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黄、庞惨案""与毛泽东上海之行

2013年10月10日 09:18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绍康 选稿:贾彦

  自从毛泽东2、3月间在上海的多方联络后,反赵活动顿即出现新局面。在上海的党中央局、上海地方党组织、团组织、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全力以赴,有计划地从内到外开展了反赵宣传,支持湖南党的工作。

  陈独秀先在团内开会追悼黄、庞,接着通过《民国日报》(当时共产党员邵力子任该报社经理兼编辑)、《申报》连续发表报道。2月4日,两报分别以“湘督虐杀工人之不平鸣”、“为赵恒惕惨杀事旅沪湖南劳工之呼吁”,转发湖南劳工会旅沪会员联名声讨赵恒惕的宣言。并以《湖南劳工运动之血痕》为题发表黄、庞被害惨照四张,增强反赵宣传声势。陈独秀还以“只眼”笔名发表短评《工人们勿忘了马克思底教训》,直接揭露“湖南赵总司令承华实公司旨意杀害了劳工会职员黄爱、庞人铨。”陈独秀还与知名人士邵力子、李书城等联名致电责问赵恒惕。团中央负责人施存统以“光亮”署名在团刊《先驱》撰文,称黄、庞“是我们社会主义青年团底好团员,中国无产阶级最能奋斗的指导者。”李大钊在北京也为《晨文》撰文,沉痛写道“黄(爱)、庞(人铨)两位先生的死”,“是为救助他的劳动界的同胞脱离资本家阶级的压制而死,为他所信仰的主义而死。”

  追悼黄、庞,声讨赵恒惕的活动在国内外引起很大反响。北京《工人周刊》当时描述“为黄、庞抱义愤者如云而起”。全国一些大城市纷纷召开追悼会:3月问天津数百名工人、学生在高等工业学校开会追悼黄、庞两烈士。5月,广州团组织与广东总工会召开五百多人的追悼会,林伯渠送去书有“看举世方以金钱造罪恶,唯二君能将颈血洗乾坤”的挽联。在日本的中国留学生田汉等人,也于4月和日本进步人士在东京召开黄、庞追悼会。黄爱曾是周恩来主持的天津觉悟社的社友,旅法的周恩来在德国时从友人信中知黄、庞殉难,他挥笔写下《生别死离》一诗,讴歌黄、庞是“为共产花开和赤色旗儿飞扬,把种子洒在人间;血儿流在地上。”1922年5月1日在广州召开的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高度评价黄、庞的革命活动和纪念黄、庞烈士对推动全国工人运动的重大意义。大会议决每年1月17日黄、庞殉难纪念日作为“中国劳动节”。

  毛泽东在上海进行反赵宣传运动,时间虽短,成效很大,对反对湖南军阀赵恒惕的斗争和推动全国工人运动的发展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1926年湖南党组织签发的一份文件对这次斗争作了充分的肯定,“黄庞惨杀以后,湖南的工人认清了阶级的利益及组织的重要,于是产业组合、职业组合的工会日益加多,先后成立了各种手工业工会、铁路总工会及伟大的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做了很多次数的经济的政治的斗争,取得了几次的胜利后,便成立了工团联合会,统一了湖南的工人运动。”毛泽东于1922年11月被选为全省工团联合会总干事。

    毛泽东在建党前后第5次上海之行,带来了其后湖南工运乃至全国工运的新高潮,为上海革命史和湖南革命史谱写了新的篇章。

    (摘自《毛泽东在上海》,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编,中共党史出版社1993年版)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