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密码

当前位置:首 页 >> 正文

宋公园的悲歌 见证上海解放前43位烈士就义
2014-6-25 09:36:52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云飞 选稿:贾彦

image

解放后在宋公园刑场发现的部分棺木

image

四十三烈士牺牲地今貌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前的十几天,对很多宋公园附近的上海居民来说,除了对解放军的期盼,这是一段非常恐惧、难熬的日子。这期间,隔三差五就能看到国民党警车押着一批批人,带着手铐、脚镣被拉到宋公园东南面的沈家墓地枪毙、活埋。有时候,枪响前还隐约听到有人大声高喊着什么。被害者都是什么人呢?

  烈士就义地的发现

  直到上海解放后,大家才知道,在这短短十几天的时间里,丧心病狂的国民党反动派在宋公园分6批先后杀害了43位革命者!诸多烈士牺牲于黎明前夕,怎能不让人扼腕叹息。5月30日,上海解放后第四天,陈毅市长下达指示:“重新安葬烈士遗体”。6月5日,除交通大学两位烈士遗体被迎回交通大学外,其余烈士被安葬于虹桥公墓,后迁至龙华烈士陵园。

  然而,在这里被害的烈士数量远不止此。抗战胜利后,在宋公园南隅及东侧唐家沙一带等处的刑场上,被枪杀、活埋的革命烈士难以计数。1950年,宋公园修葺、扩建时,在周边曾挖出数处成排装有尸体(骨)的薄皮棺柩。1960年,在公园东南侧兴建游泳池时,更是挖掘出尸骨百余具之多,有的还带有手铐、脚镣,惨不忍睹。

  黎明前的牺牲

  黎明前牺牲的43位烈士,有在开展群众运动中不幸被捕的中共党员和民主进步人士,有在国民党党、政、军、特系统及政府要害部门从事情报、策反工作被暴露的爱国官兵。其中,中共党员有穆汉祥、钱凤岐、刘家栋、钱文湘、方云卿、陈潘旭等13人;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中,有曾伟、虞键、郭莽西、谢超逸、刘启纶、孟士衡、方志农等22人;国民党爱国官兵中,有陈尔晋及其夫人王曼霞、樊兼堂、秦步云、许建民、王倍华、冯德章,以及从重庆号起义后继续从事策反国民党军队起义的军官莫香传。他们被捕后,正气凛然,坚贞不屈,遭受酷刑仍不叛变,不出卖组织。在宋公园刑场,他们毫无惧色,视死如归。临刑前,孟士衡从容执笔给妻子写信:“……我为革命而成仁,死而无遗憾。”王克仁就义前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陈潘旭牺牲前高呼:“共产主义万岁!”他们先后英勇地倒在敌人乱枪之中。

  其实,其中还少统计了一个,那就是王曼霞腹中6个月的孩子。

  陈尔晋是黄埔军校八期毕业生,1948年时任国民党国防部陆军第十三编练司令部上校副司令兼参谋长。受妻子中共党员王曼霞的影响,他于1949年1月与中共上海局接上关系,准备在国民党军队中策动起义。5月初,因叛徒出卖,陈尔晋夫妇被捕入狱。在狱中,国民党上海市警察局长毛森亲自负责突击审讯。陈尔晋夫妇受尽酷刑,仍然严守秘密,拒不招供。他们不到1岁的儿子和奶妈也没有幸免,被捕入狱。在上海党组织的极力周旋下,以孩子还小并在哺乳期,奶妈在牢中无法奶养孩子为由,数日后,孩子幸运地获释出狱。

  5月19日,在解放军对上海外围发起进攻的隆隆炮声中,陈尔晋夫妇与11名难友被押至宋公园刑场。陈尔晋搀扶着怀有身孕的妻子,气宇轩昂,无所畏惧,高喊“毛先生万岁!”待妻子从容整装后,夫妇二人与难友们坦然赴难。可怜他们的孩子,尚未出世便随父母一起蒙难。

  宋公园的前世今生

  宋公园位于共和新路1555号。1914年6月,因宋教仁墓落此而得名,占地百余亩,后作为公园开放。1946年改名为教仁公园。1950年改名为闸北公园。不过,宋公园的叫法也一直沿用至今。上世纪50年代,经过两次修缮、扩建,闸北公园的宋教仁墓地成为人们瞻仰的纪念地。文革中被毁后,1981年,重修后的宋教仁墓竣工开放。之后,这里成为市民清明节敬献花圈,凭悼、缅怀先烈之处。

  如今的闸北公园周边街市繁荣,车来人往,一派兴旺。南隅刑场旧址建起了沪北电影院,东侧唐家沙一带则建成了闸北游泳池。然而,作为革命烈士殉难地和纪念地,却无法找到半点信息,没有任何碑记。公园内的游人,甚至工作人员都无法指明烈士牺牲的确切位置,甚至根本不清楚有这么回事。

  曾经回荡在宋公园上空凄厉的枪声早已散尽,先烈们在生命最后时刻的慷慨悲歌也离我们而去。今天,生活在幸福生活之中的我们,是否应该铭记那些牺牲于此的烈士们,牢记发生在这块热土上的悲壮故事。

宋公园的悲歌 见证上海解放前43位烈士就义

2014年6月25日 09:36 来源:东方网

image

解放后在宋公园刑场发现的部分棺木

image

四十三烈士牺牲地今貌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前的十几天,对很多宋公园附近的上海居民来说,除了对解放军的期盼,这是一段非常恐惧、难熬的日子。这期间,隔三差五就能看到国民党警车押着一批批人,带着手铐、脚镣被拉到宋公园东南面的沈家墓地枪毙、活埋。有时候,枪响前还隐约听到有人大声高喊着什么。被害者都是什么人呢?

  烈士就义地的发现

  直到上海解放后,大家才知道,在这短短十几天的时间里,丧心病狂的国民党反动派在宋公园分6批先后杀害了43位革命者!诸多烈士牺牲于黎明前夕,怎能不让人扼腕叹息。5月30日,上海解放后第四天,陈毅市长下达指示:“重新安葬烈士遗体”。6月5日,除交通大学两位烈士遗体被迎回交通大学外,其余烈士被安葬于虹桥公墓,后迁至龙华烈士陵园。

  然而,在这里被害的烈士数量远不止此。抗战胜利后,在宋公园南隅及东侧唐家沙一带等处的刑场上,被枪杀、活埋的革命烈士难以计数。1950年,宋公园修葺、扩建时,在周边曾挖出数处成排装有尸体(骨)的薄皮棺柩。1960年,在公园东南侧兴建游泳池时,更是挖掘出尸骨百余具之多,有的还带有手铐、脚镣,惨不忍睹。

  黎明前的牺牲

  黎明前牺牲的43位烈士,有在开展群众运动中不幸被捕的中共党员和民主进步人士,有在国民党党、政、军、特系统及政府要害部门从事情报、策反工作被暴露的爱国官兵。其中,中共党员有穆汉祥、钱凤岐、刘家栋、钱文湘、方云卿、陈潘旭等13人;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中,有曾伟、虞键、郭莽西、谢超逸、刘启纶、孟士衡、方志农等22人;国民党爱国官兵中,有陈尔晋及其夫人王曼霞、樊兼堂、秦步云、许建民、王倍华、冯德章,以及从重庆号起义后继续从事策反国民党军队起义的军官莫香传。他们被捕后,正气凛然,坚贞不屈,遭受酷刑仍不叛变,不出卖组织。在宋公园刑场,他们毫无惧色,视死如归。临刑前,孟士衡从容执笔给妻子写信:“……我为革命而成仁,死而无遗憾。”王克仁就义前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陈潘旭牺牲前高呼:“共产主义万岁!”他们先后英勇地倒在敌人乱枪之中。

  其实,其中还少统计了一个,那就是王曼霞腹中6个月的孩子。

  陈尔晋是黄埔军校八期毕业生,1948年时任国民党国防部陆军第十三编练司令部上校副司令兼参谋长。受妻子中共党员王曼霞的影响,他于1949年1月与中共上海局接上关系,准备在国民党军队中策动起义。5月初,因叛徒出卖,陈尔晋夫妇被捕入狱。在狱中,国民党上海市警察局长毛森亲自负责突击审讯。陈尔晋夫妇受尽酷刑,仍然严守秘密,拒不招供。他们不到1岁的儿子和奶妈也没有幸免,被捕入狱。在上海党组织的极力周旋下,以孩子还小并在哺乳期,奶妈在牢中无法奶养孩子为由,数日后,孩子幸运地获释出狱。

  5月19日,在解放军对上海外围发起进攻的隆隆炮声中,陈尔晋夫妇与11名难友被押至宋公园刑场。陈尔晋搀扶着怀有身孕的妻子,气宇轩昂,无所畏惧,高喊“毛先生万岁!”待妻子从容整装后,夫妇二人与难友们坦然赴难。可怜他们的孩子,尚未出世便随父母一起蒙难。

  宋公园的前世今生

  宋公园位于共和新路1555号。1914年6月,因宋教仁墓落此而得名,占地百余亩,后作为公园开放。1946年改名为教仁公园。1950年改名为闸北公园。不过,宋公园的叫法也一直沿用至今。上世纪50年代,经过两次修缮、扩建,闸北公园的宋教仁墓地成为人们瞻仰的纪念地。文革中被毁后,1981年,重修后的宋教仁墓竣工开放。之后,这里成为市民清明节敬献花圈,凭悼、缅怀先烈之处。

  如今的闸北公园周边街市繁荣,车来人往,一派兴旺。南隅刑场旧址建起了沪北电影院,东侧唐家沙一带则建成了闸北游泳池。然而,作为革命烈士殉难地和纪念地,却无法找到半点信息,没有任何碑记。公园内的游人,甚至工作人员都无法指明烈士牺牲的确切位置,甚至根本不清楚有这么回事。

  曾经回荡在宋公园上空凄厉的枪声早已散尽,先烈们在生命最后时刻的慷慨悲歌也离我们而去。今天,生活在幸福生活之中的我们,是否应该铭记那些牺牲于此的烈士们,牢记发生在这块热土上的悲壮故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