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苏轼二赋卷、张渥《九歌图》将展,吉林省博推“长白遗珠”

2019-8-14 13:49:23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澎湃新闻综合报道 选稿:桑怡

原标题:苏轼二赋卷、张渥《九歌图》将展,吉林省博推“长白遗珠”

  澎湃新闻获悉,“长白遗珠——吉林省博物院藏古代书画精品展”8月20日将在吉林省博物院一楼张伯驹馆开幕,其中包括宋代苏轼的《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赋》卷、金代张瑀《文姬归汉图》、元代张渥《九歌图》卷以及清代恽寿平的《鱼藻图》轴。

  苏轼的《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赋》卷为苏轼传世墨迹中字数最多者,与《黄州寒食帖》相比,展现出的是一种悠然自得。张渥的《九歌图》虽以李公麟为摹本,也是再创造。所画人物状貌各异,生动自然。预计本次展览截止至今年10月30日。

  展览海报,中图为张瑀《文姬归汉图》(局部)

  吉林省的书画收藏在省级博物馆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主要得益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时任吉林省委宣传部部长宋振庭的大力支持,以及后来担任吉林省博物馆副馆长的张伯驹先生的四处奔走征集,在两位“黄金搭档”的合作下,奠定了吉林省博物院书画收藏的基础。此外,末代皇帝溥仪在长春出逃时,吉林省各地散失了大量的书画文物,即文博界所熟知的“清宫散佚”,其中部分书画文物通过各种途径最终收归由吉林省博物院收藏,极大丰富了我们的书画文物收藏,提高了我们的书画收藏质量。

  据吉林省博物馆公布的资料,本次展览分为宋、元、明、清四个组成部分,其中宋(金)书画各一件;元代书画各一件;明代书法作品一件,绘画作品七件;清代书法作品五件,绘画作品八件。

  元 张渥 《临李公麟九歌图(卷)》(局部)

  苏轼行书、张瑀《文姬归汉图》,传递宋(金)书画风貌

  苏轼《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赋(卷)》书法作于1094年,苏轼时年59岁,同年章惇出任丞相,将苏轼先贬英州,后改惠州,在前往惠州的途中,遇大雨滞留于襄邑(今河南省睢县)而书此二赋,前后总计684字,为苏轼传世墨迹中字数最多者。该卷曾于去年12月上海博物馆的“董其昌大展”上亮相10余天。

  “洞庭春色”和“中山松醪”均为酒名。作者藉此抒发他因仕途坎坷而郁结在心中的不平:“曾日饮之几何,觉天刑之可逃。”文章豪放畅达,想象丰富:书法沉雄劲健,一气呵成,珠联璧合,堪称双绝。

  被后人尊为“天下第三大行书”的《黄州寒食帖》,是苏轼47岁时的作品,与“二赋”墨迹相比,《黄州寒食帖》带有更多的感情色彩,一种愤懑不平之气充溢于字里行间,从开头“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的平和,到后面“破灶烧湿苇,死灰吹不起”的无奈又无助的凄凉,而“二赋”,通篇不激不厉,字形章法也没有《黄州寒食帖》的对比强烈,展现出的是一种悠然自得,不愠不火,“遂从此而入海,渺翻天之云涛。”一种道家看破红尘,参透生死的超脱,很难相信这种恬淡的心境,出自于一位贬谪途中的“犯人”之手。 

  该卷拖尾有元人张孔孙。明人黄蒙、李东阳、王世懋、王世贞、张孝思等题跋,以及乾隆的题跋和题诗。乾隆时入清内府。溥仪出宫时将此卷携出,藏于长春伪宫。1945年伪满洲国覆亡,此件国宝下落不明。吉林省博物馆为此寻访了三十多年。1982年12月终于在一位中学教师家里找到了它,使这件珍宝重新得到了国家的保护。

  《文姬归汉图》(卷)经郭沫若先生考证为金代画家张瑀所作,图绘东汉蔡文姬返回汉地的场景。画卷前端第四位骑黑色骏马、衣饰华丽、容貌端庄者为蔡文姬。画面不作背景,通过刻画随从畏寒的神态以及遮挡风沙的动作来表现行进的艰难,同时蔡文姬神情凝重,传达出她毅然回归汉地的决心。  

  赵孟頫《种松帖》念亡妻、张渥《临李公麟九歌图卷》再现屈原神话

  《种松帖》是一件赵孟頫写给友人的书信,可惜受信人名款残损,从信的内容可知当为作者同乡,信中提及田上账务,嘱托某处山上遍种松树、购买山地等事宜,款署“闰月十日,孟頫记事致。”文中有“东衡穴边地,望都与买了。”一句,“东衡穴”即为赵孟頫夫人管氏的墓地,信中虽不写思妻之痛,但一句“望都与买了”,道尽心中的思念之情。

  管夫人卒于1319年,这件手札谈到东衡穴,所以应当是在管夫人去世后所书,赵孟頫1322年去世,可见这件手札是赵氏暮年的一件作品。 

  在绘画部分,展出的是张渥于至正六年(1346)年冬十月为其好友言思齐所绘的《临李公麟九歌图》。张渥,字叔厚,号贞期生。淮南人。生年不详,约卒于元至正十六年(1356年)后不久。博学多才艺,善画人物,尤精白描。他继承了宋代李公麟的画法,被誉为“李龙眠后一人”。  

  虽说该卷是临李公麟,实际上是再创造。所画人物状貌各异,生动自然。把屈原那种忧国忧民、憔悴枯槁的精神气质再现出来。全卷忠实地表现了《九歌》的辞意,是一件极为珍贵的艺术精品。

  倪瓒于明洪武五年(1372年)在言思齐家看到了这件作品,深有感慨地题云:“张督厚(渥)画法,吴孟思(睿)八分,俱有古人风流。今又何可得哉!壬子六月廿九日,观于思齐西斋。”说明此时张渥、吴睿均已作古。

  明清书画,延续宋元的书画传统

  在明代部分,徐渭《杜甫诗》(轴)一件书法作品和文征明《树下听泉图》(轴)等七件绘画作品。

  徐渭的行书杜甫诗一首,字字行行有磊落之气,奔放恣肆,用笔如走龙蛇,线条厚重不失灵动,结体舒展大方,徐渭的书法是晚明浪漫主义书风的先锋,在用笔、结字、章法上大胆创新,行成了对传统书学的强烈冲击。

  文征明的《树下听泉图》(轴)为青绿山水,笔墨、设色语汇兼有文人、院体两种体式,是与其所谓“作家士气咸备”的观念相对应的,呈现出鲜明的院体青绿类型画风。山石用淡墨略加皴擦,用笔轻松灵动,以赭石为底,薄施青绿;树木刻画精致,尤见功力;风格雅致独特,气格在宋元之间,属于文氏山水画中的精品。

  清代书画中,“清初四王”王翚的《江南春词意图》(卷)采用平远法,描写一片江南春色,湖山胜景,水口坡石,薄雾中小舟若隐若现,引人入胜,以草绿点染丛树,时时见笔。树木坡石用笔时见老辣,苔点尖笔斜点,信为晚年精心之作。

  邓石如的《龙虎之山篆书》(轴),作用长锋羊毫,创造性的将隶书笔法糅合到篆书中,逆起驻收,讲究内敛含蓄,或逆入平出,轻松流畅,或转折处用提转之法,而见圆畅;或用顿折之法,而收方整之效,极大的丰富了篆书的用笔。此作曾经清代书法家、篆刻家吴让之收藏。

  配合本次展览,吉林省博物院安排了《从勾花点叶到纵横雄肆~文人画的用笔特点》、《“我书意造本无法”——苏轼书法及书学观探析 》等一系列学术讲座除了古代书画展览之外,吉林省博物院还将会有其他四个相关展览陆续推出。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苏轼二赋卷、张渥《九歌图》将展,吉林省博推“长白遗珠”

2019年8月14日 13:49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苏轼二赋卷、张渥《九歌图》将展,吉林省博推“长白遗珠”

  澎湃新闻获悉,“长白遗珠——吉林省博物院藏古代书画精品展”8月20日将在吉林省博物院一楼张伯驹馆开幕,其中包括宋代苏轼的《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赋》卷、金代张瑀《文姬归汉图》、元代张渥《九歌图》卷以及清代恽寿平的《鱼藻图》轴。

  苏轼的《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赋》卷为苏轼传世墨迹中字数最多者,与《黄州寒食帖》相比,展现出的是一种悠然自得。张渥的《九歌图》虽以李公麟为摹本,也是再创造。所画人物状貌各异,生动自然。预计本次展览截止至今年10月30日。

  展览海报,中图为张瑀《文姬归汉图》(局部)

  吉林省的书画收藏在省级博物馆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主要得益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时任吉林省委宣传部部长宋振庭的大力支持,以及后来担任吉林省博物馆副馆长的张伯驹先生的四处奔走征集,在两位“黄金搭档”的合作下,奠定了吉林省博物院书画收藏的基础。此外,末代皇帝溥仪在长春出逃时,吉林省各地散失了大量的书画文物,即文博界所熟知的“清宫散佚”,其中部分书画文物通过各种途径最终收归由吉林省博物院收藏,极大丰富了我们的书画文物收藏,提高了我们的书画收藏质量。

  据吉林省博物馆公布的资料,本次展览分为宋、元、明、清四个组成部分,其中宋(金)书画各一件;元代书画各一件;明代书法作品一件,绘画作品七件;清代书法作品五件,绘画作品八件。

  元 张渥 《临李公麟九歌图(卷)》(局部)

  苏轼行书、张瑀《文姬归汉图》,传递宋(金)书画风貌

  苏轼《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赋(卷)》书法作于1094年,苏轼时年59岁,同年章惇出任丞相,将苏轼先贬英州,后改惠州,在前往惠州的途中,遇大雨滞留于襄邑(今河南省睢县)而书此二赋,前后总计684字,为苏轼传世墨迹中字数最多者。该卷曾于去年12月上海博物馆的“董其昌大展”上亮相10余天。

  “洞庭春色”和“中山松醪”均为酒名。作者藉此抒发他因仕途坎坷而郁结在心中的不平:“曾日饮之几何,觉天刑之可逃。”文章豪放畅达,想象丰富:书法沉雄劲健,一气呵成,珠联璧合,堪称双绝。

  被后人尊为“天下第三大行书”的《黄州寒食帖》,是苏轼47岁时的作品,与“二赋”墨迹相比,《黄州寒食帖》带有更多的感情色彩,一种愤懑不平之气充溢于字里行间,从开头“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的平和,到后面“破灶烧湿苇,死灰吹不起”的无奈又无助的凄凉,而“二赋”,通篇不激不厉,字形章法也没有《黄州寒食帖》的对比强烈,展现出的是一种悠然自得,不愠不火,“遂从此而入海,渺翻天之云涛。”一种道家看破红尘,参透生死的超脱,很难相信这种恬淡的心境,出自于一位贬谪途中的“犯人”之手。 

  该卷拖尾有元人张孔孙。明人黄蒙、李东阳、王世懋、王世贞、张孝思等题跋,以及乾隆的题跋和题诗。乾隆时入清内府。溥仪出宫时将此卷携出,藏于长春伪宫。1945年伪满洲国覆亡,此件国宝下落不明。吉林省博物馆为此寻访了三十多年。1982年12月终于在一位中学教师家里找到了它,使这件珍宝重新得到了国家的保护。

  《文姬归汉图》(卷)经郭沫若先生考证为金代画家张瑀所作,图绘东汉蔡文姬返回汉地的场景。画卷前端第四位骑黑色骏马、衣饰华丽、容貌端庄者为蔡文姬。画面不作背景,通过刻画随从畏寒的神态以及遮挡风沙的动作来表现行进的艰难,同时蔡文姬神情凝重,传达出她毅然回归汉地的决心。  

  赵孟頫《种松帖》念亡妻、张渥《临李公麟九歌图卷》再现屈原神话

  《种松帖》是一件赵孟頫写给友人的书信,可惜受信人名款残损,从信的内容可知当为作者同乡,信中提及田上账务,嘱托某处山上遍种松树、购买山地等事宜,款署“闰月十日,孟頫记事致。”文中有“东衡穴边地,望都与买了。”一句,“东衡穴”即为赵孟頫夫人管氏的墓地,信中虽不写思妻之痛,但一句“望都与买了”,道尽心中的思念之情。

  管夫人卒于1319年,这件手札谈到东衡穴,所以应当是在管夫人去世后所书,赵孟頫1322年去世,可见这件手札是赵氏暮年的一件作品。 

  在绘画部分,展出的是张渥于至正六年(1346)年冬十月为其好友言思齐所绘的《临李公麟九歌图》。张渥,字叔厚,号贞期生。淮南人。生年不详,约卒于元至正十六年(1356年)后不久。博学多才艺,善画人物,尤精白描。他继承了宋代李公麟的画法,被誉为“李龙眠后一人”。  

  虽说该卷是临李公麟,实际上是再创造。所画人物状貌各异,生动自然。把屈原那种忧国忧民、憔悴枯槁的精神气质再现出来。全卷忠实地表现了《九歌》的辞意,是一件极为珍贵的艺术精品。

  倪瓒于明洪武五年(1372年)在言思齐家看到了这件作品,深有感慨地题云:“张督厚(渥)画法,吴孟思(睿)八分,俱有古人风流。今又何可得哉!壬子六月廿九日,观于思齐西斋。”说明此时张渥、吴睿均已作古。

  明清书画,延续宋元的书画传统

  在明代部分,徐渭《杜甫诗》(轴)一件书法作品和文征明《树下听泉图》(轴)等七件绘画作品。

  徐渭的行书杜甫诗一首,字字行行有磊落之气,奔放恣肆,用笔如走龙蛇,线条厚重不失灵动,结体舒展大方,徐渭的书法是晚明浪漫主义书风的先锋,在用笔、结字、章法上大胆创新,行成了对传统书学的强烈冲击。

  文征明的《树下听泉图》(轴)为青绿山水,笔墨、设色语汇兼有文人、院体两种体式,是与其所谓“作家士气咸备”的观念相对应的,呈现出鲜明的院体青绿类型画风。山石用淡墨略加皴擦,用笔轻松灵动,以赭石为底,薄施青绿;树木刻画精致,尤见功力;风格雅致独特,气格在宋元之间,属于文氏山水画中的精品。

  清代书画中,“清初四王”王翚的《江南春词意图》(卷)采用平远法,描写一片江南春色,湖山胜景,水口坡石,薄雾中小舟若隐若现,引人入胜,以草绿点染丛树,时时见笔。树木坡石用笔时见老辣,苔点尖笔斜点,信为晚年精心之作。

  邓石如的《龙虎之山篆书》(轴),作用长锋羊毫,创造性的将隶书笔法糅合到篆书中,逆起驻收,讲究内敛含蓄,或逆入平出,轻松流畅,或转折处用提转之法,而见圆畅;或用顿折之法,而收方整之效,极大的丰富了篆书的用笔。此作曾经清代书法家、篆刻家吴让之收藏。

  配合本次展览,吉林省博物院安排了《从勾花点叶到纵横雄肆~文人画的用笔特点》、《“我书意造本无法”——苏轼书法及书学观探析 》等一系列学术讲座除了古代书画展览之外,吉林省博物院还将会有其他四个相关展览陆续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