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樊树志:晚明的一线生机——孙承宗和他的辽东方略

2019-8-8 08:41:28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樊树志 选稿:桑怡

原标题:樊树志:晚明的一线生机——孙承宗和他的辽东方略

  孙承宗,字稚绳,号恺阳,北直隶保定府高阳县人,万历三十二年进士,唱名第二,任翰林院编修,累官左春芳中允、左谕德、司经局洗马。熹宗即位,充日讲官,拜詹事府少詹事,加礼部右侍郎,仍兼日讲官如故。钱谦益说:“公为史官,不造请权要,不征逐游宴,厚自贵重,泊如也。顾不屑为低眉拱手,悠闲养望。馆阁间有大议,矫尾厉角,奋褒而谭,往往自公一言而决。”兵部尚书崔景荣老迈无能,御史方震孺请求孙承宗取代,举朝响应,奏疏上百。九卿科道上朝完毕,在会极门拦住孙承宗,相率下拜,请他为社稷考虑,出任兵部尚书。他再三推辞,遂被推为兵部添设侍郎,主持辽东事务。天启二年,广宁兵败,皇帝急鉴于辽东紧急,任命他为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上午处理阁事,下午处理部务。

  孙承宗

  上任伊始,他向皇帝直言:“今天下事无一不难,而兵事更难。自非负十分精敏之才,兼几分痴騃之性,决不肯妄承于身。所谓痴騃者,习闻忠君爱国之说,不徇人情,不听私属,投之贿必告于朝,遗之书必闻于众。其勤勤恳恳,期于集思,不以护党;期于广益,不以植私。故能劳怨不避,毁誉不闻,不化长安之习性,不顾从旁之蝮口。”这是他的夫子自道,也是他的自律准绳。本着这种精神,他希望“皇上虚明以察事理,详密以烛人情,饬厉文武诸臣,勿角口语,勿事虚文,以公忠忧国之心,励精敏有为之气。事关军国大务,群策群力,一德一心,同议干理,同议节缩。司兵马者,不得恣意于所不可多而不顾供亿之难;司钱谷营造者,不得刻意于不可少而不顾星火之急。”

  他向皇帝条陈目前急切要务,首先必须收拾人心:“年来兵多不练,饷多不核;以将用兵,而以文官招练;以将临战,而以文官指发;以武为备边,而日增文官于幕;以边任经抚,而日问战守于朝。其一种因循诞谩之象,徒相与咨嗟而不能返,故以一隅勤天下,遂至敛天下之兵于边,而既坏一隅,兼坏天下。臣以为今天下急务在收拾人心;而欲收人心在大振天下之气。其纲纪大要,在皇上敕厉臣工,共奉祖宗之法度,而先选精敏有为之材……方今百吏因循,庶政丛脞,宜令吏部细加体察,凡宽博近迂,文藻近弱,迟暮近衰,急为量移。务得精敏有干局者,布列兵马钱粮之司,抚道俱极一时之选,大破常格,毋拘资叙。”他特别强调,必须改变以文统武的敝法,提高武将的权力:“文吏得与谋议供军实,不得制其师。盖兵之道,精不可以事窥,粗不可以理解。而文吏泥拗,好用小见解,沾沾将吏之上,能令将吏羁绊而不得展。以文统武自是敝法;以极不知武之文,统极怕文之武,更属极敝之法。故臣谓今天下当重武吏之权。”至于武吏,宜精择将略,不拘曾在战阵,曾为大将,亦不拘文武,宜令兵部遍核诸将才望,选择沉雄有胆略者。“大将既得其人,便当以辽事付之,小胜小衅皆勿问,要于守关无阑入,俟兵力之厚为恢复。”

  巡查辽东

  然而要选择沉雄有胆略的大将,谈何容易。熊廷弼革职听勘后,廷推解经邦为辽东经略,解经邦畏难推却,遭到削籍处分。廷臣再推王在晋,王在晋也苦苦推辞,又恐怕步解经邦后尘,不得已而赴任。到了山海关以后,就大谈消极退守论调——永平以西至通州一带可守,人们谴责为“意欲弃关以捐重任”。在舆论压力之下,王在晋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在山海关外八里铺建筑重关,长四千余丈,费用约一百二万两白银。理由是:“外关破,内关尚可守。”关门僚佐袁崇焕、沈綮、孙元化极力反对,争论不下,请求内阁首辅叶向高裁断。叶向高处事谨慎,以为不可臆断,应当到现场查勘后决定,孙承宗自请前往查勘。

  六月十五日孙承宗单车就道,兵部职方主事鹿继善、赞画中书舍人宋献同行。六月二十六日抵达山海关,查勘新城,离旧城八里,其他道口在八里之外。孙承宗非常反对王在晋的方案,两人展开一场辩论。

  孙承宗问:新城建成,就把旧城四万兵马移驻此地吗?假如守不住,四万人成为俘虏,还是退入内关?

  王在晋答:应当另外设兵防守。

  孙:如此,八里内守军需要八万,一片石西北难道不应当防守?战兵是否守兵?抑或另有战兵?筑关于八里之内,新城之背就是旧城之趾,旧城原有的品坑地雷,为敌兵而设,还是为我新兵而设?新城可守,何用旧城?如不可守,那么四万新兵倒戈旧城之下,将开关延入,还是闭关委之敌军?

  王:关外有三道关可入。

  孙:既然如此,敌军一来,守军溃逃如故,何用重关?

  王:将建造三个山寨,收留溃卒。

  孙:仗还没有打,兵还没有溃,预先建筑山寨收留溃卒,岂不是教唆溃败。如果这样,又何用重关?而且败兵入三道关,敌兵不会尾随而入?人心一溃,不又是辽东溃败的再现吗?

  王:将在八里内,南面负山,北面抵海,开掘二十里长的深沟,阻挡骑兵。

  孙:如今不筹画恢复大计,切切然画关而守,将尽撤藩篱,日闹堂奥,京畿以东还有宁宇吗?

  王在晋语塞而止。

  建造重关的计划遭到否决,关门的防守大计依然悬而未决。阎鸣泰主张守宁远卫东南的觉华岛,袁崇焕主张守宁远卫,王在晋主张守靠近八里铺的中前所。袁崇焕向孙承宗提出,给他五千兵马出守宁远,说宁远距离关门二百里,距离十三山不足二百里,假使驻守宁远,便可以壮十三山之势。孙承宗觉得这个建议很有战略眼光,很想更换短服快鞋,策马去宁远、觉华一带察看军情,王在晋力持不可。孙承宗考虑到所谓“重关”无用已经显而易见,而宁远、觉华一带回环向背,扼当要冲,非亲自前往踏勘不可。王在晋以安全为由,再三哀求,孙承宗只得行至中前所而止。不过此行使他坚定了守卫宁远、觉华的战略方针。他说:“(山海)关以东,宁远以西,五城二十七堡,独一城一堡仅存。前哨将左辅名驻中前,实不出八里铺,知守关者之无意于关外,即守中前亦非其本怀也。如中前所,所过荒落,井臼依然。登其城,潸然下新亭之泪。遥望宁前,天设重关,以护神京。觉华岛孤悬海中,与宁远如左右掖,天设以为用水制奴之地。而益知画关(而守)者之失策也。”由于辽东经略是王在晋,这一战略方针必须由王在晋向朝廷提出,孙承宗与他苦苦相告,谈了七昼夜,王在晋始终不同意。

  “以辽人守辽土”

  回京途中,孙承宗向皇帝报告“阅关”事宜,总结为四个方面:

  一是论守关——与其以百万金钱浪掷于无用之新城,不如把这些资金用于修筑宁远城,更以守八里铺之八万人守宁远要冲,与觉华岛互为犄角。奴贼窥探宁远,则岛上之兵旁出三岔河,烧其浮桥,绕其后横向攻击。即使没有战事,也可以驱西虏于二百里之外,渐远于关城,收二百里疆土为我所有。

  二是论抚虏——蓟辽总督王象乾主张利用西夷(西虏)对付奴贼,有“抚夷用夷”之说,臣有种种疑问。喇慎、朵颜诸部果然能为我守卫,何不令其守卫宁远以东,而我得以守卫宁远;如果彼不能守宁远,亦何能守山海关?请皇上敕谕经略、总督二臣,力修内备,勿以此为实着。

  三是论安插辽人——孙承宗强调指出:“以辽人守辽土,以辽土养辽人,此大计也。”又郑重提出:“法当如袁崇焕议,驻兵宁远、觉华,迎护以归,强者为兵,弱者屯牧,此复辽之资也。”至于如何实现“以辽人守辽土,以辽土养辽人”,他建议:关内之辽人,散布于玉田、丰润一带,拥犊车,载妇女,朝东暮西,呼号于道。对于这些辽人,应当把他们聚集起来,分别到各个卫所乡堡,不再流移不定,以免日久生变。关上之辽人,环绕关城之外居住窝棚,应当招募强壮者为兵,安插于中前、前屯、宁远,其家属可以就近屯田、放牧。

  四是论战守大略——“为今之计,不尽洗天下之肺腑,不能起朝气;不尽改天下之观听,不能收残局;不尽破庸人之论,则中外之闻闻见见不清;不尽驱逃溃之人,则幕府之是是非非不正。”当务之急是立练精兵、精选良将,必须有沉雄博大端谨精详之大臣,提挈道将,其主意在守,而其守在力修战具,无一人无一念不在关外,切勿局促于十六里之内。

  应该说孙承宗的战略方针,比王象乾、王在晋高明多了。关于“以辽人守辽土,以辽土养辽人”,他在给内阁首辅叶向高的书信中有进一步的论述:“凡客兵利速战,主兵利久守。今关城合秦、晋、川、湖、齐、梁、燕、赵之众,尽客兵也。五方乌合,额饷而外不能加毫末于身,而责其捐坟墓、弃妻子,固结于我,已自为难。而况粮料不继,即其继也,能固结于我,不逋不哗,而坐食便自坐困。竭天下物力,每岁养十数万坐食之人,事久变生,师老财匮。天下之安危宁在贼之来不来哉?今以速战之备为久守之谋,进则不足,守则必变。局外计止眉睫,局中敢忘久远?故兵必议土著,而守关以内非辽人亦客兵也……城必不可不修,田必不可不屯,又为掘煤煮盐,请修边垣,曰以辽人守辽土,以辽土养辽人。”他显然看到了持久守卫的战略方针,与大量调用客兵的矛盾——“每岁养十数万坐食之人,事久变生,师老财匮”,因此应该“以辽人守辽土,以辽土养辽人”。但是如何付诸实施,难度极大。

  七月二十八日,孙承宗拜谒定陵、庆陵之后,回到京城。

  八月初九日,在经筵讲席,孙承宗当面向皇帝陈述方略,极言王在晋不足倚,但勤瘁可念,当改任他职。皇帝当即召还王在晋,改任南京兵部尚书。随后,他向皇帝表示:臣愿以本官赴山海关督师。如果奴来窥关,以见在之将,督率三军,必不使匹马横行。形势稍稍缓和,再挑选骁雄胆智之将,训练兵马,指授方略。待兵将调和,文武豫附,进可以攻,坐可以守,然后选择可以托付大事者,出任经略、巡抚。他的意思是,目前由他全权处置辽东军事。皇帝大悦,立即下旨,孙承宗以内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的身份,出任督理关城及蓟辽、天津、登莱各处军务,便宜行事,不从中制。俟功有次第,即召还朝。

  皇帝还赐给敕书:“夫内安外攘,夙称重任,出将入相,尤鲜兼才。惟卿以密勿赞襄之臣,兼干城腹心之任。既谟谋于帷幄,复筦摄乎戎枢。今且秉钺以统元戎,建牙而专外阃。安危之任,实惟一身。朕所倚赖,亦惟卿一人。汉则孔明,唐惟裴度。卿其勉建勋猷,除凶雪耻,标名麟阁,毋逊前徽,用副朕委任至意。”这道敕书,出于首辅叶向高的票拟,把他比作诸葛亮、裴度,给予督师大学士极高的荣誉。八月十九日,皇帝御门临遣,赐予尚方剑、坐蟒,文武百官入朝祝贺,内阁辅臣送至崇文门外。

  督师牵线

  九月三日,孙承宗抵达山海关。当时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关兵花名册人数有七万,其实是个虚数,其中冒领军饷者不少。普遍是兵少将多,一营兵四十而官十七,号称数百,仅仅数十。上万士兵聚集于关城弹丸之地,经常哗变,居民不堪骚扰,店铺关门歇业,民不安居,兵不得食。孙承宗的首要任务是大力整顿。

  首先是整顿军纪。定兵制,立营房,五人一房,三千一营,十五营为三部。将帅都在营部驻扎,做到兵不离将,将不离帅。军纪改善后,市肆充盈,民安而兵不哗。关城的埤堄处驻防士兵,又修造十八垛、三直庐,屯驻军队。车营操练,子母炮攻打彻日。后来袁崇焕宁远大捷,就用车营子母炮。


  袁崇焕

  其次是修筑关城。南防海口,北防角山;水路从望海台出芝麻湾,三面环海,安置大炮横击。陆路有三道关之石城,可以顿兵万人,可以乘夜色突击。北水关外有峻岭,修建十一个号台,设置大炮。原先可以操作火器的士兵不过三百,孙承宗注意训练,建立火器营;训练骑兵,建立骑兵营。

  再次是按核钱粮。把兵马、军器、火药、抚夷、买马各项开支,由幕僚掌管,定粮饷关支,核器甲营造,如有虚冒,一律处斩。军中禁馈遗、绝宴会、罢供帐、却邮马、省参谒。

  五个月下来,初见成效:“兵民按堵,文武辑睦,商旅填咽,卒乘竞劝。立六馆招天下豪杰,奇才剑客争摩厉以求自效。”

  天启三年二月二十六日,孙承宗召集将吏,问道:各位多次说巡视宁远,为何屡次延期?

  众人回答:请督师决定日期。

  孙承宗说:明日前往,如何?

  众人惊愕不已。

  孙承宗说:此毋庸再卜!

  次日出关,抵达前屯,总兵赵率教买马置牛,烧土种秫(高粱),屯练修举,军容大振。孙承宗大喜,慰劳赵率教,把自己的乘舆送给他。两天后抵达宁远,登首山眺海,南望觉华岛,三山连踞,若与首山相招邀,大海东来,以觉华湾环宁远,形势险要,确为兵家必争之地。登上宁远城,孙承宗喟然感叹:“好家居,为纤儿撞破,安得不致恨于焚城撤守者乎?”

  当时一些当权者主张“画关退守”,孙承宗反其道行之,力主出关防守,把防线由山海关向前推进至前屯,再推进至宁远。袁崇焕率三名大将经营宁远,三大将更番练兵于二百里内外。

  令人遗憾的是,不久孙承宗受到阉党爪牙无端攻击,被迫辞官回乡。一切苦心经营,一切运筹帷幄,一切文韬武略,统统落空了。辽东局势急转直下,新任辽东经略高第撤退山海关外守军,努尔哈赤乘机率领主力进犯宁远(今辽宁兴城),镇守宁远的袁崇焕面临强大的压力,也使得他崭露头角。

  本文摘录自《重写晚明史:内忧与外患》,樊树志 著,中华书局2019年4月。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现标题和小标题为编者所拟。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樊树志:晚明的一线生机——孙承宗和他的辽东方略

2019年8月8日 08:41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樊树志:晚明的一线生机——孙承宗和他的辽东方略

  孙承宗,字稚绳,号恺阳,北直隶保定府高阳县人,万历三十二年进士,唱名第二,任翰林院编修,累官左春芳中允、左谕德、司经局洗马。熹宗即位,充日讲官,拜詹事府少詹事,加礼部右侍郎,仍兼日讲官如故。钱谦益说:“公为史官,不造请权要,不征逐游宴,厚自贵重,泊如也。顾不屑为低眉拱手,悠闲养望。馆阁间有大议,矫尾厉角,奋褒而谭,往往自公一言而决。”兵部尚书崔景荣老迈无能,御史方震孺请求孙承宗取代,举朝响应,奏疏上百。九卿科道上朝完毕,在会极门拦住孙承宗,相率下拜,请他为社稷考虑,出任兵部尚书。他再三推辞,遂被推为兵部添设侍郎,主持辽东事务。天启二年,广宁兵败,皇帝急鉴于辽东紧急,任命他为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上午处理阁事,下午处理部务。

  孙承宗

  上任伊始,他向皇帝直言:“今天下事无一不难,而兵事更难。自非负十分精敏之才,兼几分痴騃之性,决不肯妄承于身。所谓痴騃者,习闻忠君爱国之说,不徇人情,不听私属,投之贿必告于朝,遗之书必闻于众。其勤勤恳恳,期于集思,不以护党;期于广益,不以植私。故能劳怨不避,毁誉不闻,不化长安之习性,不顾从旁之蝮口。”这是他的夫子自道,也是他的自律准绳。本着这种精神,他希望“皇上虚明以察事理,详密以烛人情,饬厉文武诸臣,勿角口语,勿事虚文,以公忠忧国之心,励精敏有为之气。事关军国大务,群策群力,一德一心,同议干理,同议节缩。司兵马者,不得恣意于所不可多而不顾供亿之难;司钱谷营造者,不得刻意于不可少而不顾星火之急。”

  他向皇帝条陈目前急切要务,首先必须收拾人心:“年来兵多不练,饷多不核;以将用兵,而以文官招练;以将临战,而以文官指发;以武为备边,而日增文官于幕;以边任经抚,而日问战守于朝。其一种因循诞谩之象,徒相与咨嗟而不能返,故以一隅勤天下,遂至敛天下之兵于边,而既坏一隅,兼坏天下。臣以为今天下急务在收拾人心;而欲收人心在大振天下之气。其纲纪大要,在皇上敕厉臣工,共奉祖宗之法度,而先选精敏有为之材……方今百吏因循,庶政丛脞,宜令吏部细加体察,凡宽博近迂,文藻近弱,迟暮近衰,急为量移。务得精敏有干局者,布列兵马钱粮之司,抚道俱极一时之选,大破常格,毋拘资叙。”他特别强调,必须改变以文统武的敝法,提高武将的权力:“文吏得与谋议供军实,不得制其师。盖兵之道,精不可以事窥,粗不可以理解。而文吏泥拗,好用小见解,沾沾将吏之上,能令将吏羁绊而不得展。以文统武自是敝法;以极不知武之文,统极怕文之武,更属极敝之法。故臣谓今天下当重武吏之权。”至于武吏,宜精择将略,不拘曾在战阵,曾为大将,亦不拘文武,宜令兵部遍核诸将才望,选择沉雄有胆略者。“大将既得其人,便当以辽事付之,小胜小衅皆勿问,要于守关无阑入,俟兵力之厚为恢复。”

  巡查辽东

  然而要选择沉雄有胆略的大将,谈何容易。熊廷弼革职听勘后,廷推解经邦为辽东经略,解经邦畏难推却,遭到削籍处分。廷臣再推王在晋,王在晋也苦苦推辞,又恐怕步解经邦后尘,不得已而赴任。到了山海关以后,就大谈消极退守论调——永平以西至通州一带可守,人们谴责为“意欲弃关以捐重任”。在舆论压力之下,王在晋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在山海关外八里铺建筑重关,长四千余丈,费用约一百二万两白银。理由是:“外关破,内关尚可守。”关门僚佐袁崇焕、沈綮、孙元化极力反对,争论不下,请求内阁首辅叶向高裁断。叶向高处事谨慎,以为不可臆断,应当到现场查勘后决定,孙承宗自请前往查勘。

  六月十五日孙承宗单车就道,兵部职方主事鹿继善、赞画中书舍人宋献同行。六月二十六日抵达山海关,查勘新城,离旧城八里,其他道口在八里之外。孙承宗非常反对王在晋的方案,两人展开一场辩论。

  孙承宗问:新城建成,就把旧城四万兵马移驻此地吗?假如守不住,四万人成为俘虏,还是退入内关?

  王在晋答:应当另外设兵防守。

  孙:如此,八里内守军需要八万,一片石西北难道不应当防守?战兵是否守兵?抑或另有战兵?筑关于八里之内,新城之背就是旧城之趾,旧城原有的品坑地雷,为敌兵而设,还是为我新兵而设?新城可守,何用旧城?如不可守,那么四万新兵倒戈旧城之下,将开关延入,还是闭关委之敌军?

  王:关外有三道关可入。

  孙:既然如此,敌军一来,守军溃逃如故,何用重关?

  王:将建造三个山寨,收留溃卒。

  孙:仗还没有打,兵还没有溃,预先建筑山寨收留溃卒,岂不是教唆溃败。如果这样,又何用重关?而且败兵入三道关,敌兵不会尾随而入?人心一溃,不又是辽东溃败的再现吗?

  王:将在八里内,南面负山,北面抵海,开掘二十里长的深沟,阻挡骑兵。

  孙:如今不筹画恢复大计,切切然画关而守,将尽撤藩篱,日闹堂奥,京畿以东还有宁宇吗?

  王在晋语塞而止。

  建造重关的计划遭到否决,关门的防守大计依然悬而未决。阎鸣泰主张守宁远卫东南的觉华岛,袁崇焕主张守宁远卫,王在晋主张守靠近八里铺的中前所。袁崇焕向孙承宗提出,给他五千兵马出守宁远,说宁远距离关门二百里,距离十三山不足二百里,假使驻守宁远,便可以壮十三山之势。孙承宗觉得这个建议很有战略眼光,很想更换短服快鞋,策马去宁远、觉华一带察看军情,王在晋力持不可。孙承宗考虑到所谓“重关”无用已经显而易见,而宁远、觉华一带回环向背,扼当要冲,非亲自前往踏勘不可。王在晋以安全为由,再三哀求,孙承宗只得行至中前所而止。不过此行使他坚定了守卫宁远、觉华的战略方针。他说:“(山海)关以东,宁远以西,五城二十七堡,独一城一堡仅存。前哨将左辅名驻中前,实不出八里铺,知守关者之无意于关外,即守中前亦非其本怀也。如中前所,所过荒落,井臼依然。登其城,潸然下新亭之泪。遥望宁前,天设重关,以护神京。觉华岛孤悬海中,与宁远如左右掖,天设以为用水制奴之地。而益知画关(而守)者之失策也。”由于辽东经略是王在晋,这一战略方针必须由王在晋向朝廷提出,孙承宗与他苦苦相告,谈了七昼夜,王在晋始终不同意。

  “以辽人守辽土”

  回京途中,孙承宗向皇帝报告“阅关”事宜,总结为四个方面:

  一是论守关——与其以百万金钱浪掷于无用之新城,不如把这些资金用于修筑宁远城,更以守八里铺之八万人守宁远要冲,与觉华岛互为犄角。奴贼窥探宁远,则岛上之兵旁出三岔河,烧其浮桥,绕其后横向攻击。即使没有战事,也可以驱西虏于二百里之外,渐远于关城,收二百里疆土为我所有。

  二是论抚虏——蓟辽总督王象乾主张利用西夷(西虏)对付奴贼,有“抚夷用夷”之说,臣有种种疑问。喇慎、朵颜诸部果然能为我守卫,何不令其守卫宁远以东,而我得以守卫宁远;如果彼不能守宁远,亦何能守山海关?请皇上敕谕经略、总督二臣,力修内备,勿以此为实着。

  三是论安插辽人——孙承宗强调指出:“以辽人守辽土,以辽土养辽人,此大计也。”又郑重提出:“法当如袁崇焕议,驻兵宁远、觉华,迎护以归,强者为兵,弱者屯牧,此复辽之资也。”至于如何实现“以辽人守辽土,以辽土养辽人”,他建议:关内之辽人,散布于玉田、丰润一带,拥犊车,载妇女,朝东暮西,呼号于道。对于这些辽人,应当把他们聚集起来,分别到各个卫所乡堡,不再流移不定,以免日久生变。关上之辽人,环绕关城之外居住窝棚,应当招募强壮者为兵,安插于中前、前屯、宁远,其家属可以就近屯田、放牧。

  四是论战守大略——“为今之计,不尽洗天下之肺腑,不能起朝气;不尽改天下之观听,不能收残局;不尽破庸人之论,则中外之闻闻见见不清;不尽驱逃溃之人,则幕府之是是非非不正。”当务之急是立练精兵、精选良将,必须有沉雄博大端谨精详之大臣,提挈道将,其主意在守,而其守在力修战具,无一人无一念不在关外,切勿局促于十六里之内。

  应该说孙承宗的战略方针,比王象乾、王在晋高明多了。关于“以辽人守辽土,以辽土养辽人”,他在给内阁首辅叶向高的书信中有进一步的论述:“凡客兵利速战,主兵利久守。今关城合秦、晋、川、湖、齐、梁、燕、赵之众,尽客兵也。五方乌合,额饷而外不能加毫末于身,而责其捐坟墓、弃妻子,固结于我,已自为难。而况粮料不继,即其继也,能固结于我,不逋不哗,而坐食便自坐困。竭天下物力,每岁养十数万坐食之人,事久变生,师老财匮。天下之安危宁在贼之来不来哉?今以速战之备为久守之谋,进则不足,守则必变。局外计止眉睫,局中敢忘久远?故兵必议土著,而守关以内非辽人亦客兵也……城必不可不修,田必不可不屯,又为掘煤煮盐,请修边垣,曰以辽人守辽土,以辽土养辽人。”他显然看到了持久守卫的战略方针,与大量调用客兵的矛盾——“每岁养十数万坐食之人,事久变生,师老财匮”,因此应该“以辽人守辽土,以辽土养辽人”。但是如何付诸实施,难度极大。

  七月二十八日,孙承宗拜谒定陵、庆陵之后,回到京城。

  八月初九日,在经筵讲席,孙承宗当面向皇帝陈述方略,极言王在晋不足倚,但勤瘁可念,当改任他职。皇帝当即召还王在晋,改任南京兵部尚书。随后,他向皇帝表示:臣愿以本官赴山海关督师。如果奴来窥关,以见在之将,督率三军,必不使匹马横行。形势稍稍缓和,再挑选骁雄胆智之将,训练兵马,指授方略。待兵将调和,文武豫附,进可以攻,坐可以守,然后选择可以托付大事者,出任经略、巡抚。他的意思是,目前由他全权处置辽东军事。皇帝大悦,立即下旨,孙承宗以内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的身份,出任督理关城及蓟辽、天津、登莱各处军务,便宜行事,不从中制。俟功有次第,即召还朝。

  皇帝还赐给敕书:“夫内安外攘,夙称重任,出将入相,尤鲜兼才。惟卿以密勿赞襄之臣,兼干城腹心之任。既谟谋于帷幄,复筦摄乎戎枢。今且秉钺以统元戎,建牙而专外阃。安危之任,实惟一身。朕所倚赖,亦惟卿一人。汉则孔明,唐惟裴度。卿其勉建勋猷,除凶雪耻,标名麟阁,毋逊前徽,用副朕委任至意。”这道敕书,出于首辅叶向高的票拟,把他比作诸葛亮、裴度,给予督师大学士极高的荣誉。八月十九日,皇帝御门临遣,赐予尚方剑、坐蟒,文武百官入朝祝贺,内阁辅臣送至崇文门外。

  督师牵线

  九月三日,孙承宗抵达山海关。当时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关兵花名册人数有七万,其实是个虚数,其中冒领军饷者不少。普遍是兵少将多,一营兵四十而官十七,号称数百,仅仅数十。上万士兵聚集于关城弹丸之地,经常哗变,居民不堪骚扰,店铺关门歇业,民不安居,兵不得食。孙承宗的首要任务是大力整顿。

  首先是整顿军纪。定兵制,立营房,五人一房,三千一营,十五营为三部。将帅都在营部驻扎,做到兵不离将,将不离帅。军纪改善后,市肆充盈,民安而兵不哗。关城的埤堄处驻防士兵,又修造十八垛、三直庐,屯驻军队。车营操练,子母炮攻打彻日。后来袁崇焕宁远大捷,就用车营子母炮。


  袁崇焕

  其次是修筑关城。南防海口,北防角山;水路从望海台出芝麻湾,三面环海,安置大炮横击。陆路有三道关之石城,可以顿兵万人,可以乘夜色突击。北水关外有峻岭,修建十一个号台,设置大炮。原先可以操作火器的士兵不过三百,孙承宗注意训练,建立火器营;训练骑兵,建立骑兵营。

  再次是按核钱粮。把兵马、军器、火药、抚夷、买马各项开支,由幕僚掌管,定粮饷关支,核器甲营造,如有虚冒,一律处斩。军中禁馈遗、绝宴会、罢供帐、却邮马、省参谒。

  五个月下来,初见成效:“兵民按堵,文武辑睦,商旅填咽,卒乘竞劝。立六馆招天下豪杰,奇才剑客争摩厉以求自效。”

  天启三年二月二十六日,孙承宗召集将吏,问道:各位多次说巡视宁远,为何屡次延期?

  众人回答:请督师决定日期。

  孙承宗说:明日前往,如何?

  众人惊愕不已。

  孙承宗说:此毋庸再卜!

  次日出关,抵达前屯,总兵赵率教买马置牛,烧土种秫(高粱),屯练修举,军容大振。孙承宗大喜,慰劳赵率教,把自己的乘舆送给他。两天后抵达宁远,登首山眺海,南望觉华岛,三山连踞,若与首山相招邀,大海东来,以觉华湾环宁远,形势险要,确为兵家必争之地。登上宁远城,孙承宗喟然感叹:“好家居,为纤儿撞破,安得不致恨于焚城撤守者乎?”

  当时一些当权者主张“画关退守”,孙承宗反其道行之,力主出关防守,把防线由山海关向前推进至前屯,再推进至宁远。袁崇焕率三名大将经营宁远,三大将更番练兵于二百里内外。

  令人遗憾的是,不久孙承宗受到阉党爪牙无端攻击,被迫辞官回乡。一切苦心经营,一切运筹帷幄,一切文韬武略,统统落空了。辽东局势急转直下,新任辽东经略高第撤退山海关外守军,努尔哈赤乘机率领主力进犯宁远(今辽宁兴城),镇守宁远的袁崇焕面临强大的压力,也使得他崭露头角。

  本文摘录自《重写晚明史:内忧与外患》,樊树志 著,中华书局2019年4月。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现标题和小标题为编者所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