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建国后宋庆龄申请入党为何毛泽东不批准?

2013年12月24日 13:17

来源:人民网 选稿:宋晓东


  
  (七)大白菜
  
  从苏联回国不久,毛泽东收到山东胶县农民送来的三棵特大大白菜,立即选了两棵大个的,分别送给宋庆龄和张治中。
  
  这棵大白菜重二十七八斤,宋庆龄收到后非常高兴,当即提笔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
  
  敬爱的毛主席:
  
  承惠赠山东大白菜已收领。这样大的白菜是我出生后头一次看到的。十分感谢!
  
  您回来后一定很忙,希望您好好休息。
  
  致以
  
  敬礼!
  
  宋庆龄
  
  一九五七年十二月一日
  
  宋庆龄与毛泽东数十年如一日,为中国人民民主和社会主义事业的胜利,为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呕心沥血,建立了不朽的业绩。
  
  毛泽东高度评价宋庆龄和她为共产党和人民所作的重要贡献:
  
  “1927年后,真能继续孙中山先生革命救国之精神的,只有先生与我们的同志们。”
  
  1966年夏,“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这是一场由毛泽东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和国家及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在那段国难深重的特殊岁月里,中华大地黑风四起,浊浪排空。党和国家的正常秩序遭到严重地破坏,无数的开国元勋惨遭迫害。
  
  1966年8月29日夜,“新北大红卫兵”冲进民主人士章士钊的家中,造了大约两个小时的反,带了大批的“战利品”(以书籍、信件为主)心满意足地撤退了。

  当夜,章士钊提笔给毛泽东写信,告诉毛泽东北大红卫兵如何来抄了他的家并斗争了他。
  
  第二天一早,信就送到了中南海。毛泽东收到章士钊的信后立即批给周恩来总理,并批示:
  
  送总理酌处,应当予以保护。
  
  周恩来不仅立即对章士钊的安全采取了十分周密的措施,而且亲自拟定了一批应受保护的民主党派人士及干部名单,其中有宋庆龄、郭沫若、程潜、何香凝、傅作义、张治中、李宗仁、邵力子、蒋光鼐、蔡廷锴、沙千里等人。在这份名单上,第一个人就是宋庆龄。
  
  但是红卫兵小将仍是搞得宋宅不得安宁。
  
  9月1日,周恩来对首都红卫兵讲话时,严肃地批评他们要到宋庆龄家贴大字报的错误,郑重指出:
  
  宋庆龄是孙中山的夫人。孙中山的功绩,毛主席在北京解放后写的一篇重要文章《论人民民主专政》中肯定了的。他的功绩也记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上。南京的同学一定要毁掉孙中山的铜像,我们决不赞成。每年“五一”、“十一”在天安门对面放孙中山的画像是毛主席决定的。孙中山是资产阶级革命家,他有功绩,也有缺点。他的夫人自从我们合作以后,从来没有向蒋介石低过头。大革命失败后她到了外国,营救过我党地下工作的同志;抗日战争时期与我们合作;解放战争时期也同情我们。她和共产党的长期合作是始终如一的。我们应当尊重她。她年纪很大了。今年还要纪念孙中山诞辰一百周年,她出面写文章,在国际上影响很大。到她家里贴大字报不合适。她兄弟三人姐妹三人就出了她一个革命的,不能因为她妹妹是蒋介石的妻子就要打倒她。她的房子是国家拨给她住的。有人说:“我敢说敢闯,就要去。”这是不对的,我们无论如何要劝阻。
  
  为了确保宋宅安全,周恩来特意指定有关领导主管宋宅的工作,指示公安部门包括派出所的同志细心地警卫宋庆龄的住宅。
  
  1月12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隆重的纪念孙中山诞辰一百周年的活动,宋庆龄发表了《孙中山——坚定不移,百折不挠的革命家》的演讲。在演讲中,她大段引用毛主席对孙中山的评价。毫无疑问,这些“最高指示”帮了她很大的忙,省去了许多麻烦。但是还是有一些被人挑动的造反派,企图利用宋宅的围墙作为大批判的阵地。
  
  为了有效地阻止造反派的行为,工作人员想出了一条妙计——在沿街的那面围墙上写上“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的标语。这样一来,弄得造反派一筹莫展了。
  
  “十年浩劫,百思不解,千重忧虑,万般无奈”。这便是宋庆龄在“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心境。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政治风暴,宋庆龄十分孤独、苦闷和困惑,自恨无力回天,无法力挽狂澜于倒悬,救生灵于水火。但她与生俱来的正直善良、不畏强暴的本性,使她从未动摇自己对共产党和毛泽东的信念。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逝世。宋庆龄极其悲痛,不顾年事已高,仍然两次吊唁毛泽东,并参加了追悼大会,敬献了花圈。
  
  1978年,在毛泽东逝世两周年之际,宋庆龄满怀深情地写下了《追念毛主席》一文。
  
  伟大的马列主义导师毛泽东同志自从推翻了奴役性的教条主义以后就当选为中国共产党主席。国共谈判时期,我在重庆初次和他会见,就感到他不但是一位党的领袖,并且是全国人民的导师,他思想敏锐,识见远大,令人钦佩。
  
  那年我访问印度尼西亚回国后,毛主席邀我聚餐,我们谈话,这次谈得更为亲切,那时他就谈起了睦邻反霸的意见。
  
  我在上海时,毛主席亦曾访谈,和毛主席的几次见面和谈话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回忆起来,他是一位目光远大,举世无双的领袖和导师,他是大事业的引路人,而朱总司令和周总理是伟大事业的得力助手。
  
  1981年(辛酉)宋庆龄八十八岁,5月15日晨,体温下降,神志清醒。王光美匆匆赶来探望。宋庆龄在病榻上与王光美进行了交谈,这是她们之间最后一次谈心。王光美说:"毛主席、刘少奇和周总理都对你有很高的评价,我昨天去拜访过总书记胡耀邦,他也一样。记得你曾提出要求入党,不知现在是否还是这样想法?"宋庆龄点了点头,表示肯定。王光美又接连重复了三遍,宋庆龄都明确表示肯定。王光美随即电话告知胡耀邦。胡耀邦即表示:"我这就处理此事。"(王光美:《永恒的纪念》,载《宋庆龄纪念集》,第192页;《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上午9时50分,邓颖超前来寓所探望。10时13分,彭真夫妇前来寓所探望。邓颖超、彭真是代表党和政府前来探望。他们告诉宋庆龄: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您长期以来的宿愿,党正在考虑您的入党请求。宋庆龄高兴地说:"好,好。"声音虽然微弱,但十分清晰。(邓颖超:《向宋庆龄同志致崇高的敬礼!》,载《宋庆龄纪念集》,第61-62页;《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张珏记事本》,未刊。)下午,邓小平召开政治局紧急会议。会上一致决定接受宋庆龄为中共正式党员。(《人民日报》1981年5月16日。)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