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密码

当前位置:首 页 >> 正文

中国共产党的第一所平民女校 柯庆施曾任教
2014-7-10 14:33:18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客 选稿:贾彦

image

平民女校旧址

image

青年柯庆施

    平民女学校,就在中共二大会址的对面,它是中国共产党创办的第一所女子学校。一时间,社会名流纷至沓来,陈独秀、高语罕、陈望道、邵力子、沈雁冰、沈泽民、张秋人等该校执掌教鞭,当年的青年才俊柯庆施也在那里担任教员。

  李达动用稿酬积蓄租下住处邻宅

  南成都路辅德里625号(今成都北路7弄30号),李达寓居后来成为中共二大会址的对面,曾是中国共产党创办的第一所女子学校的校址——平民女学校(南成都路辅德里632号A,今成都北路7弄42号、44号)。

  妇女解放,是社会主义运动的有机组成。早在中共创建时期,中共上海发起组就于1921年3月8日,在上海首次秘密举行了纪念三八妇女节活动。因受法租界巡捕的冲击,中共一大转移到嘉兴南湖的一艘游船上召开。与会代表谈到了妇女工作,并“决定交未来的中央负责处理。”10月间,陈独秀由粤返沪,与李达商议工人运动,深感发展工运迫切需要培养一批妇女干部。于是,二人议定在上海创办一所平民女学校,以“养成妇运人才,开展妇运工作”。

  要开办平民女学校,没有办学之地一切便成空中楼阁。巧得很,那年冬天,李达发现自己在南成都路辅德里的住处对面,正有空宅寻租,每月租金50元。李达当机立断,动用自己的稿酬积蓄租下了这套大房子。

  《妇女声》对平民女学校起到了孵化器作用

  有了校舍,办校工作紧锣密鼓地开展起来。那年12月10日,中共中央局以中华女界联合会的名义,在上海创办了《妇女声》(半月刊)。这是中国共产党创办的第一个妇女刊物,除了李达参与之外,编辑工作主要由王会悟负责,另有王剑虹协助。《妇女声》创刊号刊出了“中华女界联合会改造宣言”,提出了本刊的十大纲领,首先一条便是要求得入一切学校与男子受同等教育。在造此舆论之后,《妇女声》第2期刊出了平民女学校的招生广告,并且登载了平民女学校的简章。

  作为《妇女声》的主要工作人员,王会悟除了组稿、审稿工作之外,还经常动笔撰文。《本年世界妇女运动概况》、《介绍北京女学界联合会》、《中国妇女运动新动向》、《湖南女工之觉悟》等文章,在王会悟一支纤笔底下流淌出来,先后发表在那份自己编辑的刊物上。有时一期多达4篇。王剑虹也在《妇女声》发表过文章,该刊第1期就刊登了她的《女权运动的中心应移到第四阶级》一文。此外,陈独秀、沈泽民、沈雁冰、邵力子等也曾为该刊撰稿。《妇女声》虽然只出了10期,即于翌年6月停刊,但是它对于平民女学校的成立起到了孵化器的作用。

  为平民女学校保驾护航的,还有上海中华女界联合会会长徐宗汉,她是黄兴的夫人。在徐会长的热情支持下,《妇女声》作为上海中华女界联合会的机关刊物得以顺利创刊。徐会长为平民女校的成立做了大量的组织协调工作,该校的部分课桌椅就是她主动资助解决的。1921年12月25日,平民女校在《民国日报》刊登招生广告,这也是徐会长联系在日报当编辑的邵力子促成的。

  陈独秀、陈望道等人之外,柯庆施也在平民女学校任教

  1922年2月10日,平民女学校在上海正式开学。平民女学校对外称是女子工读学校,有意区别于外国教会办的女学。平民女学校不设校长,李达任校务主任,陈独秀、高语罕、陈望道、邵力子、沈雁冰、沈泽民、张秋人等担任教员,柯庆施也在该校执掌教鞭。学员约有30人,王会悟、王剑虹也加入了学习的行列。此外,参与教学活动且较有名声的还有陈独秀夫人高君曼、后来成为著名左翼作家的蒋冰之(即丁玲),以及后来嫁给张太雷的女革命家王一知、嫁给毛泽民的女革命家钱希均等。

  为平民女学校大造声势,3月5日出刊的《妇女声》第5期专门推出了“平民女校特刊号”,强调女校“说平民,是别于贵族的意思,换一句说,何以称作平民女学校,因为第一,这是平民求学的地方;第二,这是有平民精神的女子养成所”。同日,陈独秀有感而发,写了一篇短文《平民教育》。他在文末满怀信心地对新近成立的平民女学校提出了心中的希冀:“惟希望新成立的平民女学校作一个风雨晦冥中的晨鸡!”

中国共产党的第一所平民女校 柯庆施曾任教

2014年7月10日 14:33 来源:东方网

image

平民女校旧址

image

青年柯庆施

    平民女学校,就在中共二大会址的对面,它是中国共产党创办的第一所女子学校。一时间,社会名流纷至沓来,陈独秀、高语罕、陈望道、邵力子、沈雁冰、沈泽民、张秋人等该校执掌教鞭,当年的青年才俊柯庆施也在那里担任教员。

  李达动用稿酬积蓄租下住处邻宅

  南成都路辅德里625号(今成都北路7弄30号),李达寓居后来成为中共二大会址的对面,曾是中国共产党创办的第一所女子学校的校址——平民女学校(南成都路辅德里632号A,今成都北路7弄42号、44号)。

  妇女解放,是社会主义运动的有机组成。早在中共创建时期,中共上海发起组就于1921年3月8日,在上海首次秘密举行了纪念三八妇女节活动。因受法租界巡捕的冲击,中共一大转移到嘉兴南湖的一艘游船上召开。与会代表谈到了妇女工作,并“决定交未来的中央负责处理。”10月间,陈独秀由粤返沪,与李达商议工人运动,深感发展工运迫切需要培养一批妇女干部。于是,二人议定在上海创办一所平民女学校,以“养成妇运人才,开展妇运工作”。

  要开办平民女学校,没有办学之地一切便成空中楼阁。巧得很,那年冬天,李达发现自己在南成都路辅德里的住处对面,正有空宅寻租,每月租金50元。李达当机立断,动用自己的稿酬积蓄租下了这套大房子。

  《妇女声》对平民女学校起到了孵化器作用

  有了校舍,办校工作紧锣密鼓地开展起来。那年12月10日,中共中央局以中华女界联合会的名义,在上海创办了《妇女声》(半月刊)。这是中国共产党创办的第一个妇女刊物,除了李达参与之外,编辑工作主要由王会悟负责,另有王剑虹协助。《妇女声》创刊号刊出了“中华女界联合会改造宣言”,提出了本刊的十大纲领,首先一条便是要求得入一切学校与男子受同等教育。在造此舆论之后,《妇女声》第2期刊出了平民女学校的招生广告,并且登载了平民女学校的简章。

  作为《妇女声》的主要工作人员,王会悟除了组稿、审稿工作之外,还经常动笔撰文。《本年世界妇女运动概况》、《介绍北京女学界联合会》、《中国妇女运动新动向》、《湖南女工之觉悟》等文章,在王会悟一支纤笔底下流淌出来,先后发表在那份自己编辑的刊物上。有时一期多达4篇。王剑虹也在《妇女声》发表过文章,该刊第1期就刊登了她的《女权运动的中心应移到第四阶级》一文。此外,陈独秀、沈泽民、沈雁冰、邵力子等也曾为该刊撰稿。《妇女声》虽然只出了10期,即于翌年6月停刊,但是它对于平民女学校的成立起到了孵化器的作用。

  为平民女学校保驾护航的,还有上海中华女界联合会会长徐宗汉,她是黄兴的夫人。在徐会长的热情支持下,《妇女声》作为上海中华女界联合会的机关刊物得以顺利创刊。徐会长为平民女校的成立做了大量的组织协调工作,该校的部分课桌椅就是她主动资助解决的。1921年12月25日,平民女校在《民国日报》刊登招生广告,这也是徐会长联系在日报当编辑的邵力子促成的。

  陈独秀、陈望道等人之外,柯庆施也在平民女学校任教

  1922年2月10日,平民女学校在上海正式开学。平民女学校对外称是女子工读学校,有意区别于外国教会办的女学。平民女学校不设校长,李达任校务主任,陈独秀、高语罕、陈望道、邵力子、沈雁冰、沈泽民、张秋人等担任教员,柯庆施也在该校执掌教鞭。学员约有30人,王会悟、王剑虹也加入了学习的行列。此外,参与教学活动且较有名声的还有陈独秀夫人高君曼、后来成为著名左翼作家的蒋冰之(即丁玲),以及后来嫁给张太雷的女革命家王一知、嫁给毛泽民的女革命家钱希均等。

  为平民女学校大造声势,3月5日出刊的《妇女声》第5期专门推出了“平民女校特刊号”,强调女校“说平民,是别于贵族的意思,换一句说,何以称作平民女学校,因为第一,这是平民求学的地方;第二,这是有平民精神的女子养成所”。同日,陈独秀有感而发,写了一篇短文《平民教育》。他在文末满怀信心地对新近成立的平民女学校提出了心中的希冀:“惟希望新成立的平民女学校作一个风雨晦冥中的晨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