

  吉罗拉莫对伊莫拉很重视。这座城市原本是一个驿站,其主干道就是东西向的艾米丽亚大道,南北两边有一些13世纪迁进来的修道院,围绕着修道院兴起了一些市民居住社区。与东西主干道直角相交的还有一条南北干道,两条道路交叉处有一处广场,是商业贸易的主要区域,市政厅就被建在这里,坐西朝东。这种布局是13世纪兴起的新城的典型特征。但是当吉罗拉莫统治这座城市以后,将其改造得更加规则规范,整座城市呈现出棋盘格状的布局,所有道路几乎都呈直角相交。城市被城墙包围着,有一些城门到今天还遗留着。在城市的西部边缘处,还建有一座壮观坚实的城堡,作为吉罗拉莫领地的防御工事。吉罗拉莫在市中心广场上还建有自己的宅邸,正对着市政厅,面前是一片广阔的广场,体现了他作为领主的权力和地位。当然,这也体现了教皇权力对这里的控制。

  伊莫拉的建设可以说是非常成功,是典型的军镇型城市。从几十年后达芬奇的工程图当中,我们可以一窥当年改造的成果。事实上,达芬奇的这个规划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被杰罗拉莫所实现,只是由于受到新任教皇波吉亚家族的胁迫,他才进行了重新规划,但无非是巩固城墙、疏通道路之类,主要的成就皆归功于杰罗拉莫。


  伊莫拉城墙外的棱堡建筑,为这个艾米丽亚大道上的城市提供庇护


  达芬奇为伊莫拉进行重新设计时绘制的地图,成为对后世影响很大的一幅城市地图

  在弗利,吉罗拉莫也致力于建设一个壮观的城市,毕竟,这也是他的伯国的首府,城市是他这个伯爵的门面。这座小城中央可分为两个中心,一个是东边的市政中心,一个是西边的大教堂,艾米丽亚大道穿城而过,从这两个中心向外有许多道路辐射出去,使整座城市呈现出椭圆形的形态,与伊莫拉有神似之处,但正由于作为伯国首府的缘故,规模更大一些。在城市的南部边缘处,建有一座堡垒(Rocca di Ravaldino),起到保护城市的作用。这座堡垒也是罗马涅地区规模最大、最重要的。


  弗利的城市地图,这也是一座艾米丽亚大道上的城市,南边为城堡所在地

  为了拉拢市民,吉罗拉莫还在弗利减税,甚至停止收税。这虽然使他深受欢迎,增加了头上的光环,但也为其后来的陨落埋下了祸根。

  1484年,西斯廷四世去世。

  他提拔起来的子侄们的处境都岌岌可危。枢机团最终选举出一个敌视西斯廷四世家族的教皇——英诺森八世。作为圣天使堡堡主的杰罗拉莫被迫离开了城堡,回到自己的属地弗利。

  杰罗拉莫作为教廷军队总指挥的官衔被剥夺,也失去了在罗马时的重要收入。即使如此,他依然不愿意恢复对弗利的税收。直到最终被迫无奈恢复了税收,便立即引起弗利人的反感,长期以来收买的人心顿时烟消云散。一些敌对家族趁势而起,欲将他置于死地,尤其是奥尔西家族。奥尔西家族的两兄弟是刺杀杰罗拉莫的主要凶手,他们行刺成功后立即向美第奇家族邀功请赏和寻求庇护。但是,没有收到美第奇家族的任何回音,他们才认识到是被利用了,只好逃亡。然而,在美第奇家族筹划了十年的复仇下,吉罗拉莫之死终结了西斯廷教皇的教廷大战略。

  西斯廷的侄子朱利乌斯·罗维莱当时已是红衣大主教,在教皇英诺森八世时依然受重用,但当新的教皇波吉亚家族上台之后就不得不逃亡了,直到十几年后他才当选教皇,即儒略二世。

  波吉亚家族也开始了新一波的教皇家族圈占领地,这一波手段更狠,程度更深,因为波吉亚家族在历史上向来以贪婪、凶恶、淫乱而著名。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古道上的意大利⑧︱西斯廷礼拜堂的拥有者西斯廷教皇

2019年1月7日 09:15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古道上的意大利⑧︱西斯廷礼拜堂的拥有者西斯廷教皇

  1488年的一天,艾米丽亚大道上的小城弗利,伯爵府邸。从罗马卸任赋闲在家的杰罗拉莫·利亚里奥(Girolamo Riario)看到几个黑衣人闯了进来,将他围住,其中一人举剑刺中他,其他人也纷纷动手,不多时将伯爵砍得血肉模糊,并把他的尸体扔在了大街上。许多人围上来,但都冷眼旁观,并无一人上前相救。

  这一年距离佛罗伦萨发生的帕齐阴谋已经整整十年了,利亚里奥伯爵作为当年的参与者是唯一还在世的。1478年,美第奇家族在佛罗伦萨的地位蒸蒸日上,29岁的洛伦佐成为美第奇家族的领袖还不到10年,他的祖父科西莫使这个家族成为佛罗伦萨的无冕之王,为美第奇家族对佛罗伦萨的统治奠定了基础。然而,美第奇家族依然有许多敌人,佛罗伦萨的其他家族也虎视眈眈,伺机扳倒美第奇家族这个僭主。一天,当洛伦佐和他的弟弟朱利亚诺在教堂做礼拜时,被当地帕齐家族为首的暴徒实施了暗杀,血染大教堂。朱利亚诺被杀,洛伦佐幸运地死里逃生。他很快召集起城市里的支持者,稳固了美第奇家族在佛罗伦萨的统治,继而对参与暗杀活动的人和家族进行了疯狂的报复,参与暗杀的人基本上都被残忍地杀死。

  然而,实际上,这场暗杀幕后的黑手是教皇。帕齐家族虽然是美第奇家族在佛罗伦萨的竞争对手,但仅仅凭这个家族本身,并不敢将此事做得如此凶狠决绝。事实上,这场阴谋的主使者——教皇西斯廷四世是想要通过这场暗杀灭掉整个美第奇家族,让他的外甥杰罗拉莫·利亚里奥取而代之,成为佛罗伦萨的领主,并以此扩张教皇在意大利中部的势力范围。但没想到的是,美第奇家族并没有被赶尽杀绝,反而进一步增强了他们在佛罗伦萨的地位。美第奇家族的复仇等待了很久。在西斯廷四世死后,失去靠山、势单力薄的利亚里奥伯爵便成为美第奇家族复仇计划的最后一个目标。


  西斯廷教皇与他的亲信们:跪立者为他任命的图书馆馆长;教皇对面的红衣站立者为其侄子和后来的教皇儒略二世;蓝衣站立者为杰罗拉莫·利亚里奥。其他两位均为教皇族人


  伊莫拉:杰罗拉莫·利亚里奥与米兰公国联姻获得的城市

  教皇西斯廷四世

  西斯廷四世也被称作西克斯图斯四世(Sixtus IV),只是译法不同,之所以译为西斯廷,也因为他建造的西斯廷礼拜堂举世闻名。他原名弗朗切斯科·德拉·罗维莱(Francesco della Rovere),出生于意大利西北部利古里亚海岸地区的罗未莱家族。他出生于1414年,1471年当上教皇,直到1484年去世。

  弗朗切斯科年轻的时候加入方济各会,并且进入帕维亚大学学习哲学和神学,之后在意大利多所大学任教。一直到50岁之前,他都没有想到过从政,更没想到过当上教皇。直到他当选方济各会的总负责人,并且由于当时教皇保罗二世为加强自身权力而大量增选红衣主教,弗朗切斯科也被选中,由此成为红衣主教。作为知识分子,他与那些沉溺于物欲、忙于争权夺利的教会政客截然不同,也因此获得教皇和许多红衣主教的尊重和信任。保罗二世英年早逝,红衣主教团一致认为弗朗切斯科最合适。于是,57岁的他当选为下一任教皇,即西斯廷四世。

  西斯廷在罗马就任教皇后,面临的是当地豪族科隆纳家族、奥尔西尼家族的敌视。这些家族在罗马算得上地头蛇,是数百年来罗马众多家族相互竞争的胜出者。两个家族当中出过许多教皇,与教廷有着盘根错节的关联,也因此控制着罗马城。西斯廷这个外来的教皇对他们而言是个威胁,他们坚信西斯廷不会维护他们的利益,于是想方设法阻挠新教皇的政策,成为教皇统治罗马和整顿教廷的障碍。

  面对这些困难,西斯廷只能孤军奋战,他所能依靠和信任的只有他的家族。他从家乡带到罗马来的同族子侄构成他在罗马所依靠的势力。他大力提拔这些晚辈,将他们安插在教廷的重要位置上。有人称他过度依靠裙带关系,任人唯亲,但在凶险的罗马和阴谋层出不穷的教廷,也只有家族关系才是对抗危险的重要保障。罗维莱家族和利亚里奥家族是西斯廷所依靠的两个重要家族,均为利古里亚地区的萨伏那的豪族,这两个家族的子侄成为他统治罗马的得力助手。

  除此以外,西斯廷积极与当时意大利北部最重要的城市国家——米兰和乌尔比诺联姻,保证外部支援。对于无法联姻的,则通过战争夺取,如佛罗伦萨和费拉拉。

  在西斯廷的安排下,他的侄子乔凡尼·罗维莱与乌尔比诺公爵的蒙特费特罗家族结合,娶了公爵费德里科三世的女儿。这场联姻将使罗维莱家族的下一代继任为乌尔比诺公爵。杰罗拉莫·利亚里奥则与米兰的斯福尔扎家族结合,娶了公爵伽莱亚佐的女儿,并获得了伊莫拉和弗利这两块罗马涅地区的重镇作为嫁妆,由此,艾米莉亚大道这条商业和运输要道完全受到教皇的控制,使教皇国可以保证获取北方的物资。更重要的是,乌尔比诺和米兰的公爵都出自佣兵世家,作为盟友可以给与西斯廷足够的军事保障。

  为了给另一个侄子争取波河地区的重要城市费拉拉,西斯廷唆使威尼斯进攻费拉拉。费拉拉公爵埃斯科家族的埃尔科莱一世也不是等闲之辈,他与米兰的斯福尔扎家族、佛罗伦萨的美第奇家族以及那不勒斯国王结盟,坚决抵抗威尼斯和教皇的进攻。被迫无奈,教皇最终只好全身而退,并抛弃了威尼斯这个盟友。对于最富裕的城市佛罗伦萨,西斯廷则通过阴谋与战争并用的方式,企图逼迫美第奇家族就范,但这个计划也遭到了失败。

  教皇国在8世纪以后逐渐形成自己的领地,然而,教皇本身与这些领地并无关系。教皇靠选举产生,每一任教皇只能在任时享有权力。当然,一些实力很强的家族可以推出几个教皇,但总要与其他家族平衡,不可能由一个家族垄断太久。所以,每个教皇对教皇国和领地的控制只是短暂的。尤其是14世纪,教皇的“阿维农之囚”使教廷原有的土地都落入领主、贵族和众多家族之手,曾经的教皇国成为一个脆弱的空壳。到15世纪初教皇将教廷从阿维农搬回罗马时,其对罗马和意大利的掌控都不如以前,只能从头开始。况且,1440年时,人文主义学者洛伦佐·瓦拉用语言文字考据证明教皇统治意大利东北部地区合法性的《君士坦丁的赠礼》是伪造的,对于教皇国的打击非常大。从此,教皇只能重新依靠实力获得对意大利的控制。在西斯廷上台之前,已经有一些教皇开启了扩张教皇领地的先河,将教皇的势力范围从罗马向外尽力地拓展,将自己的家族和亲信安插到重要的领地上,从而实现教皇国的领地化,使教皇的权威可以依附在特定的土地上,这样也可以使此任教皇退位以后,教皇所在家族对这些土地的控制也一直延续下去,就像世俗的政权一样。在这时期,教皇国逐渐成为意大利众多的领地国家、城市国家当中的一员,积极参与权力和利益的争夺。


  艾米丽亚大道穿过伊莫拉城市的中心,构成了东西向的主干道


  艾米丽亚大道从伊莫拉市中心向东而去。高楼为法西斯时期风格的建筑,在意大利的城市中经常可以看到

  第一位文艺复兴教皇

  在对美第奇家族的暗杀行动失败后,西斯廷教皇紧接着对佛罗伦萨进行了军事征讨。总之,他一定要获得这座城市,将它变成自己领地的一部分。

  经过两年的战争,丝毫没有进展。西斯廷不得不考虑与美第奇家族言和,以保证这个城市共和国对教皇的支持。毕竟,西斯廷在罗马和其他地方有太多的敌人。作为回报,洛伦佐·美第奇派了一批佛罗伦萨最好的画家到罗马,帮助教皇新建好的礼拜堂绘制壁画,以示友好。

  这座以西斯廷的名字命名的礼拜堂位于圣彼得大教堂的北翼,是教皇宫殿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专门供教皇祈祷,从15世纪末起成为选举教皇的场所。这座宫殿是按照圣经上所描述的耶路撒冷所罗门圣殿的比例设计的,长约40米,高约20米,宽13米,是个很规则的矩形殿堂。同时,这座建筑也是一座堡垒。厚重的墙体,顶部还有供士兵巡逻的廊道和供弓箭手使用的垛口,甚至在拱顶还建有士兵的住处。这种军事性的设计是为了帮助西斯廷对抗罗马的敌对家族和暴徒,是西斯廷维护自己统治的据点。在15世纪中后期,这种风格的家族建筑非常流行,从1444年建造的美第奇家族别墅开始,许多家族都模仿这种堡垒式的独幢多层宅邸。只是,将一座礼拜堂也建成这样的风格,大概是西斯廷礼拜堂的独创。在面临周围凶险的敌人时,教皇家族除了紧紧抱成一团外,必须依靠这种坚实的堡垒进行防御。


  刚建成的西斯廷礼拜堂,作为教皇的防御性堡垒西斯廷礼拜堂竣工之日,也是教皇与美第奇家族握手言和之时。洛伦佐·美第奇派出的艺术家团队来到了罗马。这个团队包括波提切利、吉兰达约、佩鲁吉诺、罗塞利,都是文艺复兴时期绘画界最有名的好手,他们在壁画创作领域有着极高的声誉。这些画家来到罗马,主要负责西斯廷礼拜堂的壁画工作,他们将墙体分成了六个部分,每个人及其助手负责一部分,壁画的主题是摩西和耶稣的生平故事。这些壁画构成了西斯廷礼拜堂最初的作品,直到几十年后,才由西斯廷教皇的侄子——儒略二世邀请米开朗基罗绘制了屋顶壁画,主题为创世纪,又过了几十年,教皇保罗三世又邀请米开朗基罗绘制了主题为最后审判的祭坛壁画。也正因为如此,西斯廷四世可以称得上罗马城的第一位文艺复兴教皇。


  佛罗伦萨美第奇家族派来的艺术家为西斯廷内部绘制的壁画


  后来经由米开朗基罗绘制屋顶壁画和祭坛壁画之后的西斯廷礼拜堂内部

  西斯廷对城市建设同样关注。他修建了古典时代之后罗马的第一座桥梁,连结台伯河东西两岸,这座桥也被以他的名字命名,称作西斯廷桥(Ponte Sisto)。他还修建了以其名字命名的西斯廷路,将圣彼得大教堂和圣天使堡连接起来,圣天使堡亦成为教皇的重要军事防御堡垒。这一方面加强了梵蒂冈这个郊区与罗马市中心的联系,另一方面则加强了梵蒂冈的防御,教皇被重重保护起来,教廷得以超脱于罗马城中斗争不已的各个家族。在罗马城中,各个家族都有自己的据点,将城市空间分割得支离破碎,西斯廷则致力于解决这个问题,他命人将罗马城市的街道拓宽,以便于交通。此外,他还不顾罗马市民的反对,强制性地没收私有产权,并勒令居民为其所在街区的改造工程交税。

  西斯廷四世在位时期,是罗马城市规划史上的一个重要阶段,教皇通过强腕改造了罗马的城市空间,使其道路系统更加通畅。他也建造了许多象征他本人权力的设施,尤其是西斯廷礼拜堂。对于西斯廷而言,这是对罗马古老家族的宣战,他依靠其魄力和手段在罗马城巩固和增强了教皇的权威。

  建设伊莫拉

  西斯廷教皇以裙带关系著称,为后世开了一个坏头。

  他的得力助手是同为罗维莱家族的朱利亚诺(后来的教皇儒略二世)和有姻亲关系的利亚里奥家族的吉罗拉莫。朱利亚诺被教皇提拔为教廷的枢机主教,成为教皇在教廷枢机会议的代表。在世俗权力方面,教皇选择了吉罗拉莫。

  吉罗拉莫是西斯廷的姐姐的儿子。西斯廷成为教皇后,逐渐提拔吉罗拉莫,最终任命吉罗拉莫为教廷军队的总指挥,享有教廷最高的军事权力,在教廷内外都有很高的地位。为了进一步加强联络意大利北部的领主,教皇安排吉罗拉莫与米兰斯福尔扎家族的女子卡特琳娜结婚,获得了斯福尔扎家族在艾米丽亚大道上的重要城市伊莫拉。教皇还将伊莫拉东边不远处、同在艾米丽亚大道上的城市弗利伯国赐给吉罗拉莫,由于弗利也是教廷东北部领地罗马涅地区的关键城市,因而巩固了教皇对这一地区的控制。

  伊莫拉和弗利今天都属于艾米丽亚-罗马涅地区,既是艾米丽亚大道上的驿站和关卡,也是通往亚得里亚海入海口的重要通道。控制这里,对于教皇获得意大利中北部至关重要。因此,虽然是对吉罗拉莫的赏赐,但也是赋予了吉罗拉莫权力,统治这两个关键的地方。

  吉罗拉莫对伊莫拉很重视。这座城市原本是一个驿站,其主干道就是东西向的艾米丽亚大道,南北两边有一些13世纪迁进来的修道院,围绕着修道院兴起了一些市民居住社区。与东西主干道直角相交的还有一条南北干道,两条道路交叉处有一处广场,是商业贸易的主要区域,市政厅就被建在这里,坐西朝东。这种布局是13世纪兴起的新城的典型特征。但是当吉罗拉莫统治这座城市以后,将其改造得更加规则规范,整座城市呈现出棋盘格状的布局,所有道路几乎都呈直角相交。城市被城墙包围着,有一些城门到今天还遗留着。在城市的西部边缘处,还建有一座壮观坚实的城堡,作为吉罗拉莫领地的防御工事。吉罗拉莫在市中心广场上还建有自己的宅邸,正对着市政厅,面前是一片广阔的广场,体现了他作为领主的权力和地位。当然,这也体现了教皇权力对这里的控制。

  伊莫拉的建设可以说是非常成功,是典型的军镇型城市。从几十年后达芬奇的工程图当中,我们可以一窥当年改造的成果。事实上,达芬奇的这个规划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被杰罗拉莫所实现,只是由于受到新任教皇波吉亚家族的胁迫,他才进行了重新规划,但无非是巩固城墙、疏通道路之类,主要的成就皆归功于杰罗拉莫。


  伊莫拉城墙外的棱堡建筑,为这个艾米丽亚大道上的城市提供庇护


  达芬奇为伊莫拉进行重新设计时绘制的地图,成为对后世影响很大的一幅城市地图

  在弗利,吉罗拉莫也致力于建设一个壮观的城市,毕竟,这也是他的伯国的首府,城市是他这个伯爵的门面。这座小城中央可分为两个中心,一个是东边的市政中心,一个是西边的大教堂,艾米丽亚大道穿城而过,从这两个中心向外有许多道路辐射出去,使整座城市呈现出椭圆形的形态,与伊莫拉有神似之处,但正由于作为伯国首府的缘故,规模更大一些。在城市的南部边缘处,建有一座堡垒(Rocca di Ravaldino),起到保护城市的作用。这座堡垒也是罗马涅地区规模最大、最重要的。


  弗利的城市地图,这也是一座艾米丽亚大道上的城市,南边为城堡所在地

  为了拉拢市民,吉罗拉莫还在弗利减税,甚至停止收税。这虽然使他深受欢迎,增加了头上的光环,但也为其后来的陨落埋下了祸根。

  1484年,西斯廷四世去世。

  他提拔起来的子侄们的处境都岌岌可危。枢机团最终选举出一个敌视西斯廷四世家族的教皇——英诺森八世。作为圣天使堡堡主的杰罗拉莫被迫离开了城堡,回到自己的属地弗利。

  杰罗拉莫作为教廷军队总指挥的官衔被剥夺,也失去了在罗马时的重要收入。即使如此,他依然不愿意恢复对弗利的税收。直到最终被迫无奈恢复了税收,便立即引起弗利人的反感,长期以来收买的人心顿时烟消云散。一些敌对家族趁势而起,欲将他置于死地,尤其是奥尔西家族。奥尔西家族的两兄弟是刺杀杰罗拉莫的主要凶手,他们行刺成功后立即向美第奇家族邀功请赏和寻求庇护。但是,没有收到美第奇家族的任何回音,他们才认识到是被利用了,只好逃亡。然而,在美第奇家族筹划了十年的复仇下,吉罗拉莫之死终结了西斯廷教皇的教廷大战略。

  西斯廷的侄子朱利乌斯·罗维莱当时已是红衣大主教,在教皇英诺森八世时依然受重用,但当新的教皇波吉亚家族上台之后就不得不逃亡了,直到十几年后他才当选教皇,即儒略二世。

  波吉亚家族也开始了新一波的教皇家族圈占领地,这一波手段更狠,程度更深,因为波吉亚家族在历史上向来以贪婪、凶恶、淫乱而著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