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一桩“金屋藏娇”案如何间接摧垮了大清王朝?

2019-10-25 09:41:42

来源:凤凰历史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 一桩“金屋藏娇”案如何间接摧垮了大清王朝?

  在笔者之前的文章中,曾提到清末著名的打虎名臣,素有“官屠”之称的岑春煊为了扳倒盘踞在清廷中央的“大老虎”庆亲王奕劻,帮自己所在的“清流改革派”阵营夺取主导清王朝改革的大权,曾经与同党瞿鸿机联手发起丁末政潮,在觐见慈禧太后,面陈奕劻之过。

  岑春煊指责奕劻的过失,具体到事儿,主要有这么几件:贪腐、包庇企图外逃的贪官(即“粤海关书办周荣曜侵蚀巨款案”),纵然其子载振的贪污、包养情妇。

  岑春煊、瞿鸿机发动政潮,弹劾奕劻父子等人,又被奕劻、袁世凯陷害的事件,史称“丁末大参案”,岑春煊所指载振违背当时理法及清宫禁忌,包养情妇之事,是“大参案”的案中案,也是清末著名的四大奇案之一的“杨翠喜案”。而某种意义上讲导致清廷宪政改革受阻,以致清王朝灭亡的“丁末大参案”正是由“杨翠喜案”牵扯出来的政治运动……

  1906年庆王府贝子衔御前大臣载振私匿天津戏曲女艺人杨翠喜于“金屋”,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将其保养。一年之后,载振丑事败露,御史赵启霖借此题发作,联合岑春煊上奏清朝,要求弹劾载振,由此引出一桩令朝野哗然的官场花案。

  “杨翠喜案”案发后,经过慈禧太后批示派醇亲王载沣等人详细查办。

  庆亲王奕劻为了对宝贝儿子施一点惩罚,更为了松懈政敌们的触觉,请求慈禧裁撤了载振农工商部尚书的职务。载振为了一个茶园女伶,惹了一身晦气,不敢再沾杨翠喜一丝半点儿,把她重新送回天津。当被“停职检查”的载振缓过气来后,那些原来参奏他的人陆续被免职或下放(包括岑春煊在内),当然,这是后话。

  “杨翠喜案”结束之后,慈禧太后并没有要将此事深究到底的意思,奕劻也从她的谕令中看出了姑息纵容的意思。慈禧知道其中内情,但是为朝廷颜面着想,不想家丑外扬。可是奕劻等人并不这么想,瞿鸿机、岑春煊当初想利用“杨翠喜案”来扳倒自己,可惜没有成功,现在自己缓过气来了,便决定和袁世凯一起报复,而瞿鸿机与岑春煊也明白奕劻和袁世凯的目的,所以,他们也在做准备与其抗衡。由“杨翠喜案”直接引发的“丁末大参案”由此升级为“丁末党争”。

  在“杨翠喜案”结束之后,岑春煊本来调任云贵总督,但这会将使他远离权力中心,所以一百个不愿意。后来,为了配合瞿鸿机,岑先在上海称病不行,瞿鸿机对于岑春煊的种种遭际很是理解,于是想方设法地帮助他留下,同时也帮助自己增强与奕劻等人对抗的势力。于是在瞿鸿机的秘密操作下,岑春煊假装从上海出发,前往汉口。走到半路,岑春煊突然来了个大转折,乘火车“迎折北上,坚请入对”。

  不久,在军机大臣瞿鸿机的帮助下,慈禧太后很快召见了岑春煊。觐见慈禧时,岑春煊抚今追昔,重提当年庚子之变时获护驾之功,与慈禧联络旧情,并借机再次提出奕劻之过,同时要求“留京为太后效力”。慈禧太后听后,当即就表示:“你的事情我知道了,我总不会亏负于你!”言外之意,准了岑春煊的奏。

  那么到底该如何做才打击圣眷正隆的岑春煊集团呢?奕劻想到了流亡海外的康有为、梁启超等被慈禧忌惮的维新派。

  奕劻指示杨士琦在军机处档案里翻找出当年瞿鸿机保举康有为、梁启超,以及岑春煊保举立宪党人(张謇)的奏折。这些奏折就是奕劻为自己的报复计划找的法宝,只要带着这些证据去见慈禧太后,并旁敲侧击地暗示瞿、岑等人的政治立场问题,就能引起慈禧的警觉。所以,奕劻带着这些铁证在慈禧太后面前一番搬弄,果然搅得她心里直打鼓,虽然当时并没有将瞿鸿机和岑春煊立刻掰倒,但是已经在慈禧太后心中植下了一颗炸弹。

  另一方面,袁世凯借口广西革命党人频频起义,接着顺水推舟推荐岑春煊任两广总督,前去摆平那一个乱摊子。就这样,在袁世凯的挑拨下,岑春煊才刚刚在京城待了一个月,便又被打发到广州去了。这次,岑春煊又来了一次故伎重演,他到了上海后便称病不行,想在上海静观事态变化,然后再找机会回京。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没有人能再帮他了,因为能够帮瞿鸿机也被赶出了军机处。

  在岑春煊被逐出北京后,瞿鸿机去见慈禧太后的时候又将奕劻贪黩无厌的种种劣迹历数了一遍,慈禧太后听后也微露罢免之意。瞿鸿机看到太后的态度精神为之一振,他觉得这下扳倒奕劻有望了。难掩兴奋的他回家后将自己的意图和太后的意思告诉了他的夫人。哪知他的这位“大嘴巴”夫人和闺中密友私聊时将这个消息传播了出去。而这个消息居然一直传到香港。

  很快,英国泰晤士报刊载了这一传闻,搞得很多人都知道了瞿鸿机的意图和太后的意思。英国驻华大使看到后大吃一惊,大清帝国的首席大臣垮奕劻台可不是小事,于是请他夫人在宴会上转告了慈禧。慈禧太后听后大吃一惊,仔细想想依稀记得只和瞿鸿机密谈过此事,便怀疑是朝中重臣瞿鸿机口风不紧,泄漏于外人。而奕劻知道这件事后则趁此机会买通了翰林院侍读学士恽毓鼎写了一份弹劾奏折,列举瞿鸿机“暗通报馆、授意言官、阴结外援、分布党羽”的罪名。结果可想而知,瞿鸿机很快便被罢免,开缺回籍。

  瞿鸿机被赶出军机处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上海岑春煊的耳中。岑春煊听到这个消息后,自知大势已去,于是长叹一番后无可奈何的打点行装,准备前往广州就任。还没等他动身,朝廷一纸诏令飘来:岑被朝廷开除了。

  短短几个月时间,瞿鸿机、岑春煊及相关的数人相继垮台,奕劻、袁世凯等人大获全胜,这就是清末著名的“丁未大参案”的全过程。

  虽然奕劻、袁世凯等人获得了最后的胜利,在经过了一系列的升降弹劾之后,慈禧太后更清楚了个道理:朝廷重臣之间必须进行牵制,否则奕劻、袁世凯等人可能会独揽朝政,很难把握任何一个人。

  于是在罢免瞿鸿机的第三天,便派醇亲王载沣到军机处学习入值,形成军机处“两亲王”的格局,以便牵制奕劻。另外,为了防止袁世凯势力膨胀,便以明升暗降的办法解除了袁世凯直隶总督的职位,将他内调为军机大臣。同时,因为担心奕劻和袁世凯相互勾结,慈禧太后随后又将湖广总督张之洞调为军机大臣,用他去牵制袁世凯。

  在这次的“丁未大参案”中,无论是袁世凯,还是瞿鸿机,争夺控制改革权的两派人马,谁都没有从这次政治运动中获利,反倒是清王朝中最保守顽固的皇族得到了实惠。

  “丁未大参案”中,地方立宪派大佬张謇也被牵涉其中,被慈禧等满清贵胄猜忌,这直接导致了后来违背立宪派和全国民众意愿的“皇族内阁”的产生,清末预备立宪也由此失败,接着就是武昌城的声炮响了。

  历史的进程有其惯性,不以当时之人的意志为转移,但一桩包养情妇案诱发的官场地震,在不经意间却引发了清王朝的灭亡。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一桩“金屋藏娇”案如何间接摧垮了大清王朝?

2019年10月25日 09:41 来源:凤凰历史

原标题: 一桩“金屋藏娇”案如何间接摧垮了大清王朝?

  在笔者之前的文章中,曾提到清末著名的打虎名臣,素有“官屠”之称的岑春煊为了扳倒盘踞在清廷中央的“大老虎”庆亲王奕劻,帮自己所在的“清流改革派”阵营夺取主导清王朝改革的大权,曾经与同党瞿鸿机联手发起丁末政潮,在觐见慈禧太后,面陈奕劻之过。

  岑春煊指责奕劻的过失,具体到事儿,主要有这么几件:贪腐、包庇企图外逃的贪官(即“粤海关书办周荣曜侵蚀巨款案”),纵然其子载振的贪污、包养情妇。

  岑春煊、瞿鸿机发动政潮,弹劾奕劻父子等人,又被奕劻、袁世凯陷害的事件,史称“丁末大参案”,岑春煊所指载振违背当时理法及清宫禁忌,包养情妇之事,是“大参案”的案中案,也是清末著名的四大奇案之一的“杨翠喜案”。而某种意义上讲导致清廷宪政改革受阻,以致清王朝灭亡的“丁末大参案”正是由“杨翠喜案”牵扯出来的政治运动……

  1906年庆王府贝子衔御前大臣载振私匿天津戏曲女艺人杨翠喜于“金屋”,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将其保养。一年之后,载振丑事败露,御史赵启霖借此题发作,联合岑春煊上奏清朝,要求弹劾载振,由此引出一桩令朝野哗然的官场花案。

  “杨翠喜案”案发后,经过慈禧太后批示派醇亲王载沣等人详细查办。

  庆亲王奕劻为了对宝贝儿子施一点惩罚,更为了松懈政敌们的触觉,请求慈禧裁撤了载振农工商部尚书的职务。载振为了一个茶园女伶,惹了一身晦气,不敢再沾杨翠喜一丝半点儿,把她重新送回天津。当被“停职检查”的载振缓过气来后,那些原来参奏他的人陆续被免职或下放(包括岑春煊在内),当然,这是后话。

  “杨翠喜案”结束之后,慈禧太后并没有要将此事深究到底的意思,奕劻也从她的谕令中看出了姑息纵容的意思。慈禧知道其中内情,但是为朝廷颜面着想,不想家丑外扬。可是奕劻等人并不这么想,瞿鸿机、岑春煊当初想利用“杨翠喜案”来扳倒自己,可惜没有成功,现在自己缓过气来了,便决定和袁世凯一起报复,而瞿鸿机与岑春煊也明白奕劻和袁世凯的目的,所以,他们也在做准备与其抗衡。由“杨翠喜案”直接引发的“丁末大参案”由此升级为“丁末党争”。

  在“杨翠喜案”结束之后,岑春煊本来调任云贵总督,但这会将使他远离权力中心,所以一百个不愿意。后来,为了配合瞿鸿机,岑先在上海称病不行,瞿鸿机对于岑春煊的种种遭际很是理解,于是想方设法地帮助他留下,同时也帮助自己增强与奕劻等人对抗的势力。于是在瞿鸿机的秘密操作下,岑春煊假装从上海出发,前往汉口。走到半路,岑春煊突然来了个大转折,乘火车“迎折北上,坚请入对”。

  不久,在军机大臣瞿鸿机的帮助下,慈禧太后很快召见了岑春煊。觐见慈禧时,岑春煊抚今追昔,重提当年庚子之变时获护驾之功,与慈禧联络旧情,并借机再次提出奕劻之过,同时要求“留京为太后效力”。慈禧太后听后,当即就表示:“你的事情我知道了,我总不会亏负于你!”言外之意,准了岑春煊的奏。

  那么到底该如何做才打击圣眷正隆的岑春煊集团呢?奕劻想到了流亡海外的康有为、梁启超等被慈禧忌惮的维新派。

  奕劻指示杨士琦在军机处档案里翻找出当年瞿鸿机保举康有为、梁启超,以及岑春煊保举立宪党人(张謇)的奏折。这些奏折就是奕劻为自己的报复计划找的法宝,只要带着这些证据去见慈禧太后,并旁敲侧击地暗示瞿、岑等人的政治立场问题,就能引起慈禧的警觉。所以,奕劻带着这些铁证在慈禧太后面前一番搬弄,果然搅得她心里直打鼓,虽然当时并没有将瞿鸿机和岑春煊立刻掰倒,但是已经在慈禧太后心中植下了一颗炸弹。

  另一方面,袁世凯借口广西革命党人频频起义,接着顺水推舟推荐岑春煊任两广总督,前去摆平那一个乱摊子。就这样,在袁世凯的挑拨下,岑春煊才刚刚在京城待了一个月,便又被打发到广州去了。这次,岑春煊又来了一次故伎重演,他到了上海后便称病不行,想在上海静观事态变化,然后再找机会回京。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没有人能再帮他了,因为能够帮瞿鸿机也被赶出了军机处。

  在岑春煊被逐出北京后,瞿鸿机去见慈禧太后的时候又将奕劻贪黩无厌的种种劣迹历数了一遍,慈禧太后听后也微露罢免之意。瞿鸿机看到太后的态度精神为之一振,他觉得这下扳倒奕劻有望了。难掩兴奋的他回家后将自己的意图和太后的意思告诉了他的夫人。哪知他的这位“大嘴巴”夫人和闺中密友私聊时将这个消息传播了出去。而这个消息居然一直传到香港。

  很快,英国泰晤士报刊载了这一传闻,搞得很多人都知道了瞿鸿机的意图和太后的意思。英国驻华大使看到后大吃一惊,大清帝国的首席大臣垮奕劻台可不是小事,于是请他夫人在宴会上转告了慈禧。慈禧太后听后大吃一惊,仔细想想依稀记得只和瞿鸿机密谈过此事,便怀疑是朝中重臣瞿鸿机口风不紧,泄漏于外人。而奕劻知道这件事后则趁此机会买通了翰林院侍读学士恽毓鼎写了一份弹劾奏折,列举瞿鸿机“暗通报馆、授意言官、阴结外援、分布党羽”的罪名。结果可想而知,瞿鸿机很快便被罢免,开缺回籍。

  瞿鸿机被赶出军机处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上海岑春煊的耳中。岑春煊听到这个消息后,自知大势已去,于是长叹一番后无可奈何的打点行装,准备前往广州就任。还没等他动身,朝廷一纸诏令飘来:岑被朝廷开除了。

  短短几个月时间,瞿鸿机、岑春煊及相关的数人相继垮台,奕劻、袁世凯等人大获全胜,这就是清末著名的“丁未大参案”的全过程。

  虽然奕劻、袁世凯等人获得了最后的胜利,在经过了一系列的升降弹劾之后,慈禧太后更清楚了个道理:朝廷重臣之间必须进行牵制,否则奕劻、袁世凯等人可能会独揽朝政,很难把握任何一个人。

  于是在罢免瞿鸿机的第三天,便派醇亲王载沣到军机处学习入值,形成军机处“两亲王”的格局,以便牵制奕劻。另外,为了防止袁世凯势力膨胀,便以明升暗降的办法解除了袁世凯直隶总督的职位,将他内调为军机大臣。同时,因为担心奕劻和袁世凯相互勾结,慈禧太后随后又将湖广总督张之洞调为军机大臣,用他去牵制袁世凯。

  在这次的“丁未大参案”中,无论是袁世凯,还是瞿鸿机,争夺控制改革权的两派人马,谁都没有从这次政治运动中获利,反倒是清王朝中最保守顽固的皇族得到了实惠。

  “丁未大参案”中,地方立宪派大佬张謇也被牵涉其中,被慈禧等满清贵胄猜忌,这直接导致了后来违背立宪派和全国民众意愿的“皇族内阁”的产生,清末预备立宪也由此失败,接着就是武昌城的声炮响了。

  历史的进程有其惯性,不以当时之人的意志为转移,但一桩包养情妇案诱发的官场地震,在不经意间却引发了清王朝的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