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密码

当前位置:首 页 >> 正文

毛泽东在环龙路44号的双重身份 为黄埔军校招生
2014-7-15 15:48:46 来源:东方网 作者:贾彦 选稿:奚亮

image

  毛泽东(后排左二)与国民党执行部部分成员

  环龙路,现在的南昌路,位于旧上海的法租界,在民国时期,绝对是藏龙卧虎之地:陈独秀在上海的寓所,孙中山南下护法的故居,郭沫若1923年曾居住于此……而其中最具价值的历史印迹之一,是环龙路44号的国民党上海执行部,毛泽东在这里身兼国共两党的双重职务,此番历练,为他今后的军事和政治生涯积累了重要经验。

  月薪120元相当于北大校长

  毛泽东当时的双重身份,一是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会即中央局秘书,一是国民党执行委员会秘书处文书科主任兼组织部秘书。毛泽东在中共“三大”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和中央局委员,后又被推选为中央局秘书,“三大”后他随中共中央机关从广州迁往上海,在闸北区香山路三曾里,同蔡和森、罗章龙等一起,协助中央局委员长陈独秀从事秘书工作。1924年5月,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会扩大会议在上海召开,会议决定中共中央分设宣传、组织、工农、妇女部,毛泽东任组织部长。这段在上海的经历是他首次进入党中央领导核心层后的工作实践。

  但是,已经进入中共领导核心的毛泽东,为什么又在国民党担任职务呢?原来,从中共“三大”开始,党的工作重心是建立、巩固和发展国共合作的统一战线,进行反帝反封建的斗争。1924年1月,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毛泽东作为湖南代表出席并被选为国民党候补中央执行委员。为加强上海、北京、汉口等地的党务工作,国民党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监察委员全体会议决定,在上述地区成立国民党执行部,毛泽东即被派往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工作。

  在国民党上海执行部期间,国民党中央给毛泽东开的薪水是每月120大洋,据国民党解密文件,这是在当时“联俄联共”政策下,对共产党员的“刻意优待”。120大洋价值多少呢?依照《银元时代生活史》所记,当年北大教授的月薪是80大洋,上海书店店员月薪约6大洋,白米一担约4大洋,可见数目还是很可观的。但是,由于国民党中央的全面减薪计划遭罢工抗议,上海党部到隔年元旦才核发薪水,此时毛泽东已转往广州党部任职。清党开始后,他又与国民党决裂,所以毛泽东在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工作半年的薪水共720元,最终是否如数核拨,目前还不得而知。

  身兼数职 协调国共行动

  当时的国民党上海执行委员会,由胡汉民、汪精卫和叶楚伧组成常务委员会,实际负责人是组织部长胡汉民。胡是国民党元老,深得孙中山倚重,也是国民党改组的重要人物。作为胡汉民的秘书,毛泽东的职责是“协助部长,办理本部事务”,肩负了组织部的多项工作。而胡对毛也很器重,他曾书信于后者:顷得觉生先生来书,要取《宣言》十份,《党章》十份及《民国日报特刊》一份,入党表、登记表各四十份,志愿书二十份,请即交其来人为幸!此上润之我兄。信中“觉生”乃国民党元老居正,那时胡汉民45岁,毛泽东31岁,“润之我兄”这一称呼充分显示了毛在胡心目中的地位。

  国民党上海执行部最初的主要工作为组织发展和平民教育,除负责国民党改组的党员重新登记等工作外,毛泽东还在文书科主任邵元冲未到任之前,代理文书科主任一职,“起草执行部办事通则”。在执行部第二次会议上,成立了由9人组成的平民教育运动委员会,毛泽东是其中之一并是常务委员。身兼数职令他非常劳累,只得给平民教育运动委员会去信,“弟因脑病日增,组织部及秘书处事务又繁,平教委员会常委势难胜任,恳予准许辞职。”

  1924年11月,孙中山应冯玉祥邀请北上和谈,路经上海时毛泽东等共产党人谒见了他,向他呈送《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对于时局之主张》。同时,呈送了上海执行部文书科主任毛泽东等十四人写的信。信中说,“上海执行部自8月起经费即未能照发,近来内部更无负责之人,一切事务几乎停滞……”这封信实质上反映了国民党内部斗争严重,致使许多工作困难重重难以开展的情况。

  曾招考徐向前?

  毛泽东在国民党上海执行部还干了一件令人不敢相信的事,那就是为黄埔军校招生。

  1924年3月国共合作刚开始之时,在苏联和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下,孙中山在广州创办了一所陆军军官学校,即后来的黄埔军校。最初因为各地都有军阀控制,第一期学员大多采用秘密招考的方式。当时国民党在许多地方还没建立组织,又适逢国共合作时期,所以共产党在招生中起了突出作用,中共党组织可以保送初试。招生的基本程序是,全国19个省区先进行初试,初试合格后再介绍到上海、重庆等地复试,复试合格后再到广州参加总考试。而毛泽东就在上海负责复试工作。

  3月14日,在执行部做出招生决定的第二天,毛泽东就在环龙路44号迎来了前来招考的共产党员张隐韬、杨其纲等。后来又有多批考生先后应试。来自湖南的郭一予、陈作为、赵自选到上海来参加复试,他们拿出在湖南通过初试的公函,希望毛泽东看在老乡的份上给予照顾,毛泽东嘱咐他们要把精力放在考试上。

  在毛泽东招考的学生中,有一位特别的人物,那就是后来的共和国元帅徐向前。据徐向前的回忆录所记,1924年3月中旬,他与一同来沪的十几个人,参加了黄埔军校的招考。由于山西没有初试试点,所以,他们的初试和复试,都是在上海进行的。

  目前关于黄埔军校招生一事,两位当事人——毛泽东和徐向前——后来对于彼此都没有提及,但从招考时间来看,两人是有交集的。估计是时移世易,两人当时都没有想到随后的经历,也就都不会有深刻的印象吧。

毛泽东在环龙路44号的双重身份 为黄埔军校招生

2014年7月15日 15:48 来源:东方网

image

  毛泽东(后排左二)与国民党执行部部分成员

  环龙路,现在的南昌路,位于旧上海的法租界,在民国时期,绝对是藏龙卧虎之地:陈独秀在上海的寓所,孙中山南下护法的故居,郭沫若1923年曾居住于此……而其中最具价值的历史印迹之一,是环龙路44号的国民党上海执行部,毛泽东在这里身兼国共两党的双重职务,此番历练,为他今后的军事和政治生涯积累了重要经验。

  月薪120元相当于北大校长

  毛泽东当时的双重身份,一是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会即中央局秘书,一是国民党执行委员会秘书处文书科主任兼组织部秘书。毛泽东在中共“三大”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和中央局委员,后又被推选为中央局秘书,“三大”后他随中共中央机关从广州迁往上海,在闸北区香山路三曾里,同蔡和森、罗章龙等一起,协助中央局委员长陈独秀从事秘书工作。1924年5月,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会扩大会议在上海召开,会议决定中共中央分设宣传、组织、工农、妇女部,毛泽东任组织部长。这段在上海的经历是他首次进入党中央领导核心层后的工作实践。

  但是,已经进入中共领导核心的毛泽东,为什么又在国民党担任职务呢?原来,从中共“三大”开始,党的工作重心是建立、巩固和发展国共合作的统一战线,进行反帝反封建的斗争。1924年1月,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毛泽东作为湖南代表出席并被选为国民党候补中央执行委员。为加强上海、北京、汉口等地的党务工作,国民党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监察委员全体会议决定,在上述地区成立国民党执行部,毛泽东即被派往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工作。

  在国民党上海执行部期间,国民党中央给毛泽东开的薪水是每月120大洋,据国民党解密文件,这是在当时“联俄联共”政策下,对共产党员的“刻意优待”。120大洋价值多少呢?依照《银元时代生活史》所记,当年北大教授的月薪是80大洋,上海书店店员月薪约6大洋,白米一担约4大洋,可见数目还是很可观的。但是,由于国民党中央的全面减薪计划遭罢工抗议,上海党部到隔年元旦才核发薪水,此时毛泽东已转往广州党部任职。清党开始后,他又与国民党决裂,所以毛泽东在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工作半年的薪水共720元,最终是否如数核拨,目前还不得而知。

  身兼数职 协调国共行动

  当时的国民党上海执行委员会,由胡汉民、汪精卫和叶楚伧组成常务委员会,实际负责人是组织部长胡汉民。胡是国民党元老,深得孙中山倚重,也是国民党改组的重要人物。作为胡汉民的秘书,毛泽东的职责是“协助部长,办理本部事务”,肩负了组织部的多项工作。而胡对毛也很器重,他曾书信于后者:顷得觉生先生来书,要取《宣言》十份,《党章》十份及《民国日报特刊》一份,入党表、登记表各四十份,志愿书二十份,请即交其来人为幸!此上润之我兄。信中“觉生”乃国民党元老居正,那时胡汉民45岁,毛泽东31岁,“润之我兄”这一称呼充分显示了毛在胡心目中的地位。

  国民党上海执行部最初的主要工作为组织发展和平民教育,除负责国民党改组的党员重新登记等工作外,毛泽东还在文书科主任邵元冲未到任之前,代理文书科主任一职,“起草执行部办事通则”。在执行部第二次会议上,成立了由9人组成的平民教育运动委员会,毛泽东是其中之一并是常务委员。身兼数职令他非常劳累,只得给平民教育运动委员会去信,“弟因脑病日增,组织部及秘书处事务又繁,平教委员会常委势难胜任,恳予准许辞职。”

  1924年11月,孙中山应冯玉祥邀请北上和谈,路经上海时毛泽东等共产党人谒见了他,向他呈送《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对于时局之主张》。同时,呈送了上海执行部文书科主任毛泽东等十四人写的信。信中说,“上海执行部自8月起经费即未能照发,近来内部更无负责之人,一切事务几乎停滞……”这封信实质上反映了国民党内部斗争严重,致使许多工作困难重重难以开展的情况。

  曾招考徐向前?

  毛泽东在国民党上海执行部还干了一件令人不敢相信的事,那就是为黄埔军校招生。

  1924年3月国共合作刚开始之时,在苏联和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下,孙中山在广州创办了一所陆军军官学校,即后来的黄埔军校。最初因为各地都有军阀控制,第一期学员大多采用秘密招考的方式。当时国民党在许多地方还没建立组织,又适逢国共合作时期,所以共产党在招生中起了突出作用,中共党组织可以保送初试。招生的基本程序是,全国19个省区先进行初试,初试合格后再介绍到上海、重庆等地复试,复试合格后再到广州参加总考试。而毛泽东就在上海负责复试工作。

  3月14日,在执行部做出招生决定的第二天,毛泽东就在环龙路44号迎来了前来招考的共产党员张隐韬、杨其纲等。后来又有多批考生先后应试。来自湖南的郭一予、陈作为、赵自选到上海来参加复试,他们拿出在湖南通过初试的公函,希望毛泽东看在老乡的份上给予照顾,毛泽东嘱咐他们要把精力放在考试上。

  在毛泽东招考的学生中,有一位特别的人物,那就是后来的共和国元帅徐向前。据徐向前的回忆录所记,1924年3月中旬,他与一同来沪的十几个人,参加了黄埔军校的招考。由于山西没有初试试点,所以,他们的初试和复试,都是在上海进行的。

  目前关于黄埔军校招生一事,两位当事人——毛泽东和徐向前——后来对于彼此都没有提及,但从招考时间来看,两人是有交集的。估计是时移世易,两人当时都没有想到随后的经历,也就都不会有深刻的印象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