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海上记忆】当船员遇到大海上的台风骤起

2019-9-6 09:18:42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坚忍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海上记忆】当船员遇到大海上的台风骤起

  1959年4月,华东地区江浙沪闵,东北辽宁等地5000艘渔船,集中在江苏黄海吕泗洋捕捞小黄鱼,小小的50匹马力的机帆船,一网竟能捕鱼5—10吨。海上捕鱼不分昼夜。白天,水上耸起一片桅杆的森林;夜晚,万点渔火点燃沉沉碧海。当月10日,一股强劲东南风骤然刮来,随即转为东风,风雨交加,11级气旋,过海起波澜,卷起一排排的连天巨浪,高达20米;风动桅杆斜,排山倒海,折桅沉舟。第二天统计,如舟山渔船,沉船230艘,死亡1100余人。据《上海渔业志》记载,上海渔船118艘,损毁2艘,死亡6人。史称“吕泗洋海难”。

  原因是气象预报不及时,过多的船挤在一起,阻断了逃生航道。还有渔船都把眼光盯着小黄鱼产量,忘记了安全生产的重要性。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虽然上海的损失不算大,但上海海洋渔业公司的领导和船员,对此的惨痛教训,切切在心。夏秋两季,为海上船员最喜欢的日子,海上气温不高,大多数时间风平浪静,夏秋季带鱼汛期,此鱼日浮夜沉,白天捕捞、理鱼;夜晚抛锚,除值班的人外,一觉睡到大天亮。但好日子里藏着不安和忐忑,如果台风一来,再好日子也都给搅黄了。

  台风一般刮东南风,但任尔东南西北风,长年累月,我们船员摸索出了一套套应对的方法。

  别看现在台风起的名字,都很女性化,什么“云娜”、“麦莎”“玛利亚”等等,其实都是戾气很重的“红颜杀手”。碰到台风,开慢车顶风也好,抛下一根长长的拖网网纲顺风漂流也好,统统没用场。准确方法是先逃后躲。

  那是上世纪70年代末,台风来前,气压低,闷热异常,我却被苍蝇咬过一口。苍蝇从不咬人?但海上天气即将大变,它也难受,就会咬人了。“长浪”是台风的前兆和预警,它看起来不是汹涌澎湃的,起的浪花也小,仿佛很沉着、很稳健的重量级拳击手,打在船上,每一记都是很重的“闷拳头”。打在船头,船头高高翘起,又重重摔下,船头向下扎进水里。打在船尾,泛着白沫的海水漫上了后甲板,船身“咯吱咯吱”地在摇,因为船尾的受力面大于船头。

  每逢“长浪”一来,我们开始作撤退准备——附近的岛屿和半岛的港口一般不去,这些避风港,早已满满当当停靠着浙江渔业大队的机帆船—一接到上海基地叫我们避风的电报,便驾船飞也似的逃进吴淞口,再回复兴岛。复兴岛码头在一般情况下,一个船档至多靠8条船,而台风期间只能靠4~6条,否则系缆的缆绳崩断了,船随风漂流,会出大事的。

  并且要发扬风格,将复兴岛码头让给北方外省市兄弟公司的渔船,还有台湾同胞的渔船。要知道我们上海海洋渔业公司在山东黄海作业的渔船,来不及回上海的,还不是都逃往石岛、烟台、青岛等港口去避台风嘛。

  可是当我船从东海渔场避台风撤回来时,复兴岛码头已经靠得密密麻麻的。不能靠复兴岛,我船被码头调度去黄浦江龙华段避风。大副上岸领了蚊香和蚊帐,我们鸣笛开往龙华。龙华为黄浦江拐弯处,处于江的中上游,江面开阔,很适宜作避风锚地。在前桅上挂一黑球,表明我们是抛锚避台风的。天热,当天傍晚,我们几个下水游泳,水流湍急,顺流而下,我呛水了,是一位和我同姓的江湾五角场人,带着尼龙绳和救生衣来救我,我套上救生衣后,又将尼龙绳系在自己的腰间,船上的人在后甲板收拉尼龙绳的另一头,硬把我拖上了船。船长不敢隐瞒此事,向公司汇报了。我船受到通报批评。此后,公司的条例里新增了“避台风期间禁止下水游泳”一条。

  另一次避台风,是在2年后的一个炎夏。那天清晨,我们船在黄海大沙渔场撒网作业。突然,无风的海面上,一波连一波的长浪涌上后甲板,浪不高,但冲击力极大,把船尾掀得嘣地翘起。接着,长浪中嗖嗖地跃出一队海豚,在海面上作跃起又下潜的连续动作。我们有经验的山东老船长说,“长浪涌,海豚拱,台风临”啊。他的话音刚落,上海渔业基地发来了“三号台风即将侵袭黄海”的紧急电报。山东船长凶凶地抽着烟,看着海图发楞。他想了一会儿,把烟头一扔说,与其从黄海掉头驶入长江口,与台风撞个正着,还不如顺风北上去青岛避风,也不过百把海里的路。船长的决定,使我们几个从未到过青岛的青年船员喜出望外,当场大呼“船长英明”!就这样,在台风巨浪紧追着我们船尾的呼啸澎湃声中,经过9个小时的快速航行,当晚,我们抵达万家灯火的青岛港。

  第二天,我们几个青年船员结伴游览了青岛海滨的栈桥,这是一座从海滩向大海延伸的长长的石桥,桥下洁白的鸥鸟在碧绿的海波上嬉戏。下桥后我们爬到山坡上坐下,面对波光滟潋的大海,背靠嶙峋石山上红瓦青砖的古典建筑,合影留念。中午,我们在一家海味馆喝了山东红苹果酒,还点了生长在胶州湾海中礁石上的珍贵特产鲍鱼。下午三点,台风警报解除,我们心满意足地回船,启程重返渔场。

  台风是一种自然灾害,但我们的船员怀着一颗敬畏自然之心,不莽撞,不硬来,巧妙地规避。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这也许就是人的智慧所在吧。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海上记忆】当船员遇到大海上的台风骤起

2019年9月6日 09:18 来源:上观新闻

原标题:【海上记忆】当船员遇到大海上的台风骤起

  1959年4月,华东地区江浙沪闵,东北辽宁等地5000艘渔船,集中在江苏黄海吕泗洋捕捞小黄鱼,小小的50匹马力的机帆船,一网竟能捕鱼5—10吨。海上捕鱼不分昼夜。白天,水上耸起一片桅杆的森林;夜晚,万点渔火点燃沉沉碧海。当月10日,一股强劲东南风骤然刮来,随即转为东风,风雨交加,11级气旋,过海起波澜,卷起一排排的连天巨浪,高达20米;风动桅杆斜,排山倒海,折桅沉舟。第二天统计,如舟山渔船,沉船230艘,死亡1100余人。据《上海渔业志》记载,上海渔船118艘,损毁2艘,死亡6人。史称“吕泗洋海难”。

  原因是气象预报不及时,过多的船挤在一起,阻断了逃生航道。还有渔船都把眼光盯着小黄鱼产量,忘记了安全生产的重要性。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虽然上海的损失不算大,但上海海洋渔业公司的领导和船员,对此的惨痛教训,切切在心。夏秋两季,为海上船员最喜欢的日子,海上气温不高,大多数时间风平浪静,夏秋季带鱼汛期,此鱼日浮夜沉,白天捕捞、理鱼;夜晚抛锚,除值班的人外,一觉睡到大天亮。但好日子里藏着不安和忐忑,如果台风一来,再好日子也都给搅黄了。

  台风一般刮东南风,但任尔东南西北风,长年累月,我们船员摸索出了一套套应对的方法。

  别看现在台风起的名字,都很女性化,什么“云娜”、“麦莎”“玛利亚”等等,其实都是戾气很重的“红颜杀手”。碰到台风,开慢车顶风也好,抛下一根长长的拖网网纲顺风漂流也好,统统没用场。准确方法是先逃后躲。

  那是上世纪70年代末,台风来前,气压低,闷热异常,我却被苍蝇咬过一口。苍蝇从不咬人?但海上天气即将大变,它也难受,就会咬人了。“长浪”是台风的前兆和预警,它看起来不是汹涌澎湃的,起的浪花也小,仿佛很沉着、很稳健的重量级拳击手,打在船上,每一记都是很重的“闷拳头”。打在船头,船头高高翘起,又重重摔下,船头向下扎进水里。打在船尾,泛着白沫的海水漫上了后甲板,船身“咯吱咯吱”地在摇,因为船尾的受力面大于船头。

  每逢“长浪”一来,我们开始作撤退准备——附近的岛屿和半岛的港口一般不去,这些避风港,早已满满当当停靠着浙江渔业大队的机帆船—一接到上海基地叫我们避风的电报,便驾船飞也似的逃进吴淞口,再回复兴岛。复兴岛码头在一般情况下,一个船档至多靠8条船,而台风期间只能靠4~6条,否则系缆的缆绳崩断了,船随风漂流,会出大事的。

  并且要发扬风格,将复兴岛码头让给北方外省市兄弟公司的渔船,还有台湾同胞的渔船。要知道我们上海海洋渔业公司在山东黄海作业的渔船,来不及回上海的,还不是都逃往石岛、烟台、青岛等港口去避台风嘛。

  可是当我船从东海渔场避台风撤回来时,复兴岛码头已经靠得密密麻麻的。不能靠复兴岛,我船被码头调度去黄浦江龙华段避风。大副上岸领了蚊香和蚊帐,我们鸣笛开往龙华。龙华为黄浦江拐弯处,处于江的中上游,江面开阔,很适宜作避风锚地。在前桅上挂一黑球,表明我们是抛锚避台风的。天热,当天傍晚,我们几个下水游泳,水流湍急,顺流而下,我呛水了,是一位和我同姓的江湾五角场人,带着尼龙绳和救生衣来救我,我套上救生衣后,又将尼龙绳系在自己的腰间,船上的人在后甲板收拉尼龙绳的另一头,硬把我拖上了船。船长不敢隐瞒此事,向公司汇报了。我船受到通报批评。此后,公司的条例里新增了“避台风期间禁止下水游泳”一条。

  另一次避台风,是在2年后的一个炎夏。那天清晨,我们船在黄海大沙渔场撒网作业。突然,无风的海面上,一波连一波的长浪涌上后甲板,浪不高,但冲击力极大,把船尾掀得嘣地翘起。接着,长浪中嗖嗖地跃出一队海豚,在海面上作跃起又下潜的连续动作。我们有经验的山东老船长说,“长浪涌,海豚拱,台风临”啊。他的话音刚落,上海渔业基地发来了“三号台风即将侵袭黄海”的紧急电报。山东船长凶凶地抽着烟,看着海图发楞。他想了一会儿,把烟头一扔说,与其从黄海掉头驶入长江口,与台风撞个正着,还不如顺风北上去青岛避风,也不过百把海里的路。船长的决定,使我们几个从未到过青岛的青年船员喜出望外,当场大呼“船长英明”!就这样,在台风巨浪紧追着我们船尾的呼啸澎湃声中,经过9个小时的快速航行,当晚,我们抵达万家灯火的青岛港。

  第二天,我们几个青年船员结伴游览了青岛海滨的栈桥,这是一座从海滩向大海延伸的长长的石桥,桥下洁白的鸥鸟在碧绿的海波上嬉戏。下桥后我们爬到山坡上坐下,面对波光滟潋的大海,背靠嶙峋石山上红瓦青砖的古典建筑,合影留念。中午,我们在一家海味馆喝了山东红苹果酒,还点了生长在胶州湾海中礁石上的珍贵特产鲍鱼。下午三点,台风警报解除,我们心满意足地回船,启程重返渔场。

  台风是一种自然灾害,但我们的船员怀着一颗敬畏自然之心,不莽撞,不硬来,巧妙地规避。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这也许就是人的智慧所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