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创建前后

2013年12月24日 13:57

来源:中央文献研究室网站 作者:夏燕月 选稿:宋晓东

  三、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作出独特的贡献

  长沙共产党早期组织在毛泽东领导下,组织严密,步调一致,联系群众,艰苦奋斗,在革命斗争中显示出坚强的战斗力;他们认真扎实,奋发有为,做了大量开拓性的实际工作,取得了优良业绩,在思想上、政治上和组织上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中国共产党成立前,领导长沙共产党早期组织开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取得了优良业绩。第一,深入研究、传播马克思主义,全力办好文化书社和俄罗斯研究会。特别可贵的是他们在实践斗争和不断探索中,通过长篇通信和热烈讨论,使学习研究不断深化。1920年10月,毛泽东受湖南《大公报》委托任英国唯心主义哲学家罗素来长沙演说的记录员。他在12月1日致萧子升、蔡和森等会员的信中,对罗素的所谓“用教育方法使有产阶级觉悟”的观点进行了深入批判,对社会改良主义作了彻底否定:“我对于罗素的主张,有两句评语,就是‘理论上说得通,事实上做不到’。”其一,通过教育改造社会是不现实的。因为资本家掌握着教育权,并且有法律、军队保护,“共产党人非取政权,且不能安息于其宇下,更安能握得其教育权?”其二,要资本家信共产主义,是不可能的。“历史上凡是专制主义者,或帝国主义者,或军国主义者,非等到人家来推倒,决没有自己肯收场的”。而无政府主义要求“无强权无组织的社会状态”,结果必定“难以终其局”。【《毛泽东书信选集》,第4—5页。】毛泽东在看到蔡和森要“明目张胆正式成立一个中国共产党”的长信之后,非常高兴;在1921年1月21日的复信中明确表示:“唯物史观是吾党哲学的根据”,“你这一封信见地极当,我没有一个字不赞成。”【《毛泽东书信选集》,第11页。】不久,毛泽东在编辑《新民学会会员通信第三集》时特别提到,这一集“以讨论‘共产主义’和‘会务’为两个重要点。信的封数不多,而颇有精义”【《毛泽东早期文稿》,第575页。】。由此可见,这些通信和讨论,大大提高了党员对于党的性质、宗旨、指导思想和党的纲领等党建基本理论问题的认识。

  第二,建立社会主义青年团,使其成为党的助手和后备军。1920年10月,毛泽东收到北京、上海寄来的社会主义青年团章程后,立即筹划建团工作。当年建团工作骨干、一师学生张文亮在日记中多处记载了毛泽东关于建团工作要贯彻积极慎重、注重质量的方针,以及要“多找真同志”、“中坚分子”的嘱咐。在毛泽东直接领导下,湖南社会主义青年团于1921年1月13日正式成立,有团员16人,毛泽东任书记,何叔衡、郭亮、肖述凡、夏曦等都是团员。到7月份发展到39人,其中有毛泽东的小弟毛泽覃。到1923年发展到700多人,成为全国团员人数最多的省份之一。

  第三,到工人中去开展宣传组织工作。毛泽东于1920年秋开办了湖南一师民众夜校和失学青年补习班,向工人进行启蒙教育。在他的争取和帮助下,湖南劳工会先后创办了两所工人夜校和其他学校。他还经常深入到长沙各工厂进行调查研究,宣传、组织工人开展斗争。李达在回忆中共一大时写道:代表们在住所交换各地经验,认为“长沙小组,宣传与工运都有了初步成绩。看当时各地小组的情形,长沙的组织是比较统一面整齐的”【李达:《中国共产党的发起和第一次、第二次代表大会经过的回忆》(1955年8月2日),《“一大”前后》(二),第12页。】。

  由于长沙党组织做了大量扎实工作,党员队伍迅速壮大,数量多,质量也高。1921年6月毛泽东接到上海发起组通知,于月底同何叔衡作为代表去上海参加中共一大。大会宣告中国共产党成立,中国革命由此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2、中国共产党成立后,继续扩大马克思主义宣传,建立党的各级组织,领导工人运动,使湖南地区罢工斗争得到迅速发展。一大闭幕后,毛泽东回到长沙,为进一步扩大马克思主义宣传,创办了湖南自修大学。自修大学培养了湖南34县和外省4县的200多名青年,两年后就被军阀当局查封。1921年10月10日领导全省工作的中共湖南支部成立,毛泽东任书记。他首先到基层去开展工作,发展党员,建立党的各级组织。他换上粗布短褂,穿上草鞋,深入工厂矿山,同工人交朋友,启发工人觉悟,吸收先进分子入党,到自修大学等基础较好的学校去发展党员。他多次到安源,于1922年初在安源建立了湘区第一个产业工人党支部。到中共二大召开前湖南已有党员30人,并在此基础上成立以毛泽东为书记的中共湘区委员会。

  一大后,为了集中力量领导工人运动,还成立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毛泽东任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湖南分部主任。他首先解决了湖南劳工会的改组问题,把这个受无政府工团主义影响较深的工人组织引导到正确的轨道上来。在他的领导下,1921年12月25日长沙举行万人示威,反对帝国主义“共同支配中国”的华盛顿会议。此时,共产国际代表马林由张太雷陪同到桂林途经长沙时,毛泽东在文化书社接待了他。后来马林在给共产国际报告中说:沿路考察,一些城市的青年组织“并没有对工人运动的发展作出什么贡献。只有长沙的青年组织举行了反对华盛顿会议的示威并建立了一个纺织工人联合会,这个工会组织于1921年12月底举行了罢工”【《毛泽东传(1893—1949)》,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82—83页。】。毛泽东还派干部到基层,建立粤汉铁路工人俱乐部和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建立长沙泥木工会等20多个产业工会,1922年11月成立了湖南全省工团联合会。他和中共湘区委员会先后领导了安源路矿、粤汉铁路、水口山铅锌矿和长沙泥木工人大罢工。特别是闻名中外的安源大罢工,成为中国工人运动第一次高潮中“绝无而仅有”的成功范例。期间,湖南省罢工达10次,胜利及半胜利有9次,失败的仅1次,“大引起社会注目”【毛泽东:《省宪下之湖南》(1923年7月1日),《前锋》1923年第1期。】。在毛泽东领导下中共湘区委员会成为全党领导得力、组织严密、业绩卓著的地方党组织之一。陈独秀在中共三大报告中说:“就地区来说,我们可以说,上海的同志为党做的工作太少了。北京的同志由于不了解党组织,造成了很多困难。湖北的同志没有及时防止冲突,因而工人的力量未能增加。只有湖南的同志可以说工作得很好。”【《毛泽东传(1893—1949)》,第89—90页。】中共三大,毛泽东当选为中央局成员,在党中央的领导岗位上开始了新的征程。

  综上所述,在中国共产党成立前后,毛泽东不仅是勇于实践、不懈奋斗的实干家,又是善于学习研究、不懈探索的思想家。他关注对中国社会现实的调查研究,重视把马克思主义与实际相结合,在认真的自我批评中吸取失败教训,使理论在实践中不断完善、升华。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追求真理和早期建党活动中,所表现出的高度的社会责任感、严肃的科学态度和积极开拓的实践精神,值得我们继承、弘扬与学习。

  〔夏燕月,女,原中国革命博物馆馆长、研究馆员,北京100006〕

  (来源:《党的文献》2011年第1期)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