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密码

当前位置:首 页 >> 正文

解密:1933年昆山路丁玲寓所堕楼事件[组图]
2014-6-27 15:34:2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客 选稿:奚亮

image

昆山花园路丁玲旧居

image
应修人

  与汪静之等一起组建“湖畔诗社”的应修人,青年时代就文武兼修。1933年5月的一个星期天,他奋力反击国民党特务的围攻,从昆山路丁玲寓所的四层高楼窗口跌下,成就了革命生涯的最后悲壮。

  那个在昆山路坠楼殒命者,正是应修人

  1933年5月14日,一个正午有点燥热的星期天。

  下午4时许,在昆山路昆山花园(今虹口区昆山花园路7号)后面通到海宁路的一条小弄内,突然从高处传来一声大喊,一位无名男子由四层高楼跌下,地面立时传来一声闷响,但见那人高高瘦瘦,右额破碎,肠子流出,当场死亡。第二天上海的报纸纷纷报导,坠楼者“身穿灰色哔叽纱长衫,内衣上有怀表同一枚小指南针……”。

  因丈夫当夜未归,翌晨紧急转移到旅馆的曾岚看到这则消息,眼前一黑,昏了过去。虽然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应修人到哪里去接头,但是他每天起身时都会把怀表从枕头底下摸出来,随手玩弄一下连在表上的小指南针。曾岚由此判断那个坠楼者一定是应修人,他彻夜不归,果然是遭遇了不测,但不是原来揣想的被巡捕房抓住关进了巡捕房,而是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不知过了多久,曾岚苏醒过来,她强忍着十二分的悲痛,静候交通员的到来。她要告诉对方:应修人知道的一切机关都不必迁移了,迁移要受到许多损失。

  应修人是那天中午离开家门的,曾岚当晚从衣架上取下他当时脱下的那件夹长衫,发现衣袋里有本小小的记事簿,中间的几页记着联系工作的摘要,但是前两页却是抄写了一些诗词,以作掩护之用。第一页的两首词是抄前人之作,第二页的小诗却是应修人的创作:

  “…………
  纵然天地一齐坍碎,
  可是从这败墟之内,
  依然有我的爱火飘飞。”
  曾岚默念,禁不住嘤嘤啜泣。

  诗人原本文武兼修,身陷埋伏奋力搏击

  应修人14岁时从宁波老家来沪谋生,他在工作之余,自学不辍,修养渐深。受五四新文化思潮的影响,他从1920年起开始发表新诗作品,并与冯雪峰、汪静之、潘漠华、魏金枝等人成立了“湖畔诗社”。那年他20岁,诗情文才已经得到充分的展露。正是这位诗人在五卅运动的助推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四一二后,他赴莫斯科学习,归国不久参加“左联”,后任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部长。

  那天,应修人到昆山花园路7号四楼丁玲寓所联系工作。丁玲已被逮捕,几个侦探埋伏在屋里。应修人敲门进入,仿佛是掉进了陷阱,门从他身后被关上了。躲在门后的一名侦探冲上前来搜查,应修人因为自己身上带有一张亲笔书写的“援助英美烟厂罢工工友”的传单稿,以及密码工作日程小条,知道这回绝不可能搪塞过去。来不及多想,他抗拒搜查,一手就将敌探推开。

  看似文弱的应修人,其实是文武兼修。早在1923年,他就耻以文人相尚,愿“一手放不下笔,一手要去捏把雪亮的刀;非同时分一分力以杀贼不可”。那年9月起,应修人就到横浜桥的精武分会学武,到年底他已初步学会了潭腿、工力拳、大战拳等拳术大路。后来以身许国,为革命而奔波,应修人怕是没有多少闲暇与心思练武,但是青年时期留下的武术功底,特别是习武之人的血气与刚性犹在。为此,面对强敌,他选择应战。

  见应修人孤身一人竟敢来硬的,那个敌探扭上前去,其他几个敌探也一拥而上,大打出手。应修人奋力抵抗,然而,终究是好汉难敌四手。几番周旋,他被逼到了窗口附近,窗子底下便是一条通到海宁路的小弄堂。应修人仍然坚持搏斗,敌探合力强攻,应修人躲闪不及,从窗口被打落下去。

  应修人的英勇牺牲救了一位同志

  应修人临危不惧,奋力拼搏,不仅打出了共产党人的刚烈勇毅,而且以自己的勇敢与牺牲救了一位同志。

  事实上,那屋里除了敌探,还有中共江苏省委组织部秘书周光亚等人。正是叛变的周光亚,带着特务到处抓人,不仅使丁玲落入魔爪,还抓捕了上门前来联系工作的潘梓年。当时,另一位被捕同志就在屋里,交由周光亚控制。当应修人与敌探打作一团,那位同志也受到感昭,果断地向周光亚出手,二人撕打起来。忽听得一声大叫,抬头一看,应修人不见了,而窗门大开着。那帮敌探顾不了别的,急匆匆地赶了出去。

  这时,叛徒周光亚正被那位同志按倒在地上。见敌探一拥而出,那位同志趁机起身跑出房门,并顺势带上了门。这样,周光亚一时没有跟上来。他快步下楼,从前门飞跑了出去,如鱼脱网,如鸟归林,急急匆匆,重获自由。

解密:1933年昆山路丁玲寓所堕楼事件[组图]

2014年6月27日 15:34 来源:东方网

image

昆山花园路丁玲旧居

image
应修人

  与汪静之等一起组建“湖畔诗社”的应修人,青年时代就文武兼修。1933年5月的一个星期天,他奋力反击国民党特务的围攻,从昆山路丁玲寓所的四层高楼窗口跌下,成就了革命生涯的最后悲壮。

  那个在昆山路坠楼殒命者,正是应修人

  1933年5月14日,一个正午有点燥热的星期天。

  下午4时许,在昆山路昆山花园(今虹口区昆山花园路7号)后面通到海宁路的一条小弄内,突然从高处传来一声大喊,一位无名男子由四层高楼跌下,地面立时传来一声闷响,但见那人高高瘦瘦,右额破碎,肠子流出,当场死亡。第二天上海的报纸纷纷报导,坠楼者“身穿灰色哔叽纱长衫,内衣上有怀表同一枚小指南针……”。

  因丈夫当夜未归,翌晨紧急转移到旅馆的曾岚看到这则消息,眼前一黑,昏了过去。虽然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应修人到哪里去接头,但是他每天起身时都会把怀表从枕头底下摸出来,随手玩弄一下连在表上的小指南针。曾岚由此判断那个坠楼者一定是应修人,他彻夜不归,果然是遭遇了不测,但不是原来揣想的被巡捕房抓住关进了巡捕房,而是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不知过了多久,曾岚苏醒过来,她强忍着十二分的悲痛,静候交通员的到来。她要告诉对方:应修人知道的一切机关都不必迁移了,迁移要受到许多损失。

  应修人是那天中午离开家门的,曾岚当晚从衣架上取下他当时脱下的那件夹长衫,发现衣袋里有本小小的记事簿,中间的几页记着联系工作的摘要,但是前两页却是抄写了一些诗词,以作掩护之用。第一页的两首词是抄前人之作,第二页的小诗却是应修人的创作:

  “…………
  纵然天地一齐坍碎,
  可是从这败墟之内,
  依然有我的爱火飘飞。”
  曾岚默念,禁不住嘤嘤啜泣。

  诗人原本文武兼修,身陷埋伏奋力搏击

  应修人14岁时从宁波老家来沪谋生,他在工作之余,自学不辍,修养渐深。受五四新文化思潮的影响,他从1920年起开始发表新诗作品,并与冯雪峰、汪静之、潘漠华、魏金枝等人成立了“湖畔诗社”。那年他20岁,诗情文才已经得到充分的展露。正是这位诗人在五卅运动的助推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四一二后,他赴莫斯科学习,归国不久参加“左联”,后任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部长。

  那天,应修人到昆山花园路7号四楼丁玲寓所联系工作。丁玲已被逮捕,几个侦探埋伏在屋里。应修人敲门进入,仿佛是掉进了陷阱,门从他身后被关上了。躲在门后的一名侦探冲上前来搜查,应修人因为自己身上带有一张亲笔书写的“援助英美烟厂罢工工友”的传单稿,以及密码工作日程小条,知道这回绝不可能搪塞过去。来不及多想,他抗拒搜查,一手就将敌探推开。

  看似文弱的应修人,其实是文武兼修。早在1923年,他就耻以文人相尚,愿“一手放不下笔,一手要去捏把雪亮的刀;非同时分一分力以杀贼不可”。那年9月起,应修人就到横浜桥的精武分会学武,到年底他已初步学会了潭腿、工力拳、大战拳等拳术大路。后来以身许国,为革命而奔波,应修人怕是没有多少闲暇与心思练武,但是青年时期留下的武术功底,特别是习武之人的血气与刚性犹在。为此,面对强敌,他选择应战。

  见应修人孤身一人竟敢来硬的,那个敌探扭上前去,其他几个敌探也一拥而上,大打出手。应修人奋力抵抗,然而,终究是好汉难敌四手。几番周旋,他被逼到了窗口附近,窗子底下便是一条通到海宁路的小弄堂。应修人仍然坚持搏斗,敌探合力强攻,应修人躲闪不及,从窗口被打落下去。

  应修人的英勇牺牲救了一位同志

  应修人临危不惧,奋力拼搏,不仅打出了共产党人的刚烈勇毅,而且以自己的勇敢与牺牲救了一位同志。

  事实上,那屋里除了敌探,还有中共江苏省委组织部秘书周光亚等人。正是叛变的周光亚,带着特务到处抓人,不仅使丁玲落入魔爪,还抓捕了上门前来联系工作的潘梓年。当时,另一位被捕同志就在屋里,交由周光亚控制。当应修人与敌探打作一团,那位同志也受到感昭,果断地向周光亚出手,二人撕打起来。忽听得一声大叫,抬头一看,应修人不见了,而窗门大开着。那帮敌探顾不了别的,急匆匆地赶了出去。

  这时,叛徒周光亚正被那位同志按倒在地上。见敌探一拥而出,那位同志趁机起身跑出房门,并顺势带上了门。这样,周光亚一时没有跟上来。他快步下楼,从前门飞跑了出去,如鱼脱网,如鸟归林,急急匆匆,重获自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