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密码

当前位置:首 页 >> 正文

王明的上台和三个中央政治局委员的下台
2014-7-15 16:24:29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彩琴 选稿:贾彦

image

中共六届四中全会旧址

image

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会址今貌

    1931年1月7日,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在共产国际代表米夫的操纵下,在武定路修德坊6号(今武定路930弄14号)召开。米夫为使王明上台,在会上压制不同意见,把原来连中央委员都不是的王明,推上前台,进入中央领导核心,从而使王明“左”倾错误路线统治中央长达四年之久。李立三、瞿秋白、李维汉3个共产党早期的重要人物,因不同原因,退出中央政治局,走上不同的命运之路。

  “立三路线”与李立三退出中央政治局

  1930年,由于李立三对革命形势认识不清,走上“左”倾盲动方向,在全国进行武装暴动,使中国革命遭受很大损失。“立三路线”已引起共产国际的关注和批评。1930年6月,李立三擅自将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的《新的革命高潮与一省或数省的首先胜利》决议,在没有得到共产国际批准的情形下,将其发布,更加使共产国际的不满。共产国际认为这是对其不尊重的表现,严重破坏国际纪律,就派瞿秋白、周恩来迅速回国,主持召开中共六届三中全会,纠正“立三路线”。9月,在中共六届三中全会上,李立三承认了错误,并对自己所犯的错误作出检查。他被免去中央政治局常委,离开中央的领导岗位。12月,在米夫、王明的干涉下,他被免去政治局委员职务。1931年他到苏联,入共产国际列宁学校学习,其后在留莫斯科停滞15年。其间曾受到王明的陷害和苏联肃反扩大化错误的影响,坐牢1年多。1945年他在中共七大上重新当选为中央委员。1946年回国。

  李维汉在六届四中全会上进行了自我批评

  李维汉是共产党早期重要人物,1918年参与组织新民学会,1922年参与发起成立旅欧少年共产党,曾任中共湖南区委书记、江苏省委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等职。1930年,他任江苏省委书记期间,因贯彻执行中央“立三路线”,使上海、南京等城市的党组织和赤色工会组织遭到破坏,一些优秀党员和积极分子到受敌人杀害,使革命力量受到损失。在六届四中全会上,他以政治局委员身份发言,进行自我批评,对“立三路线”左倾错误和盲动行动,以及李立三本人独断专行的家长制作风,对中共六届三中全会也进行批判。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后,根据本人请求,经中央同意,1931年他赴苏联莫斯科学习。1932年底回国,1933年到中央苏区,任中央组织部干事、部长等职。1945年,在中共七大上他当选为中央委员。

  瞿秋白在六届四中全会上受到的批判和冤屈

  瞿秋白主持的中共六届三中全会,将中国革命从盲动和冒险中拯救了出来,对于停止执行“立三路线”起了积极作用。但他书生意气,只要求李立三作了检讨,而对追随“立三路线”人没有追究,包括李立三在内,仍然保留政治局委员资格,只是将政治局常委由原来的五人改为向忠发、周恩来和瞿秋白三人。共产国际对此很不满意,认为李立三的错误是政治路线问题,不是工作策略错误的问题,三中全会没有清算和纠正对“立三路线”,没有充分认识“立三路线”的严重危害,并于1930年10月发出《共产国际执委给中共中央关于立三路线问题的信》,指责中共中央的错误。王明先从苏联归国人员那儿知道这份信的内容,就在党内率先掀起反对六届三中全会以及反“调和主义”的浪潮,并突击写出《两条路线》小册子,造成党内严重的领导危机。

  为使王明上台,米夫和王明相互配合,利用不正常的手段,召开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全面否定以瞿秋白为首的党中央,否定六三中全会。在六届四中全会上,瞿秋白成为批判的重点,蒙冤受屈。米夫、王明不仅点名批评他,还坚决不同意他留在中央政治局。而且其后还向瞿秋白接二连三地问罪,强迫他写声明书,检讨自己所犯的调和主义错误,迫使他表示“完全抛弃自己的一切错误和离开国际路线的政治立场,拥护四中全会”。在此后的四年中,瞿秋白受到极不公正的待遇,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不给他安排实际工作,中央的文件也无法看到。但他拖着严重的病躯,继续为党工作。一方面他与鲁迅共同领导左翼革命文艺运动,促进了革命文学的空前繁荣;另一方面,他发表大量战斗性极强的论文,对中国革命进行理论总结,对党、团的工作提出建议。这一期间,他留下有数百万字之多论著译作。1933年,他到中央苏区,任中央工农民主政府人民教育委员。1935年2月在转移途中,被国民党逮捕,6月在福建长汀英勇就义。

王明的上台和三个中央政治局委员的下台

2014年7月15日 16:24 来源:东方网

image

中共六届四中全会旧址

image

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会址今貌

    1931年1月7日,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在共产国际代表米夫的操纵下,在武定路修德坊6号(今武定路930弄14号)召开。米夫为使王明上台,在会上压制不同意见,把原来连中央委员都不是的王明,推上前台,进入中央领导核心,从而使王明“左”倾错误路线统治中央长达四年之久。李立三、瞿秋白、李维汉3个共产党早期的重要人物,因不同原因,退出中央政治局,走上不同的命运之路。

  “立三路线”与李立三退出中央政治局

  1930年,由于李立三对革命形势认识不清,走上“左”倾盲动方向,在全国进行武装暴动,使中国革命遭受很大损失。“立三路线”已引起共产国际的关注和批评。1930年6月,李立三擅自将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的《新的革命高潮与一省或数省的首先胜利》决议,在没有得到共产国际批准的情形下,将其发布,更加使共产国际的不满。共产国际认为这是对其不尊重的表现,严重破坏国际纪律,就派瞿秋白、周恩来迅速回国,主持召开中共六届三中全会,纠正“立三路线”。9月,在中共六届三中全会上,李立三承认了错误,并对自己所犯的错误作出检查。他被免去中央政治局常委,离开中央的领导岗位。12月,在米夫、王明的干涉下,他被免去政治局委员职务。1931年他到苏联,入共产国际列宁学校学习,其后在留莫斯科停滞15年。其间曾受到王明的陷害和苏联肃反扩大化错误的影响,坐牢1年多。1945年他在中共七大上重新当选为中央委员。1946年回国。

  李维汉在六届四中全会上进行了自我批评

  李维汉是共产党早期重要人物,1918年参与组织新民学会,1922年参与发起成立旅欧少年共产党,曾任中共湖南区委书记、江苏省委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等职。1930年,他任江苏省委书记期间,因贯彻执行中央“立三路线”,使上海、南京等城市的党组织和赤色工会组织遭到破坏,一些优秀党员和积极分子到受敌人杀害,使革命力量受到损失。在六届四中全会上,他以政治局委员身份发言,进行自我批评,对“立三路线”左倾错误和盲动行动,以及李立三本人独断专行的家长制作风,对中共六届三中全会也进行批判。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后,根据本人请求,经中央同意,1931年他赴苏联莫斯科学习。1932年底回国,1933年到中央苏区,任中央组织部干事、部长等职。1945年,在中共七大上他当选为中央委员。

  瞿秋白在六届四中全会上受到的批判和冤屈

  瞿秋白主持的中共六届三中全会,将中国革命从盲动和冒险中拯救了出来,对于停止执行“立三路线”起了积极作用。但他书生意气,只要求李立三作了检讨,而对追随“立三路线”人没有追究,包括李立三在内,仍然保留政治局委员资格,只是将政治局常委由原来的五人改为向忠发、周恩来和瞿秋白三人。共产国际对此很不满意,认为李立三的错误是政治路线问题,不是工作策略错误的问题,三中全会没有清算和纠正对“立三路线”,没有充分认识“立三路线”的严重危害,并于1930年10月发出《共产国际执委给中共中央关于立三路线问题的信》,指责中共中央的错误。王明先从苏联归国人员那儿知道这份信的内容,就在党内率先掀起反对六届三中全会以及反“调和主义”的浪潮,并突击写出《两条路线》小册子,造成党内严重的领导危机。

  为使王明上台,米夫和王明相互配合,利用不正常的手段,召开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全面否定以瞿秋白为首的党中央,否定六三中全会。在六届四中全会上,瞿秋白成为批判的重点,蒙冤受屈。米夫、王明不仅点名批评他,还坚决不同意他留在中央政治局。而且其后还向瞿秋白接二连三地问罪,强迫他写声明书,检讨自己所犯的调和主义错误,迫使他表示“完全抛弃自己的一切错误和离开国际路线的政治立场,拥护四中全会”。在此后的四年中,瞿秋白受到极不公正的待遇,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不给他安排实际工作,中央的文件也无法看到。但他拖着严重的病躯,继续为党工作。一方面他与鲁迅共同领导左翼革命文艺运动,促进了革命文学的空前繁荣;另一方面,他发表大量战斗性极强的论文,对中国革命进行理论总结,对党、团的工作提出建议。这一期间,他留下有数百万字之多论著译作。1933年,他到中央苏区,任中央工农民主政府人民教育委员。1935年2月在转移途中,被国民党逮捕,6月在福建长汀英勇就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