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密码

当前位置:首 页 >> 正文

月浦攻坚战破敌立体防御:炮弹就在身边爆炸
2014-7-15 15:44:19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阳 选稿:贾彦

image

解放上海(宝山)示意图

image

上海月浦攻坚战纪念碑

    1949年5月,在血战月浦、解放上海的战役中,人民解放军以重大的代价,仅用步兵、轻武器突破了敌人陆海空协同的立体防御和坚固永久纵深绵密的防御工事体系,攻占了上海外围战略重点月浦镇,胜利完成了艰巨而光荣的战斗任务,为最终解放上海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挥师东进战穷寇

  这是萧卡一生中最难忘怀的一幕,七十年过去了,那场面彷佛就在眼前。

  1949年解放上海战役发起时,萧卡任中国人民解放军29军87师260团政委,因团长李干同志在渡江战役前,调去江阴要塞搞策反工作,在团部的只有副团长梅永熙、参谋长李仲英、政治处主任张臣栋和他一道带领战士们攻打国民党淞沪战略要地——宝山月浦。

  此刻的蒋介石,面对即将到来的失败,仍不甘心自己覆灭的命运,特令汤恩伯死守上海,等待时局转机,并亲自策划了所谓有“陆海空三军优势”的淞沪防御计划,大量构筑工事,并拼凑8个军25个师约20万兵力,妄图凭藉上海外围4000多个永久型碉堡,作长期固守。置主力于吴淞、月浦、大场地区,以屏障吴淞和市区的联系,确保其出海通道。为此,蒋介石还亲自到复兴岛督战。肖卡他们面前是担任吴淞、宝山、月浦一线防守的国民党第52军。在这一地区,敌人集中了12个炮兵团,长江边有近30条舰艇,还出动空军轮番轰炸扫射,使这一地区构成了陆海空立体的强大火力防御体系。

  狭路相逢勇者胜

  5月12日下午2时,在军、师指挥下,担负主攻任务的260团和助攻的253团对月浦发起总攻。敌人在月浦镇东南高地居高临下用炮火和重机枪向突击部队密集射击,而攻击部队却没有炮火支援压制敌人火力,使部队遭受了重大伤亡。而当时部队还是一直往前冲,没有一个人犹豫、畏缩不前,没有人停顿下来,部队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让萧卡终身难忘。

  在付出重大代价攻占敌前沿阵地后,天已傍晚,大雨又至,指挥员随即命令部队巩固既得敌前沿阵地,占领敌人的碉堡群及交通壕,不顾疲劳,继续近迫作业,加强工事,以对付敌人反击,准备明天继续攻击。部队的工事离敌人只有50米,团指挥所也迁入原敌碉堡内,离敌只有60~70米。

  14日黎明,部队在敌战壕内清点部队,只找到步兵120多人。这时,敌人又有4辆坦克排列在我阵地前面,用坦克炮向我阵地密集射击,掩护步兵向我阵地反击。战士们的枪被雨水和泥水淋湿,已不能发射,只能用手榴弹打退敌人。3营副教导员张勇同志带领部队在最前沿阻击敌人,他亲自用集束手榴弹炸坏敌1辆坦克,敌仓皇退去,他也英勇地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年仅24岁。

  说到当年的情景,连指导员袁海云异常激动:我们攻打敌军的地方是通往吴淞口的要道,所以敌人拼命地抵抗。当时敌人4辆坦克开始反攻。我们扔出集束手榴弹,一辆坦克被炸中后,其余的都逃走了。战斗结束,我们突击连一百多人,就剩下13个。印象最深的一次,我们攻到敌堡前,敌军子弹打到铁丝网,发出“当当”的声响。当时一个小战士同我一起卧在战壕里,我俩头靠头。他还瞅机会端起冲锋枪射击,可突然一下就中了弹,头垂下去了。战士们就地挖坑,含泪掩埋牺牲的战友……

  14日下午5时,260团再次向月浦镇发起攻击。但就在这时,敌人又以4辆坦克排列在解放军阵地前面,堵塞突击通道,使其无法突击。当时梅永熙、李仲英已到突击部队去了,萧卡只好命令仅存的1门山炮近距离平射敌坦克。山炮一发射,即击中1辆坦克,其余的均逃逸,突击部队即发起冲锋,沿敌交通壕冲击到镇内,拿下了镇上的敌碉堡,消灭了敌人,占领了镇内一片房屋。

  萧卡回忆:他在跟二梯队追击的时候在战壕中遇到参谋长李仲英,他在突击中负伤,肖卡即命通讯员护送他下去。正当肖卡冲到突破口,一颗炮弹正打在突破口上,他身后的警卫员和通讯员2个牺牲,2个受伤。他由于在突破口左侧,被炮弹震倒,满口泥土硝烟,但因在战壕拐弯死角上,得幸免于难。

  天若有情天亦老

  连日淫雨,260团攻入月浦时出现了一丝晴朗。副团长梅永熙在前沿打电话给军长胡炳云报告占领月浦的消息,声音因嘶哑而颤抖。

  260团通过15个日日夜夜的激烈战斗付出1200人沉重代价打进了月浦。战士们仅以步兵、轻武器突破了敌人陆海空协同的立体防御和坚固永久纵深绵密的防御工事体系,为全军攻占宝山、吴淞,聚歼淞沪15.3万多敌军,最终解放上海,作出了重大贡献。

  全团最后清点人数,只剩62人。战役总结时,260团受到了军党委的表扬,用胡炳云军长的话说:“你们团打得好,打得很顽强,你们是全军的骄傲。”

月浦攻坚战破敌立体防御:炮弹就在身边爆炸

2014年7月15日 15:44 来源:东方网

image

解放上海(宝山)示意图

image

上海月浦攻坚战纪念碑

    1949年5月,在血战月浦、解放上海的战役中,人民解放军以重大的代价,仅用步兵、轻武器突破了敌人陆海空协同的立体防御和坚固永久纵深绵密的防御工事体系,攻占了上海外围战略重点月浦镇,胜利完成了艰巨而光荣的战斗任务,为最终解放上海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挥师东进战穷寇

  这是萧卡一生中最难忘怀的一幕,七十年过去了,那场面彷佛就在眼前。

  1949年解放上海战役发起时,萧卡任中国人民解放军29军87师260团政委,因团长李干同志在渡江战役前,调去江阴要塞搞策反工作,在团部的只有副团长梅永熙、参谋长李仲英、政治处主任张臣栋和他一道带领战士们攻打国民党淞沪战略要地——宝山月浦。

  此刻的蒋介石,面对即将到来的失败,仍不甘心自己覆灭的命运,特令汤恩伯死守上海,等待时局转机,并亲自策划了所谓有“陆海空三军优势”的淞沪防御计划,大量构筑工事,并拼凑8个军25个师约20万兵力,妄图凭藉上海外围4000多个永久型碉堡,作长期固守。置主力于吴淞、月浦、大场地区,以屏障吴淞和市区的联系,确保其出海通道。为此,蒋介石还亲自到复兴岛督战。肖卡他们面前是担任吴淞、宝山、月浦一线防守的国民党第52军。在这一地区,敌人集中了12个炮兵团,长江边有近30条舰艇,还出动空军轮番轰炸扫射,使这一地区构成了陆海空立体的强大火力防御体系。

  狭路相逢勇者胜

  5月12日下午2时,在军、师指挥下,担负主攻任务的260团和助攻的253团对月浦发起总攻。敌人在月浦镇东南高地居高临下用炮火和重机枪向突击部队密集射击,而攻击部队却没有炮火支援压制敌人火力,使部队遭受了重大伤亡。而当时部队还是一直往前冲,没有一个人犹豫、畏缩不前,没有人停顿下来,部队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让萧卡终身难忘。

  在付出重大代价攻占敌前沿阵地后,天已傍晚,大雨又至,指挥员随即命令部队巩固既得敌前沿阵地,占领敌人的碉堡群及交通壕,不顾疲劳,继续近迫作业,加强工事,以对付敌人反击,准备明天继续攻击。部队的工事离敌人只有50米,团指挥所也迁入原敌碉堡内,离敌只有60~70米。

  14日黎明,部队在敌战壕内清点部队,只找到步兵120多人。这时,敌人又有4辆坦克排列在我阵地前面,用坦克炮向我阵地密集射击,掩护步兵向我阵地反击。战士们的枪被雨水和泥水淋湿,已不能发射,只能用手榴弹打退敌人。3营副教导员张勇同志带领部队在最前沿阻击敌人,他亲自用集束手榴弹炸坏敌1辆坦克,敌仓皇退去,他也英勇地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年仅24岁。

  说到当年的情景,连指导员袁海云异常激动:我们攻打敌军的地方是通往吴淞口的要道,所以敌人拼命地抵抗。当时敌人4辆坦克开始反攻。我们扔出集束手榴弹,一辆坦克被炸中后,其余的都逃走了。战斗结束,我们突击连一百多人,就剩下13个。印象最深的一次,我们攻到敌堡前,敌军子弹打到铁丝网,发出“当当”的声响。当时一个小战士同我一起卧在战壕里,我俩头靠头。他还瞅机会端起冲锋枪射击,可突然一下就中了弹,头垂下去了。战士们就地挖坑,含泪掩埋牺牲的战友……

  14日下午5时,260团再次向月浦镇发起攻击。但就在这时,敌人又以4辆坦克排列在解放军阵地前面,堵塞突击通道,使其无法突击。当时梅永熙、李仲英已到突击部队去了,萧卡只好命令仅存的1门山炮近距离平射敌坦克。山炮一发射,即击中1辆坦克,其余的均逃逸,突击部队即发起冲锋,沿敌交通壕冲击到镇内,拿下了镇上的敌碉堡,消灭了敌人,占领了镇内一片房屋。

  萧卡回忆:他在跟二梯队追击的时候在战壕中遇到参谋长李仲英,他在突击中负伤,肖卡即命通讯员护送他下去。正当肖卡冲到突破口,一颗炮弹正打在突破口上,他身后的警卫员和通讯员2个牺牲,2个受伤。他由于在突破口左侧,被炮弹震倒,满口泥土硝烟,但因在战壕拐弯死角上,得幸免于难。

  天若有情天亦老

  连日淫雨,260团攻入月浦时出现了一丝晴朗。副团长梅永熙在前沿打电话给军长胡炳云报告占领月浦的消息,声音因嘶哑而颤抖。

  260团通过15个日日夜夜的激烈战斗付出1200人沉重代价打进了月浦。战士们仅以步兵、轻武器突破了敌人陆海空协同的立体防御和坚固永久纵深绵密的防御工事体系,为全军攻占宝山、吴淞,聚歼淞沪15.3万多敌军,最终解放上海,作出了重大贡献。

  全团最后清点人数,只剩62人。战役总结时,260团受到了军党委的表扬,用胡炳云军长的话说:“你们团打得好,打得很顽强,你们是全军的骄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