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研讨|全球视野下的“他们”怎么学习美国史

2019-8-9 08:43:04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李勤霞(西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选稿:桑怡

原标题:研讨|全球视野下的“他们”怎么学习美国史

  7月14日,“全球视野下的美国史教学与研究座谈会”(The Forum of Teaching and Research of American History from the Global Perspective)在西南大学荟文楼620会议室召开。本次座谈会由西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主办,吸引了来自西南大学、上海大学、兰州大学、湖南大学的青年学者与硕博生参加。


  集体合影

  此次座谈会围绕三个主题展开:

  1、拉丁美洲的美国史教学与研究:以阿根廷为例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历史系和圣马丁国立大学历史系双聘教授梅拉纳·洛佩兹·帕尔梅罗(Melena Lopez Palmero)提到,在20世纪80年代阿根廷开设历史课程的大背景下,巴勃罗·波齐 (Pablo Pozzi)教授率先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开设了美国史课程。她本人也一直从事美国史的教学与研究工作,是阿根廷仅有的两所公立大学历史系的教授之一。于2011年创刊的《美国足迹》(United States Footprints)是他们进行美国史研究的一个重要阵地,这是一个全新的网络期刊,梅拉纳教授等人也参与其中并发表了许多关于美国研究的文章,该期刊还包含翻译成西班牙语的重要学术成果。教授特别表达了对埃里克·方纳(Eric Foner)教授的感谢,他授权阿根廷美国史研究学者出版他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会议记录,以助力阿根廷的美国史教学与研究工作。教授认为,在阿根廷,甚至在南美洲,美国史教学与研究是一个崭新且略显单薄的领域,专门从事这一领域的学者数量也较少,但是未来的发展空间非常大。

  梅拉纳教授本人主要从事的是19世纪和20世纪的美国史研究。她提到,自己的研究路径主要是将历史视为由杰出人物所领导的一系列事件,并采用冲突的概念来解释历史变迁,这涉及到政治,经济和社会等领域的因素,也包括文化,意识形态和外交政策的影响。她2014年完成的博士论文,关注的就是美国的早期殖民问题,即16世纪和17世纪的弗吉尼亚殖民地。她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英国殖民者与阿尔冈琴人相遇的文化影响,以及最后一个对殖民者进行反抗的群体的人类学研究。目前的研究重点是16世纪中叶佛罗里达的法国殖民化研究。教授认为,对殖民问题的研究能够掌握一种全球化的研究方法,其中涉及欧洲的政治现象(西班牙和新教力量之间的竞争),美国信息的产生与传播等一系列问题。

  2、德国的美国史教学与研究

  德国洪堡大学历史学和政治学双聘教授,兼任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SAIS)当代德国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博恩哈德·马洛克(Bernhard Maleck)的主要研究方向是德国史、美欧关系史和欧洲哲学史。教授首先谈到了德国的教师聘任问题,德国的教师终身制为他们的工作提供了保障,这使得德国教师可以在他们的研究和教学工作中冒险,挑战现状,甚至是挑战政府。再者,德国是一个联邦制国家,16个独立的联邦州都拥有自己的宪法和主权,因此,联邦政府的话语权十分有限,宪法规定德国所有大学都由国家资助,但是联邦政府不能干预教师的教学或研究。

  1809年,德国仅有三所大学从事美国史教学与研究工作,这与阿根廷的情况很相似。1963年由政治学家恩斯特·弗兰克尔(Ernst Fraenkel)创立的约翰·F·肯尼迪研究所(The John F.Kennedy Institute)是德国的美国史教学与研究的一大阵地,以其跨学科的研究方法与极具创新性的研究项目而闻名。约翰·F·肯尼迪研究所致力于美国和加拿大研究的方方面面,涵盖了六个不同的学科,文化,文学,历史,政治学,社会学和经济学。目前有700多名学生就读于该研究所,学生课程主要以英语和德语进行,研究所除了为学生提供严格的个别学科培训外,其提供的跨学科课程还追求超越传统学科界限的问题,由此创造了独特的学术环境。

  德国统一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各行其是,这种特殊的背景使东德和西德在学术问题研究上也存在着一定的差异。美国对西德占领期间,德国人对美国人更多的是一种友好的态度,在美国史教学与研究上秉持着一种相对传统的方式,进行研究时继承了以往历史学家的研究方法。德国统一后,以柏林为中心,无论是东德还是西德,都遵循一种颇具批判性的研究路径。在研究内容方面,德国的美国史研究者更多的是从美国的历史背景中寻找自己的研究兴趣,他们经常探讨的是公民权问题,以及美国人在现实中做了什么,但这种对个别问题的过度关注往往会导致他们忽略其他方面的问题。此外,对于西南大学历史学院美国研究中心副教授李晶老师所从事的城市公共卫生史领域的研究,国内外学者都给予了高度的肯定。

  3、美国社会史、外交史和环境史研究的路径与趋势美国施耐德大学历史学与政治学副教授詹妮特·科克罗夫特(Jeanette Cockroft)主要研究的是美国社会史、东亚史以及美国与东亚关系史。教授谈到,她所任教的大学是一所私立大学,在给那些政治上比较保守的学生上课时,她时常会面临巨大的挑战,因为如果谈论到一些敏感话题,这些学生可能会抱怨。

  教授个人的重点研究领域是美国妇女史,20世纪70年代美国的社会背景和女权运动催生了妇女史的研究,在此之前并没有女性从事妇女史的研究。但是,尽管妇女史研究在社会史领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方面,女性从事妇女史研究时仍然会出现一些质疑的声音,这是美国妇女史研究面临的一个社会挑战。另外,在进行美国史教学过程中,她发现学生与读者感兴趣的方面是妇女史或环境史,对传统的美国政治史或外交史却不甚了解,这导致很大一部分人对美国的政治系统是如何运行的完全不了解。博恩哈德·马洛克(Bernhard Maleck)教授对此表示十分认同,德国人对德国历史的认知也存在同样的问题。由于考虑到就业问题,学生对历史学习与研究持较为冷漠的态度。部分参与到课堂中的学生也只是为了批判而批判,对事实的真相是什么并没有兴趣了解,这是美国社会史教学与研究面临的另一挑战。此外,教授还解释了作为政治运动的女权主义与作为非政治学术领域的女性历史之间的区别,并以自身研究美国妇女史的经验为例,建议在座的学者能够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里深入钻研,以便为个人研究不断打开全新的视野。

  随后,教授提出了一个问题,在进行具体问题的研究时,如何将其置于一个宏观的历史背景下?西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世界历史系主任,西南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勇副教授提到,中国的学生非常擅长运用宏观的历史背景,但是他们在进行研究时选取的视角过大,只关注大范围的话题,没有聚焦在具体的问题上,从而出现了典型的“三段论”式的文章,即历史背景,过程与影响。詹妮特教授认为她的学生在考虑所有问题时都具有批判性的眼光,但是一涉及到历史研究的背景时就显示出明显的弱点。

  美国内华达大学历史学杰出终身教授安迪·弗莱(Joseph Andy Fry)主要研究外交史、美国南方史以及美国与越南战争。他首先谈到,内华达大学的很多学生是来自墨西哥或者南美洲的西班牙裔,他们对美国历史上的很多事情都有一定的概念,在美国,人们经常付费阅读的是外交政治史。因此他并不认同詹妮特教授提到的学生与读者对传统的外交史或政治史几乎没有任何概念的看法。

  他认为,中西方的历史观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模式,但是都需要研究者花费一定的精力去收集史料,并通过深入的分析得出结论。博恩哈德·马洛克(Bernhard Maleck)教授补充道,历史研究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发生了什么?”,其次要解决的是“为什么发生?”。安迪教授提到,国际关系史实质上研究的是各国之间的力量对比,但是在进行具体历史问题的研究时,会受到自身的背景、文化与政治等因素的制约。以美国外交史研究为例,美国外交政策的制定不但要考虑美国国内的政府机构,国际上的意识形态,经济,军事和地缘政治问题,还要注意到国内的政党政治,经济利益,种族问题,以“天定命运”和美国例外论为代表的意识形态,以及宗教信仰和地域主义的影响。

  美国外交史的研究是以合作为基础的,在进行具体研究时,美国外交史逐渐涵盖了种族,心理,宗教,性别等诸多方面,美国外交史的研究话题也越来越广泛。在研究美国与越南战争时,教授已经将性别,劳动力,非裔美国人等都作为影响研究主题的重要因素。

  美国蒙大拿科技大学历史学教授帕特·芒迪(Pat Munday)主要研究的是美国环境史和19-20世纪美中关系史。他提出,在历史研究中,首先要提出一个假设,然后利用搜集到的一手资料和二手资料证明这个假设。历史是对社会变革的一种解释,而历史分析则是从一个问题或者假设出发,通过回顾二手文献来建立研究背景,在这个过程中,对一手史料进行研究运用,由此来解释“是什么,为什么……”等问题。环境史研究主要有四种典型路径,其中,唐纳德·沃斯特(Donald Worster)认为,在环境史研究中,自然独立于人类并且有自己的历史。杰瑞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认为在研究中,既要考虑到近因也要考虑到更高层次的原因。威廉·克罗农(William Cronon)认为自然是一种社会建构。卡罗琳·麦钱特(Carolyn Merchant)提出,社会,种族、性别和阶级与环境是互相影响的。

  王勇老师提出,在他个人的教学实践与研究实践中,他一直引导学生提出问题,并在扎实的史料基础上去解决问题,这是一种科学的方法。他认为,学者从事美国史研究,不仅仅是学习研究历史,更需要教育公众和下一代,这是身为一位历史研究工作者的使命。

  芒迪教授补充道,他所任教的蒙大拿科技大学是一所公立大学,如同德国的教师聘任制,蒙大拿科技大学的教师聘任也是终身制。他认为,身为历史研究工作者有一种职业责任去挑战现状,比如他在课堂上讲授敏感话题,如果政治上相对保守的学生和其他人对他没有提出任何问题,他会认为自己没有尽职尽责。此外,他还指出了美国高等教育的复杂性,美国有数千所大学和学院,包括大量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从常青藤盟校到地方社区大学,质量参差不齐,因此没有简单的方法像描述德国或阿根廷那样来描述美国的高等教育。他指出,常春藤盟校,包括他的母校康奈尔大学可能被高估了——许多大型州立大学在特定课程方面比久负盛名的常春藤盟校做的更好。许多美国大学也非常国际化,有许多外国学生,这使得他们有丰富的多元文化体验。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研讨|全球视野下的“他们”怎么学习美国史

2019年8月9日 08:43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研讨|全球视野下的“他们”怎么学习美国史

  7月14日,“全球视野下的美国史教学与研究座谈会”(The Forum of Teaching and Research of American History from the Global Perspective)在西南大学荟文楼620会议室召开。本次座谈会由西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主办,吸引了来自西南大学、上海大学、兰州大学、湖南大学的青年学者与硕博生参加。


  集体合影

  此次座谈会围绕三个主题展开:

  1、拉丁美洲的美国史教学与研究:以阿根廷为例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历史系和圣马丁国立大学历史系双聘教授梅拉纳·洛佩兹·帕尔梅罗(Melena Lopez Palmero)提到,在20世纪80年代阿根廷开设历史课程的大背景下,巴勃罗·波齐 (Pablo Pozzi)教授率先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开设了美国史课程。她本人也一直从事美国史的教学与研究工作,是阿根廷仅有的两所公立大学历史系的教授之一。于2011年创刊的《美国足迹》(United States Footprints)是他们进行美国史研究的一个重要阵地,这是一个全新的网络期刊,梅拉纳教授等人也参与其中并发表了许多关于美国研究的文章,该期刊还包含翻译成西班牙语的重要学术成果。教授特别表达了对埃里克·方纳(Eric Foner)教授的感谢,他授权阿根廷美国史研究学者出版他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会议记录,以助力阿根廷的美国史教学与研究工作。教授认为,在阿根廷,甚至在南美洲,美国史教学与研究是一个崭新且略显单薄的领域,专门从事这一领域的学者数量也较少,但是未来的发展空间非常大。

  梅拉纳教授本人主要从事的是19世纪和20世纪的美国史研究。她提到,自己的研究路径主要是将历史视为由杰出人物所领导的一系列事件,并采用冲突的概念来解释历史变迁,这涉及到政治,经济和社会等领域的因素,也包括文化,意识形态和外交政策的影响。她2014年完成的博士论文,关注的就是美国的早期殖民问题,即16世纪和17世纪的弗吉尼亚殖民地。她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英国殖民者与阿尔冈琴人相遇的文化影响,以及最后一个对殖民者进行反抗的群体的人类学研究。目前的研究重点是16世纪中叶佛罗里达的法国殖民化研究。教授认为,对殖民问题的研究能够掌握一种全球化的研究方法,其中涉及欧洲的政治现象(西班牙和新教力量之间的竞争),美国信息的产生与传播等一系列问题。

  2、德国的美国史教学与研究

  德国洪堡大学历史学和政治学双聘教授,兼任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SAIS)当代德国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博恩哈德·马洛克(Bernhard Maleck)的主要研究方向是德国史、美欧关系史和欧洲哲学史。教授首先谈到了德国的教师聘任问题,德国的教师终身制为他们的工作提供了保障,这使得德国教师可以在他们的研究和教学工作中冒险,挑战现状,甚至是挑战政府。再者,德国是一个联邦制国家,16个独立的联邦州都拥有自己的宪法和主权,因此,联邦政府的话语权十分有限,宪法规定德国所有大学都由国家资助,但是联邦政府不能干预教师的教学或研究。

  1809年,德国仅有三所大学从事美国史教学与研究工作,这与阿根廷的情况很相似。1963年由政治学家恩斯特·弗兰克尔(Ernst Fraenkel)创立的约翰·F·肯尼迪研究所(The John F.Kennedy Institute)是德国的美国史教学与研究的一大阵地,以其跨学科的研究方法与极具创新性的研究项目而闻名。约翰·F·肯尼迪研究所致力于美国和加拿大研究的方方面面,涵盖了六个不同的学科,文化,文学,历史,政治学,社会学和经济学。目前有700多名学生就读于该研究所,学生课程主要以英语和德语进行,研究所除了为学生提供严格的个别学科培训外,其提供的跨学科课程还追求超越传统学科界限的问题,由此创造了独特的学术环境。

  德国统一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各行其是,这种特殊的背景使东德和西德在学术问题研究上也存在着一定的差异。美国对西德占领期间,德国人对美国人更多的是一种友好的态度,在美国史教学与研究上秉持着一种相对传统的方式,进行研究时继承了以往历史学家的研究方法。德国统一后,以柏林为中心,无论是东德还是西德,都遵循一种颇具批判性的研究路径。在研究内容方面,德国的美国史研究者更多的是从美国的历史背景中寻找自己的研究兴趣,他们经常探讨的是公民权问题,以及美国人在现实中做了什么,但这种对个别问题的过度关注往往会导致他们忽略其他方面的问题。此外,对于西南大学历史学院美国研究中心副教授李晶老师所从事的城市公共卫生史领域的研究,国内外学者都给予了高度的肯定。

  3、美国社会史、外交史和环境史研究的路径与趋势美国施耐德大学历史学与政治学副教授詹妮特·科克罗夫特(Jeanette Cockroft)主要研究的是美国社会史、东亚史以及美国与东亚关系史。教授谈到,她所任教的大学是一所私立大学,在给那些政治上比较保守的学生上课时,她时常会面临巨大的挑战,因为如果谈论到一些敏感话题,这些学生可能会抱怨。

  教授个人的重点研究领域是美国妇女史,20世纪70年代美国的社会背景和女权运动催生了妇女史的研究,在此之前并没有女性从事妇女史的研究。但是,尽管妇女史研究在社会史领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方面,女性从事妇女史研究时仍然会出现一些质疑的声音,这是美国妇女史研究面临的一个社会挑战。另外,在进行美国史教学过程中,她发现学生与读者感兴趣的方面是妇女史或环境史,对传统的美国政治史或外交史却不甚了解,这导致很大一部分人对美国的政治系统是如何运行的完全不了解。博恩哈德·马洛克(Bernhard Maleck)教授对此表示十分认同,德国人对德国历史的认知也存在同样的问题。由于考虑到就业问题,学生对历史学习与研究持较为冷漠的态度。部分参与到课堂中的学生也只是为了批判而批判,对事实的真相是什么并没有兴趣了解,这是美国社会史教学与研究面临的另一挑战。此外,教授还解释了作为政治运动的女权主义与作为非政治学术领域的女性历史之间的区别,并以自身研究美国妇女史的经验为例,建议在座的学者能够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里深入钻研,以便为个人研究不断打开全新的视野。

  随后,教授提出了一个问题,在进行具体问题的研究时,如何将其置于一个宏观的历史背景下?西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世界历史系主任,西南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勇副教授提到,中国的学生非常擅长运用宏观的历史背景,但是他们在进行研究时选取的视角过大,只关注大范围的话题,没有聚焦在具体的问题上,从而出现了典型的“三段论”式的文章,即历史背景,过程与影响。詹妮特教授认为她的学生在考虑所有问题时都具有批判性的眼光,但是一涉及到历史研究的背景时就显示出明显的弱点。

  美国内华达大学历史学杰出终身教授安迪·弗莱(Joseph Andy Fry)主要研究外交史、美国南方史以及美国与越南战争。他首先谈到,内华达大学的很多学生是来自墨西哥或者南美洲的西班牙裔,他们对美国历史上的很多事情都有一定的概念,在美国,人们经常付费阅读的是外交政治史。因此他并不认同詹妮特教授提到的学生与读者对传统的外交史或政治史几乎没有任何概念的看法。

  他认为,中西方的历史观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模式,但是都需要研究者花费一定的精力去收集史料,并通过深入的分析得出结论。博恩哈德·马洛克(Bernhard Maleck)教授补充道,历史研究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发生了什么?”,其次要解决的是“为什么发生?”。安迪教授提到,国际关系史实质上研究的是各国之间的力量对比,但是在进行具体历史问题的研究时,会受到自身的背景、文化与政治等因素的制约。以美国外交史研究为例,美国外交政策的制定不但要考虑美国国内的政府机构,国际上的意识形态,经济,军事和地缘政治问题,还要注意到国内的政党政治,经济利益,种族问题,以“天定命运”和美国例外论为代表的意识形态,以及宗教信仰和地域主义的影响。

  美国外交史的研究是以合作为基础的,在进行具体研究时,美国外交史逐渐涵盖了种族,心理,宗教,性别等诸多方面,美国外交史的研究话题也越来越广泛。在研究美国与越南战争时,教授已经将性别,劳动力,非裔美国人等都作为影响研究主题的重要因素。

  美国蒙大拿科技大学历史学教授帕特·芒迪(Pat Munday)主要研究的是美国环境史和19-20世纪美中关系史。他提出,在历史研究中,首先要提出一个假设,然后利用搜集到的一手资料和二手资料证明这个假设。历史是对社会变革的一种解释,而历史分析则是从一个问题或者假设出发,通过回顾二手文献来建立研究背景,在这个过程中,对一手史料进行研究运用,由此来解释“是什么,为什么……”等问题。环境史研究主要有四种典型路径,其中,唐纳德·沃斯特(Donald Worster)认为,在环境史研究中,自然独立于人类并且有自己的历史。杰瑞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认为在研究中,既要考虑到近因也要考虑到更高层次的原因。威廉·克罗农(William Cronon)认为自然是一种社会建构。卡罗琳·麦钱特(Carolyn Merchant)提出,社会,种族、性别和阶级与环境是互相影响的。

  王勇老师提出,在他个人的教学实践与研究实践中,他一直引导学生提出问题,并在扎实的史料基础上去解决问题,这是一种科学的方法。他认为,学者从事美国史研究,不仅仅是学习研究历史,更需要教育公众和下一代,这是身为一位历史研究工作者的使命。

  芒迪教授补充道,他所任教的蒙大拿科技大学是一所公立大学,如同德国的教师聘任制,蒙大拿科技大学的教师聘任也是终身制。他认为,身为历史研究工作者有一种职业责任去挑战现状,比如他在课堂上讲授敏感话题,如果政治上相对保守的学生和其他人对他没有提出任何问题,他会认为自己没有尽职尽责。此外,他还指出了美国高等教育的复杂性,美国有数千所大学和学院,包括大量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从常青藤盟校到地方社区大学,质量参差不齐,因此没有简单的方法像描述德国或阿根廷那样来描述美国的高等教育。他指出,常春藤盟校,包括他的母校康奈尔大学可能被高估了——许多大型州立大学在特定课程方面比久负盛名的常春藤盟校做的更好。许多美国大学也非常国际化,有许多外国学生,这使得他们有丰富的多元文化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