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密码

当前位置:首 页 >> 正文

“残躯何足惜,大敌正当前” 罗亦农慷慨赴死
2014-7-15 16:20:50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彩琴 选稿:贾彦

image

罗亦农

image

望德里罗亦农被捕地点

    罗亦农,,湖南湘潭人。中国共产党早期重要领导人,工人运动领袖。曾任中共江浙区委书记、江西省委书记、湖北省委书记、中央长江局书记,中央临时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务委员并兼任中共组织局主任等,参与领导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1928年他牺牲时,年仅26岁。他的牺牲是“中国无产阶级失去一位最热烈的领袖,中国共产党失去一位英勇的战士。”

  罗亦农在中共中央秘密联络点机关遭到逮捕

  1928年4月,戈登路(今江宁路)爱文义路(今北京西路)望德里1239号半是中共中央秘密联络点旧址。4月15日,时任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罗亦农在这里与邓小平谈完工作后,等候前来接头的山东省委代表。这时,叛徒何家兴、贺稚华夫妇得知罗亦农到中央机关后,立即派人向戈登路爱文义路口的英巡捕报信。英巡捕头洛克马上带领数名巡捕,冲进房内,当场逮捕罗亦农。罗亦农知道巡捕是冲自己来的,自己早一点离开此地,山东来的同志就会少一分危险,他引开警察迅速离开此地。他被捕后,当时许多报纸扬言“首要已擒,共祸可灭”。

  邓小平回忆当时的危险,“我去和罗亦农接头,办完事,我刚从后门出去,前门巡捕就进来,罗亦农被捕。我出门后看见前门特科一个扮成擦鞋子的用手悄悄一指,就知道出事了。就差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说,当时在上海作秘密工作,非常的艰苦,那是提着脑袋在干革命,感叹“那个时候很危险呀!半分钟都差不得”。

  共产党组织营救罗亦农的计划落空

  罗亦农被捕后,党组织立即进行营救。开始准备用巨款4万元,买通敌人,争取释放。但考虑到罗亦农的身份已经暴露,公开营救成功的希望很小。因此,决定拿出两万元钱作为经费,在罗亦农从租界被引渡到龙华看守所的路上,将其解救。当时的计划是,买口棺材,伪装送葬,在棺材里暗藏枪支,让罗亦农的妻子李文宜作为死者家属,披麻戴孝,跟随送葬队伍后;等罗亦农的囚车经过时,随葬人员从棺材中迅速取出武器,将其抢出。但由于无法确切知道的引渡时间,这个营救计划没有得到实施。

  作为一个革命者,罗亦农早将生死置之度外。4月18日,罗亦农被引渡到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龙华看守所。在监狱中,他视死如归,用隐喻给党中央写信,交待未尽的工作,表示自己的坚定信心,勉励“在外的同志继续奋斗”。给妻子李文宜写遗信,要她“学我之所学,以慰我”。还写绝命诗:“慷慨登车去,相期一节全。残躯何足惜,大敌正当前”,表现革命者大无畏的精神。4月21日,他穿戴整齐,神态自若,走向刑场,在龙华枫林桥畔慷慨就义。他牺牲后,中共中央机关刊物《布尔什维克》发表《悼罗亦农同志》:“亦农同志牺牲了,中国无产阶级失去一位最热烈的领袖,中国共产党失去一位英勇的战士。”

  罗亦农牺牲后,党组织将其简单安葬在龙华附近。后来经过李文宜的请求,中央同意将他的遗体重新入馆,假装安徽人,停放在安徽会馆。1930年,党组织派李强和李文宜到安徽会馆抬出棺材,将罗亦农迁葬在江湾第二公墓,与苏兆征等人的遗体安葬在一起。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上海后,因改建飞机场,强行迁走公墓。解放后,李强、李文宜先后到上海寻找烈士们的坟墓。结果只找到苏兆征等烈士的灵柩,没有找到罗亦农的灵柩。不过,他的革命精神将永留世间。

  惩处叛徒何家兴、贺稚华夫妇

  罗亦农被捕后,党组织通过英国巡捕房的内线,很快得知出卖罗亦农的是一个女人,长得漂亮,话带四川口音,说一口流利德语。不久,就弄清楚她是何家兴的老婆贺稚华。何家兴、贺稚华夫妇都曾留学莫斯科大学,回国后分至戈登路中共中央秘密联络点看守机关。因他们不遵守党的秘密工作纪律,生活奢华,经常出入酒馆、舞厅,曾遭到罗亦农的几次批评,心生憎恨。他们就与英捕房搭上联系,不惜出卖同志。英捕房答应以一笔钱和一张出国护照为交易,换取他们所知道的党中央在上海的十几处机关。他们第一个就出卖了罗亦农。这也是中央机关迁回上海后遭到的第一次大破坏。

  罗亦农的牺牲,激起党内同志对何家兴夫妇的愤恨。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央特科惩处何家兴夫妇。4月25日凌晨,罗亦农牺牲后的第四天,数名中央特科队员,闯入何家兴夫妇住处,一人把守后门,三人登楼。何家兴来不及逃避,当场被击毙。贺稚华头上被击一枪,打瞎一只眼睛。中共中央严惩叛徒何家兴夫妇的行动,制止了党内叛徒进一步出卖党组织的行为,保卫了党中央机关的安全。

“残躯何足惜,大敌正当前” 罗亦农慷慨赴死

2014年7月15日 16:20 来源:东方网

image

罗亦农

image

望德里罗亦农被捕地点

    罗亦农,,湖南湘潭人。中国共产党早期重要领导人,工人运动领袖。曾任中共江浙区委书记、江西省委书记、湖北省委书记、中央长江局书记,中央临时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务委员并兼任中共组织局主任等,参与领导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1928年他牺牲时,年仅26岁。他的牺牲是“中国无产阶级失去一位最热烈的领袖,中国共产党失去一位英勇的战士。”

  罗亦农在中共中央秘密联络点机关遭到逮捕

  1928年4月,戈登路(今江宁路)爱文义路(今北京西路)望德里1239号半是中共中央秘密联络点旧址。4月15日,时任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罗亦农在这里与邓小平谈完工作后,等候前来接头的山东省委代表。这时,叛徒何家兴、贺稚华夫妇得知罗亦农到中央机关后,立即派人向戈登路爱文义路口的英巡捕报信。英巡捕头洛克马上带领数名巡捕,冲进房内,当场逮捕罗亦农。罗亦农知道巡捕是冲自己来的,自己早一点离开此地,山东来的同志就会少一分危险,他引开警察迅速离开此地。他被捕后,当时许多报纸扬言“首要已擒,共祸可灭”。

  邓小平回忆当时的危险,“我去和罗亦农接头,办完事,我刚从后门出去,前门巡捕就进来,罗亦农被捕。我出门后看见前门特科一个扮成擦鞋子的用手悄悄一指,就知道出事了。就差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说,当时在上海作秘密工作,非常的艰苦,那是提着脑袋在干革命,感叹“那个时候很危险呀!半分钟都差不得”。

  共产党组织营救罗亦农的计划落空

  罗亦农被捕后,党组织立即进行营救。开始准备用巨款4万元,买通敌人,争取释放。但考虑到罗亦农的身份已经暴露,公开营救成功的希望很小。因此,决定拿出两万元钱作为经费,在罗亦农从租界被引渡到龙华看守所的路上,将其解救。当时的计划是,买口棺材,伪装送葬,在棺材里暗藏枪支,让罗亦农的妻子李文宜作为死者家属,披麻戴孝,跟随送葬队伍后;等罗亦农的囚车经过时,随葬人员从棺材中迅速取出武器,将其抢出。但由于无法确切知道的引渡时间,这个营救计划没有得到实施。

  作为一个革命者,罗亦农早将生死置之度外。4月18日,罗亦农被引渡到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龙华看守所。在监狱中,他视死如归,用隐喻给党中央写信,交待未尽的工作,表示自己的坚定信心,勉励“在外的同志继续奋斗”。给妻子李文宜写遗信,要她“学我之所学,以慰我”。还写绝命诗:“慷慨登车去,相期一节全。残躯何足惜,大敌正当前”,表现革命者大无畏的精神。4月21日,他穿戴整齐,神态自若,走向刑场,在龙华枫林桥畔慷慨就义。他牺牲后,中共中央机关刊物《布尔什维克》发表《悼罗亦农同志》:“亦农同志牺牲了,中国无产阶级失去一位最热烈的领袖,中国共产党失去一位英勇的战士。”

  罗亦农牺牲后,党组织将其简单安葬在龙华附近。后来经过李文宜的请求,中央同意将他的遗体重新入馆,假装安徽人,停放在安徽会馆。1930年,党组织派李强和李文宜到安徽会馆抬出棺材,将罗亦农迁葬在江湾第二公墓,与苏兆征等人的遗体安葬在一起。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上海后,因改建飞机场,强行迁走公墓。解放后,李强、李文宜先后到上海寻找烈士们的坟墓。结果只找到苏兆征等烈士的灵柩,没有找到罗亦农的灵柩。不过,他的革命精神将永留世间。

  惩处叛徒何家兴、贺稚华夫妇

  罗亦农被捕后,党组织通过英国巡捕房的内线,很快得知出卖罗亦农的是一个女人,长得漂亮,话带四川口音,说一口流利德语。不久,就弄清楚她是何家兴的老婆贺稚华。何家兴、贺稚华夫妇都曾留学莫斯科大学,回国后分至戈登路中共中央秘密联络点看守机关。因他们不遵守党的秘密工作纪律,生活奢华,经常出入酒馆、舞厅,曾遭到罗亦农的几次批评,心生憎恨。他们就与英捕房搭上联系,不惜出卖同志。英捕房答应以一笔钱和一张出国护照为交易,换取他们所知道的党中央在上海的十几处机关。他们第一个就出卖了罗亦农。这也是中央机关迁回上海后遭到的第一次大破坏。

  罗亦农的牺牲,激起党内同志对何家兴夫妇的愤恨。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央特科惩处何家兴夫妇。4月25日凌晨,罗亦农牺牲后的第四天,数名中央特科队员,闯入何家兴夫妇住处,一人把守后门,三人登楼。何家兴来不及逃避,当场被击毙。贺稚华头上被击一枪,打瞎一只眼睛。中共中央严惩叛徒何家兴夫妇的行动,制止了党内叛徒进一步出卖党组织的行为,保卫了党中央机关的安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