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密码

当前位置:首 页 >> 正文

从上海到瑞金 “苏准会”孕育红色中华
2014-7-10 15:28:31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客 选稿:朱恬

image

苏准会秘密机关旧址

image

《红旗》刊载“一苏大”通过的《劳动法草案》

  “苏准会”,是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中央准备委员会的简称。它催生了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堪称红色中华的摇篮。那正是李立三推行“左”冒险主义路线的非常时期,“龙华二十四烈士”都是“苏准会”成员。

  上海“苏准会”,红色中华的摇篮

  1931年11月7日,十月革命纪念节,中央苏区瑞金。凌晨,毛泽东、朱德等人检阅了英勇的红军部队。随后,在叶坪谢氏祠堂胜利召开了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一苏大会”)。

  “一苏大会”时间跨度为14天,宣告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的正式成立,通过了苏维埃宪法大纲等一系列法律法令,选举产生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毛泽东当选为中央执委会主席。一个新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喷薄而出,“毛主席”的称谓就此叫开来,江西荒僻山坳里伟大预演了18年后的新中国诞生。

  鲜为人知的是,上海为“一苏大会”的召开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上海“苏准会”,不啻为红色中华的摇篮。

  “苏准会”曲折成立,承担“一苏大会”文件起草工作

  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独立开展武装斗争,开辟革命根据地。到1929年下半年,在赣、湘、鄂、闽等13省开辟出15块红色根据地。遵照共产国际的指示,时在上海的中共中央决定召开一次“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讨论正式召开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事宜。经过辛苦的筹备工作,1930年5月,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决议同年11月7日召开“一苏大会”,成立苏维埃中央政府,并决定组织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中央准备委员会(“苏准会”)。

  掌握中央实权的李立三当时醉心于夺取城市,“苏准会”直到那年7月才有了响动。7月7日,中国共产党以“中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主席团”名义,发表“号召中国工农兵会议(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赋予了中央准备委员会筹办“一苏大会”的任务。23日,“苏准会”举行第一次会议,推举出中共中央、中华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革命互济总会、上海总工会、反帝大同盟、“左联”、“社联”9名成员组成的常委会。李求实担任党团书记,林育南担任秘书长。“苏准会”机关设在愚园路庆云里31号(后为愚园路259弄15号)一幢三层石库门内(原建筑已不存)。该处由林育南化名租下,除他与妻子李莲珍入住外,还有胡毓秀以林育南“表妹”的身份,携丈夫李星月同住。

  原定8月召开的中央准备委员大会,因各地代表路途阻隔、鲜能如期到沪,顺延至9月12日召开,宣告了“苏准会”的正式成立。随后在上海召开的六届三中全会,彻底终止了李立三“左”倾冒险主义路线。由于时间紧迫,“一苏大会”改定于年底的12月11日(广州暴动三周年纪念日)召开,会议地点不再是“城市中心论”坚持的上海,而是相对安全的江西苏区。因受第一次反“围剿”战争的影响,“苏准会”转移至江西苏区未成,只能抓紧“一苏大会”的文件起草工作。

  在9、10月间,周恩来多次来到“苏准会”秘密机关。每次来,他总是按照事先约定的暗号,轻轻敲门三次。对于“苏准会”起草的“一苏大会”文件,周恩来从内容到形式,从总则到各个条款,都提出了明确的具体的意见,且同林育南、李星月一起反复修改。瞿秋白、李维汉、任弼时等人也经常来此关心“苏准会”的工作。后来“一苏大会”通过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土地法”、“劳动法”等法令,就是在愚园路庆云里产生的那些草案基础上讨论修改而成的。

  “龙华二十四烈士”皆为“苏准会”成员

  苏联和共产国际得知李立三路线其实是要将苏联拉入到中国革命战场后,极为震怒,决意彻底清算李立三。于是,共产国际东方部副部长米夫12月中旬匆匆来沪,强令中共中央于翌年1月7日匆促召开六届四中全会。在米夫的扶持下,他的得意门生王明得以破格进入党的最高领导机关。

  罗章龙等人坚决反对,为此不惜另立中央,分裂党组织。林育南、李求实(李伟森)、何孟雄等人从维护党的利益的立场出发,反对四中全会,坚持党内斗争,反对罗章龙的分裂活动。结果,林育南等人因“东方旅社事件”被捕入狱,旋即遭到集体秘密杀害。

  林育南为中华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兼“苏准会”秘书长,李求实是《红旗日报》编辑兼“苏准会”领导成员。包括“左联五烈士”在内的“龙华二十四烈士”,生前都曾为“苏准会”工作。关于“龙华二十四烈士”,且待另笔细说……

从上海到瑞金 “苏准会”孕育红色中华

2014年7月10日 15:28 来源:东方网

image

苏准会秘密机关旧址

image

《红旗》刊载“一苏大”通过的《劳动法草案》

  “苏准会”,是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中央准备委员会的简称。它催生了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堪称红色中华的摇篮。那正是李立三推行“左”冒险主义路线的非常时期,“龙华二十四烈士”都是“苏准会”成员。

  上海“苏准会”,红色中华的摇篮

  1931年11月7日,十月革命纪念节,中央苏区瑞金。凌晨,毛泽东、朱德等人检阅了英勇的红军部队。随后,在叶坪谢氏祠堂胜利召开了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一苏大会”)。

  “一苏大会”时间跨度为14天,宣告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的正式成立,通过了苏维埃宪法大纲等一系列法律法令,选举产生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毛泽东当选为中央执委会主席。一个新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喷薄而出,“毛主席”的称谓就此叫开来,江西荒僻山坳里伟大预演了18年后的新中国诞生。

  鲜为人知的是,上海为“一苏大会”的召开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上海“苏准会”,不啻为红色中华的摇篮。

  “苏准会”曲折成立,承担“一苏大会”文件起草工作

  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独立开展武装斗争,开辟革命根据地。到1929年下半年,在赣、湘、鄂、闽等13省开辟出15块红色根据地。遵照共产国际的指示,时在上海的中共中央决定召开一次“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讨论正式召开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事宜。经过辛苦的筹备工作,1930年5月,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决议同年11月7日召开“一苏大会”,成立苏维埃中央政府,并决定组织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中央准备委员会(“苏准会”)。

  掌握中央实权的李立三当时醉心于夺取城市,“苏准会”直到那年7月才有了响动。7月7日,中国共产党以“中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主席团”名义,发表“号召中国工农兵会议(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赋予了中央准备委员会筹办“一苏大会”的任务。23日,“苏准会”举行第一次会议,推举出中共中央、中华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革命互济总会、上海总工会、反帝大同盟、“左联”、“社联”9名成员组成的常委会。李求实担任党团书记,林育南担任秘书长。“苏准会”机关设在愚园路庆云里31号(后为愚园路259弄15号)一幢三层石库门内(原建筑已不存)。该处由林育南化名租下,除他与妻子李莲珍入住外,还有胡毓秀以林育南“表妹”的身份,携丈夫李星月同住。

  原定8月召开的中央准备委员大会,因各地代表路途阻隔、鲜能如期到沪,顺延至9月12日召开,宣告了“苏准会”的正式成立。随后在上海召开的六届三中全会,彻底终止了李立三“左”倾冒险主义路线。由于时间紧迫,“一苏大会”改定于年底的12月11日(广州暴动三周年纪念日)召开,会议地点不再是“城市中心论”坚持的上海,而是相对安全的江西苏区。因受第一次反“围剿”战争的影响,“苏准会”转移至江西苏区未成,只能抓紧“一苏大会”的文件起草工作。

  在9、10月间,周恩来多次来到“苏准会”秘密机关。每次来,他总是按照事先约定的暗号,轻轻敲门三次。对于“苏准会”起草的“一苏大会”文件,周恩来从内容到形式,从总则到各个条款,都提出了明确的具体的意见,且同林育南、李星月一起反复修改。瞿秋白、李维汉、任弼时等人也经常来此关心“苏准会”的工作。后来“一苏大会”通过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土地法”、“劳动法”等法令,就是在愚园路庆云里产生的那些草案基础上讨论修改而成的。

  “龙华二十四烈士”皆为“苏准会”成员

  苏联和共产国际得知李立三路线其实是要将苏联拉入到中国革命战场后,极为震怒,决意彻底清算李立三。于是,共产国际东方部副部长米夫12月中旬匆匆来沪,强令中共中央于翌年1月7日匆促召开六届四中全会。在米夫的扶持下,他的得意门生王明得以破格进入党的最高领导机关。

  罗章龙等人坚决反对,为此不惜另立中央,分裂党组织。林育南、李求实(李伟森)、何孟雄等人从维护党的利益的立场出发,反对四中全会,坚持党内斗争,反对罗章龙的分裂活动。结果,林育南等人因“东方旅社事件”被捕入狱,旋即遭到集体秘密杀害。

  林育南为中华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兼“苏准会”秘书长,李求实是《红旗日报》编辑兼“苏准会”领导成员。包括“左联五烈士”在内的“龙华二十四烈士”,生前都曾为“苏准会”工作。关于“龙华二十四烈士”,且待另笔细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