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王瑞来:“朝臣”解

2020-1-3 08:33:20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王瑞来(四川大学讲座教授、日本学习院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选稿:桑怡

原标题: 王瑞来:“朝臣”解

  编者按:2019年12月29日,《中日关系史添新史料:遣唐使吉备真备真迹及其研究成果公布》的消息发布后,即引起了学界的诸多讨论,本文系王瑞来先生前作《王瑞来:《李训墓志》书写者“朝臣备”是不是吉备真备?》的补充,就争议所在的“朝臣备”做了详细解释。

  最近披露的唐代《李训墓志》最后一行“日本国朝臣备书”,既是该墓志最显示价值的一句,也是备受争议的一句。价值在“日本国”,争议则在“朝臣备”。如果“朝臣备”有问题,那么最具价值“日本国”也成为子虚乌有,黄金化铁。

  前几天,我写了小文《〈李训墓志〉的书写者朝臣备是不是吉备真备》,讨论了吉备真备跟“朝臣”的关系。根据史料记载,指出吉备真备原姓叫作“下道朝臣”, 在日本的天平十八年,即公元746年被赐姓为“吉备朝臣”。就是说,吉备真备跟“朝臣备”似乎还真的难脱干系。

  读了我的文章,有的朋友就问我,“朝臣”是入唐朝拜之臣,还是在朝之臣?看到这样的疑问,我觉得有必要对“朝臣”略作解惑,不然很容易以汉语的语意来望文生义。

  这里的“朝臣”虽写作汉字,但却不是汉语,而是日语中的一个古老词汇。“朝臣”是日本古代的一个姓,日语旧读Asomi。后来又读作Ason。

  其实,“朝臣”作为古代日本的姓,中国方面的古代文献也有明确记载。宋人邓名世撰《古今姓氏书辩证》卷一〇“朝臣”条云:

  《元和姓纂》曰:日本国使臣朝臣真人,长安中拜司膳卿,同正副使朝臣太父拜率更令,同正朝臣,姓也。谨按《日本传》其王文武遣朝臣真人粟田献方物。朝臣真人者,犹唐尚书也。开元初,粟田复朝贡,从诸儒授经,诏四门助教赵元默即鸿胪寺为师。其副朝臣仲满慕华不肯去,易姓名曰朝衡,历左补阙、仪王友,多所该识,久乃还。天宝十二载,朝衡复入朝。

  检核日本古代的制度,中国方面的记述和理解,可能是当时出于语言隔阂或翻译不甚到位的原因,有些不准确之处,不过视“朝臣”为姓这一点,则是正确的。

  关于“朝臣”这个姓的由来,在日本文献中有着明确记载。天武天皇为了树立天皇的权威,于天武十三年(684)十月制定了八色之姓。八色之姓依次为真人(Mahito)、朝臣(Ason)、宿禰(Sukune)、忌寸(Imiki)、道师(Mitinosi)、臣(Omi)、连(Murazi)、稻置(Inagi)。朝臣位居八姓之二。包括朝臣在内,前四姓为赐姓。据《日本书纪》和《古事记》的记载,第一姓真人为天皇五代以内的近亲,而朝臣则赐给与天皇亲缘稍远的皇亲。不过也赐给苏我、石川、巨势、春日、下道等豪族,当时有势力的藤原、石上、也被赐予了朝臣的姓。由于势力过大,原本位于真人之下的朝臣,不久便发生逆转,成为地位很高的姓。到了平安时代以后,居然成为第一位的姓。

  我们举两个日本历史上的名人,来具体解析观察一下他们的姓氏。我们先看德川家康,他的全称为“从一位德川次郎三郎源朝臣家康”,这一长串名字很像是宋代官员笏板上写着的一串官衔,有官有职有差遣。具体解析来看,“从一位”为位阶,犹如中国古代的官品,“德川”为名,“次郎三郎”为通称,“源”为氏,“朝臣”为姓,“家康”为讳。我们再来看另一个名人织田信长,他的全称为“正二位织田右大臣平朝臣信长”。“正二位”为位阶,“织田”为名,“右大臣”为官位,“平”氏,“朝臣”为姓,“信长”为讳。尽管这是平安时代以后的例子,但古代日本贵族的姓氏规则都是一样的。

  根据以上的考察,吉备真备出身于下道豪族,原名叫“下道真备”,在八色之姓制度确立后,便姓“下道朝臣”。从唐朝回到日本十二年后,官居从四位的下道朝臣,又被赐姓为“吉备朝臣”。后来通称其为吉备真备,大概还是一部分用了他的原名。

  “朝臣”作为拥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姓,在古代日本并不鲜见。跟吉备真备一起入唐的阿倍仲麻吕的姓也是“朝臣”。这不仅前述在《古今姓氏书辩证》援引的《元和姓纂》中有所提及,在《旧唐书》卷一九九《日本国传》中也有明确记载:“其偏使朝臣仲满慕中国之风,因留不去,改姓名为朝衡,历仕左补阙、仪王友。”

  “朝衡”又作“晁衡”。记作“晁衡”似乎更为有名,李白等唐代文人与之交往,大多称之为“晁衡”。“朝”与“晁”同音,但我想这恐怕不是出于同音才率意而写。遣唐使入唐后,较长时间居住,一般出于方便,都拟定一个中国风格的名字,但这个名字跟原名总有些联系,就像今天欧美的有些汉学家根据自己名字的发音拟定汉字名字一样。与李训死于同一年的遣唐使井真成的“井”,有日本学者就推测,可能原作“井上”或“葛井”。我推测阿倍仲麻吕最初入唐拟名之时,还想保留“朝臣”的痕迹,所以叫了“朝衡”。后来觉得同音的“晁”更像中国人的姓,于是又易为“晁”字。无论用“朝”还是用“晁”,都有保留“朝臣”的心思在。

  唐代诗人包佶有首题为《送日本国聘贺使晁巨卿东归》的诗。这里的“晁巨卿”就是晁衡。写作“晁巨卿”其实是错的。“巨”字当为“臣”字的形近而误。从《全唐文》到所有引述包佶这首诗的,几乎都误作了“巨”。有些当代人还以名公巨卿来谬解此名。只有周必大主持刊刻的《文苑英华》不误,记为“晁臣卿”。顺便说一句,文史考证,其实也是离不开校勘学的。拥有校勘学意识,可以意外地解开不少历史之谜。

  从叫作“晁臣卿”也可窥见,晁衡即使在唐朝住了几十年,也还对表示他曾经的地位的“朝臣”念念不忘。称晁衡为“臣卿”,大概或为晁衡所自拟之字。与“晁”姓连读,其中便隐含了“朝臣”。

  通过对“朝臣”的考察,反观《李训墓志》最后一行“日本国朝臣备书”,不管“朝臣备”其人是不是吉备真备,仅就这一表述本身来看,应当是没有错误的。以上所述,适为旁证。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