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密码

当前位置:首 页 >> 正文

警备司令部内的枪声 "农民运动大王"彭湃牺牲地
2014-7-15 16:02:35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云飞 选稿:贾彦

image

彭湃

image

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

    1929年8月30日下午,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内的广场上,响起了“中国苏维埃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声。随之,枪声响起,四位革命者倒在了血泊中。当时,刑场在司令部外的东北方向,国民党屠杀革命者一般都在那里进行。那么,为何此次行刑在司令部内进行?被枪杀的都是谁?

  因叛徒告密被捕,在狱中坚持斗争

  8月24日下午,因叛徒出卖,正在召开江苏省军委会议的彭湃被租界工部局逮捕。与他同时被捕的,还有杨殷、颜昌颐、邢士贞和张际春等同志。26日,经法院审判,彭湃等人被“引渡”给国民党当局。

  被押到国民党上海市公安局水仙庙看守所后,为了争取营救机会,彭湃在首次提审中并未承认自己身份。第二次提审中,面对敌人的当面指认,彭湃便大义凛然、无所畏惧的说:“我是彭湃,你们要怎样就怎样!”接着,他慷慨陈词,历数自己革命经历。谈及在海陆丰惩办反革命时,他厉声谴责国民党审判官:“似你们这班反革命党,我们在海陆丰不知杀了多少,你现在不必再问,将我枪毙好了!”正气之言,令审判官也为之动容。

  28日,彭湃等人被押解淞沪警备司令部。由于当晚在上海发生了蒋介石被刺事件,警备司令部上下忙于追查凶手,连续三天没有进行审讯。在这几天里,彭湃与同志们利用一切机会向狱内群众和看守士兵宣传党的主张,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反革命罪行,使得看守士兵们深受感染。谈至激昂处,他们便带领众人齐唱《国际歌》和少年先锋歌,歌声震荡全所,使得一贯愁苦惨淡的监狱,成为激昂慷慨的战场。狱中众人都深受影响。彭湃甚至还争取到了一位押犯人的士兵,成为他与外面联系的“交通员”。

  错失良机,营救未能成功

  彭湃等人在狱中斗争的同时,党组织也在全力想办法营救他们。彭湃等人被捕当晚,周恩来主持召开中央特科紧急会议,决定要尽一切力量营救彭湃等同志。

  中央特科通过敌人内部的秘密特工,很快知道了彭湃等人关押的地点,并且得知,国民党当局准备于28日清晨将他们移送龙华淞沪警备司令部。于是,经过周密计划,周恩来领导中央特科制定了一个营救方案。为保证营救成功,周恩来动员中央特科所有会开枪的同志出动了。

  28日清晨,中央特科营救队装扮成外出拍电影外景的队伍,抵达押送车队必经地枫林桥附近,做好了截车准备。然而,随着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押送车队却迟迟没有到来。后来才得知,押送车队已经开过去了。原来,当天出发前,营救队才发现新买来的枪支上的润滑油还未擦去,无法使用。而等买来煤油进行擦洗,然后再出发时,已经过了预定的出发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押送车队已经开过枫林桥,将彭湃等人押到了警备司令部。错失营救良机,实在令人惋惜!

  后来,党组织想方设法寻找其他办法,想通过国民党内部人员实施营救。然而,这些努力,都由于蒋介石立即处决彭湃手令的下达而无法实施了。

  视死如归,壮烈牺牲

  为什么要将彭湃等人移送到警备司令部呢?这是与彭湃等人的影响和地位密切相关的。

  彭湃,原名彭汉育,1896年出生于广东省海丰县,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之一,中国农民运动的领导人,在党内有着很高的威望。被捕时,彭湃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委员,是国民党眼中的共产党“重量级”人物。所以,国民党在逮捕彭湃等人后,虽曾在报纸上报道,但未敢将他们真实姓名公布。在之后的“引渡”、转移押送中,无不小心翼翼,派出铁甲汽车武装押运,并派重兵严加看守。即使如此,公安局还是怕有意外,又将他们移送到淞沪警备司令部。

  四一二政变后,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已成为反动派杀害共产党人的魔窟。警备司令部位于龙华镇北,今龙华路2577号,内有重兵驻防。看守所位于其东南侧数十米,周匝高墙,守备森严。彭湃等人自知被关进去后,必定凶多吉少。在写给党中央的信中,报告狱中斗争情况,并鼓励全党同志继续奋斗。

  30日下午,经过租界法院形式上的“审判”,彭湃等人被押回警备司令部监狱。他知道敌人要下最后的毒手了,分别给党中央和妻子写了最后的诀别信。最后的时刻到了,彭湃、杨殷、颜昌颐、邢士贞被押赴秘密刑场。彭湃等人慷慨地向士兵和难友们说了最后的赠言,便唱着《国际歌》,喊着口号出了狱门。出于对此次屠杀的紧张和重视,警备司令熊式辉命令秘密行刑,枪毙地点甚至破例就选在了司令部内的广场上。事后,司令部又秘密地派人掩埋,试图灭迹。

  临刑前,彭湃面对敌人的枪口,神态自若,高喊口号,充分表现了一个伟大共产主义者的崇高品质和革命气节。牺牲时,彭湃年仅三十三岁。

警备司令部内的枪声 "农民运动大王"彭湃牺牲地

2014年7月15日 16:02 来源:东方网

image

彭湃

image

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

    1929年8月30日下午,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内的广场上,响起了“中国苏维埃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声。随之,枪声响起,四位革命者倒在了血泊中。当时,刑场在司令部外的东北方向,国民党屠杀革命者一般都在那里进行。那么,为何此次行刑在司令部内进行?被枪杀的都是谁?

  因叛徒告密被捕,在狱中坚持斗争

  8月24日下午,因叛徒出卖,正在召开江苏省军委会议的彭湃被租界工部局逮捕。与他同时被捕的,还有杨殷、颜昌颐、邢士贞和张际春等同志。26日,经法院审判,彭湃等人被“引渡”给国民党当局。

  被押到国民党上海市公安局水仙庙看守所后,为了争取营救机会,彭湃在首次提审中并未承认自己身份。第二次提审中,面对敌人的当面指认,彭湃便大义凛然、无所畏惧的说:“我是彭湃,你们要怎样就怎样!”接着,他慷慨陈词,历数自己革命经历。谈及在海陆丰惩办反革命时,他厉声谴责国民党审判官:“似你们这班反革命党,我们在海陆丰不知杀了多少,你现在不必再问,将我枪毙好了!”正气之言,令审判官也为之动容。

  28日,彭湃等人被押解淞沪警备司令部。由于当晚在上海发生了蒋介石被刺事件,警备司令部上下忙于追查凶手,连续三天没有进行审讯。在这几天里,彭湃与同志们利用一切机会向狱内群众和看守士兵宣传党的主张,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反革命罪行,使得看守士兵们深受感染。谈至激昂处,他们便带领众人齐唱《国际歌》和少年先锋歌,歌声震荡全所,使得一贯愁苦惨淡的监狱,成为激昂慷慨的战场。狱中众人都深受影响。彭湃甚至还争取到了一位押犯人的士兵,成为他与外面联系的“交通员”。

  错失良机,营救未能成功

  彭湃等人在狱中斗争的同时,党组织也在全力想办法营救他们。彭湃等人被捕当晚,周恩来主持召开中央特科紧急会议,决定要尽一切力量营救彭湃等同志。

  中央特科通过敌人内部的秘密特工,很快知道了彭湃等人关押的地点,并且得知,国民党当局准备于28日清晨将他们移送龙华淞沪警备司令部。于是,经过周密计划,周恩来领导中央特科制定了一个营救方案。为保证营救成功,周恩来动员中央特科所有会开枪的同志出动了。

  28日清晨,中央特科营救队装扮成外出拍电影外景的队伍,抵达押送车队必经地枫林桥附近,做好了截车准备。然而,随着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押送车队却迟迟没有到来。后来才得知,押送车队已经开过去了。原来,当天出发前,营救队才发现新买来的枪支上的润滑油还未擦去,无法使用。而等买来煤油进行擦洗,然后再出发时,已经过了预定的出发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押送车队已经开过枫林桥,将彭湃等人押到了警备司令部。错失营救良机,实在令人惋惜!

  后来,党组织想方设法寻找其他办法,想通过国民党内部人员实施营救。然而,这些努力,都由于蒋介石立即处决彭湃手令的下达而无法实施了。

  视死如归,壮烈牺牲

  为什么要将彭湃等人移送到警备司令部呢?这是与彭湃等人的影响和地位密切相关的。

  彭湃,原名彭汉育,1896年出生于广东省海丰县,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之一,中国农民运动的领导人,在党内有着很高的威望。被捕时,彭湃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委员,是国民党眼中的共产党“重量级”人物。所以,国民党在逮捕彭湃等人后,虽曾在报纸上报道,但未敢将他们真实姓名公布。在之后的“引渡”、转移押送中,无不小心翼翼,派出铁甲汽车武装押运,并派重兵严加看守。即使如此,公安局还是怕有意外,又将他们移送到淞沪警备司令部。

  四一二政变后,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已成为反动派杀害共产党人的魔窟。警备司令部位于龙华镇北,今龙华路2577号,内有重兵驻防。看守所位于其东南侧数十米,周匝高墙,守备森严。彭湃等人自知被关进去后,必定凶多吉少。在写给党中央的信中,报告狱中斗争情况,并鼓励全党同志继续奋斗。

  30日下午,经过租界法院形式上的“审判”,彭湃等人被押回警备司令部监狱。他知道敌人要下最后的毒手了,分别给党中央和妻子写了最后的诀别信。最后的时刻到了,彭湃、杨殷、颜昌颐、邢士贞被押赴秘密刑场。彭湃等人慷慨地向士兵和难友们说了最后的赠言,便唱着《国际歌》,喊着口号出了狱门。出于对此次屠杀的紧张和重视,警备司令熊式辉命令秘密行刑,枪毙地点甚至破例就选在了司令部内的广场上。事后,司令部又秘密地派人掩埋,试图灭迹。

  临刑前,彭湃面对敌人的枪口,神态自若,高喊口号,充分表现了一个伟大共产主义者的崇高品质和革命气节。牺牲时,彭湃年仅三十三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