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银币登场:第二次布匿战争与罗马经济体制的转型

2019-9-25 09:10:03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王卓珲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 银币登场:第二次布匿战争与罗马经济体制的转型

  第一次布匿战争的经济后果

  公元前三世纪,罗马共和国在意大利半岛占据了绝对性的主导地位。从台伯河沿岸的小城市到整个意大利半岛的庇护国,罗马共和国的影响也逐渐向外扩大。至此,共和国不再关注意大利半岛上的其他国家,然而惧怕强敌的罗马人却并未有时间得以喘息。一百年快速的扩张使得罗马与大陆之外的东地中海国家产生了摩擦。

  同一时期,迦太基扩展成为了东部地中海最强大的商业帝国,占据了北非海岸直至西班牙之间的所有岛屿。第一次布匿战争之前,罗马共和国对意大利半岛之外的地区不感兴趣,迦太基亦无兴趣插手意大利半岛。于是最初,没有利益冲突的两国在互不干涉的前提下建立了友好的外交关系。但这一切都被麦尔提尼斯人(Mamertini,拉丁语意为“战神之子”)向罗马发来的求助打破。

  麦尔提尼斯人本是意大利半岛的佣兵,后从内部攻占了西西里岛的城邦麦散那(Messana),并与邻邦锡拉库萨产生军事冲突。由于不敌,便向迦太基海军求援。迦太基随后以保护麦散那为名,控制了西西里岛南部。但麦尔提尼斯人又由于惧怕迦太基的统治,转而希望可以由罗马来保护他们,便向罗马求助。熟知罗马外交的麦尔提尼斯人,希望可以成为共和国的被庇护国。并希望罗马帮助他们收复锡拉库萨以及麦散那两座城池。共和国元老院本无意干涉,但惧怕强邻的罗马人又怕迦太基发展壮大威胁到自己,于是答应了麦尔提尼斯人的请求,第一次布匿战争也就此打响。

  罗马在第一次布匿战争之前并没有流通货币。罗马的经济也是在意大利半岛内部的贸易系统进行交易的,以农业经济为主体,其自给自足的经济体系也只有可能会受到气候和当地地理环境的影响,并无太多外部经济。对比来看,迦太基却是在整个地中海地区进行贸易的海上经济大国,其经济收入主要来源于与地中海地区其他国家的贸易流通,比起共和国,迦太基拥有更大的市场和贸易圈。经济模式上的不同,决定了战争的走向,也改变了罗马共和国。

  罗马因当时的经济模式和扩张导致海军几乎没有可战之力。第一次布匿战争主要战场是西西里半岛,这让没有海军战舰的罗马难以在海上与之抗衡。反观迦太基,拥有上百艘的战舰,每艘战舰都有三百名以上的能征善战熟知水性的海军水手。此时的罗马需要支付军饷、建造战舰,硬币因此诞生了。虽然罗马当地有一定产量的白银,也从贸易交往上获得了一些白银,但总体上来说白银储量是不足的。因此,此时银币币值可直接反映出当时的银储备及含银量。此时共和国的银币重达6.81g且特别稀有。《希腊罗马古事字典》(A Dictionary of Greek and Roman Antiquities)于1842年出版。其作者是著名的历史学家,拉丁语及古希腊语教授威廉·斯密斯。此书虽年代久远,但至今为止,依然是一本具有很高参考价值的希腊罗马古事全书。斯密斯教授曾在此书中指出,铸造制度的引进是为了商贸的目的,以此来扩张罗马的购买力和影响力,然而受限于银矿稀少,此时的共和国银币并未大面积流通。

  此为罗马共和国第一次布匿战争时期的银币砝码,重6.44g,正面为赫尔克拉斯的人头,反面为其弑狮场景,图片出自Wildwind古钱币拍卖行成交数据库

  上图的罗马银币,大约在布匿战争的两年前铸造,正面说明了罗马在此时与意大利半岛外的市场进行交易,并且罗马人需要一个流通的货币来标准化本国的经济和物价,就连其设计,都与地中海广为流通的亚历山大大帝希腊银砝码十分相似。

  第一次布匿战争结束于公元前241年罗马人和迦太基人之间的和平条约。尽管迦太基人仍有继续战斗的能力,但面对不认输的罗马人,他们早已变得疲惫不堪。驱使迦太基参战的西西里岛也在战争中成为废墟,短期内不再有任何经济价值,战争对于迦太基来说,已经成为了赔本买卖。西西里岛中幸免于难的锡拉库萨城也早已在战争中脱离了迦太基的掌控。

  公元前241年,迦太基与罗马签订了和平条约,将西西里岛、撒丁岛和科西嘉岛的领土交给罗马共和国。同时,迦太基需要向罗马支付3200埃维厄塔兰同(Euboean Talents)白银的战争赔偿。(一罗马塔兰同等同于1.33 Attic塔兰同,一希腊塔兰同约25.8kg。埃维厄塔兰特与希腊塔兰同重量相仿,故3200埃维厄塔兰大约为83吨白银)。其中1000塔兰同立即交付,剩余的2200塔兰同分十年支付。

  这是罗马经济首次有大量白银流入。意大利并不以其银矿闻名,并且罗马人经常缺乏诸如银等贵重金属来铸造钱币和提高购买力。与此同时,这场战争赔偿让罗马共和国首次尝到了战胜富国的甜头。

  第二次布匿战争前期的经济危机

  第一次与第二次布匿战争期间,罗马人用迦太基的赔款来稳定国内经济,而迦太基则在将军哈米尔卡·巴卡的领导下,在西班牙扩展新领土。后来其子继承了父亲的战略方针,便是著名的汉尼拔。西班牙地区拥有大量的金矿和银矿,为迦太基人的军事和经济提供了巨大的资金来源。

  公元前219年,汉尼拔攻击了城邦萨贡托。在《埃布罗条约》条约中,罗马不能涉足埃布罗河以南,迦太基不能涉足埃布罗河以北。萨贡托所在的地理位置在埃布罗河以南,是迦太基的势力范围。然而罗马共和国却担心迦太基再次壮大,便答应了萨贡托的求助,成为了萨贡托庇护国。

  第二次布匿战争的罗马及迦太基的行军地图。萨贡托位于西班牙南部。图片来源:The Map Archive, Map Code:Ax00806

  在汉尼拔围攻萨贡托时,罗马元老院立即派了一位身份显赫的议员费比乌斯·马克西姆斯前往迦太基下达通牒。费比乌斯要求迦太基人把汉尼拔交给罗马人,并停止在西班牙的扩张。这一要求被迦太基议员们毅然拒绝,在迦太基人眼中,战争发生在埃布罗河南部,与罗马人无关。然费比乌斯则坚持迦太基攻击了罗马的被庇护国,如若不答应交出汉尼拔,便是与罗马宣战。史学家李维曾记载,“这场所谓的外交通牒,无外乎是为了形式流程,罗马早已准备开战”(罗马史Book XXI,VII,49)。

  在费比乌斯的强硬态度下,迦太基参议院拒绝遵守《埃布罗条约》,因为罗马人率先背叛了《条约》。史学家波利比乌斯记录到:“罗马人反对迦太基攻击萨贡托,因其已成为罗马的被庇护国,然而这却与埃布罗条约的内容相反”(Histories.Book III.15.6),明确记载了罗马人违约在先。

  汉尼拔早已为战争做好了准备,他在西班牙建立了迦太基的军事基地,并常年招兵买马。西班牙的经济开发此时也初具规模,足以成了远征的经济后盾。

  他带领军队沿着海岸从新迦太基出发,征服沿途的城市,绕过了罗马的庇护国Massilia马赛,尽可能地避免与海岸沿线的其他罗马盟国接触。很快,汉尼拔穿过阿尔卑斯山脉,进入了意大利的中心地带。汉尼拔在意大利赢得几次重大战役的胜利,例如特拉西美诺湖战役(218 BCE)和著名的坎尼战役(216 BCE),数场战役几乎摧毁了整个罗马军队。

  汉尼拔在第二次布匿战争中的行军图,此图省略了部分汉尼拔在意大利的行军路线。图片来源:Pegasi Numismatics

  在这公元前218-204这14年间,汉尼拔的军队在意大利半岛如入无人之境,其军队的补给也大多依靠洗劫当地村落,与罗马军队交战的同时沿途收集资源和食物。给罗马共和国的农业经济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汉尼拔吸取了第一次布匿战争的教训:如果战争会对领土的经济价值造成打击,那么主战场一定要在罗马人的土地上。畏惧于汉尼拔优秀的军事才能,共和国此时亦阻止不了汉尼拔在意大利肆意“补给”。

  此时的独裁官,正是与迦太基宣战的费比乌斯。费比乌斯自知不敌汉尼拔,只好采取迂回战术,避免与汉尼拔正面交锋。但为了防止汉尼拔占领意大利的土地,费比乌斯与汉尼拔的军队形影不离,却从不交战。在这种战略下,汉尼拔军队所占领的土地,永远只停留在脚下。不过迫于军资的短缺,费比乌斯军队的补给方式往往是就地征用意大利盟友的物资或人力,这无疑给千疮百孔的意大利半岛又增重了负担。

  罗马共和国此时也逐渐意识到,其经济根本不足以支撑一场全面战争。汉尼拔给罗马人带来了继公元前390年罗马之劫(公元前390年,北方部落首领布伦努斯曾一度攻占罗马城,并在城中大放肆洗劫,给罗马人造成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也正因为如此,罗马共和国十分畏惧强敌,怕任由强敌发展,最终会再度威胁到罗马城)后前所未有的恐慌。

  而罗马此时的财政情况,也可以从其货币中得到直接反映。公元前218-212年 ,罗马的银币含银量急速下降。快速的货币贬值一方面意味着罗马的财政空虚,另一方面也意味着银储备的消耗殆尽。与此同时,铜币与青铜币也未能幸免于难。不同于银币的是,铜币与青铜币无法降低其金属含量,于是共和国便大大的降低了这两种货币的重量。《第二次布匿战争时期的罗马及其经济》一书为史学家凯·菲利普写于2014年。此书中菲利普教授从计量学,古钱币学,以及历史学的角度分析了罗马共和国的经济情况。菲利普曾在此书中提及,部分罗马共和国钱币的含银量在第二次布匿战争早期曾掉落至先前的30%。如此之低的含银量,近乎象征着罗马共和国经济的崩溃。

  以下为第二次布匿战争期间低含量的罗马银砝码,不仅其重量远远低于上文展示的钱币,其含银量也有着明显下滑。(图片皆出自Wildwind古钱币拍卖行成交数据库)

  公元前225-212年,银砝码,18mm,5.52g。Wildwind.Ref.RSC.Pre-denarius 24b.Ex.No.3

  公元前225-212年银砝码,21mm,5.74g Wildwind.Ref.RSC.Pre-denarius 24b.Ex.No.4)

  公元前213-212年银砝码,5.548g,Wildwind.Ref.RSC.Pre-denarius 24b.Ex.No.5

  考虑到最早的银砝码重6.8g,然而此时的银砝码只重5.5g左右。这一标准上的变化也侧面反映了罗马共和国需要新的铸造标准来尽可能缓解财政上的困境。

  战争的第五年,即公元前214年,罗马共和国的财政便已被战争拖垮,补给面临困难。汉尼拔与费比乌斯的两只军队在意大利半岛内四处游走,致使罗马共和国财政近乎崩溃。但对于元老院来说,投降承认战败国的身份永远是不可能的,于是只好选择其他方式来挽救共和国财政。

  汉尼拔的雕塑,出自Mommsen‘s“Romische Geschichte”第265页

  骑士阶级的战争贡献

  公元前214年,第二次布匿战争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战争的规模已经大得出乎了共和国与迦太基的预料。对于汉尼拔来说,他未料到罗马人的意大利盟友会不为所动,无论他在意大利做什么,都撼动不了罗马的庇护国地位。而这个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汉尼拔所经之地,费比乌斯必定紧随其后。如若有意大利盟友企图背叛,那么在汉尼拔离开之后,盟友面临的则是费比乌斯的军队。

  而对于共和国来说,这是他们经历的第一次全面战争,也是第一次有四面受敌的感受。在北方,汉尼拔的军队肆意踩踏着意大利的土地。在西方,为了切断汉尼拔的补给线,共和国的军队把战场转移到了伊比利亚半岛。在南方,不甘寄人篱下的锡拉库萨也在公元前215年宣布独立,加入汉尼拔的阵营并向共和国宣战。而东方,马其顿国王菲利普五世想趁机占领希腊以及伊利里亚,便向其庇护国罗马宣战,开启了第一次马其顿战争。

  对于共和国来说,只有打赢才能索要战争赔款弥补经济损失,所以当下之急自然是寻找方法填补财政空虚,于是元老院找上了共和国内财富仅次于议员的骑士阶级(罗马的骑士阶级与中世纪的骑士阶级不一样,罗马的骑士是位于贵族之下,平民之上的一个社会阶级)。共和国内的骑士大多为商人,工匠,以及中小型农场主,是共和国经济的最主要税收对象。史学家李维曾记载,共和国战争损失惨重,“罗马上下,除了最有财富的骑士以外,无人穿戴装饰物。”(罗马史Book 23:Hannibal at Capua 23.12)。出于元老院的施压以及对共和国政府的责任心,这些骑士们毅然决然地把自己的资产投入国库。与此同时,元老院也鼓励有钱的平民效仿骑士,一下子,共和国政府便征收上了一大批资金。

  然而骑士的资金虽可解燃眉之急,却并不治本。有了一笔资金之后,共和国政府便修改了战略目标,优先攻取可为共和国政府提供财源的土地。而刚好有两块富有的土地此时与共和国为敌,汉尼拔的伊比利亚半岛以及古希腊城邦锡拉库萨。

  锡拉库萨的财富

  古城锡拉库萨是东地中海上十分富有的城邦,长久以来在西西里岛便占据着贸易的主导地位,直至迦太基到来之前,锡拉库萨通过海上贸易累积了大量的财富。而此时,锡拉库萨的国王希罗尼穆斯(Hieronymus)早已与汉尼拔结盟,与罗马开战。

  共和国的首要目标便是临近西西里岛上的锡拉库萨。然而锡拉库萨地理位置十分易守难攻,罗马人围城了一年多未能攻下。值得一提的是,古希腊的哲学家阿基米德此时亦在城中,还为城防设计作出了不少贡献。然而锡拉库萨城民过于自信,在公元前212年末让罗马人得到了可乘之机,马塞勒斯将军派了一支部队混入了举办节日的城内,随后迅速地占领了城墙。虽然总指挥马塞勒斯(Marcellus)答应锡拉库萨城居民,不屠臣,不洗劫,然而,压抑许久的许多罗马佣兵以及逃兵率先对城市展开了洗劫。随后士兵们也不甘落后,罗马“开始了一场大规模的屠杀,每一个阻挠士兵的人都将成为这种疯狂的牺牲品。士兵及佣兵们所到之处,扫荡无余。”(李维,罗马史Book 25:The Fall of Syracuse 25.29)。而这些财富,也不是全部都被士兵个人们掠走,相当一部分被带回意大利交予了共和国政府,首当其冲的便是大量的黄金及白银。

  虽然在李维的记载中,这场洗劫并非马塞勒斯将军的本意,但是其结果却实实在地缓和了共和国的财政危机。史学家Norman Davies曾在其书中大胆揣测,马塞勒斯在知道锡拉库萨被士兵洗劫之后,选择了充耳不闻,一面可以让士兵们发泄一年多围城的怒火,一面亦可以给人民及罗马带来更多财富。而锡拉库萨则在围城结束之后被洗劫一空。

  锡拉库萨所带来的财富亦可直接从公元前212年之后的罗马古币中得到证实。罗马元老院为了更好地利用新入国库的大量白银,在公元前211年,共和国不再以希腊的货币为铸造标准,推行了只属于罗马的独特货币体系。新的体系创了几种全新的货币面值,如银币第纳尔,维多利纳尔,奎纳里乌斯。其中的第纳尔更是成为了未来四百年地中海的核心货币。这一新货币系统的面世也象征着罗马从意大利的地方经济贸易正式转为地中海经济。不同于之前罗马货币,新铸造货币将不再只为在意大利半岛流通,而是要同时流通至海外。罗马人也不愿再复刻希腊货币的设计,进一步将具有罗马特色设计的货币推崇至东地中海。设计上摆脱了地中海主流的希腊货币,自立门户。与此同时,为了方便流通,新的第纳尔比银砝码要轻三分之一,也最大可能地加大了其含银量。罗马的钱币也正是开始挑战其他希腊系钱币在地中海的主导地位。

  此时所铸造的第一批第纳尔约重4g,与银砝码比较明显较轻,然而其含银量则高达95-98%。与此同时,罗马钱币的设计也不再模仿希腊钱币的设计,正反两面采用了传统的罗马神明。

  公元前211年,3.59g,第纳尔,正面罗马女神,X=10.背面两个骑手,Wildwind RCV 2000 Edition#38 Ex.No.3)

  公元前211年,4.22g,第纳尔Wildwind RCV 2000 Edition#38 Ex.No.1)

  下图则是一枚奎纳里乌斯,面值约为第纳尔的一半。罗马的货币体系在第二次布匿战争之后,开始了以第纳尔银币为核心货币的革命。

  211BCE,1.98g,奎纳里乌斯。正面为罗马女神,V=5.Wildwind RCV 2000 Edition#42 Ex.No.1

  对比212年之前的银币的含银量(30%)和现在近乎98%的新银币,罗马财政在这两年间的改善一目了然。然而锡拉库萨所带来的财富只是改善罗马经济的第一步。罗马共和国在这之后,便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汉尼拔的军事以及补给的根基-伊比利亚半岛。

  伊比利亚半岛的矿场

  锡拉库萨给罗马所带来的财富固然庞大,但并不足以支撑新建立的货币体系。共和国既有的领土中并无大量的矿场以供开采。没有金矿银矿的产出,财库中的白银的消耗殆尽也只是时间问题。不过伊比利亚半岛则不一样,此地有着大量的天然银矿,在汉尼拔和其父亲哈米尔卡巴卡的建设下,已经初具规模,是共和国理想的银库。一旦拥有西班牙,罗马共和国便有足够的银矿来支撑未来的货币,维持其价值。

  在第二次布匿战争中,费比乌斯自知不敌汉尼拔,但同时又不能放任汉尼拔在意大利半岛,于是整场战役中,其主要目的便是拖住汉尼拔的军队,防止其策反罗马的意大利盟友。这也让汉尼拔无可奈何。擅长打仗的汉尼拔在意大利进退两难,即达不到策反意大利盟友的目的,罗马军队又不愿与其决战。虽然消耗战让罗马经济损失惨重,但是汉尼拔需要一两场决战来扭转占据,一时进退两难。仅仅只拥有一支军队的汉尼拔,不足以占领罗马领土,而迦太基其他将领带领的援军也被罗马共和国的军队抵挡在意大利北部。于是在意大利半岛属于迦太基的土地,永远只有汉尼拔脚下的军营。

  而拥有了锡拉库萨财富的共和国政府,此时也有了经济余力可以进一步推动战争。

  著名的罗马将军大西庇阿也是在这时登上历史舞台。关于汉尼拔,大西庇阿与费比乌斯意见相仿,二人都不愿意与汉尼拔决战,罗马共和国的人力此时也远远没有达到枯竭的地步,既然汉尼拔想要决战,罗马人便偏不与汉尼拔决战。大西庇阿这时向元老院提议自己去切断汉尼拔的后路。公元前211年,大西庇阿前往西班牙,并直接将其战略目标放在了西班牙的迦太基首都——新迦太基城。公元前209年,大西庇阿跨过埃布罗河,奇袭新迦太基,新迦太基城迅速沦陷。

  虽然迦太基在西班牙的抵抗持续到了公元前206年,不过这三年间,罗马一点一点的蚕食了迦太基在西班牙的盟友,以及迦太基的财富。在罗马的大军面前,许多之前依附于迦太基的部落也纷纷投靠了罗马,成为其被庇护国。与此同时,大西庇阿洗劫了当地迦太基的城邦,一举缴获了大量的黄金白银,并且使许多青年成为奴隶。更为重要的则是,西班牙的金矿以及银矿彻底归属于罗马共和国。这些银矿给罗马的经济带了近两百年的稳定,直至共和国晚期,共和国政府才开始从高卢以及近东开辟新的财政收入。不过这并不代表西班牙的银矿干涸,罗马银矿的干涸影响财政大约在公园后二世纪图拉真时期才开始对共和国经济产生影响。

  而在攻占了伊比利亚半岛之后,罗马货币保持着和之前一致的高含银量,西班牙的银矿也成为了共和国中后期的经济基石。与此同时,占领了西班牙以及锡拉库萨的罗马,不知觉中亦成为一个经济大国,不但多出了大面积的领土可供税收,与此同时还扩大了罗马货币的流通范围,加大了贸易的规模,颇有成为东地中海第一强国之势。也正是从这时起,罗马开始成长成为地中海的贸易核心。

  罗马帝国时期西班牙的采矿机:Drainage wheel from Rio Tinto mines,in the Sierra Morena mountains of Andalusia,Spain.Ancient Roman mine's drainage technology.图片出自Peterlewis

  被重塑的罗马共和国经济

  第二次布匿战争无疑是罗马共和国经济体系重塑的一个新篇章。罗马共和国在这场战争之前,仍然保持着很强的农耕传统,大部分财政来源为农民及农场主。罗马对与外界的贸易不感兴趣,是一个传统的封闭式农耕经济。这是罗马人一直引以为豪的经济模式,保守的罗马人认为传统的经济,就是最好的经济。即便第一次布匿战争,也未能给罗马敲响警钟。共和国政府只想保证周边无强敌和生活方式不变,这也恰好反映了罗马人的价值观。

  第二次布匿战争所带来的危机让畏惧强敌的罗马人大梦初醒。他们意识到仅仅打败迦太基是不够的,打败过一次之后,假以时日,对方还会再卷土重来。所以在二次布匿战争之后,罗马剥夺了迦太基的所有土地,进而变成了东地中海最大的霸主。不过随着新的土地纳入共和国版图,共和国也不得不开始制定新的制度来管理。于是西班牙、科西嘉岛、西西里岛、撒丁岛等岛屿被并入共和国版图。共和国第一次提出了“行省”的概念,这些新的领土由元老院派人管理,其省长往往是在任的Praetor(军事执政官,裁判官)或者卸任的前执政官。这些新的领土,也无疑给共和国加大了税收的空间,带来了一个更庞大的人口及税收基数。这也是共和国经济体制重塑的第一点:新提出的“行省概念“以及其带来的经济效益。

  由于汉尼拔在意大利半岛上肆意妄为了14年,意大利半岛战后的数年间一直处于重建,几乎没有经济价值。所以新纳入版图的行省便需要上缴大量财政收入。从制度建立之初便加大了共和国政府以及意大利半岛对行省财政的依赖性。

  第二点则是共和国内部的骑士,在战后获得了更高的经济及政治地位地位,甚至不亚于元老院的权力及财富。前文曾提及,在共和国最艰难的时候,骑士阶级自愿分摊了战争负担。在罗马战胜之后,德高望重的议员们自然不能轻视这群罗马的“恩人”。共和国政府之所以得以存活,大部分是仰仗骑士阶级的杰出贡献,于是骑士阶级便成为了这场战争的“庇护人”,亦可以理解为共和国政府欠了骑士阶级一个人情。这也就意味着共和国政府需要偿还这些人情,而偿还的方式,则是加大了骑士阶级进入现有共和国官衔的数量,并且在经济上,给骑士阶级提供了许多与贵族共享的福利。

  第三点,则是新推出的货币体系。意识到不能再满足于意大利半岛的罗马人,终于在第二次布匿战争后推行了属于自己独特的货币体系,这象征着罗马准备将其经济圈扩散至地中海。不再模仿希腊的货币,罗马人意识到了海上贸易所带来的好处。在稳固自己经济地位的同时,罗马的经济影响力也随着购买力的上升越来越大,最终笼罩整个地中海。

  第二次布匿战争是迦太基的丧钟,在这之后的迦太基再也没有实力可以与罗马对抗。但是与此同时,这场战争也同时敲醒了保守的罗马人,让其在一定程度上认可了迦太基的经济及管理模式。经济改革之后的罗马,将代替迦太基,成为了新的东地中海经济霸主。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银币登场:第二次布匿战争与罗马经济体制的转型

2019年9月25日 09:10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 银币登场:第二次布匿战争与罗马经济体制的转型

  第一次布匿战争的经济后果

  公元前三世纪,罗马共和国在意大利半岛占据了绝对性的主导地位。从台伯河沿岸的小城市到整个意大利半岛的庇护国,罗马共和国的影响也逐渐向外扩大。至此,共和国不再关注意大利半岛上的其他国家,然而惧怕强敌的罗马人却并未有时间得以喘息。一百年快速的扩张使得罗马与大陆之外的东地中海国家产生了摩擦。

  同一时期,迦太基扩展成为了东部地中海最强大的商业帝国,占据了北非海岸直至西班牙之间的所有岛屿。第一次布匿战争之前,罗马共和国对意大利半岛之外的地区不感兴趣,迦太基亦无兴趣插手意大利半岛。于是最初,没有利益冲突的两国在互不干涉的前提下建立了友好的外交关系。但这一切都被麦尔提尼斯人(Mamertini,拉丁语意为“战神之子”)向罗马发来的求助打破。

  麦尔提尼斯人本是意大利半岛的佣兵,后从内部攻占了西西里岛的城邦麦散那(Messana),并与邻邦锡拉库萨产生军事冲突。由于不敌,便向迦太基海军求援。迦太基随后以保护麦散那为名,控制了西西里岛南部。但麦尔提尼斯人又由于惧怕迦太基的统治,转而希望可以由罗马来保护他们,便向罗马求助。熟知罗马外交的麦尔提尼斯人,希望可以成为共和国的被庇护国。并希望罗马帮助他们收复锡拉库萨以及麦散那两座城池。共和国元老院本无意干涉,但惧怕强邻的罗马人又怕迦太基发展壮大威胁到自己,于是答应了麦尔提尼斯人的请求,第一次布匿战争也就此打响。

  罗马在第一次布匿战争之前并没有流通货币。罗马的经济也是在意大利半岛内部的贸易系统进行交易的,以农业经济为主体,其自给自足的经济体系也只有可能会受到气候和当地地理环境的影响,并无太多外部经济。对比来看,迦太基却是在整个地中海地区进行贸易的海上经济大国,其经济收入主要来源于与地中海地区其他国家的贸易流通,比起共和国,迦太基拥有更大的市场和贸易圈。经济模式上的不同,决定了战争的走向,也改变了罗马共和国。

  罗马因当时的经济模式和扩张导致海军几乎没有可战之力。第一次布匿战争主要战场是西西里半岛,这让没有海军战舰的罗马难以在海上与之抗衡。反观迦太基,拥有上百艘的战舰,每艘战舰都有三百名以上的能征善战熟知水性的海军水手。此时的罗马需要支付军饷、建造战舰,硬币因此诞生了。虽然罗马当地有一定产量的白银,也从贸易交往上获得了一些白银,但总体上来说白银储量是不足的。因此,此时银币币值可直接反映出当时的银储备及含银量。此时共和国的银币重达6.81g且特别稀有。《希腊罗马古事字典》(A Dictionary of Greek and Roman Antiquities)于1842年出版。其作者是著名的历史学家,拉丁语及古希腊语教授威廉·斯密斯。此书虽年代久远,但至今为止,依然是一本具有很高参考价值的希腊罗马古事全书。斯密斯教授曾在此书中指出,铸造制度的引进是为了商贸的目的,以此来扩张罗马的购买力和影响力,然而受限于银矿稀少,此时的共和国银币并未大面积流通。

  此为罗马共和国第一次布匿战争时期的银币砝码,重6.44g,正面为赫尔克拉斯的人头,反面为其弑狮场景,图片出自Wildwind古钱币拍卖行成交数据库

  上图的罗马银币,大约在布匿战争的两年前铸造,正面说明了罗马在此时与意大利半岛外的市场进行交易,并且罗马人需要一个流通的货币来标准化本国的经济和物价,就连其设计,都与地中海广为流通的亚历山大大帝希腊银砝码十分相似。

  第一次布匿战争结束于公元前241年罗马人和迦太基人之间的和平条约。尽管迦太基人仍有继续战斗的能力,但面对不认输的罗马人,他们早已变得疲惫不堪。驱使迦太基参战的西西里岛也在战争中成为废墟,短期内不再有任何经济价值,战争对于迦太基来说,已经成为了赔本买卖。西西里岛中幸免于难的锡拉库萨城也早已在战争中脱离了迦太基的掌控。

  公元前241年,迦太基与罗马签订了和平条约,将西西里岛、撒丁岛和科西嘉岛的领土交给罗马共和国。同时,迦太基需要向罗马支付3200埃维厄塔兰同(Euboean Talents)白银的战争赔偿。(一罗马塔兰同等同于1.33 Attic塔兰同,一希腊塔兰同约25.8kg。埃维厄塔兰特与希腊塔兰同重量相仿,故3200埃维厄塔兰大约为83吨白银)。其中1000塔兰同立即交付,剩余的2200塔兰同分十年支付。

  这是罗马经济首次有大量白银流入。意大利并不以其银矿闻名,并且罗马人经常缺乏诸如银等贵重金属来铸造钱币和提高购买力。与此同时,这场战争赔偿让罗马共和国首次尝到了战胜富国的甜头。

  第二次布匿战争前期的经济危机

  第一次与第二次布匿战争期间,罗马人用迦太基的赔款来稳定国内经济,而迦太基则在将军哈米尔卡·巴卡的领导下,在西班牙扩展新领土。后来其子继承了父亲的战略方针,便是著名的汉尼拔。西班牙地区拥有大量的金矿和银矿,为迦太基人的军事和经济提供了巨大的资金来源。

  公元前219年,汉尼拔攻击了城邦萨贡托。在《埃布罗条约》条约中,罗马不能涉足埃布罗河以南,迦太基不能涉足埃布罗河以北。萨贡托所在的地理位置在埃布罗河以南,是迦太基的势力范围。然而罗马共和国却担心迦太基再次壮大,便答应了萨贡托的求助,成为了萨贡托庇护国。

  第二次布匿战争的罗马及迦太基的行军地图。萨贡托位于西班牙南部。图片来源:The Map Archive, Map Code:Ax00806

  在汉尼拔围攻萨贡托时,罗马元老院立即派了一位身份显赫的议员费比乌斯·马克西姆斯前往迦太基下达通牒。费比乌斯要求迦太基人把汉尼拔交给罗马人,并停止在西班牙的扩张。这一要求被迦太基议员们毅然拒绝,在迦太基人眼中,战争发生在埃布罗河南部,与罗马人无关。然费比乌斯则坚持迦太基攻击了罗马的被庇护国,如若不答应交出汉尼拔,便是与罗马宣战。史学家李维曾记载,“这场所谓的外交通牒,无外乎是为了形式流程,罗马早已准备开战”(罗马史Book XXI,VII,49)。

  在费比乌斯的强硬态度下,迦太基参议院拒绝遵守《埃布罗条约》,因为罗马人率先背叛了《条约》。史学家波利比乌斯记录到:“罗马人反对迦太基攻击萨贡托,因其已成为罗马的被庇护国,然而这却与埃布罗条约的内容相反”(Histories.Book III.15.6),明确记载了罗马人违约在先。

  汉尼拔早已为战争做好了准备,他在西班牙建立了迦太基的军事基地,并常年招兵买马。西班牙的经济开发此时也初具规模,足以成了远征的经济后盾。

  他带领军队沿着海岸从新迦太基出发,征服沿途的城市,绕过了罗马的庇护国Massilia马赛,尽可能地避免与海岸沿线的其他罗马盟国接触。很快,汉尼拔穿过阿尔卑斯山脉,进入了意大利的中心地带。汉尼拔在意大利赢得几次重大战役的胜利,例如特拉西美诺湖战役(218 BCE)和著名的坎尼战役(216 BCE),数场战役几乎摧毁了整个罗马军队。

  汉尼拔在第二次布匿战争中的行军图,此图省略了部分汉尼拔在意大利的行军路线。图片来源:Pegasi Numismatics

  在这公元前218-204这14年间,汉尼拔的军队在意大利半岛如入无人之境,其军队的补给也大多依靠洗劫当地村落,与罗马军队交战的同时沿途收集资源和食物。给罗马共和国的农业经济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汉尼拔吸取了第一次布匿战争的教训:如果战争会对领土的经济价值造成打击,那么主战场一定要在罗马人的土地上。畏惧于汉尼拔优秀的军事才能,共和国此时亦阻止不了汉尼拔在意大利肆意“补给”。

  此时的独裁官,正是与迦太基宣战的费比乌斯。费比乌斯自知不敌汉尼拔,只好采取迂回战术,避免与汉尼拔正面交锋。但为了防止汉尼拔占领意大利的土地,费比乌斯与汉尼拔的军队形影不离,却从不交战。在这种战略下,汉尼拔军队所占领的土地,永远只停留在脚下。不过迫于军资的短缺,费比乌斯军队的补给方式往往是就地征用意大利盟友的物资或人力,这无疑给千疮百孔的意大利半岛又增重了负担。

  罗马共和国此时也逐渐意识到,其经济根本不足以支撑一场全面战争。汉尼拔给罗马人带来了继公元前390年罗马之劫(公元前390年,北方部落首领布伦努斯曾一度攻占罗马城,并在城中大放肆洗劫,给罗马人造成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也正因为如此,罗马共和国十分畏惧强敌,怕任由强敌发展,最终会再度威胁到罗马城)后前所未有的恐慌。

  而罗马此时的财政情况,也可以从其货币中得到直接反映。公元前218-212年 ,罗马的银币含银量急速下降。快速的货币贬值一方面意味着罗马的财政空虚,另一方面也意味着银储备的消耗殆尽。与此同时,铜币与青铜币也未能幸免于难。不同于银币的是,铜币与青铜币无法降低其金属含量,于是共和国便大大的降低了这两种货币的重量。《第二次布匿战争时期的罗马及其经济》一书为史学家凯·菲利普写于2014年。此书中菲利普教授从计量学,古钱币学,以及历史学的角度分析了罗马共和国的经济情况。菲利普曾在此书中提及,部分罗马共和国钱币的含银量在第二次布匿战争早期曾掉落至先前的30%。如此之低的含银量,近乎象征着罗马共和国经济的崩溃。

  以下为第二次布匿战争期间低含量的罗马银砝码,不仅其重量远远低于上文展示的钱币,其含银量也有着明显下滑。(图片皆出自Wildwind古钱币拍卖行成交数据库)

  公元前225-212年,银砝码,18mm,5.52g。Wildwind.Ref.RSC.Pre-denarius 24b.Ex.No.3

  公元前225-212年银砝码,21mm,5.74g Wildwind.Ref.RSC.Pre-denarius 24b.Ex.No.4)

  公元前213-212年银砝码,5.548g,Wildwind.Ref.RSC.Pre-denarius 24b.Ex.No.5

  考虑到最早的银砝码重6.8g,然而此时的银砝码只重5.5g左右。这一标准上的变化也侧面反映了罗马共和国需要新的铸造标准来尽可能缓解财政上的困境。

  战争的第五年,即公元前214年,罗马共和国的财政便已被战争拖垮,补给面临困难。汉尼拔与费比乌斯的两只军队在意大利半岛内四处游走,致使罗马共和国财政近乎崩溃。但对于元老院来说,投降承认战败国的身份永远是不可能的,于是只好选择其他方式来挽救共和国财政。

  汉尼拔的雕塑,出自Mommsen‘s“Romische Geschichte”第265页

  骑士阶级的战争贡献

  公元前214年,第二次布匿战争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战争的规模已经大得出乎了共和国与迦太基的预料。对于汉尼拔来说,他未料到罗马人的意大利盟友会不为所动,无论他在意大利做什么,都撼动不了罗马的庇护国地位。而这个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汉尼拔所经之地,费比乌斯必定紧随其后。如若有意大利盟友企图背叛,那么在汉尼拔离开之后,盟友面临的则是费比乌斯的军队。

  而对于共和国来说,这是他们经历的第一次全面战争,也是第一次有四面受敌的感受。在北方,汉尼拔的军队肆意踩踏着意大利的土地。在西方,为了切断汉尼拔的补给线,共和国的军队把战场转移到了伊比利亚半岛。在南方,不甘寄人篱下的锡拉库萨也在公元前215年宣布独立,加入汉尼拔的阵营并向共和国宣战。而东方,马其顿国王菲利普五世想趁机占领希腊以及伊利里亚,便向其庇护国罗马宣战,开启了第一次马其顿战争。

  对于共和国来说,只有打赢才能索要战争赔款弥补经济损失,所以当下之急自然是寻找方法填补财政空虚,于是元老院找上了共和国内财富仅次于议员的骑士阶级(罗马的骑士阶级与中世纪的骑士阶级不一样,罗马的骑士是位于贵族之下,平民之上的一个社会阶级)。共和国内的骑士大多为商人,工匠,以及中小型农场主,是共和国经济的最主要税收对象。史学家李维曾记载,共和国战争损失惨重,“罗马上下,除了最有财富的骑士以外,无人穿戴装饰物。”(罗马史Book 23:Hannibal at Capua 23.12)。出于元老院的施压以及对共和国政府的责任心,这些骑士们毅然决然地把自己的资产投入国库。与此同时,元老院也鼓励有钱的平民效仿骑士,一下子,共和国政府便征收上了一大批资金。

  然而骑士的资金虽可解燃眉之急,却并不治本。有了一笔资金之后,共和国政府便修改了战略目标,优先攻取可为共和国政府提供财源的土地。而刚好有两块富有的土地此时与共和国为敌,汉尼拔的伊比利亚半岛以及古希腊城邦锡拉库萨。

  锡拉库萨的财富

  古城锡拉库萨是东地中海上十分富有的城邦,长久以来在西西里岛便占据着贸易的主导地位,直至迦太基到来之前,锡拉库萨通过海上贸易累积了大量的财富。而此时,锡拉库萨的国王希罗尼穆斯(Hieronymus)早已与汉尼拔结盟,与罗马开战。

  共和国的首要目标便是临近西西里岛上的锡拉库萨。然而锡拉库萨地理位置十分易守难攻,罗马人围城了一年多未能攻下。值得一提的是,古希腊的哲学家阿基米德此时亦在城中,还为城防设计作出了不少贡献。然而锡拉库萨城民过于自信,在公元前212年末让罗马人得到了可乘之机,马塞勒斯将军派了一支部队混入了举办节日的城内,随后迅速地占领了城墙。虽然总指挥马塞勒斯(Marcellus)答应锡拉库萨城居民,不屠臣,不洗劫,然而,压抑许久的许多罗马佣兵以及逃兵率先对城市展开了洗劫。随后士兵们也不甘落后,罗马“开始了一场大规模的屠杀,每一个阻挠士兵的人都将成为这种疯狂的牺牲品。士兵及佣兵们所到之处,扫荡无余。”(李维,罗马史Book 25:The Fall of Syracuse 25.29)。而这些财富,也不是全部都被士兵个人们掠走,相当一部分被带回意大利交予了共和国政府,首当其冲的便是大量的黄金及白银。

  虽然在李维的记载中,这场洗劫并非马塞勒斯将军的本意,但是其结果却实实在地缓和了共和国的财政危机。史学家Norman Davies曾在其书中大胆揣测,马塞勒斯在知道锡拉库萨被士兵洗劫之后,选择了充耳不闻,一面可以让士兵们发泄一年多围城的怒火,一面亦可以给人民及罗马带来更多财富。而锡拉库萨则在围城结束之后被洗劫一空。

  锡拉库萨所带来的财富亦可直接从公元前212年之后的罗马古币中得到证实。罗马元老院为了更好地利用新入国库的大量白银,在公元前211年,共和国不再以希腊的货币为铸造标准,推行了只属于罗马的独特货币体系。新的体系创了几种全新的货币面值,如银币第纳尔,维多利纳尔,奎纳里乌斯。其中的第纳尔更是成为了未来四百年地中海的核心货币。这一新货币系统的面世也象征着罗马从意大利的地方经济贸易正式转为地中海经济。不同于之前罗马货币,新铸造货币将不再只为在意大利半岛流通,而是要同时流通至海外。罗马人也不愿再复刻希腊货币的设计,进一步将具有罗马特色设计的货币推崇至东地中海。设计上摆脱了地中海主流的希腊货币,自立门户。与此同时,为了方便流通,新的第纳尔比银砝码要轻三分之一,也最大可能地加大了其含银量。罗马的钱币也正是开始挑战其他希腊系钱币在地中海的主导地位。

  此时所铸造的第一批第纳尔约重4g,与银砝码比较明显较轻,然而其含银量则高达95-98%。与此同时,罗马钱币的设计也不再模仿希腊钱币的设计,正反两面采用了传统的罗马神明。

  公元前211年,3.59g,第纳尔,正面罗马女神,X=10.背面两个骑手,Wildwind RCV 2000 Edition#38 Ex.No.3)

  公元前211年,4.22g,第纳尔Wildwind RCV 2000 Edition#38 Ex.No.1)

  下图则是一枚奎纳里乌斯,面值约为第纳尔的一半。罗马的货币体系在第二次布匿战争之后,开始了以第纳尔银币为核心货币的革命。

  211BCE,1.98g,奎纳里乌斯。正面为罗马女神,V=5.Wildwind RCV 2000 Edition#42 Ex.No.1

  对比212年之前的银币的含银量(30%)和现在近乎98%的新银币,罗马财政在这两年间的改善一目了然。然而锡拉库萨所带来的财富只是改善罗马经济的第一步。罗马共和国在这之后,便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汉尼拔的军事以及补给的根基-伊比利亚半岛。

  伊比利亚半岛的矿场

  锡拉库萨给罗马所带来的财富固然庞大,但并不足以支撑新建立的货币体系。共和国既有的领土中并无大量的矿场以供开采。没有金矿银矿的产出,财库中的白银的消耗殆尽也只是时间问题。不过伊比利亚半岛则不一样,此地有着大量的天然银矿,在汉尼拔和其父亲哈米尔卡巴卡的建设下,已经初具规模,是共和国理想的银库。一旦拥有西班牙,罗马共和国便有足够的银矿来支撑未来的货币,维持其价值。

  在第二次布匿战争中,费比乌斯自知不敌汉尼拔,但同时又不能放任汉尼拔在意大利半岛,于是整场战役中,其主要目的便是拖住汉尼拔的军队,防止其策反罗马的意大利盟友。这也让汉尼拔无可奈何。擅长打仗的汉尼拔在意大利进退两难,即达不到策反意大利盟友的目的,罗马军队又不愿与其决战。虽然消耗战让罗马经济损失惨重,但是汉尼拔需要一两场决战来扭转占据,一时进退两难。仅仅只拥有一支军队的汉尼拔,不足以占领罗马领土,而迦太基其他将领带领的援军也被罗马共和国的军队抵挡在意大利北部。于是在意大利半岛属于迦太基的土地,永远只有汉尼拔脚下的军营。

  而拥有了锡拉库萨财富的共和国政府,此时也有了经济余力可以进一步推动战争。

  著名的罗马将军大西庇阿也是在这时登上历史舞台。关于汉尼拔,大西庇阿与费比乌斯意见相仿,二人都不愿意与汉尼拔决战,罗马共和国的人力此时也远远没有达到枯竭的地步,既然汉尼拔想要决战,罗马人便偏不与汉尼拔决战。大西庇阿这时向元老院提议自己去切断汉尼拔的后路。公元前211年,大西庇阿前往西班牙,并直接将其战略目标放在了西班牙的迦太基首都——新迦太基城。公元前209年,大西庇阿跨过埃布罗河,奇袭新迦太基,新迦太基城迅速沦陷。

  虽然迦太基在西班牙的抵抗持续到了公元前206年,不过这三年间,罗马一点一点的蚕食了迦太基在西班牙的盟友,以及迦太基的财富。在罗马的大军面前,许多之前依附于迦太基的部落也纷纷投靠了罗马,成为其被庇护国。与此同时,大西庇阿洗劫了当地迦太基的城邦,一举缴获了大量的黄金白银,并且使许多青年成为奴隶。更为重要的则是,西班牙的金矿以及银矿彻底归属于罗马共和国。这些银矿给罗马的经济带了近两百年的稳定,直至共和国晚期,共和国政府才开始从高卢以及近东开辟新的财政收入。不过这并不代表西班牙的银矿干涸,罗马银矿的干涸影响财政大约在公园后二世纪图拉真时期才开始对共和国经济产生影响。

  而在攻占了伊比利亚半岛之后,罗马货币保持着和之前一致的高含银量,西班牙的银矿也成为了共和国中后期的经济基石。与此同时,占领了西班牙以及锡拉库萨的罗马,不知觉中亦成为一个经济大国,不但多出了大面积的领土可供税收,与此同时还扩大了罗马货币的流通范围,加大了贸易的规模,颇有成为东地中海第一强国之势。也正是从这时起,罗马开始成长成为地中海的贸易核心。

  罗马帝国时期西班牙的采矿机:Drainage wheel from Rio Tinto mines,in the Sierra Morena mountains of Andalusia,Spain.Ancient Roman mine's drainage technology.图片出自Peterlewis

  被重塑的罗马共和国经济

  第二次布匿战争无疑是罗马共和国经济体系重塑的一个新篇章。罗马共和国在这场战争之前,仍然保持着很强的农耕传统,大部分财政来源为农民及农场主。罗马对与外界的贸易不感兴趣,是一个传统的封闭式农耕经济。这是罗马人一直引以为豪的经济模式,保守的罗马人认为传统的经济,就是最好的经济。即便第一次布匿战争,也未能给罗马敲响警钟。共和国政府只想保证周边无强敌和生活方式不变,这也恰好反映了罗马人的价值观。

  第二次布匿战争所带来的危机让畏惧强敌的罗马人大梦初醒。他们意识到仅仅打败迦太基是不够的,打败过一次之后,假以时日,对方还会再卷土重来。所以在二次布匿战争之后,罗马剥夺了迦太基的所有土地,进而变成了东地中海最大的霸主。不过随着新的土地纳入共和国版图,共和国也不得不开始制定新的制度来管理。于是西班牙、科西嘉岛、西西里岛、撒丁岛等岛屿被并入共和国版图。共和国第一次提出了“行省”的概念,这些新的领土由元老院派人管理,其省长往往是在任的Praetor(军事执政官,裁判官)或者卸任的前执政官。这些新的领土,也无疑给共和国加大了税收的空间,带来了一个更庞大的人口及税收基数。这也是共和国经济体制重塑的第一点:新提出的“行省概念“以及其带来的经济效益。

  由于汉尼拔在意大利半岛上肆意妄为了14年,意大利半岛战后的数年间一直处于重建,几乎没有经济价值。所以新纳入版图的行省便需要上缴大量财政收入。从制度建立之初便加大了共和国政府以及意大利半岛对行省财政的依赖性。

  第二点则是共和国内部的骑士,在战后获得了更高的经济及政治地位地位,甚至不亚于元老院的权力及财富。前文曾提及,在共和国最艰难的时候,骑士阶级自愿分摊了战争负担。在罗马战胜之后,德高望重的议员们自然不能轻视这群罗马的“恩人”。共和国政府之所以得以存活,大部分是仰仗骑士阶级的杰出贡献,于是骑士阶级便成为了这场战争的“庇护人”,亦可以理解为共和国政府欠了骑士阶级一个人情。这也就意味着共和国政府需要偿还这些人情,而偿还的方式,则是加大了骑士阶级进入现有共和国官衔的数量,并且在经济上,给骑士阶级提供了许多与贵族共享的福利。

  第三点,则是新推出的货币体系。意识到不能再满足于意大利半岛的罗马人,终于在第二次布匿战争后推行了属于自己独特的货币体系,这象征着罗马准备将其经济圈扩散至地中海。不再模仿希腊的货币,罗马人意识到了海上贸易所带来的好处。在稳固自己经济地位的同时,罗马的经济影响力也随着购买力的上升越来越大,最终笼罩整个地中海。

  第二次布匿战争是迦太基的丧钟,在这之后的迦太基再也没有实力可以与罗马对抗。但是与此同时,这场战争也同时敲醒了保守的罗马人,让其在一定程度上认可了迦太基的经济及管理模式。经济改革之后的罗马,将代替迦太基,成为了新的东地中海经济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