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王瑞来:昼度本无树——佛经证误与校勘学

2019-7-25 13:23:08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王瑞来 选稿:桑怡

原标题:王瑞来:昼度本无树——佛经证误与校勘学

  与梵语pārijāta, pārijātaka(珊瑚树)相对应,“昼度树”屡屡出现在汉译佛典之中。竺法护所译《正法华经》也有此词,对应的尼泊尔和吉尔吉特出土的梵文本中的pārijāta, pārijātaka, 中亚本中则是pāracitra, pāracitraka。“昼度树”的“度”为梵语pāra-(“越过”、“对岸”)的翻译,这是清楚的。不过,“昼”字从何而来?却找不到任何根据。于是这棵昼度树,便世世代代,人云亦云,不假思索,流传至今。后来,到了二十一世纪,这一问题终于让好学深思的辛嶋静志先生考证清楚了。

  据辛嶋静志先生考证,中亚本pāracitra(ka)含有梵语-citra (“杂色”、“斑驳”、“装饰”、“绘画”),这个词起初被译为“画度树”,以后,人们渐渐忘记了其本义,把“画”误写为“昼”。尽管辛嶋静志先生可能没有找到写作“画度树”的直接文本依据,但这一考证是令人信服的。

  《佛典语言及传承》

  “画”何以会误作“昼”?粗看似不可思议。但如果我们把这两个字分别写作繁体的“畫”和“晝”,就可以看出,这两个字在字形上十分相近。字形相近的字在过去传抄刊刻之际常常会发生错误,这就是校勘学上所讲的形近而误。由于这一传写之误,佛经中就生出一棵子虚乌有的“昼度树”。

  “昼度树”一词,从对应的梵语本义入手,确定其误,又从字形相近的角度找出了致误的原因。最终的定谳,校勘学的功夫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看来就佛经订误来说,解惑发覆,破千载迷障,校勘学知识也是不可或缺。仅从这一很小的例子,我们可以窥见到辛嶋静志先生的博大精深。


  辛嶋静志教授

  这件个案,还让我忆起一件往事,既与佛教有关,又与树木有关。20多年前,在日本东洋文库的《宋史选举志译注》研究会上,讨论到医学部分,有一句为“凡方脉以《素问》、《难经》、《脉经》为大经,以《巢氏病源》、《龙树论》、《千金翼》方为小经”。我们作译注,并不重在注语词,而是比勘所有相关史籍,从制度入手进行译注。因此对这句话中的“龙树论”,我们便查检了《宋会要辑稿》中的相关记载。在《崇儒》三中有三条相关记载。不过“龙树论”皆记作“龙本论”。

  我们知道记作“龙树论”是不错的。这也跟佛教有关。龙树为人名,是印度古代高僧。释迦灭后七百年出世于南天竺的大乘佛教创始人,通称龙树菩萨。宋代医学考试的制定经典《龙树论》并非佛经,而是眼科方面的医学书。不过,在书的命名上恐怕还是跟龙树菩萨有些关系。这部书在唐代就叫作《龙树菩萨眼论》,叫《龙树论》是简称。

  那么,《宋会要辑稿》为什么会写作“龙本论”呢?在大家都感到迷惑不解的时候,由于我长期从事古籍校勘作业,凡属史料文字扞格难通之处,校勘学意识总会升起。此时便想到“本”字有可能是“木”之讹。因为北宋皇帝英宗的名字叫赵曙,宋朝官方档案资料汇编的《宋会要》出于避皇帝讳,而易“树”为“木”的。我的这个推测不仅为研究会同仁所接受,也很快找到了佐证。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年出版的古典医籍就名为《秘传眼科龙木论》。这部医籍是宋元间成书的历代眼科书籍集成,书名的“木”也是沿袭了宋代的避讳。由“树”到“木”,由“木”到“本”,原出避讳,又辗转生误。

  从上面两个跟佛教有关的例子可见,从事古代文史研究,除了要有精专的专业造诣之外,还应当拥有一定的校勘学基础知识,方可游刃有余地解决问题。

  (谨以此文纪念杰出的学者辛嶋静志先生!)

  作者为日本学习院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四川大学讲座教授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王瑞来:昼度本无树——佛经证误与校勘学

2019年7月25日 13:23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王瑞来:昼度本无树——佛经证误与校勘学

  与梵语pārijāta, pārijātaka(珊瑚树)相对应,“昼度树”屡屡出现在汉译佛典之中。竺法护所译《正法华经》也有此词,对应的尼泊尔和吉尔吉特出土的梵文本中的pārijāta, pārijātaka, 中亚本中则是pāracitra, pāracitraka。“昼度树”的“度”为梵语pāra-(“越过”、“对岸”)的翻译,这是清楚的。不过,“昼”字从何而来?却找不到任何根据。于是这棵昼度树,便世世代代,人云亦云,不假思索,流传至今。后来,到了二十一世纪,这一问题终于让好学深思的辛嶋静志先生考证清楚了。

  据辛嶋静志先生考证,中亚本pāracitra(ka)含有梵语-citra (“杂色”、“斑驳”、“装饰”、“绘画”),这个词起初被译为“画度树”,以后,人们渐渐忘记了其本义,把“画”误写为“昼”。尽管辛嶋静志先生可能没有找到写作“画度树”的直接文本依据,但这一考证是令人信服的。

  《佛典语言及传承》

  “画”何以会误作“昼”?粗看似不可思议。但如果我们把这两个字分别写作繁体的“畫”和“晝”,就可以看出,这两个字在字形上十分相近。字形相近的字在过去传抄刊刻之际常常会发生错误,这就是校勘学上所讲的形近而误。由于这一传写之误,佛经中就生出一棵子虚乌有的“昼度树”。

  “昼度树”一词,从对应的梵语本义入手,确定其误,又从字形相近的角度找出了致误的原因。最终的定谳,校勘学的功夫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看来就佛经订误来说,解惑发覆,破千载迷障,校勘学知识也是不可或缺。仅从这一很小的例子,我们可以窥见到辛嶋静志先生的博大精深。


  辛嶋静志教授

  这件个案,还让我忆起一件往事,既与佛教有关,又与树木有关。20多年前,在日本东洋文库的《宋史选举志译注》研究会上,讨论到医学部分,有一句为“凡方脉以《素问》、《难经》、《脉经》为大经,以《巢氏病源》、《龙树论》、《千金翼》方为小经”。我们作译注,并不重在注语词,而是比勘所有相关史籍,从制度入手进行译注。因此对这句话中的“龙树论”,我们便查检了《宋会要辑稿》中的相关记载。在《崇儒》三中有三条相关记载。不过“龙树论”皆记作“龙本论”。

  我们知道记作“龙树论”是不错的。这也跟佛教有关。龙树为人名,是印度古代高僧。释迦灭后七百年出世于南天竺的大乘佛教创始人,通称龙树菩萨。宋代医学考试的制定经典《龙树论》并非佛经,而是眼科方面的医学书。不过,在书的命名上恐怕还是跟龙树菩萨有些关系。这部书在唐代就叫作《龙树菩萨眼论》,叫《龙树论》是简称。

  那么,《宋会要辑稿》为什么会写作“龙本论”呢?在大家都感到迷惑不解的时候,由于我长期从事古籍校勘作业,凡属史料文字扞格难通之处,校勘学意识总会升起。此时便想到“本”字有可能是“木”之讹。因为北宋皇帝英宗的名字叫赵曙,宋朝官方档案资料汇编的《宋会要》出于避皇帝讳,而易“树”为“木”的。我的这个推测不仅为研究会同仁所接受,也很快找到了佐证。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年出版的古典医籍就名为《秘传眼科龙木论》。这部医籍是宋元间成书的历代眼科书籍集成,书名的“木”也是沿袭了宋代的避讳。由“树”到“木”,由“木”到“本”,原出避讳,又辗转生误。

  从上面两个跟佛教有关的例子可见,从事古代文史研究,除了要有精专的专业造诣之外,还应当拥有一定的校勘学基础知识,方可游刃有余地解决问题。

  (谨以此文纪念杰出的学者辛嶋静志先生!)

  作者为日本学习院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四川大学讲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