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密码

当前位置:首 页 >> 正文

孤岛抗战女杰被暗杀 鲁迅逝世后最哀伤的葬礼
2014-6-27 10:41:20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云飞 选稿:奚亮

image

上海职妇剧团公演后全体合影(后排左一茅丽瑛)

image
茅丽瑛烈士遇害处现状

  1939年12月12日晚,上海滩已是寒风凛冽,日间繁华的南京路上行人渐少。7点半,从南京东路114号慈安里大楼门口传来三声凄厉的枪声,撕破了夜色下的平静,一位年轻女子倒在了血泊中。被害者是谁?开枪的又是什么人?

  投身革命,甘当大众的牛

  茅丽瑛,1910年8月出生于浙江杭州。1931年,考入上海海关任英文打字员。1935年参加上海职业妇女会,开始从事进步活动。之后,茅丽瑛大量阅读革命书籍,积极参加党组织领导的活动。八一三抗战爆发后,她先后参加战时服务团、救亡长征团等救亡组织,积极参加慰问伤兵、救济难民等活动,还曾远赴华南各地海关进行抗日宣传。为此,她狠心离开了相依为命的母亲,毅然辞去了薪酬优厚的海关工作。

  南下宣传告一段落后,茅丽瑛收到母亲病重的消息,于1938年初春回到上海。之后,她在上海启秀女中任教,继续从事爱国救亡工作。5月5日,茅丽瑛被推举为“中国职业妇女俱乐部”(简称“职妇”)主席,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正如她所说的:“我是主席,也是大众的牛呵!”2个月后,俱乐部会员由一百多人发展至三百余人,最多时达到一千人。5月,经原江海关地下党支部书记胡实声介绍,茅丽瑛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她为了革命事业,忘情地燃烧着自己,鼓舞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在茅丽瑛领导下,“职妇”轰轰烈烈地开展了一系列维护妇女权益、组织妇女投入抗日救亡的斗争。通过开展读书会、时事讨论会、文学习作会等活动,成立话剧团、歌咏团、粤曲团等,开展抗日文艺宣传。

  奋不顾身,组织义卖筹款物

  1939年春,上级党组织指示茅丽瑛以“职妇”名义,利用上海“孤岛”的特殊环境,为新四军募集棉衣钱款,同时为难民筹集救济费。茅丽瑛决定发动会员向社会广泛募捐物品,然后进行义卖。她带领会员对义卖活动进行了广泛的宣传,引起社会各界的热烈响应,数天内募到款项2000余元。这期间,她的母亲病危住院,茅丽瑛正废寝忘食投入义卖筹备活动之中,只好托付别人照料护理。直到母亲去世,她还在为募捐奔走。

  义卖活动受到了敌人的重重阻挠,先是寄来附有子弹的恐吓信,后来又胁迫有关单位拒绝借给义卖的会场。在茅丽瑛“为义卖而生、为义卖而死”的精神感召下,“职妇”同人齐心协力,如期在会所举行义卖活动。7月14日义卖开幕当天,茅丽瑛带领参加义卖的人员与敌伪暴徒的捣乱活动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并将两名暴徒扭送公共租界工部局。接着,又在法庭上公开作证揭露敌伪破坏义卖的阴谋,使义卖得以圆满结束。义卖所得款项悉数用来募制军棉衣和救济难民。

  义卖会的成功引起了敌人对“职妇”、对茅丽瑛的进一步仇视。茅丽瑛被日伪特务称为“第二史良之中共激烈分子”,几度受到威胁。党组织安排她转移,但她坚持要把“职妇”工作安排好了再走。然而,敌人已经准备对她下毒手了。12月12日晚7时半,茅丽瑛在“职妇”开完会走出福利公司门口时,被埋伏在楼梯拐角处的“76号”汪伪特务连续击中三枪。被送到医院后,虽经地下党组织多方设法抢救,但在敌伪对院方施加压力、严密监视下,15日下午2时,茅丽瑛不幸逝世。临终前,她对一护士(系中共党员)说:“告诉妈妈(指党组织),我死了不要为我悲伤,我是时刻准备牺牲的!希望大家继续努力,加倍努力。”

  七月流火,革命精神永流传

  茅丽瑛牺牲后,上海党组织为揭露敌人的阴谋,激发人们的爱国热情,以茅宅的名义,在上海各大报纸登报丧启事。上海各界人民团体成立了治丧委员会。12月16日至17日,在万国殡仪馆举行隆重公祭,中共江苏省委职委和八路军、新四军驻沪代表以及数千名群众前往瞻仰仪容、吊唁烈士,声势浩大。《申报》为此记载:“其情绪之哀伤,为鲁迅先生逝世后所未有。”中共江苏省委文委委员、著名剧作家于伶,在茅丽瑛牺牲后,曾悲愤地写下了“继惺公成仁万氓痛哭孤岛孤女不孤,与湖同仇无限哀愁秋风秋雨千秋”的挽联。

  解放后,人民政府曾多次举行纪念活动。1949年12月12日,上海市各界人民举行了茅丽瑛烈士殉难十周年悼念大会。陈毅同志题词:“为人民利益而牺牲是最光荣的,人民永远纪念她”。1962年,为实现自己多年的夙愿,与茅丽瑛共同战斗过的于伶完成了反映上海人民抗日斗争的舞台剧本《七月流火》,其中主人公就是以茅丽瑛烈士为原型的。作品甫一问世,便引起了文艺界的广泛关注,当时即有十余个省市话剧院、团同时排演,有关电影厂也积极准备改编为电影。但是,在1963年开始的极左思潮中,该剧被人诬蔑为大毒草而遭禁演。他们还试图造谣,称女主角原型茅丽瑛是假党员,称剧中所写为新四军募寒衣的群众义卖运动也是假的,无中生有地罗织了一大堆罪名在剧中人物与情节上。1979年,剧本《七月流火》得到平反,由林谷将其改编成电影文学剧本并公开发表。

  1989年,在茅丽瑛遇害50周年之日,上海举行隆重的纪念座谈会,并在南京东路烈士遇害处勒石纪念。翌年,塑烈士雕像于其母校——第十二中学(原启秀女校)。茅丽瑛永远活在上海人民的心中。

孤岛抗战女杰被暗杀 鲁迅逝世后最哀伤的葬礼

2014年6月27日 10:41 来源:东方网

image

上海职妇剧团公演后全体合影(后排左一茅丽瑛)

image
茅丽瑛烈士遇害处现状

  1939年12月12日晚,上海滩已是寒风凛冽,日间繁华的南京路上行人渐少。7点半,从南京东路114号慈安里大楼门口传来三声凄厉的枪声,撕破了夜色下的平静,一位年轻女子倒在了血泊中。被害者是谁?开枪的又是什么人?

  投身革命,甘当大众的牛

  茅丽瑛,1910年8月出生于浙江杭州。1931年,考入上海海关任英文打字员。1935年参加上海职业妇女会,开始从事进步活动。之后,茅丽瑛大量阅读革命书籍,积极参加党组织领导的活动。八一三抗战爆发后,她先后参加战时服务团、救亡长征团等救亡组织,积极参加慰问伤兵、救济难民等活动,还曾远赴华南各地海关进行抗日宣传。为此,她狠心离开了相依为命的母亲,毅然辞去了薪酬优厚的海关工作。

  南下宣传告一段落后,茅丽瑛收到母亲病重的消息,于1938年初春回到上海。之后,她在上海启秀女中任教,继续从事爱国救亡工作。5月5日,茅丽瑛被推举为“中国职业妇女俱乐部”(简称“职妇”)主席,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正如她所说的:“我是主席,也是大众的牛呵!”2个月后,俱乐部会员由一百多人发展至三百余人,最多时达到一千人。5月,经原江海关地下党支部书记胡实声介绍,茅丽瑛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她为了革命事业,忘情地燃烧着自己,鼓舞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在茅丽瑛领导下,“职妇”轰轰烈烈地开展了一系列维护妇女权益、组织妇女投入抗日救亡的斗争。通过开展读书会、时事讨论会、文学习作会等活动,成立话剧团、歌咏团、粤曲团等,开展抗日文艺宣传。

  奋不顾身,组织义卖筹款物

  1939年春,上级党组织指示茅丽瑛以“职妇”名义,利用上海“孤岛”的特殊环境,为新四军募集棉衣钱款,同时为难民筹集救济费。茅丽瑛决定发动会员向社会广泛募捐物品,然后进行义卖。她带领会员对义卖活动进行了广泛的宣传,引起社会各界的热烈响应,数天内募到款项2000余元。这期间,她的母亲病危住院,茅丽瑛正废寝忘食投入义卖筹备活动之中,只好托付别人照料护理。直到母亲去世,她还在为募捐奔走。

  义卖活动受到了敌人的重重阻挠,先是寄来附有子弹的恐吓信,后来又胁迫有关单位拒绝借给义卖的会场。在茅丽瑛“为义卖而生、为义卖而死”的精神感召下,“职妇”同人齐心协力,如期在会所举行义卖活动。7月14日义卖开幕当天,茅丽瑛带领参加义卖的人员与敌伪暴徒的捣乱活动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并将两名暴徒扭送公共租界工部局。接着,又在法庭上公开作证揭露敌伪破坏义卖的阴谋,使义卖得以圆满结束。义卖所得款项悉数用来募制军棉衣和救济难民。

  义卖会的成功引起了敌人对“职妇”、对茅丽瑛的进一步仇视。茅丽瑛被日伪特务称为“第二史良之中共激烈分子”,几度受到威胁。党组织安排她转移,但她坚持要把“职妇”工作安排好了再走。然而,敌人已经准备对她下毒手了。12月12日晚7时半,茅丽瑛在“职妇”开完会走出福利公司门口时,被埋伏在楼梯拐角处的“76号”汪伪特务连续击中三枪。被送到医院后,虽经地下党组织多方设法抢救,但在敌伪对院方施加压力、严密监视下,15日下午2时,茅丽瑛不幸逝世。临终前,她对一护士(系中共党员)说:“告诉妈妈(指党组织),我死了不要为我悲伤,我是时刻准备牺牲的!希望大家继续努力,加倍努力。”

  七月流火,革命精神永流传

  茅丽瑛牺牲后,上海党组织为揭露敌人的阴谋,激发人们的爱国热情,以茅宅的名义,在上海各大报纸登报丧启事。上海各界人民团体成立了治丧委员会。12月16日至17日,在万国殡仪馆举行隆重公祭,中共江苏省委职委和八路军、新四军驻沪代表以及数千名群众前往瞻仰仪容、吊唁烈士,声势浩大。《申报》为此记载:“其情绪之哀伤,为鲁迅先生逝世后所未有。”中共江苏省委文委委员、著名剧作家于伶,在茅丽瑛牺牲后,曾悲愤地写下了“继惺公成仁万氓痛哭孤岛孤女不孤,与湖同仇无限哀愁秋风秋雨千秋”的挽联。

  解放后,人民政府曾多次举行纪念活动。1949年12月12日,上海市各界人民举行了茅丽瑛烈士殉难十周年悼念大会。陈毅同志题词:“为人民利益而牺牲是最光荣的,人民永远纪念她”。1962年,为实现自己多年的夙愿,与茅丽瑛共同战斗过的于伶完成了反映上海人民抗日斗争的舞台剧本《七月流火》,其中主人公就是以茅丽瑛烈士为原型的。作品甫一问世,便引起了文艺界的广泛关注,当时即有十余个省市话剧院、团同时排演,有关电影厂也积极准备改编为电影。但是,在1963年开始的极左思潮中,该剧被人诬蔑为大毒草而遭禁演。他们还试图造谣,称女主角原型茅丽瑛是假党员,称剧中所写为新四军募寒衣的群众义卖运动也是假的,无中生有地罗织了一大堆罪名在剧中人物与情节上。1979年,剧本《七月流火》得到平反,由林谷将其改编成电影文学剧本并公开发表。

  1989年,在茅丽瑛遇害50周年之日,上海举行隆重的纪念座谈会,并在南京东路烈士遇害处勒石纪念。翌年,塑烈士雕像于其母校——第十二中学(原启秀女校)。茅丽瑛永远活在上海人民的心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