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酒神狄俄尼索斯的传说与历史

2019-10-22 08:49:21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英]劳伦斯·奥斯本 著 蒋怡颖 译 选稿:桑怡

原标题: 酒神狄俄尼索斯的传说与历史

  葡萄酒是来自狄俄尼索斯的神秘馈赠。他是琼浆玉液造就的神,是永恒生命的化身。

  希腊人为当代酒徒潜意识中对酒神的向往下了定义,认为狄俄尼索斯是基督教大清洗中幸免于难的异教徒。讽刺的是,希腊人为我们带来了发酵工艺,而伊斯兰教则为我们创造了蒸馏技术。蒸馏和发酵,两种截然不同的加工工艺,一个源自理性科学,另一个则富有神秘色彩,纯天然。

  狄俄尼索斯是植物之神、戏剧之神、公牛之神、女性之神,更是葡萄酒之神。他既是毁灭者,又是解救者,是“一位深受百姓欢迎的神”,强调不得伤害胎儿。狄俄尼索斯的信徒多为女性,大都是些被称作“疯婆娘”的妇人。他倡导坚不可摧的集体命运胜于纯粹的个体。由于狄俄尼索斯是从宙斯的大腿中孕育诞生的,因此也被誉为“宙斯之光”。

  在希腊人看来,酒神狄俄尼索斯让人捉摸不透、紧张不安,实在找不出合适的词句来形容。是说他有人情味呢,还是说他像是浩瀚宇宙中的隐秘存在?诗人品达曾将狄俄尼索斯和“盛夏的纯粹光芒”放在一起比较,以描绘酒神与果花盛开之间的奇妙纽带。

  伟大的匈牙利学者卡尔·凯雷尼在《狄俄尼索斯——生命坚不可摧的写照》一书的开头,旁征博引,围绕克里特岛的发酵工艺,展开了一段奇妙的幻想。凯雷尼在书中指出,狄俄尼索斯的传说源自克里特岛早期文明中发酵一词的象征意义,在当地人眼里,经过发酵酿造而成的蜂蜜和啤酒象征着腐败中衍育的生命。至于当中的来龙去脉,有些复杂,也难以厘清。发酵让克里特人认识到生命坚不可摧的力量。食物在腐败的过程中,释放出一股神秘的生命力。它们冒着气泡,上下翻滚,然后实现自我升华。与蜂蜜和蜂蜜酒一样,葡萄酒也象征着凝聚的力量,宇宙万物不外乎这样。“是自然现象造就了凝聚的神话……这是来自生命的宣告,昭示着它的坚不可摧。”

  7月,天狼星升起,正值盛夏。和埃及人一样,此时的克里特人也迎来了发酵的庆祝仪式。凯雷尼指出,对克里特人而言,发酵和醉酒仿佛是一对神奇的组合,除此之外,他们平时还会吸食鸦片。克里特人的宗教信仰中,必定存在着关于醉酒的思想灌输,将蜂蜜和啤酒中衍生出来的象征意义转嫁到口感更丰富、更奢华的葡萄酒上。克里特人喜欢用“酒红色”来形容祭祀牛,这当中并没有什么特定的原因。千年之后的今天,一到酒神节,希腊人还是会抬着公牛来到祭坛,进行祭祀。酒神有着许多奇怪的象征物,具体的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也无法追溯和考究。狄俄尼索斯戴着葡萄藤面具独自出海时,有人亲眼看到船的四周挂着杯子,上面绘有公牛、蛇、发酵葡萄汁和海豚等的黑色画像。水手们原本打算绑架狄俄尼索斯,结果失败,后来在酒神的怜悯下,变成了鲸鱼。

  在希腊人之前,克里特人就创作了一系列关于酒神的神话故事,这一点并没有很多人知道。但是,由于克里特人所使用的线形文字A从未被破解,所以其中的内涵我们不得而知。克里特文明中表示葡萄酒的象形文字,以及线形文字B(译入克里特书面语的希腊早期文字)中的表意文字,和埃及文明中表示酒的象形文字如出一辙,相差无几。根据埃及第十八王朝的绘画作品,我们发现,埃及早在克里特人变得富有之前,就形成了底蕴深厚的酒文化,掌握了葡萄栽培工艺,流传到了克里特岛,正如我们在卡托扎克罗斯(Kato Zakros)的克里特村落遗址所见到的那样。葡萄藤既不属于克里特人,也不属于希腊人,但在欧洲,发酵后的葡萄果实却成了唯一的主宰。各式各样的象征物和神话传说,渗入西方的血脉,葡萄酒也因此成为宗教体验的来源,最终化身为耶稣的血液。

  迄今为止,希腊唯一一处以酒神狄俄尼索斯命名的地方是雅典郊区的斯托狄俄尼索斯(Sto Dionyso),在基菲萨(Kifisia)以北几公里的位置(其他地方改名为“圣狄俄尼索斯”是受基督教文化的影响)。古时,这里被称作伊卡利翁(Ikarion)。公元前15世纪左右,阿提卡海岸的酒神崇拜就流传至此。这座山村也许是酒神崇拜最早的发祥地之一。古典时期,在阿提卡的拉夫蒂(Porto Raphti)、骚里哥(Thorikos)等港口最古老的剧院里,常常会举行酒神节的庆祝活动。或许酒神初次乘船出海就来到了这些港口,酒神崇拜也许正是发源自伊卡利亚(Ikaria)的爱琴岛。

  酒神来到一位名叫伊卡利翁的男人家里。这个男人有一个女儿,名叫厄里戈涅(Erigone)。伊卡利翁压根没有想到,眼前这个高大的陌生男人会是宙斯与塞墨勒的儿子,还娶了阿里阿德涅为妻。酒神为伊卡利翁带来了礼物:一株家养的葡萄藤。要知道,阿提卡的山民只认识野生葡萄藤,从没见过人工栽培的葡萄藤。于是,伊卡利翁将这株家养葡萄藤种下,还在陌生人的指导下学会了酿酒。他将自己第一次酿制的葡萄酒装入猪皮中,带去邻近的村落,作为礼物。也许这一切都是酒神的安排。

  村民们并不知道这种新奇的饮料是什么,便把它当成水,大口大口地喝了下去,醉得不省人事。他们以为是伊卡利翁下了毒,于是就召集了一帮人,冲到伊卡利翁家里,将他当场杀害,还把尸体掩埋在一棵野生的葡萄树下。等厄里戈涅回到家时,她的小狗马伊拉已经将尸体挖了出来。

  厄里戈涅悲痛万分,她在这棵挂满葡萄的树上自缢身亡。这对父女,还有那条小狗,后来都得到了上苍的怜悯,化为天上的星座(伊卡利翁化为牧夫座,女儿厄里戈涅化为处女座,小狗化为小犬座)。后来,古典时代的少女们会在秋千宴这个奇妙的节日缅怀厄里戈涅。这一天,她们在树林里荡秋千,模仿醉酒的眩晕感。秋千宴就在酒神节的前一日,它提醒庆祝者,狄俄尼索斯不仅是一位牺牲赴死的神,更是戏剧之神,繁花盛开的果树及葡萄酒的守护神。在其他版本的神话传说中,厄里戈涅是酒神狄俄尼索斯的妻子,还有的则宣称酒神被撕成了碎片,而后奇迹般地死而复生。

  这株人工栽培的葡萄藤,是酒神为阿提卡带来的神秘馈赠。而送这份礼物起初并没有借助任何商业手段,其初衷就在于共享。事实上,葡萄酒时常会被形容为“礼物”,一种享乐和慰藉,虽然它对身体没什么用,也不算是食物。而酒神送来的这份礼物,让它广为流传,融入所有人的血液之中,直至成为团结个体的重要纽带。葡萄酒是神圣的,人人共享。

  路易斯·海德(Lewis Hyde)在《礼物》一书中,谈到了凯雷尼这本关于酒神的书。他评论道,再后来,狄俄尼索斯的希腊信徒“用大桶碾榨葡萄时,都会高声歌颂酒神的受难。狄俄尼索斯是一位涅槃重生的神。他复活归来,变得和从前一样强大,甚至拥有比以往更为强大的力量。葡萄酒是葡萄的精华所在,酒劲也就更大。”

  关于酒,海德这么说道:“还有,喝下发酵酒的那一刻,酒神精神便在一具新的躯体里复苏。饮用蜂蜜酒便是酒神复活的圣餐。”

  公元691年,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二世在位的第六年,颁布了一道法令,禁止地中海沿岸葡萄园的工人在丰收时高声呼喊酒神“狄俄尼索斯”的名字,还勒令他们高喊“主啊,怜悯我”的话语。一个世纪之前,阿拉伯军队大举进攻拜占庭,整个帝国都处于危机之中。这场伊斯兰战争对拜占庭帝国所产生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后来,破坏圣像运动(Iconoclasm)爆发,整个拜占庭帝国范围内禁止一切偶像崇拜及画像,或许这正是为了应对伊斯兰教而实施的那些看似成功的严苛制度之一。公元692年,查士丁尼二世召开五六会议(Quinisext Council),并颁布了102条教规。此次会议也成为欧洲历史一大重要的转折点,标志着对古典和异教文化的彻底否定。

  这102条法规中包含着许许多多的禁令。鲁梅利(Brumelia)的异教徒节日被取缔,君士坦丁堡公民不得再乔装打扮,在街道上欢歌热舞。哑剧、童话剧,还有野生动物的马戏表演,通通受到了打压。根据第二十四条教规,牧师不得前往剧院或竞技场观看比赛。第六十二条教规则禁止男扮女装,规定女性不得当街跳舞。人们不再高喊酒神狄俄尼索斯的名字。就连年轻人庆祝夏至跳篝火也被严令禁止。

  后来,查士丁尼二世对公众享乐和异教徒自由进行大范围打压,酒神狄俄尼索斯也随之渐渐遭到摒弃。这是一项大规模的社会工程,为的是一劳永逸地实现帝国的基督教化,与劲敌伊斯兰教不相上下。查士丁尼二世并没有因此而躲过一劫,他很快就被废黜,还被人割掉了鼻子,成了“没有鼻子的人”。后来,查士丁尼二世又复辟成功,重新登上王位,继续统治和管理因其立法而彻底改变的拜占庭帝国。

  无论如何,基督教徒还是将葡萄酒视为耶稣的血液,勇于牺牲、死而复生的象征,他们继续饮用。狄俄尼索斯是一位年轻俊美的神,是永恒生命的化身,极具象征意义。他倡导女性饮酒,是由琼浆玉液造就的神。

  古希腊宗教提出了一套“以狄俄尼索斯为主导的普世主义”。换句话说,酒神崇拜在整个罗马世界蔓延开去,成为世界性宗教。就连墓碑上雕刻的图案,也以酒神居多。正如凯雷尼所写的:“涉及死者葬仪,赞颂生命的永恒就格外重要。酒神信仰如此,基督教也是如此。将古典时代晚期的酒神崇拜发展成世界性宗教,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态势。但是,其发展也仅仅限于生命永恒这一点所产生的宗教影响。而以本书所描述的神话和崇拜形式,这种宗教影响最终会走到历史的尽头。”

  可它终究还是流传了下来。每个夜晚,酒徒会走向伯利恒,亲身感受品达笔下所描绘的曼妙感受。哪怕只是转瞬间,我们也渴望拥有那稍纵即逝的“盛夏的纯粹光芒”。因为诗人品达想要表达的,不是狄俄尼索斯像光芒,而是狄俄尼索斯本身就是那万丈光芒。酒神是那夏日的耀眼光芒,醉酒自然也就无处不在。

  本文摘录自《酒鬼与圣徒 : 在神的土地上干杯》,[英]劳伦斯·奥斯本 著, 蒋怡颖 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10月。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现标题为编者所拟。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酒神狄俄尼索斯的传说与历史

2019年10月22日 08:49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 酒神狄俄尼索斯的传说与历史

  葡萄酒是来自狄俄尼索斯的神秘馈赠。他是琼浆玉液造就的神,是永恒生命的化身。

  希腊人为当代酒徒潜意识中对酒神的向往下了定义,认为狄俄尼索斯是基督教大清洗中幸免于难的异教徒。讽刺的是,希腊人为我们带来了发酵工艺,而伊斯兰教则为我们创造了蒸馏技术。蒸馏和发酵,两种截然不同的加工工艺,一个源自理性科学,另一个则富有神秘色彩,纯天然。

  狄俄尼索斯是植物之神、戏剧之神、公牛之神、女性之神,更是葡萄酒之神。他既是毁灭者,又是解救者,是“一位深受百姓欢迎的神”,强调不得伤害胎儿。狄俄尼索斯的信徒多为女性,大都是些被称作“疯婆娘”的妇人。他倡导坚不可摧的集体命运胜于纯粹的个体。由于狄俄尼索斯是从宙斯的大腿中孕育诞生的,因此也被誉为“宙斯之光”。

  在希腊人看来,酒神狄俄尼索斯让人捉摸不透、紧张不安,实在找不出合适的词句来形容。是说他有人情味呢,还是说他像是浩瀚宇宙中的隐秘存在?诗人品达曾将狄俄尼索斯和“盛夏的纯粹光芒”放在一起比较,以描绘酒神与果花盛开之间的奇妙纽带。

  伟大的匈牙利学者卡尔·凯雷尼在《狄俄尼索斯——生命坚不可摧的写照》一书的开头,旁征博引,围绕克里特岛的发酵工艺,展开了一段奇妙的幻想。凯雷尼在书中指出,狄俄尼索斯的传说源自克里特岛早期文明中发酵一词的象征意义,在当地人眼里,经过发酵酿造而成的蜂蜜和啤酒象征着腐败中衍育的生命。至于当中的来龙去脉,有些复杂,也难以厘清。发酵让克里特人认识到生命坚不可摧的力量。食物在腐败的过程中,释放出一股神秘的生命力。它们冒着气泡,上下翻滚,然后实现自我升华。与蜂蜜和蜂蜜酒一样,葡萄酒也象征着凝聚的力量,宇宙万物不外乎这样。“是自然现象造就了凝聚的神话……这是来自生命的宣告,昭示着它的坚不可摧。”

  7月,天狼星升起,正值盛夏。和埃及人一样,此时的克里特人也迎来了发酵的庆祝仪式。凯雷尼指出,对克里特人而言,发酵和醉酒仿佛是一对神奇的组合,除此之外,他们平时还会吸食鸦片。克里特人的宗教信仰中,必定存在着关于醉酒的思想灌输,将蜂蜜和啤酒中衍生出来的象征意义转嫁到口感更丰富、更奢华的葡萄酒上。克里特人喜欢用“酒红色”来形容祭祀牛,这当中并没有什么特定的原因。千年之后的今天,一到酒神节,希腊人还是会抬着公牛来到祭坛,进行祭祀。酒神有着许多奇怪的象征物,具体的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也无法追溯和考究。狄俄尼索斯戴着葡萄藤面具独自出海时,有人亲眼看到船的四周挂着杯子,上面绘有公牛、蛇、发酵葡萄汁和海豚等的黑色画像。水手们原本打算绑架狄俄尼索斯,结果失败,后来在酒神的怜悯下,变成了鲸鱼。

  在希腊人之前,克里特人就创作了一系列关于酒神的神话故事,这一点并没有很多人知道。但是,由于克里特人所使用的线形文字A从未被破解,所以其中的内涵我们不得而知。克里特文明中表示葡萄酒的象形文字,以及线形文字B(译入克里特书面语的希腊早期文字)中的表意文字,和埃及文明中表示酒的象形文字如出一辙,相差无几。根据埃及第十八王朝的绘画作品,我们发现,埃及早在克里特人变得富有之前,就形成了底蕴深厚的酒文化,掌握了葡萄栽培工艺,流传到了克里特岛,正如我们在卡托扎克罗斯(Kato Zakros)的克里特村落遗址所见到的那样。葡萄藤既不属于克里特人,也不属于希腊人,但在欧洲,发酵后的葡萄果实却成了唯一的主宰。各式各样的象征物和神话传说,渗入西方的血脉,葡萄酒也因此成为宗教体验的来源,最终化身为耶稣的血液。

  迄今为止,希腊唯一一处以酒神狄俄尼索斯命名的地方是雅典郊区的斯托狄俄尼索斯(Sto Dionyso),在基菲萨(Kifisia)以北几公里的位置(其他地方改名为“圣狄俄尼索斯”是受基督教文化的影响)。古时,这里被称作伊卡利翁(Ikarion)。公元前15世纪左右,阿提卡海岸的酒神崇拜就流传至此。这座山村也许是酒神崇拜最早的发祥地之一。古典时期,在阿提卡的拉夫蒂(Porto Raphti)、骚里哥(Thorikos)等港口最古老的剧院里,常常会举行酒神节的庆祝活动。或许酒神初次乘船出海就来到了这些港口,酒神崇拜也许正是发源自伊卡利亚(Ikaria)的爱琴岛。

  酒神来到一位名叫伊卡利翁的男人家里。这个男人有一个女儿,名叫厄里戈涅(Erigone)。伊卡利翁压根没有想到,眼前这个高大的陌生男人会是宙斯与塞墨勒的儿子,还娶了阿里阿德涅为妻。酒神为伊卡利翁带来了礼物:一株家养的葡萄藤。要知道,阿提卡的山民只认识野生葡萄藤,从没见过人工栽培的葡萄藤。于是,伊卡利翁将这株家养葡萄藤种下,还在陌生人的指导下学会了酿酒。他将自己第一次酿制的葡萄酒装入猪皮中,带去邻近的村落,作为礼物。也许这一切都是酒神的安排。

  村民们并不知道这种新奇的饮料是什么,便把它当成水,大口大口地喝了下去,醉得不省人事。他们以为是伊卡利翁下了毒,于是就召集了一帮人,冲到伊卡利翁家里,将他当场杀害,还把尸体掩埋在一棵野生的葡萄树下。等厄里戈涅回到家时,她的小狗马伊拉已经将尸体挖了出来。

  厄里戈涅悲痛万分,她在这棵挂满葡萄的树上自缢身亡。这对父女,还有那条小狗,后来都得到了上苍的怜悯,化为天上的星座(伊卡利翁化为牧夫座,女儿厄里戈涅化为处女座,小狗化为小犬座)。后来,古典时代的少女们会在秋千宴这个奇妙的节日缅怀厄里戈涅。这一天,她们在树林里荡秋千,模仿醉酒的眩晕感。秋千宴就在酒神节的前一日,它提醒庆祝者,狄俄尼索斯不仅是一位牺牲赴死的神,更是戏剧之神,繁花盛开的果树及葡萄酒的守护神。在其他版本的神话传说中,厄里戈涅是酒神狄俄尼索斯的妻子,还有的则宣称酒神被撕成了碎片,而后奇迹般地死而复生。

  这株人工栽培的葡萄藤,是酒神为阿提卡带来的神秘馈赠。而送这份礼物起初并没有借助任何商业手段,其初衷就在于共享。事实上,葡萄酒时常会被形容为“礼物”,一种享乐和慰藉,虽然它对身体没什么用,也不算是食物。而酒神送来的这份礼物,让它广为流传,融入所有人的血液之中,直至成为团结个体的重要纽带。葡萄酒是神圣的,人人共享。

  路易斯·海德(Lewis Hyde)在《礼物》一书中,谈到了凯雷尼这本关于酒神的书。他评论道,再后来,狄俄尼索斯的希腊信徒“用大桶碾榨葡萄时,都会高声歌颂酒神的受难。狄俄尼索斯是一位涅槃重生的神。他复活归来,变得和从前一样强大,甚至拥有比以往更为强大的力量。葡萄酒是葡萄的精华所在,酒劲也就更大。”

  关于酒,海德这么说道:“还有,喝下发酵酒的那一刻,酒神精神便在一具新的躯体里复苏。饮用蜂蜜酒便是酒神复活的圣餐。”

  公元691年,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二世在位的第六年,颁布了一道法令,禁止地中海沿岸葡萄园的工人在丰收时高声呼喊酒神“狄俄尼索斯”的名字,还勒令他们高喊“主啊,怜悯我”的话语。一个世纪之前,阿拉伯军队大举进攻拜占庭,整个帝国都处于危机之中。这场伊斯兰战争对拜占庭帝国所产生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后来,破坏圣像运动(Iconoclasm)爆发,整个拜占庭帝国范围内禁止一切偶像崇拜及画像,或许这正是为了应对伊斯兰教而实施的那些看似成功的严苛制度之一。公元692年,查士丁尼二世召开五六会议(Quinisext Council),并颁布了102条教规。此次会议也成为欧洲历史一大重要的转折点,标志着对古典和异教文化的彻底否定。

  这102条法规中包含着许许多多的禁令。鲁梅利(Brumelia)的异教徒节日被取缔,君士坦丁堡公民不得再乔装打扮,在街道上欢歌热舞。哑剧、童话剧,还有野生动物的马戏表演,通通受到了打压。根据第二十四条教规,牧师不得前往剧院或竞技场观看比赛。第六十二条教规则禁止男扮女装,规定女性不得当街跳舞。人们不再高喊酒神狄俄尼索斯的名字。就连年轻人庆祝夏至跳篝火也被严令禁止。

  后来,查士丁尼二世对公众享乐和异教徒自由进行大范围打压,酒神狄俄尼索斯也随之渐渐遭到摒弃。这是一项大规模的社会工程,为的是一劳永逸地实现帝国的基督教化,与劲敌伊斯兰教不相上下。查士丁尼二世并没有因此而躲过一劫,他很快就被废黜,还被人割掉了鼻子,成了“没有鼻子的人”。后来,查士丁尼二世又复辟成功,重新登上王位,继续统治和管理因其立法而彻底改变的拜占庭帝国。

  无论如何,基督教徒还是将葡萄酒视为耶稣的血液,勇于牺牲、死而复生的象征,他们继续饮用。狄俄尼索斯是一位年轻俊美的神,是永恒生命的化身,极具象征意义。他倡导女性饮酒,是由琼浆玉液造就的神。

  古希腊宗教提出了一套“以狄俄尼索斯为主导的普世主义”。换句话说,酒神崇拜在整个罗马世界蔓延开去,成为世界性宗教。就连墓碑上雕刻的图案,也以酒神居多。正如凯雷尼所写的:“涉及死者葬仪,赞颂生命的永恒就格外重要。酒神信仰如此,基督教也是如此。将古典时代晚期的酒神崇拜发展成世界性宗教,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态势。但是,其发展也仅仅限于生命永恒这一点所产生的宗教影响。而以本书所描述的神话和崇拜形式,这种宗教影响最终会走到历史的尽头。”

  可它终究还是流传了下来。每个夜晚,酒徒会走向伯利恒,亲身感受品达笔下所描绘的曼妙感受。哪怕只是转瞬间,我们也渴望拥有那稍纵即逝的“盛夏的纯粹光芒”。因为诗人品达想要表达的,不是狄俄尼索斯像光芒,而是狄俄尼索斯本身就是那万丈光芒。酒神是那夏日的耀眼光芒,醉酒自然也就无处不在。

  本文摘录自《酒鬼与圣徒 : 在神的土地上干杯》,[英]劳伦斯·奥斯本 著, 蒋怡颖 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10月。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现标题为编者所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