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密码

当前位置:首 页 >> 正文

枪支弹药哪里来 周恩来巧谋划上海工人武装起义
2014-7-15 15:41:23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阳 选稿:贾彦

image

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时的工人纠察队

image

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发布命令地点自忠路旧址

    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指的是第一次国民革命战争时期,从1926年10月至1927年3月,上海工人阶级为了配合北伐,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政府的反动统治,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先后举行的三次武装起义。第一次武装起义发动于1926年10月24日,由于准备不够,各区没有统一行动,因而没有成功。第二次起义于1927年2月22日行动,又因国民党派遣的别动队负责人钮永健的动摇而遭到失败。两次武装起义失败后,周恩来和罗亦农、赵世炎、汪寿华等领导同志,总结过去失败的教训,决定准备第三次武装起义。

  一举两得巧谋划

  那时,闸北工商界为了维持自身安全,由何公干等头面人物出来组织一个叫保卫团的武装组织。军委得此消息,周恩来和赵世炎亲自来商务印书馆,要工人纠察队有组织地派遣工人打进去,以便控制和利用这个保卫团。当时年轻的任其祥想不通,表示反对参加这个组织,他回忆周恩来当时边笑边问他:“我们现在缺少的是什么?”他说:“枪支和弹药”。周恩来说:“对!如果我们加入了保卫团,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有枪支和弹药吗?不仅如此,我们还可以利用保卫团这个合法身份进行军事训练,掩护我们有关起义的其他准备工作。”经过周恩来这样一提醒,大家开了窍。根据当时的工作需要,商务印书馆工人有40多人参加了保卫团。有的人还当了班、排长,穿起保卫团的制服,利用这种合法身份运送枪支、弹药就方便多了。有一次,组织上通知任其祥和徐辉祖去军委办公机关搬运一部分武器到指定地点。他俩在制服外面罩上大褂子,走到当时法租界辣斐德路辣斐坊(现复兴中路复兴坊)军委机关里,周恩来已派人在那里为两人准备好两支皮箱,里面放的全是手枪、盒子炮和子弹,并派了一辆小汽车送其回厂。中途,任启祥和徐辉祖发现已经被敌方司令部的小汽车盯上了,胫骨哟东宝兴路进入华界时,他俩立刻脱掉身上的大褂,靠铁路边站岗的警察原想拦车检查,一看我们是保卫团的人,就放行了,但后面盯梢的那辆汽车仍紧追不舍。这这种情况下,他们临时改变计划,把汽车直接开到保卫团团部,甩掉后面那辆汽车之后,才把两箱武器送到指定地点。

  宣传攻势显威力

  1927年3月21日,全上海已经开始总同盟罢工,学生和商界也进行罢课和罢市。军委决定这一天下午1时,全市统一行动,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闸北区工人纠察队的战斗任务,是攻下五区警察总局,火车站和东方图书馆,商务印书馆的纠察队员派出三支中队分别去三个地点参战。在攻打东方图书馆时,遭到一部分奉军的抵抗,他们凭借高楼大厦上做好的防御工事向工人们射击,纠察队员们一时攻不下来。这时有人主张马上点火,烧房子,减少自己人伤亡。周恩来为了保护东方图书馆中的藏书,及时制止采取火攻的办法,改用阵前喊话的政治攻势,瓦解敌军的斗志。果然,当工人们高喊“缴枪不杀,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的发路费回家”后,经过一段时间,就看到东方图书馆三楼,挂出一面白旗,枪声寂静下来了,这部分人最后都被缴了枪。

  棋高一着稳胜算

  火车北站是敌军主力所在,兵力比较集中,两个中队的工人纠察队从下午打到晚上没有攻进去,敌人还派出一部分队伍到工人阵地上放火烧民房。为了救火,起义工人们不得不暂时从前沿后撤一段距离。次日天亮后,得知敌军有一部分兵从吴淞坐兵车开来增援,上级急调一部分工人纠察队到天通庵附近去拦截。当时的起义工人作战经验还不丰富,担心完不成作战任务。周恩来鼓励大家不要怕,只要听从指挥,沉着作战,就一定能打败敌人!工人纠察队员们欣然出发,布置好埋伏阵地。不久,那列兵车果然从吴淞方向开来了,突然,兵车在距阵地200米之内出轨翻倒,原来上级为保险起见,已经预先派人把那一段铁路铆钉全拔掉了。大家果断发起冲锋,趁着敌人慌乱,不到一刻钟,增援的敌军和全部枪械都被俘获。当天下午,前线指挥部下命令调集沪西、沪东等区的工人纠察队,和闸北工人纠察队一起,从东西两个方向向火车北站全力进攻,最后消灭了这股残敌,俘获了几百名敌兵和大量武器弹药,其中还有机关枪和小钢炮。

  3月23日,上海总工会工人纠察队南市总部在三山会馆举行成立大会,周恩来同志曾亲临会馆慰问工人纠察队员。上海的工人阶级在党的领导和周恩来的英明指挥下,在第三次武装起义中取得了完全彻底的胜利,从而上海工人阶级也完成了“东方巴黎公社”的成功实践。

枪支弹药哪里来 周恩来巧谋划上海工人武装起义

2014年7月15日 15:41 来源:东方网

image

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时的工人纠察队

image

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发布命令地点自忠路旧址

    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指的是第一次国民革命战争时期,从1926年10月至1927年3月,上海工人阶级为了配合北伐,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政府的反动统治,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先后举行的三次武装起义。第一次武装起义发动于1926年10月24日,由于准备不够,各区没有统一行动,因而没有成功。第二次起义于1927年2月22日行动,又因国民党派遣的别动队负责人钮永健的动摇而遭到失败。两次武装起义失败后,周恩来和罗亦农、赵世炎、汪寿华等领导同志,总结过去失败的教训,决定准备第三次武装起义。

  一举两得巧谋划

  那时,闸北工商界为了维持自身安全,由何公干等头面人物出来组织一个叫保卫团的武装组织。军委得此消息,周恩来和赵世炎亲自来商务印书馆,要工人纠察队有组织地派遣工人打进去,以便控制和利用这个保卫团。当时年轻的任其祥想不通,表示反对参加这个组织,他回忆周恩来当时边笑边问他:“我们现在缺少的是什么?”他说:“枪支和弹药”。周恩来说:“对!如果我们加入了保卫团,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有枪支和弹药吗?不仅如此,我们还可以利用保卫团这个合法身份进行军事训练,掩护我们有关起义的其他准备工作。”经过周恩来这样一提醒,大家开了窍。根据当时的工作需要,商务印书馆工人有40多人参加了保卫团。有的人还当了班、排长,穿起保卫团的制服,利用这种合法身份运送枪支、弹药就方便多了。有一次,组织上通知任其祥和徐辉祖去军委办公机关搬运一部分武器到指定地点。他俩在制服外面罩上大褂子,走到当时法租界辣斐德路辣斐坊(现复兴中路复兴坊)军委机关里,周恩来已派人在那里为两人准备好两支皮箱,里面放的全是手枪、盒子炮和子弹,并派了一辆小汽车送其回厂。中途,任启祥和徐辉祖发现已经被敌方司令部的小汽车盯上了,胫骨哟东宝兴路进入华界时,他俩立刻脱掉身上的大褂,靠铁路边站岗的警察原想拦车检查,一看我们是保卫团的人,就放行了,但后面盯梢的那辆汽车仍紧追不舍。这这种情况下,他们临时改变计划,把汽车直接开到保卫团团部,甩掉后面那辆汽车之后,才把两箱武器送到指定地点。

  宣传攻势显威力

  1927年3月21日,全上海已经开始总同盟罢工,学生和商界也进行罢课和罢市。军委决定这一天下午1时,全市统一行动,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闸北区工人纠察队的战斗任务,是攻下五区警察总局,火车站和东方图书馆,商务印书馆的纠察队员派出三支中队分别去三个地点参战。在攻打东方图书馆时,遭到一部分奉军的抵抗,他们凭借高楼大厦上做好的防御工事向工人们射击,纠察队员们一时攻不下来。这时有人主张马上点火,烧房子,减少自己人伤亡。周恩来为了保护东方图书馆中的藏书,及时制止采取火攻的办法,改用阵前喊话的政治攻势,瓦解敌军的斗志。果然,当工人们高喊“缴枪不杀,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的发路费回家”后,经过一段时间,就看到东方图书馆三楼,挂出一面白旗,枪声寂静下来了,这部分人最后都被缴了枪。

  棋高一着稳胜算

  火车北站是敌军主力所在,兵力比较集中,两个中队的工人纠察队从下午打到晚上没有攻进去,敌人还派出一部分队伍到工人阵地上放火烧民房。为了救火,起义工人们不得不暂时从前沿后撤一段距离。次日天亮后,得知敌军有一部分兵从吴淞坐兵车开来增援,上级急调一部分工人纠察队到天通庵附近去拦截。当时的起义工人作战经验还不丰富,担心完不成作战任务。周恩来鼓励大家不要怕,只要听从指挥,沉着作战,就一定能打败敌人!工人纠察队员们欣然出发,布置好埋伏阵地。不久,那列兵车果然从吴淞方向开来了,突然,兵车在距阵地200米之内出轨翻倒,原来上级为保险起见,已经预先派人把那一段铁路铆钉全拔掉了。大家果断发起冲锋,趁着敌人慌乱,不到一刻钟,增援的敌军和全部枪械都被俘获。当天下午,前线指挥部下命令调集沪西、沪东等区的工人纠察队,和闸北工人纠察队一起,从东西两个方向向火车北站全力进攻,最后消灭了这股残敌,俘获了几百名敌兵和大量武器弹药,其中还有机关枪和小钢炮。

  3月23日,上海总工会工人纠察队南市总部在三山会馆举行成立大会,周恩来同志曾亲临会馆慰问工人纠察队员。上海的工人阶级在党的领导和周恩来的英明指挥下,在第三次武装起义中取得了完全彻底的胜利,从而上海工人阶级也完成了“东方巴黎公社”的成功实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