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密码

当前位置:首 页 >> 正文

90多年前的新天地:《星期评论》社集聚青年才俊
2014-6-26 10:59:04 来源:东方网 作者:衣慎思 选稿:贾彦

image

《星期评论》

image

《星期评论》编辑部旧址

    新天地,以其雍容雅致的环境与“高大上”的风格,成为今日上海鼎鼎有名的“上只角”。自忠路这里的“翠湖天地”住宅小区,更是以十多万一平米的天价,彰显着这一地段的显贵奢华。然而,谁又晓得在90多年前,此地段被唤作白尔路三益里,乃是法租界的地盘,而三益里17号,正是当年《星期评论》的编辑部所在地,一时魅力非凡,亦曾引得众多人杰才俊纷至云集于此。

  “两颗明星之一”的《星期评论》

  《星期评论》社其实早先设于爱多亚路(今延安东路)新民里5号,到了1920年1月底才搬至三益里。值得一提的是,编辑部所用的住宅得到了李汉俊胞兄李书城的支持,由其提供个人寓所供《星期评论》社使用。《星期评论》诞生于“五四运动”时期,因为当时办刊流行用“××评论”为名,《星期评论》也未能免俗。1919年6月8日,由戴季陶、沈玄庐、孙棣三等人正式创刊,以独立的精神、批判的态度,提倡新文化、宣传社会主义、激励工人运动。刊物赢得了社会的良好口碑与广泛销量,曾被誉为“舆论界两颗明星”之一,且与《每周评论》、《湘江评论》、《新文化》并称宣传新文化的“四大周刊”,发行量也一度达到3万多份。

  青年才俊纷至三益里

  要说星期评论的影响有多广,看看施存统后来的回忆就可略知一二。当年作为浙江文化的中心,全校共四百多人,订阅星期评论就有四百来份,几乎人手一册。不仅如此,《星期评论》的影响力迅速转化为吸引力,读了这个刊物的学生,受其感召,纷纷来沪找到《星期评论》的领导者,希望与之一叙,戴季陶、沈玄庐也是抱以耐心接见,给予指点。访客之外,《星期评论》社还不断迎来年轻进步又洋溢朝气的房客。

  经李大钊的介绍,俞秀松在1920年3月底来到申城,入住于此。一到社里,他便被这里的盎然生气所打动,“这里的同志,男女大小十四人,主张都极彻底,我实在还算不得什么。但是和爱快乐天真的空气,充满我底四周,真觉得做人第乐趣。”周遭的和谐环境与积极向上的氛围,使俞秀松对《星期评论》社产生深厚的感情,以至于在《星期评论》停刊之后,令他“十分难过”,而在目睹社里的同人各奔东西之时,此种悲伤心情更是难以名状,如其在致友人沈仲九的信中所言:“在社里底人又要跑散了,你看我难过到怎样?”

  在俞秀松入住三益里17号之后,施存统、陈公培也相继住了进来。施存统乃是浙江一师风潮中的要角,来到申城之后,通过“浙江二沈”结识了戴季陶、陈独秀等一批当时思想界的“大人物”。戴、陈其实早就因那篇引起舆论大哗的《非孝》,听闻这个小年轻的大名,并对其抱以赏识。这对处于人生成长重要阶段的青年人来说,弥足珍贵。且后来正是在戴季陶的力荐之下,施存统东渡日本才得以成行。一来为了他的肺病,二来可学得邻国之长,以至施存统后来回顾这段往昔岁月也唏嘘不已,感慨自己之所以从无政府主义转过来信仰马克思主义,直接给他以最大影响的,正是当年戴季陶在《星期评论》社给予他的指导。

  穿越模式下的《星期评论》社

  如果借用如今流行的穿越模式,在1920年4、5月间踏进三益里17号的门槛,你会看到这样一番热闹景象:李汉俊正在奋笔疾书,丝毫没有时间来搭理他人,而他埋首创作的,大多是关于马克思主义和劳动运动的新鲜内容;杨之华因为是社里元老沈玄庐未过门的儿媳,受新思潮的影响,放弃了未来的教师职业,趁着1919年年假来到这里,原本是想通过社里去苏俄学习。去留未定之际,沈玄庐劝其留下,先在这里半工半读。到了社里以后,杨之华感到“既新奇,又刺激”,见着众位姑娘,减去三千青丝,以尼姑形象在这里工作。杨之华在社里干的是技术工种,任务主要是为社里刻写蜡纸、油印传单。社里还有她敬佩的丁宝林,丁氏来自绍兴女师,多才多艺,引得沈玄庐牵肠挂肚,未想之后她抱定独身主义,做了尼姑过起了隐居生活。

  另一厢,俞秀松正要从社里出门去,前往厚生铁工厂干活,读书人为何这样卖力气,在于为了以亲力亲为来实践他的美好理想,以结合工人运动改造社会;这边施存统虽身患肺病,但仍与戴季陶频频交流时局,阐发政见,戴氏的理论造诣与真知灼见,使得施存统频频颔首赞许,对他后来总结“工读互助团”的经验教训不无裨益。陈望道在老家义乌译好了先前应社里之约的《共产党宣言》,此番来到社里,乃是因为戴季陶已被孙中山召唤,即将赴穗,因此要他来接替戴的角色。

  当然,还有个大人物一定不容错过,这人就是来自饿乡的维经斯基,他的正式角色是俄共(布)远东州委海参崴(今符拉迪沃斯托克)分局外国处全权代表。受陈独秀之邀来到社里,与陈独秀、沈玄庐、陈公培、杨明斋等人围坐一起,热情地向他们介绍俄国革命以及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的理论和各项政策,还有革命后的政治、经济、教育等各方面状况。听过维经斯基的讲演,使在座的先进知识分子倍感兴趣,大开眼界,耳目一新,也令他们看到了一个新型的社会革命和社会主义国家的轮廓,增进了依靠工农群众进行革命的信念,加速了共产主义者的建党过程。

  在《星期评论》社,人人劳动,人人平等,可以听到毫无虚伪客套地相互直呼姓名。三益里17号,汇聚着一批初步接受马克思主义的青年才俊,他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青春年华在此激情燃烧,红色征途在此傲然启程。

90多年前的新天地:《星期评论》社集聚青年才俊

2014年6月26日 10:59 来源:东方网

image

《星期评论》

image

《星期评论》编辑部旧址

    新天地,以其雍容雅致的环境与“高大上”的风格,成为今日上海鼎鼎有名的“上只角”。自忠路这里的“翠湖天地”住宅小区,更是以十多万一平米的天价,彰显着这一地段的显贵奢华。然而,谁又晓得在90多年前,此地段被唤作白尔路三益里,乃是法租界的地盘,而三益里17号,正是当年《星期评论》的编辑部所在地,一时魅力非凡,亦曾引得众多人杰才俊纷至云集于此。

  “两颗明星之一”的《星期评论》

  《星期评论》社其实早先设于爱多亚路(今延安东路)新民里5号,到了1920年1月底才搬至三益里。值得一提的是,编辑部所用的住宅得到了李汉俊胞兄李书城的支持,由其提供个人寓所供《星期评论》社使用。《星期评论》诞生于“五四运动”时期,因为当时办刊流行用“××评论”为名,《星期评论》也未能免俗。1919年6月8日,由戴季陶、沈玄庐、孙棣三等人正式创刊,以独立的精神、批判的态度,提倡新文化、宣传社会主义、激励工人运动。刊物赢得了社会的良好口碑与广泛销量,曾被誉为“舆论界两颗明星”之一,且与《每周评论》、《湘江评论》、《新文化》并称宣传新文化的“四大周刊”,发行量也一度达到3万多份。

  青年才俊纷至三益里

  要说星期评论的影响有多广,看看施存统后来的回忆就可略知一二。当年作为浙江文化的中心,全校共四百多人,订阅星期评论就有四百来份,几乎人手一册。不仅如此,《星期评论》的影响力迅速转化为吸引力,读了这个刊物的学生,受其感召,纷纷来沪找到《星期评论》的领导者,希望与之一叙,戴季陶、沈玄庐也是抱以耐心接见,给予指点。访客之外,《星期评论》社还不断迎来年轻进步又洋溢朝气的房客。

  经李大钊的介绍,俞秀松在1920年3月底来到申城,入住于此。一到社里,他便被这里的盎然生气所打动,“这里的同志,男女大小十四人,主张都极彻底,我实在还算不得什么。但是和爱快乐天真的空气,充满我底四周,真觉得做人第乐趣。”周遭的和谐环境与积极向上的氛围,使俞秀松对《星期评论》社产生深厚的感情,以至于在《星期评论》停刊之后,令他“十分难过”,而在目睹社里的同人各奔东西之时,此种悲伤心情更是难以名状,如其在致友人沈仲九的信中所言:“在社里底人又要跑散了,你看我难过到怎样?”

  在俞秀松入住三益里17号之后,施存统、陈公培也相继住了进来。施存统乃是浙江一师风潮中的要角,来到申城之后,通过“浙江二沈”结识了戴季陶、陈独秀等一批当时思想界的“大人物”。戴、陈其实早就因那篇引起舆论大哗的《非孝》,听闻这个小年轻的大名,并对其抱以赏识。这对处于人生成长重要阶段的青年人来说,弥足珍贵。且后来正是在戴季陶的力荐之下,施存统东渡日本才得以成行。一来为了他的肺病,二来可学得邻国之长,以至施存统后来回顾这段往昔岁月也唏嘘不已,感慨自己之所以从无政府主义转过来信仰马克思主义,直接给他以最大影响的,正是当年戴季陶在《星期评论》社给予他的指导。

  穿越模式下的《星期评论》社

  如果借用如今流行的穿越模式,在1920年4、5月间踏进三益里17号的门槛,你会看到这样一番热闹景象:李汉俊正在奋笔疾书,丝毫没有时间来搭理他人,而他埋首创作的,大多是关于马克思主义和劳动运动的新鲜内容;杨之华因为是社里元老沈玄庐未过门的儿媳,受新思潮的影响,放弃了未来的教师职业,趁着1919年年假来到这里,原本是想通过社里去苏俄学习。去留未定之际,沈玄庐劝其留下,先在这里半工半读。到了社里以后,杨之华感到“既新奇,又刺激”,见着众位姑娘,减去三千青丝,以尼姑形象在这里工作。杨之华在社里干的是技术工种,任务主要是为社里刻写蜡纸、油印传单。社里还有她敬佩的丁宝林,丁氏来自绍兴女师,多才多艺,引得沈玄庐牵肠挂肚,未想之后她抱定独身主义,做了尼姑过起了隐居生活。

  另一厢,俞秀松正要从社里出门去,前往厚生铁工厂干活,读书人为何这样卖力气,在于为了以亲力亲为来实践他的美好理想,以结合工人运动改造社会;这边施存统虽身患肺病,但仍与戴季陶频频交流时局,阐发政见,戴氏的理论造诣与真知灼见,使得施存统频频颔首赞许,对他后来总结“工读互助团”的经验教训不无裨益。陈望道在老家义乌译好了先前应社里之约的《共产党宣言》,此番来到社里,乃是因为戴季陶已被孙中山召唤,即将赴穗,因此要他来接替戴的角色。

  当然,还有个大人物一定不容错过,这人就是来自饿乡的维经斯基,他的正式角色是俄共(布)远东州委海参崴(今符拉迪沃斯托克)分局外国处全权代表。受陈独秀之邀来到社里,与陈独秀、沈玄庐、陈公培、杨明斋等人围坐一起,热情地向他们介绍俄国革命以及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的理论和各项政策,还有革命后的政治、经济、教育等各方面状况。听过维经斯基的讲演,使在座的先进知识分子倍感兴趣,大开眼界,耳目一新,也令他们看到了一个新型的社会革命和社会主义国家的轮廓,增进了依靠工农群众进行革命的信念,加速了共产主义者的建党过程。

  在《星期评论》社,人人劳动,人人平等,可以听到毫无虚伪客套地相互直呼姓名。三益里17号,汇聚着一批初步接受马克思主义的青年才俊,他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青春年华在此激情燃烧,红色征途在此傲然启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