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密码

当前位置:首 页 >> 正文

握手在胜利时刻 陈毅进上海第一晚住在哪儿?
2014-6-27 15:46:15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阳 选稿:贾彦

image

解放上海第一宿营地——交谊楼(现位于华东政法大学长宁校区)。
1949年5月26日,陈毅等进驻此地。

    1949年5月27日晚上,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司令员、新中国第一任上海市市长陈毅与地下党领导人刘长胜、张承宗、马飞海握着手说:“哎呀,我们真担心你们的安全呀!”几十年来一直在白色恐怖残酷迫害环境下,沉着冷静指挥地下党战斗的同志们,百感交集,热泪盈眶,这一刻的相逢,他们等待得太久太久。

  栉风沐雨 东进上海

  1949年5月26日,率领解放军进驻上海的陈毅司令员第四次踏上了这片红色热土。“创业艰难百战多”,1919年,风华正茂的陈毅怀着救国救民的理想,赴法国勤工俭学在此起航。两年后,他因领导留法勤工俭学学生运动被法国政府遣送回国,再度经过上海。1929年,陈毅再进上海是代表红四军前委来向中共中央和周恩来汇报情况。而此番他是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身份,肩负着上海解放后第一任市长的重任重回上海。周林回忆道“华东局机关和接管干部队伍一起,由丹阳乘火车到南翔,又由南翔分批乘汽车向上海进军。……当时晨雾兼雨,道路是泥泞的。……陈毅司令员和华东局其他领导同志张鼎丞、曾山、秘书长魏文伯以及地下党的几位领导人,由南翔乘部队吉普车直驶沪西圣约翰大学,在那里住了一夜”。

  握手在圣约翰大学

  很快,在设于海关的上海人民保安队总指挥部里的解放前中共上海市委委员马飞海得到通知,华东局领导同志要接见他们,听取报告。“晚上,刘长胜、张承宗和我从海关坐小汽车出发,先到威海卫路成都路,位于十字路口东南角的一座楼房,在那里会见了久别的刘晓、王尧山等同志,他们是刚从丹阳同陈毅同志一起坐火车来的。接着我们分坐两辆小汽车到中山公园后面原圣约翰大学(现华东政法大学本部校址)接见的地点。那时已是晚上九时左右,马路上没有什么行人,路过静安寺时,看到好几辆军用卡车满载着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源源开到市区来,到苏州河前线去,心中感到热乎乎的。”

  圣约翰大学,由美国圣公会创建于1879年,是在华办学时间最长的一所教会学校。马飞海回忆到:“在圣约翰大学一个宿舍的房间里,看到了华东局的领导同志,象远离家乡的孩子一旦看到母亲一样,心情非常激动。”陈毅和他们一一握手,“还一一问起没有到来的原地下市委成员的名字,因为他们有的因病不能来,有的正在苏州河以北坚持斗争。”当陈毅问起上海党员是否都安全时,马飞海依然记得当时自己饱含眼泪,“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

  随后,谈话进入正题。陈毅“首先问起宋庆龄的下落和安全,说中央对此十分关心,要立即把宋接到更安全的地方”。当听到国民党军队在逃跑前企图破坏杨树浦几个纱厂时,陈毅决定通知部队,加速消灭盘踞在各大工厂的国民党军队,确保工厂不受破坏。“后来谈到华东局进城后的临时办公地点,选定现在瑞金二路的原国民党励志社”。

  励志社,1929年成立于南京,是蒋介石模仿日本军队“偕行社”组织创办的军事组织,旨在培养“模范军人”。该社后以军警机关的官佐为发展对象,在全国各地设有分社。沪南解放的当天,法商电车电煤公司人民保安队受上级指派来接管励志社上海分社(今瑞金宾馆),当场逮捕伪冒“中国人民解放军地下军”的一帮家伙,随后清点人数,清缴枪支弹药,发现水电设备有损坏的马上修复。正因为法电人民保安队的出色表现,马飞海才有信心得向陈毅报告“励志社已完好地保护下来,水电也抢修好了,房内设备没有受到损失,可以马上进驻”。

  建设新上海 揭开新篇章

  陈毅很快搬入此处开始办公。他在上海解放初期夙兴夜寐,日理万机的工作大幕也正式拉开。米棉大战,银元大战,反封锁反轰炸,抗击台风,整治市容……,这一幕幕都永远镌刻在城市的记忆里,也深藏在热爱他的人民的心中。

  今天,当人们漫步在外滩,身临黄浦江畔,欣赏两岸多彩亮丽各类恢宏建筑辉映的迷人景色时,一定可以从中领悟到扩大改革开放中的上海巨变。当人们怀着崇敬心情在陈毅像前瞻仰伟人风采时,一定会自然而然地联想到老市长“建设人民的新上海”的宏愿。“自强到彼岸,何必欲乘桴。人民事业盛,高潮永不枯。”他那充满豪情的诗篇正激励着上海人民在大力推进城市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道路上再创新的辉煌。

握手在胜利时刻 陈毅进上海第一晚住在哪儿?

2014年6月27日 15:46 来源:东方网

image

解放上海第一宿营地——交谊楼(现位于华东政法大学长宁校区)。
1949年5月26日,陈毅等进驻此地。

    1949年5月27日晚上,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司令员、新中国第一任上海市市长陈毅与地下党领导人刘长胜、张承宗、马飞海握着手说:“哎呀,我们真担心你们的安全呀!”几十年来一直在白色恐怖残酷迫害环境下,沉着冷静指挥地下党战斗的同志们,百感交集,热泪盈眶,这一刻的相逢,他们等待得太久太久。

  栉风沐雨 东进上海

  1949年5月26日,率领解放军进驻上海的陈毅司令员第四次踏上了这片红色热土。“创业艰难百战多”,1919年,风华正茂的陈毅怀着救国救民的理想,赴法国勤工俭学在此起航。两年后,他因领导留法勤工俭学学生运动被法国政府遣送回国,再度经过上海。1929年,陈毅再进上海是代表红四军前委来向中共中央和周恩来汇报情况。而此番他是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身份,肩负着上海解放后第一任市长的重任重回上海。周林回忆道“华东局机关和接管干部队伍一起,由丹阳乘火车到南翔,又由南翔分批乘汽车向上海进军。……当时晨雾兼雨,道路是泥泞的。……陈毅司令员和华东局其他领导同志张鼎丞、曾山、秘书长魏文伯以及地下党的几位领导人,由南翔乘部队吉普车直驶沪西圣约翰大学,在那里住了一夜”。

  握手在圣约翰大学

  很快,在设于海关的上海人民保安队总指挥部里的解放前中共上海市委委员马飞海得到通知,华东局领导同志要接见他们,听取报告。“晚上,刘长胜、张承宗和我从海关坐小汽车出发,先到威海卫路成都路,位于十字路口东南角的一座楼房,在那里会见了久别的刘晓、王尧山等同志,他们是刚从丹阳同陈毅同志一起坐火车来的。接着我们分坐两辆小汽车到中山公园后面原圣约翰大学(现华东政法大学本部校址)接见的地点。那时已是晚上九时左右,马路上没有什么行人,路过静安寺时,看到好几辆军用卡车满载着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源源开到市区来,到苏州河前线去,心中感到热乎乎的。”

  圣约翰大学,由美国圣公会创建于1879年,是在华办学时间最长的一所教会学校。马飞海回忆到:“在圣约翰大学一个宿舍的房间里,看到了华东局的领导同志,象远离家乡的孩子一旦看到母亲一样,心情非常激动。”陈毅和他们一一握手,“还一一问起没有到来的原地下市委成员的名字,因为他们有的因病不能来,有的正在苏州河以北坚持斗争。”当陈毅问起上海党员是否都安全时,马飞海依然记得当时自己饱含眼泪,“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

  随后,谈话进入正题。陈毅“首先问起宋庆龄的下落和安全,说中央对此十分关心,要立即把宋接到更安全的地方”。当听到国民党军队在逃跑前企图破坏杨树浦几个纱厂时,陈毅决定通知部队,加速消灭盘踞在各大工厂的国民党军队,确保工厂不受破坏。“后来谈到华东局进城后的临时办公地点,选定现在瑞金二路的原国民党励志社”。

  励志社,1929年成立于南京,是蒋介石模仿日本军队“偕行社”组织创办的军事组织,旨在培养“模范军人”。该社后以军警机关的官佐为发展对象,在全国各地设有分社。沪南解放的当天,法商电车电煤公司人民保安队受上级指派来接管励志社上海分社(今瑞金宾馆),当场逮捕伪冒“中国人民解放军地下军”的一帮家伙,随后清点人数,清缴枪支弹药,发现水电设备有损坏的马上修复。正因为法电人民保安队的出色表现,马飞海才有信心得向陈毅报告“励志社已完好地保护下来,水电也抢修好了,房内设备没有受到损失,可以马上进驻”。

  建设新上海 揭开新篇章

  陈毅很快搬入此处开始办公。他在上海解放初期夙兴夜寐,日理万机的工作大幕也正式拉开。米棉大战,银元大战,反封锁反轰炸,抗击台风,整治市容……,这一幕幕都永远镌刻在城市的记忆里,也深藏在热爱他的人民的心中。

  今天,当人们漫步在外滩,身临黄浦江畔,欣赏两岸多彩亮丽各类恢宏建筑辉映的迷人景色时,一定可以从中领悟到扩大改革开放中的上海巨变。当人们怀着崇敬心情在陈毅像前瞻仰伟人风采时,一定会自然而然地联想到老市长“建设人民的新上海”的宏愿。“自强到彼岸,何必欲乘桴。人民事业盛,高潮永不枯。”他那充满豪情的诗篇正激励着上海人民在大力推进城市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道路上再创新的辉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