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大明衣冠在越南:鄚氏河仙国

2019-7-25 13:28:37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许诺 选稿:桑怡

原标题:大明衣冠在越南:鄚氏河仙国

  明清易代之际,八旗军裹挟着大批降兵降将一路势如破竹:中原,关中,江南,四川的无不渐次收入版图。濒海崎岖的东南沿海和山川阻隔的云贵高原成为复明势力与清王朝反复拉锯的战场,争斗持续了十几年,这一时期大批不愿屈服异族统治的华人出奔东南亚。在郑成功东渡台湾,李定国客死泰国后,清王朝的统治越发稳固,这些流落海外的明朝遗民也只能长期定居异国,在不断融入当地社会的同时也顽强地延续着大明衣冠,而在越南南部,甚至有一个延续到十九世纪的华人自治政权——河仙国。

  越南政局与明朝遗民

  在东南亚诸国中,越南与中国地理上最为接近,海陆交通都十分便捷,在政治与文化上也深被儒风,与中土最为接近,因而也是海外移民的一个主要目的地。早在明清易代之前,就有众多华商移居越南,隆庆开关后,东南亚与华南沿海的商贸往来越发繁荣,当时东南亚本土商业并不发达,贸易主要由西方殖民者与华人海商把持。出于商业经营管理的需要,部分华商长期定居当地,而当地统治者对华商也非常优待,华商可以建立市镇,享有充分的自治权利,明朝中后期在越南的大港口就已经出现了华商社区。根据荷兰东印度公司档案,1642年越南会安的华商数就有四五千人。

  随着满清入主中原,东南沿海战乱不止,不少明朝遗民不愿屈服,纷纷渡海移民。而这一时期的越南正处于郑氏集团和阮氏集团“南北纷争”的分裂时期,这一局面是越南国内各方势力长期演化的结果。早在大明朝如日中天的1428年,反抗明朝入侵的黎利建立了黎朝,在1527年遭到权臣莫登庸的篡夺。莫登庸上台后面对国内强大的反对势力,决定争取宗主国的支持而增加合法性,所以对北方的明朝十分恭顺。1540年,莫登庸亲到中越边境的南关隘迎见明朝使节,出降认罪及割地进贡。由于对明朝的示弱,他被后世越南史学家视为“卖国贼”,背上了千古骂名。


  本图出自《安南来威图册》,由明人所绘,图中称登庸为“伪王莫登庸”

  莫朝未能在全国建立有限统治,而是与黎朝南北对峙。

  紫色为莫朝,黄色为黎朝,绿色为占城

  南边的黎朝内部也很快崛起了两大权臣,分别是郑氏与阮氏,在将莫朝驱赶到了中越边境后,郑主与阮主并称为越南南北对立的两大势力,北方的郑氏依旧控制着黎朝国王作为傀儡,而南方的阮氏则自立为广南国。自1627年至1672年,北方郑氏与南方阮氏前后共进行了七次大规模的战争,双方势均力敌,最终以灵江为界形成了两个对峙的割据政权。

  郑阮对峙时期的越南形势图对于华人的到来,郑氏与阮氏持截然不同的态度。北方的郑氏是清朝恭顺的藩属,由于怕接受明朝遗民引起清朝干预,对南来的华人持敌对态度,要求华人“言语衣服当遵我国俗,不得妄为异器异服”,这样严格的同化政策使得去北部的华人移民非常有限。相反,南方的阮氏并没有得到清王朝的承认也并不与其接壤,不必过多考虑清朝态度,更重要的是南方开发程度低于北部,需要大量的劳力来开垦蛮荒。阮氏政权向北无法击败开郑氏拓领土,只有积极向南发展以图更大的生存空间。。

  此时,大批能带来先进生产技术及财富的华人的到来,对阮氏政权可谓是雪中送炭。移民以男性居多,到越南后通常娶本地人为妻,结婚所生子女通称“明乡”,阮氏政权允许华人移民建立自己自治组织“明香社”(后改称“明乡社”),并给予赋税上的优待,这使得越来越多的华人移居越南南方。

  阮主南进所依靠的力量主要有两股: 移民和军队。移民是指北方流民、罪犯,也包括郑军俘虏和华人移民,他们主要从事前期的拓荒工作。一旦这种初期开发完成,阮主就会派遣军队南下,在当地设营驻扎。1653 年,置泰康营(平康营)。1697 年,阮福凋置平顺营(顺城镇)。1700 年,建藩镇营,同时又将原镇边营移至鹿野处福隆县。1732 年,阮福澍建立龙湖营。广南国的版图随着这些营镇的设置一步步向南扩展开来。

  1771 年广南国全境示意图

  夹缝之间的艰难自立

  1671年,广东雷州府一位名叫莫玖的17岁少年,由于不满清廷推行剃发易服政策,与同乡众人一同登船南逃,他选择了真腊作为落脚点。当时的东南亚土著多不善于经商,华人移民往往会垄断当地海外贸易,莫玖也取得真腊国王宠幸,主管该国商贸。后来莫玖通过贿赂国王亲信,取得了真腊东南沿海地区的开发权,因为当地的河流有仙人出没的传说,所以这片土地也叫“河仙”。河仙的范围,大致就是今日越南最南端的金瓯半岛一带。

  早期真腊版图,真腊是柬埔寨的前身,在中国古代典籍里,真腊的地理范围远远大于今日的柬埔寨领土。蓝色圆圈部分则为河仙大致范围

  这一带原本是各方势力不及的真空,一片荒芜,海盗出没。在莫玖的经营下很快繁荣起来。莫玖的经营方针相当独到。他首先在当地招徕流民开荒耕种,在收获物产之后开港通商吸引人流。凭借贸易带来的人流,进一步经营起赌博生意,从中抽取税金。后来,当地又发现银矿,莫玖骤然发家致富。莫玖同时也在河仙组建独立的武装,建立城寨自我保护。还设立起文武官署,宛如一方诸侯,而此时他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少年。

  短短几年时间,河仙由人迹罕至的荒野,一跃成为该区的主要商港。本来驶往湄公河上游的各国商船,转而以河仙为贸易目的地。河仙有了“小广州”的美誉,18世纪到过越南的法国人波维就有过这样的记载:“其领域已成为勤勉之人民安居乐业之处,其海港开放于中外商贾。不久,森林被伐开,荒土变成良田……”

  此时的河仙依旧依附于真腊,但真腊已经十分衰落,内部纷争不断,外部又屡屡受到暹罗和越南的侵略。河仙地处湄公河出海口,是商业枢纽的区位,却不易防守,只要敌军由水路进攻,河仙立即四面受敌。


  1679年,暹罗入侵真腊殃及河仙,莫玖战败被暹罗军队俘虏,在暹罗滞留多年,直至1688年才趁暹罗内乱逃出,又真腊境内徘徊多年才得以重返河仙。1700年,莫玖已是年近半百的中年人,回到已成废墟的河仙,半世基业又要从头再来。

  真腊积弱已久,已经不能保护河仙,而暹罗又成了宿敌,莫玖权衡利弊,最终在谋士苏公的建议下,决定背弃真腊,转而投靠日益强大的广南阮氏。1708年,莫玖亲自到广南向阮主奉表称臣,被封为河仙镇总兵。“南朝天王睹其相貌魁真腊杰,进退敬慎,嘉其忠诚,敕许为属国。名其镇为河仙。”同时莫玖改其姓为“鄚”,以与越南历史上的篡位逆臣莫登庸相区别。(本文以下既称鄚)

  越南河仙市的莫玖雕像,至今仍受当地人祭拜

  鄚玖穷尽60年光阴经营河仙,于1735年病逝,得年81岁。阮氏政权追赠他为“开镇上柱国大将军武毅公”。 鄚玖儿子鄚天锡继位后河仙迎来了鼎盛阶段,1739年真腊发兵攻打河仙反被鄚天赐打败,只能放弃对河仙的领土要求。河仙政权地位也有所提升,成为广南、真腊、暹罗三国之间的缓冲,并屡屡利用中间斡旋的机会从乱局中受益。

  蓝色圆圈为河仙政权大致范围,当时真腊衰微,暹罗和广南强大,河仙主要的政策是帮助越南控制真腊,抵抗暹罗

  在海角天涯的异国,鄚氏统治下的河仙依旧延续着大明衣冠,招揽文士,兴办儒学,据《清朝文献通考》载:“港口国……宫室与中国无异,自王居以下皆用砖瓦,服物制度仿佛前代。……其风俗重文学,好诗书。国中建有孔子庙,王与国人皆敬礼之。有义学,选国人子弟之秀者,及贫不能修脯者弦诵。其中汉人有傲居其地而能句读晓文义者,则延以为师,子弟皆彬彬如也。”

  第二任统治者鄚天锡,不改中土文人的趣味,招揽文士吟咏河仙美景,编篡成《河仙十吟》的诗集流传于世。

  然而就在一片繁荣安详之中,河仙国的劫难又要来临,这一次是双重的打击。

  归于沉寂

  危机最先来自于宿敌暹罗,1767年4月7日,缅甸军队攻陷暹罗国都,灭亡阿瑜陀耶王朝。末代王子出奔河仙寻求庇护,鄚天赐没有放弃从中渔利的机会,宿敌暹罗的乱局对他而言无疑是个利好。但事情并未如愿,潮州华人后裔郑信在暹罗迅速崛起,建立起强大的吞武里王朝,开始四处扩张。收留了前朝王子的河仙成为征伐的重点,与郑信的几次交锋河仙都没占到便宜,反而损失惨重,双方都能联络当地华人社群作为帮手,尤其是潮汕籍的华人几乎都倒向郑新,使得河仙内部叛乱迭起。


  郑信在泰国的塑像,郑信又名郑昭(昭意为“王”),暹罗名字叫达信(Taksin)。史称“达信大帝”或“吞武里大帝”越南方面则称其为丕雅新,郑新等

  1771年吞武里王朝发兵进攻河仙本土,鄚天赐急向阮军求援,而阮军拥兵不救,致使河仙失陷。暹罗军队将河仙城池夷为平地,人民四散逃亡,只余一片焦土。近百年来繁盛一时的河仙,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未能恢复昔日的盛况。来自西边的侵扰刚刚退去,一向安全的广南后方又发生了变故。

  同年越南国内爆发了大规模的西山起义,广南阮氏在西山起义军和北方郑氏的夹击之下风雨飘摇,几近亡国。鄚天赐则亲率残兵勤王,但战局依然不利,在窘迫关头,君臣对泣,阮主心如死灰:“今贼势猖獗难拒,而我疆土十去七八,安能再图恢复?不若先觅一干净之地死之,免遭逆贼之害。”鄚天赐则依然忠心耿耿,叩头泣奏:“国家之难,自古有之,望皇上宽心,以图大事。”他甚至提出帮阮主避难清朝,借兵复国。但未得成行,阮主就被擒杀。鄚氏绝大部分领地被西山起义军占领,鄚天赐走投无路,不得不投靠死对头郑信,郑信受到西山军的反间计,猜疑他暗通广南,81岁的鄚天赐不得不自杀,子孙多数被株连杀害,只有少数后人幸存。后来阮福映复国,曼谷王朝取代吞里武王朝,中南半岛的再度恢复安宁,河仙镇守需由两国共同任命,鄚氏形同傀儡。在暹罗与阮朝的认可下,鄚子泩、鄚公柄、鄚子添先后出任河仙镇守。随着阮朝统一越南,南圻也被开发完毕,河仙的自治政权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蓝色部分为越南南圻部分,是越南扩张中最晚取得的土地,在法国殖民之前,南圻还包括今日柬埔寨的部分领土1809年鄚子添去世后,阮朝委派官员直接统治河仙镇。1832年,则改河仙镇为河仙省,废除镇守、协镇,改设巡抚、按察使等职务,鄚氏河仙政权走到历史的尽头,河仙也失去了往日的繁华,成为了一个普通的小港口。

  阮福映,广南阮氏后人,后来灭亡西山阮氏重建统一的越南国家。其复国过程中受到华人大力援助,也借助了法国殖民者力量

  17世纪以来,越南的华侨华人在谋求生存的同时,受阮氏政权的驱使,也充当了侵略真腊的先锋。以鄚氏家族为首的移民开发河仙,扩展并奠定了越南西南部的疆域。河仙华人保有对故国明朝与侨居国阮朝的“双重认同”,在历史的漩涡之中,最终与整个“明香人”群体一样,融入到越南本土社会里。

  参考文献:

  “海上明朝”:鄚氏河仙政权的中华特色_李庆新

  鄚氏河仙政权(“港口国”) 与18 世纪中南半岛局势 李庆新

  河仙镇叶镇鄚氏家谱 武世营

  越南阮主政权的对外关系(1600-1802) 徐芳亚

  17-18世纪华侨华人与越南阮氏政权 屈凤梅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大明衣冠在越南:鄚氏河仙国

2019年7月25日 13:28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大明衣冠在越南:鄚氏河仙国

  明清易代之际,八旗军裹挟着大批降兵降将一路势如破竹:中原,关中,江南,四川的无不渐次收入版图。濒海崎岖的东南沿海和山川阻隔的云贵高原成为复明势力与清王朝反复拉锯的战场,争斗持续了十几年,这一时期大批不愿屈服异族统治的华人出奔东南亚。在郑成功东渡台湾,李定国客死泰国后,清王朝的统治越发稳固,这些流落海外的明朝遗民也只能长期定居异国,在不断融入当地社会的同时也顽强地延续着大明衣冠,而在越南南部,甚至有一个延续到十九世纪的华人自治政权——河仙国。

  越南政局与明朝遗民

  在东南亚诸国中,越南与中国地理上最为接近,海陆交通都十分便捷,在政治与文化上也深被儒风,与中土最为接近,因而也是海外移民的一个主要目的地。早在明清易代之前,就有众多华商移居越南,隆庆开关后,东南亚与华南沿海的商贸往来越发繁荣,当时东南亚本土商业并不发达,贸易主要由西方殖民者与华人海商把持。出于商业经营管理的需要,部分华商长期定居当地,而当地统治者对华商也非常优待,华商可以建立市镇,享有充分的自治权利,明朝中后期在越南的大港口就已经出现了华商社区。根据荷兰东印度公司档案,1642年越南会安的华商数就有四五千人。

  随着满清入主中原,东南沿海战乱不止,不少明朝遗民不愿屈服,纷纷渡海移民。而这一时期的越南正处于郑氏集团和阮氏集团“南北纷争”的分裂时期,这一局面是越南国内各方势力长期演化的结果。早在大明朝如日中天的1428年,反抗明朝入侵的黎利建立了黎朝,在1527年遭到权臣莫登庸的篡夺。莫登庸上台后面对国内强大的反对势力,决定争取宗主国的支持而增加合法性,所以对北方的明朝十分恭顺。1540年,莫登庸亲到中越边境的南关隘迎见明朝使节,出降认罪及割地进贡。由于对明朝的示弱,他被后世越南史学家视为“卖国贼”,背上了千古骂名。


  本图出自《安南来威图册》,由明人所绘,图中称登庸为“伪王莫登庸”

  莫朝未能在全国建立有限统治,而是与黎朝南北对峙。

  紫色为莫朝,黄色为黎朝,绿色为占城

  南边的黎朝内部也很快崛起了两大权臣,分别是郑氏与阮氏,在将莫朝驱赶到了中越边境后,郑主与阮主并称为越南南北对立的两大势力,北方的郑氏依旧控制着黎朝国王作为傀儡,而南方的阮氏则自立为广南国。自1627年至1672年,北方郑氏与南方阮氏前后共进行了七次大规模的战争,双方势均力敌,最终以灵江为界形成了两个对峙的割据政权。

  郑阮对峙时期的越南形势图对于华人的到来,郑氏与阮氏持截然不同的态度。北方的郑氏是清朝恭顺的藩属,由于怕接受明朝遗民引起清朝干预,对南来的华人持敌对态度,要求华人“言语衣服当遵我国俗,不得妄为异器异服”,这样严格的同化政策使得去北部的华人移民非常有限。相反,南方的阮氏并没有得到清王朝的承认也并不与其接壤,不必过多考虑清朝态度,更重要的是南方开发程度低于北部,需要大量的劳力来开垦蛮荒。阮氏政权向北无法击败开郑氏拓领土,只有积极向南发展以图更大的生存空间。。

  此时,大批能带来先进生产技术及财富的华人的到来,对阮氏政权可谓是雪中送炭。移民以男性居多,到越南后通常娶本地人为妻,结婚所生子女通称“明乡”,阮氏政权允许华人移民建立自己自治组织“明香社”(后改称“明乡社”),并给予赋税上的优待,这使得越来越多的华人移居越南南方。

  阮主南进所依靠的力量主要有两股: 移民和军队。移民是指北方流民、罪犯,也包括郑军俘虏和华人移民,他们主要从事前期的拓荒工作。一旦这种初期开发完成,阮主就会派遣军队南下,在当地设营驻扎。1653 年,置泰康营(平康营)。1697 年,阮福凋置平顺营(顺城镇)。1700 年,建藩镇营,同时又将原镇边营移至鹿野处福隆县。1732 年,阮福澍建立龙湖营。广南国的版图随着这些营镇的设置一步步向南扩展开来。

  1771 年广南国全境示意图

  夹缝之间的艰难自立

  1671年,广东雷州府一位名叫莫玖的17岁少年,由于不满清廷推行剃发易服政策,与同乡众人一同登船南逃,他选择了真腊作为落脚点。当时的东南亚土著多不善于经商,华人移民往往会垄断当地海外贸易,莫玖也取得真腊国王宠幸,主管该国商贸。后来莫玖通过贿赂国王亲信,取得了真腊东南沿海地区的开发权,因为当地的河流有仙人出没的传说,所以这片土地也叫“河仙”。河仙的范围,大致就是今日越南最南端的金瓯半岛一带。

  早期真腊版图,真腊是柬埔寨的前身,在中国古代典籍里,真腊的地理范围远远大于今日的柬埔寨领土。蓝色圆圈部分则为河仙大致范围

  这一带原本是各方势力不及的真空,一片荒芜,海盗出没。在莫玖的经营下很快繁荣起来。莫玖的经营方针相当独到。他首先在当地招徕流民开荒耕种,在收获物产之后开港通商吸引人流。凭借贸易带来的人流,进一步经营起赌博生意,从中抽取税金。后来,当地又发现银矿,莫玖骤然发家致富。莫玖同时也在河仙组建独立的武装,建立城寨自我保护。还设立起文武官署,宛如一方诸侯,而此时他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少年。

  短短几年时间,河仙由人迹罕至的荒野,一跃成为该区的主要商港。本来驶往湄公河上游的各国商船,转而以河仙为贸易目的地。河仙有了“小广州”的美誉,18世纪到过越南的法国人波维就有过这样的记载:“其领域已成为勤勉之人民安居乐业之处,其海港开放于中外商贾。不久,森林被伐开,荒土变成良田……”

  此时的河仙依旧依附于真腊,但真腊已经十分衰落,内部纷争不断,外部又屡屡受到暹罗和越南的侵略。河仙地处湄公河出海口,是商业枢纽的区位,却不易防守,只要敌军由水路进攻,河仙立即四面受敌。


  1679年,暹罗入侵真腊殃及河仙,莫玖战败被暹罗军队俘虏,在暹罗滞留多年,直至1688年才趁暹罗内乱逃出,又真腊境内徘徊多年才得以重返河仙。1700年,莫玖已是年近半百的中年人,回到已成废墟的河仙,半世基业又要从头再来。

  真腊积弱已久,已经不能保护河仙,而暹罗又成了宿敌,莫玖权衡利弊,最终在谋士苏公的建议下,决定背弃真腊,转而投靠日益强大的广南阮氏。1708年,莫玖亲自到广南向阮主奉表称臣,被封为河仙镇总兵。“南朝天王睹其相貌魁真腊杰,进退敬慎,嘉其忠诚,敕许为属国。名其镇为河仙。”同时莫玖改其姓为“鄚”,以与越南历史上的篡位逆臣莫登庸相区别。(本文以下既称鄚)

  越南河仙市的莫玖雕像,至今仍受当地人祭拜

  鄚玖穷尽60年光阴经营河仙,于1735年病逝,得年81岁。阮氏政权追赠他为“开镇上柱国大将军武毅公”。 鄚玖儿子鄚天锡继位后河仙迎来了鼎盛阶段,1739年真腊发兵攻打河仙反被鄚天赐打败,只能放弃对河仙的领土要求。河仙政权地位也有所提升,成为广南、真腊、暹罗三国之间的缓冲,并屡屡利用中间斡旋的机会从乱局中受益。

  蓝色圆圈为河仙政权大致范围,当时真腊衰微,暹罗和广南强大,河仙主要的政策是帮助越南控制真腊,抵抗暹罗

  在海角天涯的异国,鄚氏统治下的河仙依旧延续着大明衣冠,招揽文士,兴办儒学,据《清朝文献通考》载:“港口国……宫室与中国无异,自王居以下皆用砖瓦,服物制度仿佛前代。……其风俗重文学,好诗书。国中建有孔子庙,王与国人皆敬礼之。有义学,选国人子弟之秀者,及贫不能修脯者弦诵。其中汉人有傲居其地而能句读晓文义者,则延以为师,子弟皆彬彬如也。”

  第二任统治者鄚天锡,不改中土文人的趣味,招揽文士吟咏河仙美景,编篡成《河仙十吟》的诗集流传于世。

  然而就在一片繁荣安详之中,河仙国的劫难又要来临,这一次是双重的打击。

  归于沉寂

  危机最先来自于宿敌暹罗,1767年4月7日,缅甸军队攻陷暹罗国都,灭亡阿瑜陀耶王朝。末代王子出奔河仙寻求庇护,鄚天赐没有放弃从中渔利的机会,宿敌暹罗的乱局对他而言无疑是个利好。但事情并未如愿,潮州华人后裔郑信在暹罗迅速崛起,建立起强大的吞武里王朝,开始四处扩张。收留了前朝王子的河仙成为征伐的重点,与郑信的几次交锋河仙都没占到便宜,反而损失惨重,双方都能联络当地华人社群作为帮手,尤其是潮汕籍的华人几乎都倒向郑新,使得河仙内部叛乱迭起。


  郑信在泰国的塑像,郑信又名郑昭(昭意为“王”),暹罗名字叫达信(Taksin)。史称“达信大帝”或“吞武里大帝”越南方面则称其为丕雅新,郑新等

  1771年吞武里王朝发兵进攻河仙本土,鄚天赐急向阮军求援,而阮军拥兵不救,致使河仙失陷。暹罗军队将河仙城池夷为平地,人民四散逃亡,只余一片焦土。近百年来繁盛一时的河仙,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未能恢复昔日的盛况。来自西边的侵扰刚刚退去,一向安全的广南后方又发生了变故。

  同年越南国内爆发了大规模的西山起义,广南阮氏在西山起义军和北方郑氏的夹击之下风雨飘摇,几近亡国。鄚天赐则亲率残兵勤王,但战局依然不利,在窘迫关头,君臣对泣,阮主心如死灰:“今贼势猖獗难拒,而我疆土十去七八,安能再图恢复?不若先觅一干净之地死之,免遭逆贼之害。”鄚天赐则依然忠心耿耿,叩头泣奏:“国家之难,自古有之,望皇上宽心,以图大事。”他甚至提出帮阮主避难清朝,借兵复国。但未得成行,阮主就被擒杀。鄚氏绝大部分领地被西山起义军占领,鄚天赐走投无路,不得不投靠死对头郑信,郑信受到西山军的反间计,猜疑他暗通广南,81岁的鄚天赐不得不自杀,子孙多数被株连杀害,只有少数后人幸存。后来阮福映复国,曼谷王朝取代吞里武王朝,中南半岛的再度恢复安宁,河仙镇守需由两国共同任命,鄚氏形同傀儡。在暹罗与阮朝的认可下,鄚子泩、鄚公柄、鄚子添先后出任河仙镇守。随着阮朝统一越南,南圻也被开发完毕,河仙的自治政权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蓝色部分为越南南圻部分,是越南扩张中最晚取得的土地,在法国殖民之前,南圻还包括今日柬埔寨的部分领土1809年鄚子添去世后,阮朝委派官员直接统治河仙镇。1832年,则改河仙镇为河仙省,废除镇守、协镇,改设巡抚、按察使等职务,鄚氏河仙政权走到历史的尽头,河仙也失去了往日的繁华,成为了一个普通的小港口。

  阮福映,广南阮氏后人,后来灭亡西山阮氏重建统一的越南国家。其复国过程中受到华人大力援助,也借助了法国殖民者力量

  17世纪以来,越南的华侨华人在谋求生存的同时,受阮氏政权的驱使,也充当了侵略真腊的先锋。以鄚氏家族为首的移民开发河仙,扩展并奠定了越南西南部的疆域。河仙华人保有对故国明朝与侨居国阮朝的“双重认同”,在历史的漩涡之中,最终与整个“明香人”群体一样,融入到越南本土社会里。

  参考文献:

  “海上明朝”:鄚氏河仙政权的中华特色_李庆新

  鄚氏河仙政权(“港口国”) 与18 世纪中南半岛局势 李庆新

  河仙镇叶镇鄚氏家谱 武世营

  越南阮主政权的对外关系(1600-1802) 徐芳亚

  17-18世纪华侨华人与越南阮氏政权 屈凤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