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密码

当前位置:首 页 >> 正文

战争奇迹:攻占邮政大楼设备未损 档案完好无缺
2014-6-26 11:16:08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阳 选稿:贾彦

image

原上海邮政总局旧址

    1949年5月25日凌晨,上海苏州河以南地区解放了。

  这时苏州河北岸,碉堡、工事分布桥头,坦克来往巡视,国民党军队凭借高楼大厦妄图据险扼守,负隅顽抗。汤恩伯在撤逃前曾连下三道命令给作战处长王之师,命其炸毁苏州河桥梁和黄浦江码头,王此时已是民革策反行动组组长,自然不会执行。他设法调走了准备炸桥的工兵营,使桥梁得以保存。

  临阵开炮受批评

  清晨,解放苏州河以北地区的战斗打响了。

  战斗异常激烈,面对敌人占据的高楼大厦,解放军的步枪、手榴弹很难发挥火力,战士们前赴后继,英勇战斗,但仍然被敌人疯狂的火力压制住。缺乏重武器支援的解放军坚定的执行着毛主席和中央军委的指示,为了完整地保全上海,保护上海人民的生命财产,部队进入市区禁止使用火炮,只准使用步兵武器,炸药包只准炸碉堡工事,不准炸楼房。

  现在,要在敌人的强大火力下,从桥面的这一端冲到河对岸真是难以登天。

  27军所部从拂晓战至中午,不少经历过渡江作战的指战员包括“渡江第一船”的2班勇士在胜利的前夕英勇的倒下了。解放军在这宽约30米的窄河边付出重大牺牲,但进展甚微。“济南第一团”一营长董万华怒不可遏,下令调来山炮平射四川路桥对岸的地堡。炮手低声提醒董营长:“上级规定在市区里不能使用重武器。”董万华瞪了他一眼:“上级不准我们开炮打楼房、工厂,但没说不能打地堡和坦克!”十几发炮弹在国民党军地堡和坦克间爆炸,转眼打掉了他们的嚣张气焰。但其中一发炮弹打偏了,落到了邮政大楼旁,在大楼墙上留下了一块“疤痕”,让董营长懊恼不已。或许这是解放上海战役中唯一一次在市区使用重武器,董万华后来因此也受到上级的严厉批评。

  执行政策见耐心

  27军军长聂凤智闻讯后及时制止了山炮再度发射,他勇于面对一线指战员的质问:“是爱无产阶级的战士,还是爱资产阶级的楼房?是我们干部战士的鲜血和生命重要,还是官僚资产阶级的楼房重要?”爱兵如子的聂凤智,此刻牢记陈毅的嘱托:一定要军政全胜,一定要把人民的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他对大家开导到:“战士和楼房,我都爱!我跟大家一样,爱惜战士的生命,大家也跟我一样,爱惜人民的财产。现在那些楼房还被敌人占领着,再过几个小时,我们从敌人手里夺过来,它就不再属于资产阶级,而属于人民的财产。我们没有任何权利毁坏它,必须尽最大努力去保全它。”大家又仔细研究了敌情,决定一面向苏州河北岸展开更猛烈的进攻,牵制敌人,一面计划天黑后绕道侧翼,在敌防御薄弱地段实施渡河,从苏州河北岸由西向东攻击,抄敌后路。

  内外联手胜顽敌

  此刻,楼里的气氛也相当紧张。为使局产免遭国民党军队破坏,邮政职工们忙着搬移档案文件柜,驾驶员把停在天井里汽车的点火部件拆去,放掉了轮胎的气,令其不能开动。国民党士兵企图闯入各工作部门时,工人们就说,这里面都是老百姓寄的信和包裹,说不定其中还有你们亲人寄出的邮件。当兵的听了就走开了。

  国民党兵龟缩在邮政大楼里,也不知道外面的战局究竟如何。为了给自己壮胆,他们在天井中用掷弹筒向外胡乱发炮。邮政职工又赶忙劝阻,说周围住得都是老百姓,你们乱开炮,伤害无辜,没有什么好处。在反复劝导下,国民党士兵停下了手。

  解放军按既定计划开始进攻,邮电大楼挂出了白旗,敌人喊话要起义,请解放军派代表去谈判,但敌人坦克又动了,为了搞清敌人是否诈降,前线指挥员将计就计,选出十几名年轻战士带着冲锋枪上去,见机行事。与此同时,师政委常勇根据上海地下党提供的情报,与敌团政工处主任挂通电话,叫其过桥谈判。敌人过来后,向其指出负隅顽抗只有死路一条,上海解放是大势所趋。眼看日暮途穷,大势已去,这个常以自己当过山东韩复渠手枪队队长自夸的家伙不得不认输投降,打电话对邮电大楼内的残部进行劝降。

  在解放军强大的政治攻势和英勇顽强的攻击下,敌人土崩瓦解,邮政大楼很快被占领了。在如此大规模的战役之中,邮政大楼内没有丢失一件邮件、损失一件设备和遗失一份档案,这不可谓是一个战争的奇迹。经过对敌人工事艰苦的定点清除,27日晚,上海市区全部解放。大上海回到人民手中。

战争奇迹:攻占邮政大楼设备未损 档案完好无缺

2014年6月26日 11:16 来源:东方网

image

原上海邮政总局旧址

    1949年5月25日凌晨,上海苏州河以南地区解放了。

  这时苏州河北岸,碉堡、工事分布桥头,坦克来往巡视,国民党军队凭借高楼大厦妄图据险扼守,负隅顽抗。汤恩伯在撤逃前曾连下三道命令给作战处长王之师,命其炸毁苏州河桥梁和黄浦江码头,王此时已是民革策反行动组组长,自然不会执行。他设法调走了准备炸桥的工兵营,使桥梁得以保存。

  临阵开炮受批评

  清晨,解放苏州河以北地区的战斗打响了。

  战斗异常激烈,面对敌人占据的高楼大厦,解放军的步枪、手榴弹很难发挥火力,战士们前赴后继,英勇战斗,但仍然被敌人疯狂的火力压制住。缺乏重武器支援的解放军坚定的执行着毛主席和中央军委的指示,为了完整地保全上海,保护上海人民的生命财产,部队进入市区禁止使用火炮,只准使用步兵武器,炸药包只准炸碉堡工事,不准炸楼房。

  现在,要在敌人的强大火力下,从桥面的这一端冲到河对岸真是难以登天。

  27军所部从拂晓战至中午,不少经历过渡江作战的指战员包括“渡江第一船”的2班勇士在胜利的前夕英勇的倒下了。解放军在这宽约30米的窄河边付出重大牺牲,但进展甚微。“济南第一团”一营长董万华怒不可遏,下令调来山炮平射四川路桥对岸的地堡。炮手低声提醒董营长:“上级规定在市区里不能使用重武器。”董万华瞪了他一眼:“上级不准我们开炮打楼房、工厂,但没说不能打地堡和坦克!”十几发炮弹在国民党军地堡和坦克间爆炸,转眼打掉了他们的嚣张气焰。但其中一发炮弹打偏了,落到了邮政大楼旁,在大楼墙上留下了一块“疤痕”,让董营长懊恼不已。或许这是解放上海战役中唯一一次在市区使用重武器,董万华后来因此也受到上级的严厉批评。

  执行政策见耐心

  27军军长聂凤智闻讯后及时制止了山炮再度发射,他勇于面对一线指战员的质问:“是爱无产阶级的战士,还是爱资产阶级的楼房?是我们干部战士的鲜血和生命重要,还是官僚资产阶级的楼房重要?”爱兵如子的聂凤智,此刻牢记陈毅的嘱托:一定要军政全胜,一定要把人民的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他对大家开导到:“战士和楼房,我都爱!我跟大家一样,爱惜战士的生命,大家也跟我一样,爱惜人民的财产。现在那些楼房还被敌人占领着,再过几个小时,我们从敌人手里夺过来,它就不再属于资产阶级,而属于人民的财产。我们没有任何权利毁坏它,必须尽最大努力去保全它。”大家又仔细研究了敌情,决定一面向苏州河北岸展开更猛烈的进攻,牵制敌人,一面计划天黑后绕道侧翼,在敌防御薄弱地段实施渡河,从苏州河北岸由西向东攻击,抄敌后路。

  内外联手胜顽敌

  此刻,楼里的气氛也相当紧张。为使局产免遭国民党军队破坏,邮政职工们忙着搬移档案文件柜,驾驶员把停在天井里汽车的点火部件拆去,放掉了轮胎的气,令其不能开动。国民党士兵企图闯入各工作部门时,工人们就说,这里面都是老百姓寄的信和包裹,说不定其中还有你们亲人寄出的邮件。当兵的听了就走开了。

  国民党兵龟缩在邮政大楼里,也不知道外面的战局究竟如何。为了给自己壮胆,他们在天井中用掷弹筒向外胡乱发炮。邮政职工又赶忙劝阻,说周围住得都是老百姓,你们乱开炮,伤害无辜,没有什么好处。在反复劝导下,国民党士兵停下了手。

  解放军按既定计划开始进攻,邮电大楼挂出了白旗,敌人喊话要起义,请解放军派代表去谈判,但敌人坦克又动了,为了搞清敌人是否诈降,前线指挥员将计就计,选出十几名年轻战士带着冲锋枪上去,见机行事。与此同时,师政委常勇根据上海地下党提供的情报,与敌团政工处主任挂通电话,叫其过桥谈判。敌人过来后,向其指出负隅顽抗只有死路一条,上海解放是大势所趋。眼看日暮途穷,大势已去,这个常以自己当过山东韩复渠手枪队队长自夸的家伙不得不认输投降,打电话对邮电大楼内的残部进行劝降。

  在解放军强大的政治攻势和英勇顽强的攻击下,敌人土崩瓦解,邮政大楼很快被占领了。在如此大规模的战役之中,邮政大楼内没有丢失一件邮件、损失一件设备和遗失一份档案,这不可谓是一个战争的奇迹。经过对敌人工事艰苦的定点清除,27日晚,上海市区全部解放。大上海回到人民手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