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阅档笔记︱近代中国政府公报中的“带货”

2020-5-22 09:06:07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彭晓亮(上海市档案馆)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 阅档笔记︱近代中国政府公报中的“带货”

  南京国民政府内政部致财政部函,推荐钟灵印字机。以官方名义推销一种商品,还是内政部给各省政府、民政厅以及财政部正式发函,诚属稀见。

  1928年8月1日,南京国民政府内政部编印的《内政公报》第一卷第四期中,收录了该部发出的两份公函,一是致各省省政府、民政厅函,内容如下:

  迳启者:查吾国政治与文化日臻发展,需用印刷品益多,惟国内所用印字机大都属于舶来,综计每年漏巵损失甚巨。本部前次派员赴沪购回汉藜公司钟灵氏发明之印字机,系属华厂出品,历经试用,运机简捷,印件甚佳。兹为振兴国货起见,拟请贵府、厅酌予提倡,转致各机关及团体等采购国货印字机,以兴工业而挽利权。相应检同说明书及样张各二份,随函附送,请烦查照为荷。此致

  各省省政府、民政厅

  计附送钟灵印字机说明书及字样各二份(从略)。

  内政部长薛笃弼

  二是致财政部函,内容如下:

  迳启者:查国内机关学校需用印字机日多,以国货印字机适用者甚少,大都购自舶来,综计每年漏巵损失甚巨。本部经前采用上海汉藜公司钟灵印字机,运机简捷,印件甚佳,且系华厂出品,当为设法提倡,函致各省政府暨民政厅转致各机关团体采用在案。兹据该公司函称,前项印字机曾经呈请贵部恳予免税,以轻成本而利推销,嘱为转陈等情。事关提倡国货,拟请贵部查案核办,可否准予免税以资奖励之处,至希卓裁。相应函达,请烦查照为荷。此致

  财政部

  中华民国十七年七月二十六日

  内政部长薛笃弼

  在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初期,以官方名义推销一种商品,何况还是内政部给各省政府、民政厅以及财政部正式发函,诚属稀见。用今天时髦的话说,内政部是在赤裸裸“带货”。内政部缘何如此操作,又堂而皇之、理直气壮呢?这家上海汉藜公司是何来路,钟灵印字机怎么诞生的,又何德何能,让内政部不遗余力为其作推销,财政部还要为其免税,是不是太“逆天”了?读者诸君或许更关心,政府的“带货”效果究竟如何?

  揣着诸多疑问,以这两份公函为线索,笔者接续翻阅故纸,稽考更多记载,一一为您梳理解答。

  “中国的爱迪生”

  钟灵(汉英)是广东人,家世并不显赫富有,自岭南大学毕业后,又考入法国马赛化学学校留学。他对印刷机器兴趣颇浓,矢志不移潜心研究,后与钟汉藜、陈毓群等几位志同道合者共同创办上海汉藜公司,最初设于霞飞路312号。

  钟灵

  1927年11月22日,《申报》“本埠增刊”登载了一条新闻:“钟灵君最新发明之印字机,经数年之研究与试验,今日始告成功。”1928年1月,汉藜公司以“钟灵印字机”商标向全国注册局申请专利,注册局审定通过后,于2月15日予以正式公告。(载全国注册局秘书处编印:《商标公报》1928年第1期,1928年2月15日出版)

  “钟灵印字机”商标专利

  1928年8月,汉藜公司向工商部呈请重新核定专利执照。工商部部长孔祥熙于8月30日批复,已交奖励工业品审查委员会审核。(载国民政府工商部发行:《工商公报》第一卷第四期,1928年9月15日出版)至当年10月9日,工商部正式予以通过。

  1935年,钟灵又发明植物油灯,创办中国植物油灯公司,被美国著名记者、摄影家哈里森·福尔曼(Harrison Forman)誉为“中国的爱迪生”。福尔曼曾于1937年年底在上海对钟灵进行采访,在他印象中,钟灵“穿着一套漂亮的对襟西装,外表像一位标准的年青美国人,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在他设备完善的现代办公室里的陈列台上抚摩着几盏油灯”。福尔曼被钟灵的奋斗精神所感动,叹道:“可是事在人为,有志竟成,残酷的炮火固不能摧毁钟君的创造精神”,“他相信他这一代将为其国人而复兴中国”。(见孙莲汀译《中国新式植物油灯》,《科学画报》第5卷第18期,1939年2月出版)

  媒体记录中的钟灵印字机

  1928年4月1日出版的《经济半月刊》第二卷第七期,刊载《上海汉藜公司印字机之发明》,详细介绍了钟灵印字机的原理、用法、规格、售价,认为“轻巧简单,成效颇佳”。同月26日,《中央日报》与《新闻报》同时发表题为《钟灵印字机销路激增》的报道,《民国日报》则以《抵制声中之钟灵印字机》为题,同步予以宣传。在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之初,这三份大报即在同一天集中报道一个国产新发明,不得不说是对钟灵印字机的绝大支持。

  1928年5月,邹韬奋以记者视角,专程探访汉藜公司,以笔名“落霞”在《生活》周刊发表《中国人发明的最新印字机》一文,对钟灵及其发明的印字机作了介绍。他对于国产技术新发明颇感振奋的同时,也寄予厚望:“提倡国货,鼓励国人在实用上多所发明,实在是富国裕民的根本,并不是仅为仇外而设,希望国人奋勉前进。”(见《韬奋全集(增补本)》第2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

  邹韬奋发表的《中国人发明的最新印字机》

  1930年4月11日,《民国日报》刊发《钟灵印字机之发明》,对钟灵发明和改良印字机的历程作了介绍及推广。据同年11月8日《时报》刊发的《钟灵印字机销行到美国》报道,钟灵印字机还参加了旧金山中华总商会举办的国货展览会,美国、西贡、暹罗、菲律宾等地华侨订购者颇多,以致供不应求,日夜赶工制造。1931年4月17日,《民国日报》又刊载消息《钟灵印字机加入杭州展览》。1932年《湖南省国货陈列馆开幕纪念特刊》“国货消息”栏目,也对钟灵印字机大力推广。1933年,杭州《国光周报》特别推出《为印刷界放异彩之钟灵印字机》。此类报道不胜枚举,可见当时主流媒体与国货特刊对钟灵印字机的持续关注度,也说明其影响力之广泛。从另外一个角度,则映衬出在近代中国洋货充斥日久的氛围中,一种国产新发明对社会民气的鼓舞。

  政府公报全面推广的效应

  1928年至1932年,多个省、市、县政府公报先后刊发了推广钟灵印字机的训令或通知。据不完全统计,1928年8月有《江苏省政府公报》《浙江省政府公报》《江西省政府公报》《河北省政府公报》《河北民政汇刊》等,《河北省政府公报》还把钟灵印字机的十大特色作为附件刊印,更有利于各机关直观了解。

  1929年1月,财政部发布对钟灵印字机予以免税一年的训令:“本部为提倡国货、激励发明起见,所有上海汉藜公司之钟灵印字机,自本年二月一日起扣至十九年一月三十一日止,无论行销国内、输出外洋,应准免纳一切税厘一年,以利推行。……凡遇钟灵印字机在免税期内报运经过时,应即验明,免税放行。”随即,各省、市财政厅局予以层层落实,如《浙江省政府公报》《湖北省政府公报》《陕西财政周刊》等,均向所属财政税收机关发布了通告。拿到财政部免税一年的“尚方宝剑”,对汉藜公司来说,可节省不少税费成本,钟灵印字机销行更加畅通无阻了。

  1929年,钟灵又将印字机改良升级,汽压印字机研制成功,迅速风行沪上。1930年,根据汉藜公司呈请,教育部于8月28日训令所属机关,提倡采用钟灵汽压印字机(载《教育部公报》第2卷第36期,1930年9月6日印行)。9月17日,工商部向各省、市政府发出采购钟灵汽压印字机的咨文(载工商部总务司印行:《工商公报》第30期,1930年10月2日出版):

  为咨请事,案据上海汉藜公司呈请通饬各省、市政府所属各机关一律购用该公司发明之钟灵汽压印字机等情到部。查此项印字机制造甚佳,业经本部核准专利五年在案,据呈前情,事关提倡国货,相应咨请贵省、市政府转饬所属各机关采购应用,以资提倡。此咨

  各省、市政府

  中华民国十九年九月十七日

  部长孔祥熙

  1930年,《江苏省政府公报》《浙江省政府公报》《湖北省政府公报》《湖北教育厅公报》《湖南省政府公报》《北平市市政公报》《汕头市市政公报》《嘉定县政公报》《铜梁县政公报》《热河教育月刊》等,纷纷发文予以推销,又掀起了新一轮“带货”热潮。1930年11月27日,广东省政府主席陈铭枢到上海,会见留法工业会代表,并与钟灵合影。这张照片先后刊登于《时事新画》《中央日报》,无疑为钟灵印字机的推广大有裨益。

  广东省政府主席陈铭枢与钟灵合影

  1931年6月27日,实业部颁布训令,再次给予钟灵汽压印字机免税三年的奖励政策,免税期限自1931年7月1日至1934年6月底,并发给特种工业奖励执照。(载《实业公报》第26期)

  1932年一二八事变爆发,汉藜公司设在闸北的印字机制造厂及仓库毁于战火,多年心血毁于一旦,令钟灵痛心不已:“今春突遭日祸,十年心血、巨大资本悉成焦土,国难私仇,悲愤奚似。”但他并未被困难击倒,而是重新激发斗志,力图东山再起:“自念兴业救国义不让人,既经发明此项印机,若因一时受挫,不谋恢复以资抵制,实为可惜。……业经收拾余烬,努力经营,恢复制造。”是年冬,汉藜公司把新生产的汽压印字机运至杭州陈列展销。钟灵为争取政府大力扶持,专门致函浙江省政府主席鲁涤平,言辞恳切:“非赖钧座提倡,恐莫由见重社会。宿仰政府鉴于洋货充斥市廛,盛倡振兴工业,替代外货,并迭饬所属采用国货各在案。学生此项印机前因国难而损失,现为抵制而恢复,区区之心,伏恳钧座格外策励,准予援案提倡,通饬所属各机关采用钟灵汽压印字机,外以抵制洋货,内以提倡国产,则不特学生工业深荷提携,实国家工业亦必蒸蒸日上。”12月16日,鲁涤平签署采购钟灵汽压印字机的训令,予以大力支持。(载《浙江省政府公报》第1699期,1932年12月20日印行)

  1931年3月,南京军需学校《军需杂志》第十五期刊登一篇短文《题钟灵印字机》。作者署名“校重”,以自己购买和使用两代钟灵印字机的经验发表感言,对改良后的钟灵印字机尤为推崇。1932年9月26日,国民革命军第一集团军总司令部政治训练处也发布训令,对钟灵汽压印字机予以推广。(《军声》第四卷第四期,1932年9月30日出版)

  钟灵印字机的发明、改良与销行,适逢日军侵驻济南以及一二八淞沪抗战,爱国主义和反日情绪高涨之时,国产新发明、提倡国货、抵制洋货、挽回利权这样的字眼,以及简洁实用、成效明显等产品特点,无疑成为鼓舞人心的力量,天时地利,众望所归。对国货和新发明的倡导支持,本身也是爱国主义的直接表达方式,对于成立初期的南京国民政府与各地方政府来说,在谋求巩固政权方面,更是赢得民心的“加分项目”。因而,以《内政公报》《教育部公报》《工商公报》等为代表的政府公报心甘情愿“带货”,不遗余力予以宣传推广。而对于上海汉藜公司来说,政府顺应时势潮流的强力助推,加上各大报纸的广泛宣传,形成最有效的广告效应。钟灵印字机的成功,反映了政府、企业、社会多赢的局面,成为近代中国声名大噪的闪亮国产品牌,为近代中国如火如荼的国货运动助力良多。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