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密码

当前位置:首 页 >> 正文

轰动申城的天后宫事件:国共合作初期的一桩血案
2014-7-10 15:03:36 来源:东方网 作者:衣慎思 选稿:贾彦

image

黄仁

image

天后宫

    上海苏州河河南路桥北堍的天后宫(今河南北路3号)原是民众供奉祭拜天后的场所,此后经常用于许多反帝爱国的集会活动。1924年10月10日下午,上海商界、学界等各团体在天后宫举行庆祝国庆国民会议。该日原是辛亥革命13周年,可谁能料到大会开始没多久,就出了乱子。一群流氓挥舞木棒铁棍,向一些手无寸铁的青年乱施暴虐。其中一个在高台上的青年学生,遭致这伙暴徒的特别“关照”。只见他们一哄而上,对那位青年拳打脚踢,年轻人在寡不敌众之际又遭毒手推搡,轰然一声,从7尺高台坠落于地,瞬时奄奄一息。坠落青年的脑部、胸部受到重创,12日凌晨,因抢救无效而去世,年仅20岁。这一由国民党右派酿成的天后宫事件,一时震动申城,且以其残暴血腥而触犯众怒。在血案中牺牲的这位青年学生,正是就读上海大学的共产党员黄仁。

  血案之后国民党右派受到严厉谴责

  黄仁时为上海大学社会学系学员,他即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又是秘密的共产党员。当日与同学何秉彝、郭伯和等一同来到天后宫会场后,广为散发呼吁“打倒一切帝国主义,打倒一切军阀”之传单。在会上,国民党右派童理璋、喻育之号召要帮助卢永祥打倒齐夑元。为此上海大学林钧等人发表了反对一切军阀、反对一切帝国主义的演讲,结果却被诬为齐夑元的奸细,遭到国民党右派所雇流氓的毒打。黄仁见状忍无可忍,奔上主席台严词斥责这一暴行,最终惨遭不测。此外,另有上海大学学生和全国学生联合会职员11人在冲突中受伤。

  10月26日下午,上海大学召开了黄仁烈士追悼大会,由陈望道主持会议,何秉彝致悼词。沈玄庐、瞿秋白、恽代英先后发表了演说。黄仁惨案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各界群众义愤填膺,强烈抗议,时有诗云黄仁乃是“第一个法西斯蒂所牺牲者”。上海大学学生发表通电,揭露惨案真相,要求国民党上海执行部严惩右派。黄仁牺牲后,瞿秋白奉中共中央之令组织了反对国民党右派暴行的“行动委员会”,发动全市人民起来掀起此种法西斯暴行。陈独秀、恽代英、邓中夏、施存统等分别撰文,发表于《向导》、《民国日报》副刊《觉悟》、《中国青年》、《评论之评论》等报刊,严厉谴责国民党右派的暴行。《向导》还以“国民党右派惨杀黄仁案”的专栏,集中发表了抗议惨案的文章、通电等,并且号召人民像“黄仁烈士那样的奋斗吧!”

  黄仁惨案的幕后隐因

  天后宫血案的发生,显然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尤其是当年的国共合作幕后的暗流涌动与波云诡谲,亦不得不加以考量。

  黄仁惨案发生于1924年10月。众所周知,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之后,国共合作正式布上台面。当年6月,国民党的一些右派分子便已按捺不住,捣鼓出一个《弹劾共产党案》,实为对共产党理念与政策的强烈反弹。这一摩擦也波及至申城,尤其是聚集了大量国共党员的国民党上海执行部与上海大学。比如戴季陶当时就曾对共产党员罗章龙有过如此“警告”:“要知你们是客卿,我们随时可以下逐客令”。

  9月江浙战争爆发后,因孙中山和皖、奉两系早有联盟,故而支持卢永祥,并企图乘机北伐,推翻直系中央政府,统一中国,但中共中央则反对与任何军阀结盟,认为“此次江浙战争,显然是军阀争夺地盘与国际帝国主义操纵中国政治之一种表现;无论对于参加战争之任何方,若有人为偏袒之言动,都是牺牲人民利益来助宰制势力张目”;“人民对任何军阀战争不能存丝毫希望,可希望解救中国的唯有国民革命”。同时又在《向导》上公开发表《中共中央第三次对于时局的主张》,号召人民反对江浙战争,消除对军阀的任何幻想,坚决地进行国民革命,最终推翻一切军阀和帝国主义势力。因此,国民党右派对共产党愈发不满,双方态势更为紧张。10月的天后宫血案,亦是国民党右派对共产党施以强力弹压之暴行。

  天后宫事件的连锁反应

  天后宫血案发生以后,上海执行部于10月13日召开执委会,在瞿秋白、毛泽东等委员的坚持下,通过惩凶、抚恤等办法。会议决定开除打人者童理璋、喻育之的党籍;并且明令在惨案现场的何世桢、周颂西、陈德征于3日内声明承认打人者“为军阀及帝国主义之奸细”,并要他们说明为何袖手旁观。叶楚伧从中阻扰,他提出要把开除童理璋、喻育之的决定的公布时间推迟一天,遭到与会者的一致反对。叶楚伧拗不过众人,就做了“甩手掌柜”,一走了之。23日,叶楚伧以“办理党务困难”为由向国民党中央要求辞去上海执行部职务。经过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的努力,初步打击了国民党右派的反动气焰。

  而上海大学内部左右派之间的斗争则更为尖锐。黄仁牺牲当日,英文系主任何世桢就身处主席台,却未加及时阻止。这就进一步激化了社会学系共产党员、青年团员为代表的左派势力同英文系里国民党右派之间的矛盾。双方的针锋相对,一时难分伯仲,结果以瞿秋白、何世桢双双离校而告终。

轰动申城的天后宫事件:国共合作初期的一桩血案

2014年7月10日 15:03 来源:东方网

image

黄仁

image

天后宫

    上海苏州河河南路桥北堍的天后宫(今河南北路3号)原是民众供奉祭拜天后的场所,此后经常用于许多反帝爱国的集会活动。1924年10月10日下午,上海商界、学界等各团体在天后宫举行庆祝国庆国民会议。该日原是辛亥革命13周年,可谁能料到大会开始没多久,就出了乱子。一群流氓挥舞木棒铁棍,向一些手无寸铁的青年乱施暴虐。其中一个在高台上的青年学生,遭致这伙暴徒的特别“关照”。只见他们一哄而上,对那位青年拳打脚踢,年轻人在寡不敌众之际又遭毒手推搡,轰然一声,从7尺高台坠落于地,瞬时奄奄一息。坠落青年的脑部、胸部受到重创,12日凌晨,因抢救无效而去世,年仅20岁。这一由国民党右派酿成的天后宫事件,一时震动申城,且以其残暴血腥而触犯众怒。在血案中牺牲的这位青年学生,正是就读上海大学的共产党员黄仁。

  血案之后国民党右派受到严厉谴责

  黄仁时为上海大学社会学系学员,他即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又是秘密的共产党员。当日与同学何秉彝、郭伯和等一同来到天后宫会场后,广为散发呼吁“打倒一切帝国主义,打倒一切军阀”之传单。在会上,国民党右派童理璋、喻育之号召要帮助卢永祥打倒齐夑元。为此上海大学林钧等人发表了反对一切军阀、反对一切帝国主义的演讲,结果却被诬为齐夑元的奸细,遭到国民党右派所雇流氓的毒打。黄仁见状忍无可忍,奔上主席台严词斥责这一暴行,最终惨遭不测。此外,另有上海大学学生和全国学生联合会职员11人在冲突中受伤。

  10月26日下午,上海大学召开了黄仁烈士追悼大会,由陈望道主持会议,何秉彝致悼词。沈玄庐、瞿秋白、恽代英先后发表了演说。黄仁惨案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各界群众义愤填膺,强烈抗议,时有诗云黄仁乃是“第一个法西斯蒂所牺牲者”。上海大学学生发表通电,揭露惨案真相,要求国民党上海执行部严惩右派。黄仁牺牲后,瞿秋白奉中共中央之令组织了反对国民党右派暴行的“行动委员会”,发动全市人民起来掀起此种法西斯暴行。陈独秀、恽代英、邓中夏、施存统等分别撰文,发表于《向导》、《民国日报》副刊《觉悟》、《中国青年》、《评论之评论》等报刊,严厉谴责国民党右派的暴行。《向导》还以“国民党右派惨杀黄仁案”的专栏,集中发表了抗议惨案的文章、通电等,并且号召人民像“黄仁烈士那样的奋斗吧!”

  黄仁惨案的幕后隐因

  天后宫血案的发生,显然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尤其是当年的国共合作幕后的暗流涌动与波云诡谲,亦不得不加以考量。

  黄仁惨案发生于1924年10月。众所周知,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之后,国共合作正式布上台面。当年6月,国民党的一些右派分子便已按捺不住,捣鼓出一个《弹劾共产党案》,实为对共产党理念与政策的强烈反弹。这一摩擦也波及至申城,尤其是聚集了大量国共党员的国民党上海执行部与上海大学。比如戴季陶当时就曾对共产党员罗章龙有过如此“警告”:“要知你们是客卿,我们随时可以下逐客令”。

  9月江浙战争爆发后,因孙中山和皖、奉两系早有联盟,故而支持卢永祥,并企图乘机北伐,推翻直系中央政府,统一中国,但中共中央则反对与任何军阀结盟,认为“此次江浙战争,显然是军阀争夺地盘与国际帝国主义操纵中国政治之一种表现;无论对于参加战争之任何方,若有人为偏袒之言动,都是牺牲人民利益来助宰制势力张目”;“人民对任何军阀战争不能存丝毫希望,可希望解救中国的唯有国民革命”。同时又在《向导》上公开发表《中共中央第三次对于时局的主张》,号召人民反对江浙战争,消除对军阀的任何幻想,坚决地进行国民革命,最终推翻一切军阀和帝国主义势力。因此,国民党右派对共产党愈发不满,双方态势更为紧张。10月的天后宫血案,亦是国民党右派对共产党施以强力弹压之暴行。

  天后宫事件的连锁反应

  天后宫血案发生以后,上海执行部于10月13日召开执委会,在瞿秋白、毛泽东等委员的坚持下,通过惩凶、抚恤等办法。会议决定开除打人者童理璋、喻育之的党籍;并且明令在惨案现场的何世桢、周颂西、陈德征于3日内声明承认打人者“为军阀及帝国主义之奸细”,并要他们说明为何袖手旁观。叶楚伧从中阻扰,他提出要把开除童理璋、喻育之的决定的公布时间推迟一天,遭到与会者的一致反对。叶楚伧拗不过众人,就做了“甩手掌柜”,一走了之。23日,叶楚伧以“办理党务困难”为由向国民党中央要求辞去上海执行部职务。经过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的努力,初步打击了国民党右派的反动气焰。

  而上海大学内部左右派之间的斗争则更为尖锐。黄仁牺牲当日,英文系主任何世桢就身处主席台,却未加及时阻止。这就进一步激化了社会学系共产党员、青年团员为代表的左派势力同英文系里国民党右派之间的矛盾。双方的针锋相对,一时难分伯仲,结果以瞿秋白、何世桢双双离校而告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