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密码

当前位置:首 页 >> 正文

孙中山陈独秀一迎一拒 朱德在上海的人生抉择
2014-7-10 14:44:59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客 选稿:贾彦

image

1922年朱德

    1922年的上海之旅,是朱德实现人生转捩的关节点。在上海,他戒断了毒瘾,加深了对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认识,他先后见到了孙中山、陈独秀,一个邀请他回广西起事,一个拒绝了他入党的申请,朱德该何去何从……

  戒毒治病 北上南下有如不羁马

  1922年6月上中旬,一艘从重庆启碇的航船经过一星期的航行,在上海码头靠岸。从船上下来众多旅客,其中一位身形健实、目光炯炯,他就是不久前换下戎装,拒绝重庆军阀杨森的厚遇挽留,一心到上海寻找光明的朱德。

  朱德先到长滨路上的陆佛眼家暂且安顿,陆氏是老同盟会员,朱德与他有志之谊。随后,朱德便住进了法国圣公医院,目的是治疗因戒毒而引发的失眠症。朱德自述在北洋政府时期,因见军阀混战,“我很苦闷。我在四川当军官的最后一年(1920年)我吃上了鸦片烟。1920年底回到云南,在离开云南前买了一些戒烟的药品,1921年我向西康作第一次长征时,实行戒烟,在到上海的途中,仍在戒烟。到上海时,差不多戒脱了”。史沫特莱的《伟大的道路——朱德的生平和时代》则写道:“他要进入上海的法国医院,治疗失眠症;自从戒烟以后,他就为失眠所折磨了。而失眠是很痛苦的,容易导致人们再吸鸦片。”

  不久,朱德预订了9月初开往法国马赛的轮船票。同时,恢复健康的他开始探索上海,见证了都市浮华下底层民众痛苦的一面。由于在上海找不到他心仪的共产党的踪迹,朱德北上继续寻找。但在北京,他只看到“一个弥漫着封建主义深厚气味的幽灵政府”,“旧式的官僚和军阀在这里玩弄政权,大吃大喝,嫖妓女,抽鸦片”。于是,朱德又回到了上海,犹如一匹脱缰的马。

  拒绝孙中山邀请 坦陈欲赴欧研究共产主义

  在好友孙炳文(孙曾是朱德的旅部咨谋)的介绍下,朱德等人在法租界见到了孙中山。其时,孙中山正因为陈炯明叛变,从广州避难来到上海。这是朱德第一次见到孙中山,也是两人仅有的一次会面。

  孙中山虽遭挫折,但不气馁,仍积极筹划夺回广州,重新建立共和政权。此时,孙中山想到借助现在广西的滇军,他要朱德他们重回滇军,并表示可先付十万元。滇军将领金汉鼎当场应承下来,而朱德和孙炳拒绝了。

  孙中山认真倾听对方诉说拒绝的原因。原来,朱德等人已对国民党拉拢某军阀反对其他军阀的做法丧失信心,决心借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的经验,留学海外,研究共产主义;并且认为,此前的省港大罢工胜利,就已证明“共产党人知道一些我们应该知道的事情”。

  孙中山表示对共产主义并无偏见,只是问要留学为什么不去美国。朱德等人回答:一是没有久住美国留学的款项,还因为听说社会主义运动在欧洲最强大。朱德等人提醒孙中山,美国也许对美国人很好,但从不援助孙中山的斗争。当然,欧洲国家也是一丘之貉,但毕竟那里出现了新的社会力量。一番长谈,孙中山颔首同意。

  申请入党遭到陈独秀拒绝 毅然赴欧

  在闸北区靠近公共租界的一间简朴小屋里,朱德终于见到了陈独秀。陈独秀不仅是新文化运动的旗手,而且此时还不折不扣地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这位声名赫赫的社会巨子,当时40多岁,面色黝黑,有些麻子,精力充沛而果断,谨慎而又寡言。

  朱德满怀热忱地提出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却遭到陈独秀的冷落。陈独秀抛出了一个至关紧要的问题:为什么一个远自华西专出军阀的省份而来的将军要加入中国穷人的党呢?朱德一时语塞,他沉浸到过去岁月曾经缠绕他的绝望情绪中去。

  朱德把加入中国共产党想得太过简单了,以为就像加入国民党那样,只要申请便可参加。事实上,在前不久在上海召开的中共二大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章程》,规定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程序:“党员入党时,须有党员一人介绍于地方执行委员会,经地方执行委员会之许可,由地方执行委员会报告区执行委员会,由区执行委员会报告中央执行委员会,经区及中央执行委员会次第审查通过,始得为正式党员”;不过,工人“只须地方执行委员会承认报告区及中央执行员会即为党员”。显然,行伍出身、与旧军阀瓜葛甚深的朱德不可能享受这种简易程序。

  原以为只要申请就能入党,从此便踏上了新的革命的道路,然而事与愿违。遭到陈独秀拒绝后的朱德痛苦万分,他后来回忆当时:“我感到绝望、混乱。我的一只脚还站在旧秩序中,另一只脚却不能在新秩序中找到立足之地。”

  就是这样,朱德对共产主义的向往仍是痴心不改。9月初,法国“阿尔及利亚”号轮船汽笛一声,远赴西欧,船上乘客就有朱德和他的朋友。

孙中山陈独秀一迎一拒 朱德在上海的人生抉择

2014年7月10日 14:44 来源:东方网

image

1922年朱德

    1922年的上海之旅,是朱德实现人生转捩的关节点。在上海,他戒断了毒瘾,加深了对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认识,他先后见到了孙中山、陈独秀,一个邀请他回广西起事,一个拒绝了他入党的申请,朱德该何去何从……

  戒毒治病 北上南下有如不羁马

  1922年6月上中旬,一艘从重庆启碇的航船经过一星期的航行,在上海码头靠岸。从船上下来众多旅客,其中一位身形健实、目光炯炯,他就是不久前换下戎装,拒绝重庆军阀杨森的厚遇挽留,一心到上海寻找光明的朱德。

  朱德先到长滨路上的陆佛眼家暂且安顿,陆氏是老同盟会员,朱德与他有志之谊。随后,朱德便住进了法国圣公医院,目的是治疗因戒毒而引发的失眠症。朱德自述在北洋政府时期,因见军阀混战,“我很苦闷。我在四川当军官的最后一年(1920年)我吃上了鸦片烟。1920年底回到云南,在离开云南前买了一些戒烟的药品,1921年我向西康作第一次长征时,实行戒烟,在到上海的途中,仍在戒烟。到上海时,差不多戒脱了”。史沫特莱的《伟大的道路——朱德的生平和时代》则写道:“他要进入上海的法国医院,治疗失眠症;自从戒烟以后,他就为失眠所折磨了。而失眠是很痛苦的,容易导致人们再吸鸦片。”

  不久,朱德预订了9月初开往法国马赛的轮船票。同时,恢复健康的他开始探索上海,见证了都市浮华下底层民众痛苦的一面。由于在上海找不到他心仪的共产党的踪迹,朱德北上继续寻找。但在北京,他只看到“一个弥漫着封建主义深厚气味的幽灵政府”,“旧式的官僚和军阀在这里玩弄政权,大吃大喝,嫖妓女,抽鸦片”。于是,朱德又回到了上海,犹如一匹脱缰的马。

  拒绝孙中山邀请 坦陈欲赴欧研究共产主义

  在好友孙炳文(孙曾是朱德的旅部咨谋)的介绍下,朱德等人在法租界见到了孙中山。其时,孙中山正因为陈炯明叛变,从广州避难来到上海。这是朱德第一次见到孙中山,也是两人仅有的一次会面。

  孙中山虽遭挫折,但不气馁,仍积极筹划夺回广州,重新建立共和政权。此时,孙中山想到借助现在广西的滇军,他要朱德他们重回滇军,并表示可先付十万元。滇军将领金汉鼎当场应承下来,而朱德和孙炳拒绝了。

  孙中山认真倾听对方诉说拒绝的原因。原来,朱德等人已对国民党拉拢某军阀反对其他军阀的做法丧失信心,决心借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的经验,留学海外,研究共产主义;并且认为,此前的省港大罢工胜利,就已证明“共产党人知道一些我们应该知道的事情”。

  孙中山表示对共产主义并无偏见,只是问要留学为什么不去美国。朱德等人回答:一是没有久住美国留学的款项,还因为听说社会主义运动在欧洲最强大。朱德等人提醒孙中山,美国也许对美国人很好,但从不援助孙中山的斗争。当然,欧洲国家也是一丘之貉,但毕竟那里出现了新的社会力量。一番长谈,孙中山颔首同意。

  申请入党遭到陈独秀拒绝 毅然赴欧

  在闸北区靠近公共租界的一间简朴小屋里,朱德终于见到了陈独秀。陈独秀不仅是新文化运动的旗手,而且此时还不折不扣地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这位声名赫赫的社会巨子,当时40多岁,面色黝黑,有些麻子,精力充沛而果断,谨慎而又寡言。

  朱德满怀热忱地提出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却遭到陈独秀的冷落。陈独秀抛出了一个至关紧要的问题:为什么一个远自华西专出军阀的省份而来的将军要加入中国穷人的党呢?朱德一时语塞,他沉浸到过去岁月曾经缠绕他的绝望情绪中去。

  朱德把加入中国共产党想得太过简单了,以为就像加入国民党那样,只要申请便可参加。事实上,在前不久在上海召开的中共二大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章程》,规定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程序:“党员入党时,须有党员一人介绍于地方执行委员会,经地方执行委员会之许可,由地方执行委员会报告区执行委员会,由区执行委员会报告中央执行委员会,经区及中央执行委员会次第审查通过,始得为正式党员”;不过,工人“只须地方执行委员会承认报告区及中央执行员会即为党员”。显然,行伍出身、与旧军阀瓜葛甚深的朱德不可能享受这种简易程序。

  原以为只要申请就能入党,从此便踏上了新的革命的道路,然而事与愿违。遭到陈独秀拒绝后的朱德痛苦万分,他后来回忆当时:“我感到绝望、混乱。我的一只脚还站在旧秩序中,另一只脚却不能在新秩序中找到立足之地。”

  就是这样,朱德对共产主义的向往仍是痴心不改。9月初,法国“阿尔及利亚”号轮船汽笛一声,远赴西欧,船上乘客就有朱德和他的朋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