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6位外国人看毛泽东:令人极感兴趣而高深莫测的人

2013年12月11日 12:41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埃德加·斯诺 选稿:奚亮

  蒙哥马利:在这个国家里,威望最高、能指挥所有人的人只有毛泽东

  20世纪60年代初,蒙哥马利曾以私人名义两次访问中国,先后受到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蒙哥马利通过在中国的亲历亲闻,真正了解到中国的内外政策和社会现实生活。同时,也意识到中国在未来的世界舞台上必将发挥重要作用。特别是蒙哥马利与毛泽东的三次会谈,以及在谈话中毛泽东对世界形势的准确分析、判断,给他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

  毛泽东一语双关:你在同一个侵略者握手

  蒙哥马利,1887年11月17日出生于伦敦,受封子爵,英国陆军元帅,以干练和坚强著称。1944 年6月6日指挥盟军进攻诺曼底并取得登陆作战的胜利。1951年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最高司令部副司令。1958年蒙哥马利退出现役,但他对国际局势十分关注。

  1959年6月,蒙哥马利访问苏联。他在同苏联领导人的会谈中意识到,未来世界和平的关键可能在于中国。于是,蒙哥马利在访苏回国后即产生了访问中国的念头。蒙哥马利向中国政府提出友好访问的请求后,毛泽东表示“非常欢迎他在适当的时候访问中国”。蒙哥马利来华前,认真研究了在西方世界能够找到的有关中国和毛泽东的资料。

  1960年5月27日,蒙哥马利在中国第一次见到了他最想见的毛泽东。两人一见面,毛泽东就微笑着伸出手同他相握,并说:“你知道你在同一个侵略者握手吗?”毛泽东幽默的开场白令蒙哥马利惊诧。他也十分清楚毛泽东此话中的含义。因为联合国曾通过一个谴责中国“侵略”朝鲜的决议,而蒙哥马利在两年前所写的回忆录中也有类似的观点。

  军人出身的蒙哥马利坐定之后,马上就向毛泽东提问说:新中国成立后,你碰到的主要问题是什么?你的主要担忧又是什么?毛泽东坦诚地告诉他:共产党缺乏处理当时所面临问题的经验。多年的战乱把中国搞得千疮百孔,必须要解决工业和农业问题,但我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因此犯了许多错误。蒙哥马利又问:“请给我讲一讲对今天世界形势的看法?”毛泽东停顿片刻,从容地说:“国际形势很好,没有什么坏的,无非是全世界反苏反华。这是美国制造的,不坏。他们如果不反对我们,我们就同艾森豪威尔、杜勒斯一样了,所以照理应该反。他们这样做,是有间歇性的。去年一年反华,今年反苏。”听到这里,蒙哥马利不解地说:“这是很坏的。那是美国做的,不是英国。”毛泽东说:“主要是美国,它也策动在各国的走狗这样做。现在的局势我看不是热战破裂,也不是和平共处,而是第三种:冷战共处。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我们要有两个方面的准备。一个是继续冷战,另一个是把冷战转为和平共处。你做转化工作,我们欢迎。”蒙哥马利点点头说:“是的,我们必须找到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我认为不能再在这种紧张局势中生活下去了。我们的孩子们是在冷战中长大的,这对孩子们是坏的。所以我们必须把这种情况转为和平共处。我不希望看到我的孩子长大以后,认为世界必须一直存在紧张。”

  毛泽东问蒙哥马利:“你是英国人,你到法国跑过,你去过两次苏联,现在又来到了中国。有没有这种可能,英、法、苏、中在某些重大国际问题上取得一致意见?”蒙哥马利立刻回答说:“是的,我想是可能的。但是,由于美国的领导,英、法会害怕这样做。”毛泽东吸了一口烟后,说道:“慢慢来。我们希望你们的国家强大一些,希望法国强大一些,希望你们的发言权大一些,那样事情就好办了,让美国、西德、日本有所约束。威胁你们和法国的是美国和西德,还有在远东的日本。威胁我们的也是这三个国家。我们不感到英国对中国是个威胁,也不认为法国对我们是个威胁。对我们的威胁主要来自美国和日本。”

  蒙哥马利问:“主席同意不同意我跟周恩来谈的关于美国应该遵守的那三条原则:第一,美国应该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第二,美国应该从台湾撤走;第三,台湾问题应该由中国和蒋介石谈判。”毛泽东回答说:“我知道,我也同意。我们不要美国用战争解决问题。同蒋介石就不同了,如果他不用武力,我们也不用武力。美国声明愿意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国际问题,而不使用武力或不以武力威胁。它这个话是否可靠还是个假定,还要等着看。可是蒋介石没有发表这样的声明,他反对同中国共产党谈判,而我们早就表示愿意同蒋介石通过谈判解决问题。”

  突然,蒙哥马利将话锋一转说:“我有一个有趣的问题想问一下主席,中国大概需要50年,一切事情就办得差不多了,人民生活会有大大的改善,教育问题和建房问题都解决了,到那时候,你看中国的前途将会怎样?”毛泽东十分肯定地说:“你的看法是,那时候我们会侵略,是不是?你怕我们会侵略。”蒙哥马利马上解释说:“不,至少我希望你们不会。我觉得,当一个国家强大起来以后,它应该很小心,不进行侵略。看看美国就知道了。”毛泽东说:“很对,也可以看一看英国。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就是英帝国。180年前的美国呢,只是英国的殖民地。”蒙哥马利略带疑问地说:“50年以后中国的命运怎么样?那时中国会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了。”毛泽东语气坚定地说:“那不一定。50年以后,中国的命运还是960万平方公里。中国没有上帝,有个玉皇大帝。50年以后,玉皇大帝管的范围还是960万平方公里,如果我们占人家一寸土地,我们就是侵略者。实际上,我们是被侵略者,美国还占着我们的台湾。可是联合国却给我一个封号,叫我是‘侵略者’。你在同一个‘侵略者’说话,你知道不知道?在你对面坐着一个‘侵略者’,你怕不怕。”

  此时,蒙哥马利歉意地说:“革命前,你们曾遭受过我们的侵略。我们曾经是最坏的洋鬼子。”毛泽东回答说:“过去有过,现在那种仇恨没有了,只留了一点尾巴。你们的政府只要改善一点态度,我们就可以同你们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互派大使。你们同台湾没有正式外交关系,同意北京政府代表中国。现在,只剩下个别问题。在台湾你们还有领事,你们的政府比较亲台湾而对中国疏远。有很多蒋介石的人从台湾到伦敦,受到你们外交部的接待。此外,在西藏问题上,你们也同美国站在一起。西藏的一名叛乱分子到伦敦,受到你们外交部负责人的接见。”蒙哥马利马上回答说:“这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你提到的关于英、法、苏、中这个问题是很有趣的。我同麦克米伦和戴高乐很熟。戴高乐要我下个月到巴黎去同他会见,我将把这一点告诉他。戴高乐是一个很好的人。”毛泽东接过话题说:“我们对戴高乐有两方面的感觉:第一,他还不错;第二,他有缺点。说他还不错是因为他有勇气同美国闹独立。他不完全听美国的指挥,他不准美国在法国建立空军基地,他的陆军也由他指挥而不是由美国指挥。法国在地中海的舰队原来由美国指挥,现在他也把指挥权收回了。这几点我们都很欣赏。另一方面他的缺点也很大。他把法国的一半军队放在阿尔及利亚进行战争,使他的手脚被捆住了。”

  由于会谈气氛比较轻松,于是,蒙哥马利就直截了当地向毛泽东提出了一些十分敏感的问题。蒙哥马利提出:“在一定的年限内,中国将成为拥有超过10亿人口的巨大力量的强国,那时将会发生什么情况?新中国的最终目标究竟是什么?”毛泽东沉思一阵后回答说:“哦,你显然以为那时中国将向外国发动侵略吧?”蒙哥马利会意地说:“我并不愿这样设想。但历史的教训是,当一个国家强大后,便要攫取国外领土,这样的例子很多,包括我的国家。”毛泽东十分肯定地说:“下一代会出现怎样的情况,我们很难预料,但在我活着的时候,中国绝不会越出边界侵略别人,也不企图将共产主义思想强加于别的国家。中国深受外国的侵略和剥削,我们只要外国不要干涉中国的事情……”在这次谈话结束前,蒙哥马利很友善地对毛泽东说:很可惜,对西方人来说,中国是一个闭门的社会,这种社会,使西方人不能很好地了解中国,造成了许多曲解。并认为“闭门的社会”对中国对世界都不利。

  1960年6月12日,蒙哥马利在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发表了《我同毛的会谈》一文,他在这篇文章中称赞了中国人民的干劲,要和平、不侵略,50年内大有可为。并说中国革命是正确的,不可避免的。中国军队给他印象“太深刻”了,有“充分的高素质的人员供应”,民兵组织遍及全国,因此,入侵中国,一定“要大倒其霉”。

  蒙哥马利认为:在中国威望最高、能指挥所有人的人只有毛泽东

  1961年夏天,蒙哥马利再次向中国外交部提出访问中国的申请。 9月6日,蒙哥马利飞抵北京。

  9月7日,陈毅副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为蒙哥马利再次访华举行欢迎宴会。蒙哥马利在这次宴会的讲话中,特别提出了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三大基本原则”:第一,大家都承认只有一个中国;第二,大家都承认有两个德国———东德和西德;第三,一切武装部队都撤退到他们自己的国土上去。他还强调说:“我说的中国是指政府设在北京的人民共和国,而不是从来没有资格代表中国的台湾那一套机构。”第二天,新华社就刊登了蒙哥马利的这段讲话。同一天,《人民日报》也全文刊载了这篇讲话。

  9月8日下午,周恩来对熊向晖说,蒙哥马利的讲话很好,他很有政治头脑,提出的“三大基本原则”抓住了国际局势的关键。同时,周恩来还要求熊向晖以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的名义参加陪同,结合实地参观访问,并对蒙哥马利做些工作,帮助他从本质上认识中国的内外政策,进一步了解英国上层人物对国际局势的观点和对中国的看法。从9月9日开始,蒙哥马利对包头、太原、延安、西安、三门峡、洛阳、郑州、武汉进行了参观访问。在此之前,这些中国内陆城市不曾向西方政要开放过。

  在延安访问期间,蒙哥马利曾来到街上的小吃摊上,指着用棍子串起来的油饼问摊主:“这东西多少钱一个?”摊主通过翻译告诉他:“5分钱一个。”他拿起油饼仔细端详了好一阵子又问道:“这有多重?”摊主称了后,告诉他有3两多。过了一会,蒙哥马利说:“这价钱不贵。”从市场回来的路上,蒙哥马利途径一个公共浴室,他便问熊向晖说:“我可以进去吗?”熊向晖回答说:“男部可以,女部不行。”说完,蒙哥马利径直走进了男浴室。浴池里多是中青年人,也有几个少年,他们见到一个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人走进浴室,并同自己打起招呼来,便有些害羞地躲开了。而蒙哥马利却沿着浴池走了一圈,仔细审视着浴室内每一个人的裸体。当他走出浴室后,即对陪同人员说:“来以前,有人说中国正在闹大饥荒,饿死了几十万人……中国每个城市都饿殍遍地。说中国闹大饥荒是没有理由的。这里人的肌肉很好,丝毫看不出饥荒的迹象。”

  蒙哥马利在访问过程中,特别注意到了这样一个现象:所有被接受访问的人,一开口总会有一句非常普遍的口头禅———“毛主席说……”有一次,蒙哥马利在郑州宾馆里,忽然向服务员提出一个看似莫名其妙的问题,他说:“在当今中国的领导人当中,你最拥护谁?最听谁的指挥?”几名服务员不约而同地回答道:“毛主席!”蒙哥马利又问:“除了毛主席之外,你们还听谁的?”这几名服务员说:“刘少奇、周恩来。”蒙哥马利在天津杨村参观某步兵师的新兵打靶时,向战士提出了同样的问题,得到的回答同样是“毛主席!”由此,蒙哥马利认为:在这个国家里,威望最高、能指挥所有人的人只有毛泽东。

  9月20日傍晚,蒙哥马利乘访问专机从武汉回到北京。9月21日凌晨2时许,熊向晖向周恩来汇报了蒙哥马利到各地参观、访问的情况。最后,周恩来问:“你看,他脑子里对我们还有什么疑问?他还可能提什么战略性的问题?”熊向晖回答说:“他对毛主席十分钦佩,但似乎想探询毛主席的继承人是谁?他没有直接提出这个问题,我是从一些迹象揣测出来的。”周恩来问:“有哪些迹象?”熊向晖回答说:“蒙哥马利很愿同群众谈话,问这问那。在包头和太原,他总是在不同场合分别向工人、农民、学生或服务员提问:你最拥护谁,你最听谁的指挥?他好像是在做‘抽样调查’。而且说过,中国古代的帝王很聪明,在位的时候就确定了继承人,虽然有的不成功,但多数是成功的,这就可以保持稳定。他还说,以前英国常为争夺王位而打仗,后来,有了王位继承法也就平静了。也许是从中国学来的。现在许多国家的政治领袖不像中国古代帝王那样聪明,没有远见,没有足够的勇气和权威确定自己的继承人,这是不幸的。在郑州,他还对我说:斯大林是一位有权威的政治领袖,但缺少远见,生前没有明确指定自己的继承人,死后出现了“三驾马车”的混乱局势。贝利亚被杀掉,结果让只会用皮鞋敲桌子的赫鲁晓夫取得权力,他的统治是不会长久的。”熊向晖说完,周恩来又问,你说了些什么?熊向晖回答说:我什么也没说,也不好说,只是听,然后把话题岔开。周恩来沉思了一会,便让熊向晖回家休息了。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