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失守金山卫:淞沪会战中国统帅部的严重失误

2014-12-9 15:15:17

来源:上海通 选稿:宋晓东

  柳川平助指挥的第十军11月初集结于以东的马鞍群岛。11月4日,第十军第一梯队的第六师团、第十八师团和国崎旅团,在海军第四舰队掩护下,抵达大小金山附近海域。当夜在金山卫及漕泾附近海面换乘。11月5日拂晓,利用大雾、大潮在全公亭、金丝娘桥、金山卫、漕泾一线登陆。其第六师团及国崎旅团在金山卫东侧金山嘴、漕泾一带登陆,第十八师团在金山卫西侧全公亭、金线娘桥一带登陆。第一一四师团为第二梯队,11月11日前后从全公亭左右登陆。日军统帅部于7日下令编组华中方面军,以松井石根为司令官,统一指挥上海派遣军与第十军,担任上海和南京方面的作战。

  日军在杭州湾登陆后,企图第一步与上海虹桥以北的日军会合,围歼虹桥、松江、乍浦一线以东守军,进而沿太湖南北两侧直攻南京。日军占领沿海地带以后,迅速分兵两路:北路主力由金山卫经张堰直扑松江城,一部由漕泾向闵行进攻;南路主力进攻吕巷和金山,一部向太平桥、广陈方向进攻。一一四师团则向平湖和嘉兴进犯。

  日军登陆成功,使战场局势急转直下,中国军队全面陷入被动状态。杭州湾北岸地区属右翼军防守,“八一三”战争开始后,这里因系非主要战场,配备兵力甚少,而且还不断抽调部队去支援中央和左翼两军作战。日军在金山卫登陆前,张发奎原以何键系湘军第六十三师守卫乍浦——澉浦——防线,第六十二师守备全公亭——金山嘴防线,第五十五师和第四十五独立旅防守浦东地区。这些部队的战斗力都比较差。由于中央集团在10月底撤到苏州河南岸,浦东形势危殆,遂将第六十二师开往浦东,因之从全公亭到柘林之间,只剩下第六十三师,完全无法阻挡日军的登陆。

  杭州湾的金山卫地区,不但适宜于战役登陆兵团上岸,而且在陆上有通往上海的三条公路,并有通往杭州的水陆交通;同时,有穿越苏、皖边境通向芜湖、南京的便利通道。在金山卫登陆的日军,不但在战役上直接对上海中国军队的侧背形成严重威胁,而且也使南京陷入日军的战略迂回之中。日军登陆金山卫,不仅是为了从右后方迂回淞沪战场,包围中国军队,而且又有从太湖南面直插苏皖边境,迂回和包抄南京的战略企图。显然,日军是要沿着当年明朝倭寇从杭州湾登陆,进而骚扰苏皖的路线进军。中国军队未能阻挡,至少是滞迟、延缓日军在杭州湾的进攻,加速了淞沪抗战的失败,也使南京过早地陷入于日军迂回之中,影响十分重大。

  这不能不说是中国统帅部和第三战区在指挥上的一个严重失误。南京参谋本部在“七七”事变前,已预计到一旦中日全面战争开始,日军可能在杭州湾北面实行登陆,迂回上海。但是“八一三”战争爆发后,对于杭州湾地区的防务却缺乏重视。中国统帅机关的作战部署,注重正面防御,忽视翼侧;军队主要配置于第一线,没有控制足够的战役预备队。淞沪作战初期,左翼侧的狮子林至川沙口一线仅配备一个骑兵连担任警戒,以致日军未遇阻击就轻易登陆。到了中国军队退守苏州河沿线时,杭州湾方向已成为上海防御的最重要翼侧,但仍未引起重视。在澉浦至柘林附近90公里的地段上,只有一个战力不强的师担任防守;加之,增援上海的部队都投入了第一线;战役预备队极少,无法实行机动,致使日军能顺利地在杭州湾登陆成功,中国守军全线崩溃占对于这一失误,蒋介石在淞沪会战结束后承认,他自己是负有最高责任的。[蒋介石:《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训词(四)》,《蒋总统集》,第一册,台湾国防研究院1961年版,第1082页。]

  右翼军总司令张发奎获悉日军登陆,下令调浦东的第六十二师和独立四十五旅以及在枫径的第七十九师,参加对北路日军的阻击。11月5日中午,六十二师在张堰地区与北路日军遭遇,激战至次日晚,守军撤至南桥、叶榭附近。松江为沪浙间咽喉,当时只驻有川军几百人和地方保安队,东北军第六十七军临时被调松江进行阻击。日军第六师团和国崎旅团直攻松江,中国第六十七军力战三天,军长吴克仁阵亡,全军伤亡惨重,未能阻敌前进。11月9日,日军攻占松江,并向上海急进。

  南路日军遭到中国第六十三师及驻金山附近的第六十九师阻击。11月6日下午日军攻占吕巷和广陈后,继续向新埭、金山(洙泾)前进。进攻新埭的日军遭中国六十二师一部和第十六师的顽强抗击,进攻受阻。进攻金山的日军,在击溃中国第六十九师的抵抗后,于6日晚攻占金山。

  这时,从上海北郊南进的日军第三、第九师团于9月傍晚前出龙华、高家湾,完成了对上海南市的封锁,而从金山卫北上的日军已截断沪杭铁路。淞沪地区的中国军队已陷入腹背受敌,四面被围的危急境地。11月8日,中国统帅机关下令全线撤退。9月上午,中央集团匆忙向青浦、白鹤港一线后撤,全军一片混乱,未及撤至该线已经溃不成军。11月11日,进攻的日军已经越过此线,右翼集团在浦东的部队于11月8日开始向黄浦江西岸撤退。11月11日,日军第十军第二梯队一一四师团在全公亭上陆后,会同南线日军向嘉兴进行突击。金山西南地区的中国军队且战且退,至12日撤至苏嘉铁路及其以西地区。同时,中国左翼集团于11月12日撤至浒浦至嘉定一线以西地区。14日,日军攻占平望,15日攻占昆山,19日夺取太湖南岸的重镇南浔和杭嘉湖平原的要地嘉兴。

  日军在实施金山卫登陆,从杭州湾迂回中国军队的右侧背之同时,又在中国军队左侧背的远后方进行新的迂回。11月13日,从华北战场调来的日军第十六师团及已经在上海作战的重藤旅团,在常熟北面的长江白茆口一带登陆,向支塘、常熟、福山进攻。同日,沿沪宁铁路西进的日军已前出至安亭西南地区。中国军队西撤至乍浦、嘉兴、苏州、福山一线以西地区。

  淞沪鏖战近百日,一寸山河一寸血。11月9日中国军队的全线西撤,标志着淞沪近郊战争的结束。11日晚,中国军队最后退出上海南市,宣告了淞沪会战的中止。接着昆山、嘉兴、常熟、苏州、无锡、吴兴等地都陷于敌手。12月2日,江阴要塞陷落,淞沪会战至此最后结束。

>>相关专题:国家公祭日


【见证暴行】

>> 德国外交官日记中的南京日军:20人轮奸1幼女

>> 美医务人员日记中的控诉:日军将140人浇汽油活活烧死

>> 冈村宁次日记记载日军暴行:强奸放火情况普遍

>> 日军官兵供述大屠杀:中国人像骨牌倒下

【铭记在心】

>> 拉贝的1937年:刺刀边缘的“活菩萨”

>> 《魏特琳日记》中的南京大屠杀:世上任何罪行都可找到

>> 马吉牧师:日本人以最无耻的方式干这些勾当

【观点】

【重温历史记忆,不忘砥砺前行】

【有关抗日战争几个不容置疑的结论】

【专家井上久士:大屠杀是不容否认的事实】

【国民政府对南京大屠杀案审判的社会影响论析】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失守金山卫:淞沪会战中国统帅部的严重失误

2014年12月9日 15:15 来源:上海通

  柳川平助指挥的第十军11月初集结于以东的马鞍群岛。11月4日,第十军第一梯队的第六师团、第十八师团和国崎旅团,在海军第四舰队掩护下,抵达大小金山附近海域。当夜在金山卫及漕泾附近海面换乘。11月5日拂晓,利用大雾、大潮在全公亭、金丝娘桥、金山卫、漕泾一线登陆。其第六师团及国崎旅团在金山卫东侧金山嘴、漕泾一带登陆,第十八师团在金山卫西侧全公亭、金线娘桥一带登陆。第一一四师团为第二梯队,11月11日前后从全公亭左右登陆。日军统帅部于7日下令编组华中方面军,以松井石根为司令官,统一指挥上海派遣军与第十军,担任上海和南京方面的作战。

  日军在杭州湾登陆后,企图第一步与上海虹桥以北的日军会合,围歼虹桥、松江、乍浦一线以东守军,进而沿太湖南北两侧直攻南京。日军占领沿海地带以后,迅速分兵两路:北路主力由金山卫经张堰直扑松江城,一部由漕泾向闵行进攻;南路主力进攻吕巷和金山,一部向太平桥、广陈方向进攻。一一四师团则向平湖和嘉兴进犯。

  日军登陆成功,使战场局势急转直下,中国军队全面陷入被动状态。杭州湾北岸地区属右翼军防守,“八一三”战争开始后,这里因系非主要战场,配备兵力甚少,而且还不断抽调部队去支援中央和左翼两军作战。日军在金山卫登陆前,张发奎原以何键系湘军第六十三师守卫乍浦——澉浦——防线,第六十二师守备全公亭——金山嘴防线,第五十五师和第四十五独立旅防守浦东地区。这些部队的战斗力都比较差。由于中央集团在10月底撤到苏州河南岸,浦东形势危殆,遂将第六十二师开往浦东,因之从全公亭到柘林之间,只剩下第六十三师,完全无法阻挡日军的登陆。

  杭州湾的金山卫地区,不但适宜于战役登陆兵团上岸,而且在陆上有通往上海的三条公路,并有通往杭州的水陆交通;同时,有穿越苏、皖边境通向芜湖、南京的便利通道。在金山卫登陆的日军,不但在战役上直接对上海中国军队的侧背形成严重威胁,而且也使南京陷入日军的战略迂回之中。日军登陆金山卫,不仅是为了从右后方迂回淞沪战场,包围中国军队,而且又有从太湖南面直插苏皖边境,迂回和包抄南京的战略企图。显然,日军是要沿着当年明朝倭寇从杭州湾登陆,进而骚扰苏皖的路线进军。中国军队未能阻挡,至少是滞迟、延缓日军在杭州湾的进攻,加速了淞沪抗战的失败,也使南京过早地陷入于日军迂回之中,影响十分重大。

  这不能不说是中国统帅部和第三战区在指挥上的一个严重失误。南京参谋本部在“七七”事变前,已预计到一旦中日全面战争开始,日军可能在杭州湾北面实行登陆,迂回上海。但是“八一三”战争爆发后,对于杭州湾地区的防务却缺乏重视。中国统帅机关的作战部署,注重正面防御,忽视翼侧;军队主要配置于第一线,没有控制足够的战役预备队。淞沪作战初期,左翼侧的狮子林至川沙口一线仅配备一个骑兵连担任警戒,以致日军未遇阻击就轻易登陆。到了中国军队退守苏州河沿线时,杭州湾方向已成为上海防御的最重要翼侧,但仍未引起重视。在澉浦至柘林附近90公里的地段上,只有一个战力不强的师担任防守;加之,增援上海的部队都投入了第一线;战役预备队极少,无法实行机动,致使日军能顺利地在杭州湾登陆成功,中国守军全线崩溃占对于这一失误,蒋介石在淞沪会战结束后承认,他自己是负有最高责任的。[蒋介石:《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训词(四)》,《蒋总统集》,第一册,台湾国防研究院1961年版,第1082页。]

  右翼军总司令张发奎获悉日军登陆,下令调浦东的第六十二师和独立四十五旅以及在枫径的第七十九师,参加对北路日军的阻击。11月5日中午,六十二师在张堰地区与北路日军遭遇,激战至次日晚,守军撤至南桥、叶榭附近。松江为沪浙间咽喉,当时只驻有川军几百人和地方保安队,东北军第六十七军临时被调松江进行阻击。日军第六师团和国崎旅团直攻松江,中国第六十七军力战三天,军长吴克仁阵亡,全军伤亡惨重,未能阻敌前进。11月9日,日军攻占松江,并向上海急进。

  南路日军遭到中国第六十三师及驻金山附近的第六十九师阻击。11月6日下午日军攻占吕巷和广陈后,继续向新埭、金山(洙泾)前进。进攻新埭的日军遭中国六十二师一部和第十六师的顽强抗击,进攻受阻。进攻金山的日军,在击溃中国第六十九师的抵抗后,于6日晚攻占金山。

  这时,从上海北郊南进的日军第三、第九师团于9月傍晚前出龙华、高家湾,完成了对上海南市的封锁,而从金山卫北上的日军已截断沪杭铁路。淞沪地区的中国军队已陷入腹背受敌,四面被围的危急境地。11月8日,中国统帅机关下令全线撤退。9月上午,中央集团匆忙向青浦、白鹤港一线后撤,全军一片混乱,未及撤至该线已经溃不成军。11月11日,进攻的日军已经越过此线,右翼集团在浦东的部队于11月8日开始向黄浦江西岸撤退。11月11日,日军第十军第二梯队一一四师团在全公亭上陆后,会同南线日军向嘉兴进行突击。金山西南地区的中国军队且战且退,至12日撤至苏嘉铁路及其以西地区。同时,中国左翼集团于11月12日撤至浒浦至嘉定一线以西地区。14日,日军攻占平望,15日攻占昆山,19日夺取太湖南岸的重镇南浔和杭嘉湖平原的要地嘉兴。

  日军在实施金山卫登陆,从杭州湾迂回中国军队的右侧背之同时,又在中国军队左侧背的远后方进行新的迂回。11月13日,从华北战场调来的日军第十六师团及已经在上海作战的重藤旅团,在常熟北面的长江白茆口一带登陆,向支塘、常熟、福山进攻。同日,沿沪宁铁路西进的日军已前出至安亭西南地区。中国军队西撤至乍浦、嘉兴、苏州、福山一线以西地区。

  淞沪鏖战近百日,一寸山河一寸血。11月9日中国军队的全线西撤,标志着淞沪近郊战争的结束。11日晚,中国军队最后退出上海南市,宣告了淞沪会战的中止。接着昆山、嘉兴、常熟、苏州、无锡、吴兴等地都陷于敌手。12月2日,江阴要塞陷落,淞沪会战至此最后结束。

>>相关专题:国家公祭日


【见证暴行】

>> 德国外交官日记中的南京日军:20人轮奸1幼女

>> 美医务人员日记中的控诉:日军将140人浇汽油活活烧死

>> 冈村宁次日记记载日军暴行:强奸放火情况普遍

>> 日军官兵供述大屠杀:中国人像骨牌倒下

【铭记在心】

>> 拉贝的1937年:刺刀边缘的“活菩萨”

>> 《魏特琳日记》中的南京大屠杀:世上任何罪行都可找到

>> 马吉牧师:日本人以最无耻的方式干这些勾当

【观点】

【重温历史记忆,不忘砥砺前行】

【有关抗日战争几个不容置疑的结论】

【专家井上久士:大屠杀是不容否认的事实】

【国民政府对南京大屠杀案审判的社会影响论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