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从斯坦福到西雅图——与蔡少卿教授在美国的一段交往

2019-12-13 11:25:19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杨国桢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 杨国桢:从斯坦福到西雅图——与蔡少卿教授在美国的一段交往

  2019年12月1日,从朋友圈看到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出版的蔡少卿自述《社会史家的学术春秋》一书的微信电脑版,犹如故友重逢,我连夜拜读一过,深为感佩。令我欣喜的是,他记述了1986年我们在美国的交往。在第七章《学术交流四大洲》之二《美国一年》中,有两次提及,一次是3月参加在芝加哥举行的美国亚洲协会研究年会(Annual Meeting of the Association for Asian Studies),他3月20日到达芝加哥,“第二天早餐时,遇到孔飞力、韩书瑞、德里克、易劳逸、周锡瑞等许多美国老朋友,而且与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的刘永成、复旦大学的葛剑雄、厦门大学的杨国桢、广东社科院的张磊等会面。”另一次是4月他从伯克利来斯坦福大学访问:“4月23日晨7时,由东亚研究所秘书送上公交车,去斯坦福大学访问。9时左右,顾德曼(Goodman)教授安排我在教员俱乐部(Faculty Club)住宿,然后与厦门大学杨国桢教授一起游览校园。中午范力沛(Lyman van Slyke)教授带我到峨嵋餐馆吃午饭,并开车至硅谷地区转了一圈。下午4点讲演,晚6点杨国桢教授夫妇在住处请吃晚饭。”令我意外的是,一个多月后,我们夫妇到西雅图华盛顿州立大学访问,受到他的盛情款待,却只字未提。我翻阅老相册,里面有我们在一起的十多张照片,唤起我对往事的回忆,准备写一篇“有图有真相”的文字,发送给蔡少卿先生分享。没想到12月6日才从网上得知消息,11月30日下午,蔡少卿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17时44分在南京逝世。呜呼,我何其不幸,蔡先生大作出版之时,正值我的伴侣翁丽芳离我而去,拜读蔡先生大作之际,又值蔡先生驾鹤西去,无缘互相倾吐情愫,我只好把这篇怀旧文章当作我对他的悼念,献给他的在天之灵。

  我与蔡少卿先生同是1985年9月到美国客座研究一年,他在西雅图的华盛顿州立大学,我在旧金山湾区的斯坦福大学。我们第一次相逢是在1986年3月21日在芝加哥举行的第38届美国亚洲协会研究年会上。芝加哥是他与我这趟学术旅程的交汇点,就蔡先生来说,芝加哥是此行的第一站,会后他周游美国,造访了杜克大学、国会图书馆、康奈尔大学、耶鲁大学、哈佛大学、密西根大学、俄亥俄大学、堪萨斯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学是最后一站。而我恰恰相反,芝加哥是此行的最后一站,会前一个星期,我在他之先访问了哈佛大学和密西根大学。这里,我仿效蔡先生的写法,对自己这趟学术旅程做个交代。

  我来到斯坦福大学不久,就收到孔飞力(Philip Kuhn)、费维恺(Albert Feuerwerker)、何炳棣先生的邀约,访问哈佛大学、密西根大学、芝加哥大学,因初来乍到,一时未能定夺,直到1986年2月中旬春节过后,才决定把这趟学术请益之旅和出席第38届美国亚洲协会研究年会连在一起,函请孔飞力、费维恺先生沟通确定访问行程,并敲定访问密西根大学后,费维恺教授和我乘同一班机去芝加哥,我便依约订好所有来回机票。唯一出现麻烦的是在芝加哥的住宿,原本想住在芝加哥大学。2月20日,何柄棣先生来信说:“足下过芝正值AAS年会,所有学校附近住处都早已预定一光。迟迟未复实因我每天工余屡广事电话试定房间,均无结果。……万不得已,你还是设法和朋友合住一间旅馆房间为妙。……我届时当尽力抽出时间来看你,很抱歉在六年一度最紧张的期间,不能专心接待你。千乞鉴原为幸。”我当即联系夏威夷大学的蓝厚理(Harry lamely)教授,他爽快地答应帮我解决,在开会的希尔顿酒店下榻。

  3月13日上午,我从旧金山机场起飞,经芝加哥机场转机至波士顿机场,孔飞力教授和张磊教授到机场接往哈佛大学。14日上午,参观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燕京图书馆,下午3:30在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作学术演讲,题为《从契约学论明清时代土地所有权的分化》,叶文心博士翻译,晚赴孔飞力教授家宴。15日上午,在燕京图书馆看书,陆馆长接待,查阅馆藏的清代契约文书;下午参观哈佛大学校园。16日上午,孔飞力教授开车带我和张磊游览波士顿市区及郊外古战场,并驱车前往费城参观。

  17日上午结束在哈佛大学的访问行程,8:30葛剑雄开车送张磊和我到地铁站,张磊送我到机场,中午到达底特律机场,费维恺教授亲自开车到机场,接往密西根大学,下午参观密西根大学图书馆,晚赴费维恺教授家宴。18日上午图书馆看书,下午与部分老师和研究生座谈,晚与研究生步德茂(Thomas Buoye)餐叙。19日上午,费维恺教授开车接往北校区,参观密西根地方历史图书馆、福特图书馆。中午,张春树教授夫妇在湖南园宴请,旋至其家小坐。

  20日上午,图书馆看书,下午费维恺教授开车到机场,同往芝加哥,从机场坐公交车到芝加哥希尔顿酒店,蓝厚理教授已代办住宿手续,即入住。晚,刘广京教授来晤。21~22日,参加第38届美国亚洲协会研究年会,顺访芝加哥大学。和与会的刘永成、蔡少卿、张磊、葛剑雄会面,和袁清教授游唐人街、吃中国餐,出席黄宗智教授招待会。23日下午,会议闭幕,与费维恺教授同往机场,就此话别,乘机到圣荷西机场,谭焕廷先生开车送到斯坦福大学。

  4月11~12日,我参加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中国研究中心举办的中国问题学术研讨会。21日,孔飞力教授将我在哈佛大学的演讲大纲复制存底后寄还给我。23日上午,蔡少卿教授从伯克利来斯坦福大学访问、入住教员俱乐部,也就是招待所,我和他相见后,即陪他一起遊览校园,还带他来到一般人罕到的水库,别具风情,拍照留念。下午4时,蔡先生做学术演讲,晚6点,丽芳主厨,请蔡少卿先生来家吃晚饭。

  24日上午,蔡少卿先生访问胡佛研究所东亚图书馆后,结束最后一站行程,于下午从旧金山机场起飞返回西雅图。据蔡先生自述,这也是他在美国一年访问各大学行程的最后一站,难怪他对我们请他吃晚饭一事印象深刻。

  5月29日至6月3日,我们应郝瑞(Stevan Harrell)教授邀请到西雅图,访问华盛顿州立大学中国研究所,并作学术演讲;应魏安国(E·Wickberg)教授邀请到加拿大温哥华,访问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参观世界博览会。在访问华盛顿州立大学的两天里,蔡少卿教授全程陪同,指点参观,一张张照片展示一幅幅场景,犹如昨天一样清晰,传递着他乡遇知己的浓情蜜意。

  5月29日上午8:35,我和翁丽芳从圣荷西机场登机赴西雅图,穆素洁(Sucheta Mazumdar)、陈耀明来机场接至酒店,蔡先生即来相会,5个人一起到“中国第一家”饭店午餐。

  饭毕,蔡先生带我们参观华盛顿州立大学校园和博物馆。

  下午2点半,人类学家郝瑞主持,我做作学术演讲,介绍福建客家土楼的人文景观,并和老师们座谈。晚6时,郝瑞教授于“新加坡餐馆”设宴招待。

  30日上午,杜磊(Dru C.Gladney)先生陪同我们参观西雅图运河水坝和公园。魏安国教授从温哥华开车来接,和蔡少卿一起陪同我们参观华盛顿州立大学亚洲图书馆,我对民间历史文献饶有兴趣,仔细查阅广东民间文献《木鱼书》等书。

  中午,我们和华盛顿州立大学的老师餐叙话别,蔡少卿、魏安国作陪。

  西雅图的访问行程至此圆满结束,出发前,蔡少卿先生和华盛顿州立大学的老师与我们在大楼门口合影留念。

  下午2时,我们乘魏安国教授驾驶的专车出发前往加拿大,6时半抵达温哥华。

  从斯坦福到西雅图,留下我们与蔡少卿先生在美国交往互动的一段往事,也是中美学术交流史上一朵小小的浪花。中美合则共赢,分则双输的历史经验教训,值得深思。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