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日本工业遗产纪行|月桂冠与西阵织:日本传统工业之美

2019-9-30 13:19:20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严鹏 关艺蕾 选稿:桑怡

原标题: 日本工业遗产纪行|月桂冠与西阵织:日本传统工业之美

  日本是全球顶尖的工业强国,从幕末学习西洋工业技术开始,日本就一直在制造业立国的道路上疾行,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形成了一大批工业遗产。如果将工业严格限定为工业革命之后兴起的现代工业,则东亚仅有的两个纯粹以工业遗产为内涵的世界遗产都在日本,足见工业文化在东瀛之地位与意义。2019年8月7-11日,我们为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工业文化研究中心构筑合作伙伴关系走访了数处日本的工业遗产,在公事之余,兹从研究者个人角度留一纪行,以飨读者。

  8月10日的下午,我们接连去了京都的月桂冠大仓纪念馆与西阵织会馆,这两处工业遗产体量都不算大,即使加上会谈,半日的时间参观也绰绰有余了。

  月桂冠是日本清酒的名牌,如今在中国超市也很容易买到各种档次和品种的月桂冠。据说,月桂冠可以追溯至在京都酿酒的日本秦氏。秦氏在日本古代史上是一个特殊的族群,最初就是从中国、朝鲜半岛东渡日本的掌握各种技能的群体,因此,秦氏将东亚大陆先进的酿酒技术带到日本也是不足为奇的。而日本早在平城京的时代就有专门的造酒司,由此可见酿酒技术传入日本后,是受到极高重视的。毕竟,即使在今天,日本人也要给神社供奉酒。近代西洋酿酒技术传入日本后,日本人对啤酒、威士忌等也产生了爱好,相关的工业遗产也不少,如同样位于京都的山崎蒸馏所。不过,要说日本传统酒文化,还是体现于酿造日本酒的月桂冠。


  月桂冠大仓纪念馆入口

  月桂冠大仓纪念馆位于京都伏见。伏见是坂本龙马等幕末志士活跃的地区,因此,在当地火车站,一方面摆着坂本龙马的画像,一方面摆放了一堆日本酒的模型,展示地方特色与特产。在缺乏高楼大厦的伏见,走几步路就可能遇到一个某某遗迹的示意牌,很多旧址、遗址就隐藏在不起眼的小楼或平房中。我们去的月桂冠大仓纪念馆也不是月桂冠目前酿酒的工厂,而是一处保留了历史建筑的近代化产业遗产,由1909年的酒窖改造而成。酿酒需要水,伏见地区恰好有不少“名水”,日本特有的传说、习俗给月桂冠涂上了一层神秘的传奇色彩。


  伏见车站宣传的地方特色:名酒与幕末风云

  月桂冠大仓纪念馆就是一处带庭院的和式建筑,纪念馆规划了参观与研学路线,第一道程序便是在院子里喝一杯古井中的地下水,亲身感受一下月桂冠酿酒用到的优质水。在八月骄阳的炙烤下,我们从车站步行到月桂冠花了十余分钟的时间,喝到井水的那一刻,也顾不上“名水”到底有多么特殊,只是确实感到甘甜清爽。按照规划路线,纪念馆馆长西冈先生带我们逛了一圈,并亲自讲解。月桂冠由大仓家族于1637年创办于京都伏见,目前仍然由大仓家族经营。明治维新后,在第十一代目的带领下,大仓家族的酿酒业接连取得突破,规模不断扩大,乃至于1902年向美国的夏威夷等地出口了清酒。1905年,大仓家用象征胜利和光荣的“月桂冠”作为酒名注册商标,而桂冠与奥运会有关,实际上是非常西化的符号。因此,月桂冠也体现了日本传统文化与西洋文化的融合。1961年,月桂冠实现了日本酒四季皆能酿造的技术突破。1982年,月桂冠大仓纪念馆建成开放。1985年,伏见有约6120件酿酒工具被指定为京都市有形民俗文化遗产,而月桂冠大仓纪念馆展示了相关的酿酒工具。总体而言,月桂冠大仓纪念馆是一个小型的博物馆,通过实物与图片呈现了日本传统酿酒工艺的演变和大仓家族企业的历史。酒是一种日用消费品,因此,纪念馆少不了以酒为主体的纪念品专卖店,也提供了参观结束后小酌一杯的场所。当然,由于纪念馆空间有限,真想畅饮日本酒的话,不妨就近找家居酒屋。


  

  月桂冠大仓纪念馆临河的背面西阵织会馆位于京都市内,离市区内的商业中心不远,是一幢在京都显得非常气派的小高楼。从某种意义上说,体现了日本传统丝绸织造工艺的西阵织会馆,更像是以非物质文化遗产存在的工业遗产。在会馆内,除了陈列西阵织的部分产品并介绍了西阵织的历史外,主要的游览空间是商品卖场。不过,在西阵织二楼,有几位年长织工在上班时间内利用传统织造工具作业,也是非常符合非物质文化遗产特点的展示了。有学者认为,在德川幕府时代的锁国政策下,日本从中国进口生丝,看上去中国的江南大量出口,其实只是出口的原料,反而促进了西阵织等高附加值的日本国产织绸业的发展,为明治时代日本丝绸产业的强大打下了基础,聊备一说。而从会馆的介绍看,明治时代导入西洋现代工业技术,是使手工业的西阵织能够向量产化迈进的关键。我们去的时候,恰逢西阵织的演出时间,几位身着不同款式和服的各年龄段的日本佳丽,伴着音乐在舞台上娉婷走秀,展示着西阵织不同式样的产品,华美者有之,素雅者有之,清新者有之,绚烂者亦有之。观众中几乎一半是中国游客。而从购物的角度说,会馆一楼至三楼的商品种类不同,一楼有男士的领带等,二楼不乏非西阵织产品的大路货,甚至有Made in China的小商品,三楼也就是演出舞台两侧的商品则更加高档,而且享受免税政策。可能因为三楼的产品是真正在会馆里制作的吧,其中有些女孩子用的发卡等小玩意,虽不起眼,但看上去也比二楼的货品更多高级感,价位也处于满足凡勃仑式炫耀性消费但又并不过于昂贵的水准。不过,由于中日风俗不同,日本人人手一条的手帕、和服妹佩戴的头饰、日本女性穿和服与浴袍时使用的手袋、日本人会用来装矿泉水瓶的绢袋等等日本人习惯用的物品,在中国的实用性不大。只是,异国的纪念物,有着特殊的纪念意义吧。而将工业遗产与工艺品的制作与销售结合起来,在中国的杭州等城市也有案例,可以说是传统工业类工业遗产开发与利用的通则了。


  西阵织会馆在楼宇低矮的京都非常显眼


  西阵织会馆里的传统织具此次日本工业遗产之行,我们选取了非常有代表性的几个点,既包括国宝级的世界遗产,又包括装备制造、轨道交通等日本的优势产业,还兼顾了相对传统的具有手工艺色彩的产业,用它们作为案例来书写日本工业史,至少能够看出一些基本轮廓。当然,这次只是一个开始,后续我们还会实地走访日本其它工业遗产。在走访过程中,我们进行了采访、会谈等调研,了解到日本不同性质的工业遗产有着不同的运营模式,对日本的相关政策也有了更多的认知。总体来看,日本的工业遗产保护与利用是领先于中国的,这个和工业遗产主体及相关机制有密切关系,也和日本社会整体上重视制造业并通过研学等方式来营造相应的文化氛围有直接关系。谈到研学,某处工业遗产的一位部门负责人直率地对我们说,他们接待过中国参观团队,效果很糟糕,因为负责翻译的导游可能是日语系学生,对相关的历史与技术等知识并不了解,无法真正对中国参观者讲解清楚,如果今后来参观或研学,希望能够专业一些。这番话,对于目前国内火热的研学活动包括出国研学,应该能起到一点帮助作用吧。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日本工业遗产纪行|月桂冠与西阵织:日本传统工业之美

2019年9月30日 13:19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 日本工业遗产纪行|月桂冠与西阵织:日本传统工业之美

  日本是全球顶尖的工业强国,从幕末学习西洋工业技术开始,日本就一直在制造业立国的道路上疾行,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形成了一大批工业遗产。如果将工业严格限定为工业革命之后兴起的现代工业,则东亚仅有的两个纯粹以工业遗产为内涵的世界遗产都在日本,足见工业文化在东瀛之地位与意义。2019年8月7-11日,我们为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工业文化研究中心构筑合作伙伴关系走访了数处日本的工业遗产,在公事之余,兹从研究者个人角度留一纪行,以飨读者。

  8月10日的下午,我们接连去了京都的月桂冠大仓纪念馆与西阵织会馆,这两处工业遗产体量都不算大,即使加上会谈,半日的时间参观也绰绰有余了。

  月桂冠是日本清酒的名牌,如今在中国超市也很容易买到各种档次和品种的月桂冠。据说,月桂冠可以追溯至在京都酿酒的日本秦氏。秦氏在日本古代史上是一个特殊的族群,最初就是从中国、朝鲜半岛东渡日本的掌握各种技能的群体,因此,秦氏将东亚大陆先进的酿酒技术带到日本也是不足为奇的。而日本早在平城京的时代就有专门的造酒司,由此可见酿酒技术传入日本后,是受到极高重视的。毕竟,即使在今天,日本人也要给神社供奉酒。近代西洋酿酒技术传入日本后,日本人对啤酒、威士忌等也产生了爱好,相关的工业遗产也不少,如同样位于京都的山崎蒸馏所。不过,要说日本传统酒文化,还是体现于酿造日本酒的月桂冠。


  月桂冠大仓纪念馆入口

  月桂冠大仓纪念馆位于京都伏见。伏见是坂本龙马等幕末志士活跃的地区,因此,在当地火车站,一方面摆着坂本龙马的画像,一方面摆放了一堆日本酒的模型,展示地方特色与特产。在缺乏高楼大厦的伏见,走几步路就可能遇到一个某某遗迹的示意牌,很多旧址、遗址就隐藏在不起眼的小楼或平房中。我们去的月桂冠大仓纪念馆也不是月桂冠目前酿酒的工厂,而是一处保留了历史建筑的近代化产业遗产,由1909年的酒窖改造而成。酿酒需要水,伏见地区恰好有不少“名水”,日本特有的传说、习俗给月桂冠涂上了一层神秘的传奇色彩。


  伏见车站宣传的地方特色:名酒与幕末风云

  月桂冠大仓纪念馆就是一处带庭院的和式建筑,纪念馆规划了参观与研学路线,第一道程序便是在院子里喝一杯古井中的地下水,亲身感受一下月桂冠酿酒用到的优质水。在八月骄阳的炙烤下,我们从车站步行到月桂冠花了十余分钟的时间,喝到井水的那一刻,也顾不上“名水”到底有多么特殊,只是确实感到甘甜清爽。按照规划路线,纪念馆馆长西冈先生带我们逛了一圈,并亲自讲解。月桂冠由大仓家族于1637年创办于京都伏见,目前仍然由大仓家族经营。明治维新后,在第十一代目的带领下,大仓家族的酿酒业接连取得突破,规模不断扩大,乃至于1902年向美国的夏威夷等地出口了清酒。1905年,大仓家用象征胜利和光荣的“月桂冠”作为酒名注册商标,而桂冠与奥运会有关,实际上是非常西化的符号。因此,月桂冠也体现了日本传统文化与西洋文化的融合。1961年,月桂冠实现了日本酒四季皆能酿造的技术突破。1982年,月桂冠大仓纪念馆建成开放。1985年,伏见有约6120件酿酒工具被指定为京都市有形民俗文化遗产,而月桂冠大仓纪念馆展示了相关的酿酒工具。总体而言,月桂冠大仓纪念馆是一个小型的博物馆,通过实物与图片呈现了日本传统酿酒工艺的演变和大仓家族企业的历史。酒是一种日用消费品,因此,纪念馆少不了以酒为主体的纪念品专卖店,也提供了参观结束后小酌一杯的场所。当然,由于纪念馆空间有限,真想畅饮日本酒的话,不妨就近找家居酒屋。


  

  月桂冠大仓纪念馆临河的背面西阵织会馆位于京都市内,离市区内的商业中心不远,是一幢在京都显得非常气派的小高楼。从某种意义上说,体现了日本传统丝绸织造工艺的西阵织会馆,更像是以非物质文化遗产存在的工业遗产。在会馆内,除了陈列西阵织的部分产品并介绍了西阵织的历史外,主要的游览空间是商品卖场。不过,在西阵织二楼,有几位年长织工在上班时间内利用传统织造工具作业,也是非常符合非物质文化遗产特点的展示了。有学者认为,在德川幕府时代的锁国政策下,日本从中国进口生丝,看上去中国的江南大量出口,其实只是出口的原料,反而促进了西阵织等高附加值的日本国产织绸业的发展,为明治时代日本丝绸产业的强大打下了基础,聊备一说。而从会馆的介绍看,明治时代导入西洋现代工业技术,是使手工业的西阵织能够向量产化迈进的关键。我们去的时候,恰逢西阵织的演出时间,几位身着不同款式和服的各年龄段的日本佳丽,伴着音乐在舞台上娉婷走秀,展示着西阵织不同式样的产品,华美者有之,素雅者有之,清新者有之,绚烂者亦有之。观众中几乎一半是中国游客。而从购物的角度说,会馆一楼至三楼的商品种类不同,一楼有男士的领带等,二楼不乏非西阵织产品的大路货,甚至有Made in China的小商品,三楼也就是演出舞台两侧的商品则更加高档,而且享受免税政策。可能因为三楼的产品是真正在会馆里制作的吧,其中有些女孩子用的发卡等小玩意,虽不起眼,但看上去也比二楼的货品更多高级感,价位也处于满足凡勃仑式炫耀性消费但又并不过于昂贵的水准。不过,由于中日风俗不同,日本人人手一条的手帕、和服妹佩戴的头饰、日本女性穿和服与浴袍时使用的手袋、日本人会用来装矿泉水瓶的绢袋等等日本人习惯用的物品,在中国的实用性不大。只是,异国的纪念物,有着特殊的纪念意义吧。而将工业遗产与工艺品的制作与销售结合起来,在中国的杭州等城市也有案例,可以说是传统工业类工业遗产开发与利用的通则了。


  西阵织会馆在楼宇低矮的京都非常显眼


  西阵织会馆里的传统织具此次日本工业遗产之行,我们选取了非常有代表性的几个点,既包括国宝级的世界遗产,又包括装备制造、轨道交通等日本的优势产业,还兼顾了相对传统的具有手工艺色彩的产业,用它们作为案例来书写日本工业史,至少能够看出一些基本轮廓。当然,这次只是一个开始,后续我们还会实地走访日本其它工业遗产。在走访过程中,我们进行了采访、会谈等调研,了解到日本不同性质的工业遗产有着不同的运营模式,对日本的相关政策也有了更多的认知。总体来看,日本的工业遗产保护与利用是领先于中国的,这个和工业遗产主体及相关机制有密切关系,也和日本社会整体上重视制造业并通过研学等方式来营造相应的文化氛围有直接关系。谈到研学,某处工业遗产的一位部门负责人直率地对我们说,他们接待过中国参观团队,效果很糟糕,因为负责翻译的导游可能是日语系学生,对相关的历史与技术等知识并不了解,无法真正对中国参观者讲解清楚,如果今后来参观或研学,希望能够专业一些。这番话,对于目前国内火热的研学活动包括出国研学,应该能起到一点帮助作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