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尼罗河来信︱永恒的居所:古埃及木棺的历史变迁

-- 00:00:00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李梦怡

原标题: 尼罗河来信︱永恒的居所:古埃及木棺的历史变迁

  2020年11月14日,埃及文物部宣布在萨卡拉发现了100多个彩绘木棺,今年9月和10月也出土了59个完整的木棺。棺不仅是古埃及人必不可少的墓葬用品,也包含了丰富的图像和文字信息,蕴藏着古埃及人的来世信仰。

  早王朝时期,古埃及已经出现了木棺,因为死者通常是以蜷曲的姿势埋葬的,所以这一时期棺的长度只有1米左右。其中一些棺的棺盖是拱形的,四面的装饰是神龛,模仿的是早期宫殿正面嵌入墙里的壁龛的样式,强调了这些棺作为死者灵魂居住之地的象征含义。(图1)

  图1第二或三王朝,发现于塔尔罕(Tarkhan)。

  古王国时期,第4王朝的尸体防腐技术已经有了较大进步,尸体可以伸展开来平躺在棺底,所以棺的长度变长了。古王国的高级官员通常有一个石棺和一个木棺,其他官员通常有两个木棺(内棺和外棺),地位再低一些的人只有一个棺。早王朝就已出现的模仿宫殿正面壁龛的棺一直延续到了6王朝。除此之外,6王朝早期还出现了另一种样式的棺,这种棺是平顶的,棺顶中央和侧面都有文字,棺顶的文字是称呼阿努比斯的“供奉程式”(offering formula),侧面的文字是向奥赛里斯、阿努比斯、伊西斯和奈芙蒂斯的祈祷(invocations)。棺里的死者头朝北、面朝东,死者面前(即棺的东侧)还绘有瓦吉特眼(图2),这样死者可以从棺里看向墓中。与瓦吉特眼同一位置的棺内通常饰有假门,死者的灵魂由此自由出入、享用供奉。

  图2奈布霍泰普(Nebhotep)的棺,第6王朝。

  第一中间期和中王国的棺可以大致分为两类,一种是北方的类型(即孟菲斯地区和中埃及地区);一种是南方的类型,即艾斯尤特(Asyut)即以南的地区。北方的类型也是较为标准的类型,由第6王朝的平顶棺发展而来,并且在内部和外部有了更多的装饰。棺材内部的北端东侧依旧装饰有假门(图3),除此之外还有供品。西侧的装饰有衣物、珠宝、镜子、家具、游戏、工具、武器、仪式用品、瓶子等等。首端装饰有神圣的七种油、谷仓、头枕;尾端有凉鞋。这些装饰是为了保证死者在来世拥有所需要的所有东西。这一时期也出现了书写在棺材内部的墓葬文献——《石棺铭文》。

  图3管家和首席医师塞尼(Seni)的外棺的内部,死者左躺面对假门,还有一系列供品,发现于贝尔沙(Bersha),12王朝。

  南方类型的棺主要发现于艾斯尤特、艾赫米姆(Akhmim)、底比斯、吉贝林(Gebelein)、埃尔·莫阿拉(El-Moalla)等地,这些棺的装饰主要在外侧,而且会有人物的形象出现,每个地区各有特色。例如,在艾赫米姆,棺的东侧不仅有眼睛饰板,还会有显眼的供奉清单。在底比斯,门图霍泰普二世的王后卡薇特(Kawit)的石棺上(图4)有日常生活的场景,其中包括母牛哺乳小牛、挤牛奶的场景,也有王后梳妆打扮、女仆为她整理头发的场景。类似的梳妆场景在吉贝林和埃尔·莫阿拉的木棺上也有发现(这两个地方比底比斯更偏南一点)。除此之外,一些棺的棺盖底下有天文文献(图5),包括星星的名字以及在夜间测量时间的方法,还有四个重要的形象:努特女神、索普德特(Sopdet)女神(代表了天狼星)、拟人化的猎户星(表现为转过头的一个人)和大熊星座(对于埃及人来说就是“牛的前腿”)。

  图4门图霍泰普二世的王后卡薇特(Kawit)的石棺,11王朝。

  图5凯提(Khety)的棺盖,第一中间期,发现于艾斯尤特。

  到了12王朝末期,有内部装饰的棺变得罕见,而棺的外部装饰却越来越精美。棺材顶部经常绘有凹弧形屋檐,不仅北端东侧有瓦吉特眼之下的假门,其他竖行铭文隔间里的空间也绘有假门和供品(图6);有时还有伊西斯和奈芙蒂斯的形象。这两位女神表明死者是奥赛里斯(冥神),从而保证死者的复活。

  图 6祭司阿蒙霍泰普的内棺的外部,12-13王朝。

  12王朝中期出现了一种新的棺,即人形棺,这种棺由木材或木乃伊盒(cartonnage,即亚麻布或石膏层)制成。到了17王朝,在底比斯,人形棺发展出了新的装饰,一双翅膀从肩膀到脚包裹住死者的身体(图7),这种棺被叫做羽饰棺(rishi-coffins)。

  图7(左)羽饰棺

  图8 (右)阿赫摩斯的木棺,房屋女主人奈赫特(Nakht)之子,18王朝早期的典型风格,白色背景,四条铭文,隔间的装饰包括:瓦吉特眼、豺狼头形象的阿努比斯、阿赫摩斯的妻子和女儿哭悼的场景、阿赫摩斯的两个儿子。发现于底比斯。

  羽饰棺在18王朝早期依然被使用,但在图特摩斯三世时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从图特摩斯一世统治时期开始出现的人形棺,新的棺盖依旧是木乃伊的样子,头部有假发、胸部有宽项圈,棺盖的中央依然有从项圈贯穿到脚部的长条铭文。但整个棺由四条铭文隔开,文字之外的部分装饰有供奉或墓葬场景,后来,阿努比斯、图特、荷鲁斯四个儿子的形象变成了标准;图特摩斯三世统治时期,棺的背景色是白色,象征着用作木乃伊裹尸布的白色亚麻(图8);再后来的棺变成了黑色背景,即复活的颜色,上面有金色或黄色的装饰,这象征着与太阳神的密切关系(图9)。

  图9(左)“建筑师”卡的木棺,涂有黑色松脂与金箔的木头,黑色背景、象征着金子的黄色装饰;代尔·麦地那。

  图10(右)赫努特梅赫特(Henutmehyt)的外棺,拉美西斯时代典型的黄色背景,上半部分是金子做的,胸前有巨大的宽项链,瓦杰特眼下面是努特女神,腿部的文字之间是荷鲁斯的四个儿子;她还有一个纯金的内棺,19王朝。

  到了19、20王朝,人形棺的装饰又发生了变化,棺的背景色变成了黄色,有一层清漆,而装饰的颜色是红色、浅蓝和深蓝色。死者的双手交叉位于胸前,其下是跪着的努特女神,呈展开双翅的保护姿态。棺盖下半部分的装饰不仅有文字,也有死者和众神的互动、墓葬仪式的场景等等,图特和荷鲁斯的四个儿子依旧是装饰的主题(图10)。19和20王朝,大部分棺的内部是没有装饰的。

  21王朝的墓葬结构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原来墓葬祠堂里的装饰转移到了棺和墓葬纸草上。外棺的装饰延续了新王国后期的传统,以黄色为背景,饰有红色、浅蓝和深蓝色的图画;棺盖上部是项圈、交叉的双手、展开双翅的努特女神,下部是条带状的文字,隔间里有死者与众神互动的画面,以及各种具有宗教象征含义的符号(图11)。棺的内部装饰的是与冥府之旅以及太阳神每日旅程相关的场景,包括哈索尔母牛从西边的山上出现、树女神、称量心脏、太阳船之旅、战胜大蛇阿波菲斯、创世时努特和盖伯的分离等场景(图12)。

  图11(左)阿蒙拉神的歌者塔巴肯孔苏的木棺,21王朝,玫瑰花形的耳环。

  图12(右)阿蒙的音乐家奈斯穆特(Nesmut)的外棺的内部,黄色背景,分为好几栏,每一栏都是平衡对称的;第三栏中,两个木乃伊形的神背对背,右边是奈斯穆特在神前奠酒,左边是阿蒙的wab祭司阿蒙摩斯(Amenmose)在进行仪式。其他栏包括:两只鹰隼(一个白冠一个红冠)面对着中间奥西里斯的王名圈;秃鹫(奈赫贝特女神、白冠)和眼镜蛇(瓦吉特女神、红冠)面对着神化了的阿蒙霍泰普一世的王名圈;两个豺狼头形象的阿努比斯;这些都象征着二元、平衡、秩序。底比斯,22王朝早期。

  22王朝奥索尔孔二世统治时期,棺变成了浅色底,胸前交叉的双手也消失了。死者通常有1-3个棺,除了内棺和外棺,还有一个木乃伊盒(cartonnage case)。棺上的装饰是更为普遍的复活与保护的主题,太阳神的象征变得更加重要,拉-荷拉赫提(Ra-Horakhty)比奥赛里斯出现的更为频繁;索卡尔神的圣船也是一个常见的主题。努特女神的形象不再位于项圈之下,而是以正面出现在棺底,张开双臂拥抱死者。

  公元7世纪初,新的木棺样式取代了22、23王朝的木乃伊盒。棺底出现了长方形的基座,相当于死者站在基座之上(图13)。棺上也开始重新装饰《亡灵书》的文字和插图,胸部的位置再次描绘有张开翅膀的努特女神。棺的内部是努特或哈索尔的形象,或是更多的《亡灵书》的内容。第三中间期末还出现了一种新的长方形外棺,四个角落有四根杆子,支撑起了顶部的拱顶(图14)。外棺四面装饰有神龛以及里面的神的形象,旁边是文字,也有死者坐在供奉桌前的画面。拱顶代表着天空,装饰有太阳船的日间之旅和夜间之旅。新王国起私人墓葬里就不再使用的巨大的木乃伊样式的石棺,现在再次流行,并且一直延续到公元前2世纪。

  图 13伊里托鲁(Irtyru)的内棺(局部)。长方形基座,胸前是努特女神,26王朝。

  图14孟图神祭司霍尔(Hor)的长方体外棺,发现于代尔·巴哈里,25-26王朝。

  人形棺一直使用到托勒密后期(包括石棺和木棺)。在30王朝和托勒密早期,棺上的装饰内容依旧是传统的墓葬主题,文字内容是《亡灵书》,经常还包括《金字塔铭文》中的简短引文。再到后来,希腊化的风格与传统的埃及主题结合在一起。

  古埃及的棺不仅是存放尸体的容器,也要保证死者能顺利抵达来世。因此,棺上刻画的图像和文字与古埃及人的来世信仰紧密相关。古埃及棺上的装饰主题主要与两位神相关,一是冥神奥赛里斯,二是太阳神拉。中王国时期,奥赛里斯的神话在来世信仰中占据主导地位。奥赛里斯被他的兄弟赛特所杀,又在伊西斯和奈芙蒂斯两位女神的帮助下复活;每位死者都将自己等同为奥赛里斯,希望在死后能像这位神一样完成复活。因此,在古王国之后,两位女神的名字(后来是形象)开始出现在棺的首尾两端。除此之外,死者也可以升入天空与拉神相伴,白天经过天空、夜晚经过冥府,与太阳神的相关的形象也经常出现在棺上,通常是鹰隼头的拉-荷拉赫提,也包括带翼太阳圆盘、太阳船,以及象征着日出的圣甲虫凯普利(Khepri)等等,强调太阳神的特点在新王国之后更为明显。荷鲁斯的四个儿子也可以为死者提供保护。除此之外,天空女神努特也是棺上的重要元素。对古埃及棺木发展变化的研究有助于我们更深入的了解他们的技术水平、审美情趣和来世信仰。

  参考文献:

  Gay Robins, The Art of Ancient Egypt,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8.

  John H. Taylor, Egyptian Coffins, Shire Publications Ltd., 1989.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