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先秦时期“上驾校”能学到什么

2019-7-24 09:17:22

来源:新华社 作者:来森华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先秦时期“上驾校”能学到什么

  御,在古代很重要的一层意思即指驾车,是周代贵族子弟必修课目或者说必备技能。根据《周礼》记载,保氏教授国子以六艺,其中一艺就是“五驭”。汉代郑玄将其注解为“鸣和鸾”“逐水曲”“过君表”“舞交衢”“逐禽左”。

  “鸣和鸾”是说驾车时系在车上的车铃响动要和谐悦耳;“逐水曲”是说驾车时应该熟练自如,在水边顺水势疾行但不坠于水;“过君表”是说驾车经过天子的表位时要有礼仪;“舞交衢”是说驾车经过十字路口时转弯要优美自然,像起舞一样;“逐禽左”是说驾车行猎或作战时要把猎物或敌人逼到车子的左边,以便射中或擒获。由此可见,古人驾车不仅注重技巧,而且讲究礼仪。

  在周代,上至贵族子弟,下至乡民百姓,学习驾车可谓非常普遍,车技高超者甚至可以获得荐举资格和较高礼遇。《周礼》记载,御在大司徒教授万民的“三物”之列,学精者可获得“宾兴之”的机会。郑玄将其解释为,“乡大夫举其贤者、能者,以饮酒之礼宾客之,既则献其书于王矣”。

  先秦诸子典籍中还记载了三则学御故事,分别为《列子》的“造父学御”、《韩非子》的“赵襄子学御”、《吕氏春秋》的“尹儒学御”。其中,“造父学御”的情节最为完整,堪称先秦版“上驾校”故事。

  传说,造父为周穆王的御用驾驶员,驾驶技术精湛,曾作为主驾载着周穆王西登昆仑。《列子》的记载大致如下:

  造父在泰豆那里虚心学车,三年过后泰豆却没有教他丝毫的驾驶技术。造父不但没有怨言,反而比之前更加恭敬谦虚,最终他的诚心打动了“驾校教练”。不过,泰豆并没有急于让他直接上车,而是要他观察自己在梅花桩上演示的步法并勤加练习。三天后,造父就掌握了其中要领。

  泰豆赞其领悟神速,接着才告知驾车要领:驾车跟走桩“得之于足,应之于心”的道理相通,一定要“得之于衔,应之于辔;得之于辔,应之于手;得之于手,应之于心”,使内心平和淡定,做到人车合一、人马合一、车马合一,即便奔走山谷之间也如履平地一般。

  如今,驾驶汽车已成为一项基础技能。造父“上驾校”的故事虽然讲的是驾驶马车,但二者具有很多相通之处。

  其一,不可心浮气躁,半途而废。造父学车三年,泰豆没有告诉他任何驾车技术,但造父没有放弃,最终打动了泰豆。当今世界,个别人往往因短暂的挫折或失败而自暴自弃,真是一大遗憾。

  其二,练好基本功,熟能生巧。泰豆并没有让造父直接上车练习,而是让他在梅花桩上练习步法,这跟当下学车时先必须熟悉路规、分别熟练每一个技术动作等道理相通。可是,不少人急于拿到驾照而容易忽略基本功的扎实练习,甚至用一些非常规手段火速拿到驾照,结果生手上路往往会酿成一幕幕悲剧。

  其三,内心专注,握好“方向盘”。开得稳,才能行得远。驾车的时候,一定要做到气定神闲、泰然自若,身临险境而心神不乱。这既是尊重自己的内心意愿,也是对车辆性能、道路状况的积极适应。

  就教练而言,最大的启示就是要寓教于乐、善于启发、触类旁通。泰豆先让造父观察梅花桩的步法并让其勤加练习,待其掌握后才告诉驾车与走桩道理相通,可谓既快又好传授技艺、经验的良师典范。(来森华 作者单位:湘潭大学文学院)

  作者:来森华 作者单位湘潭大学文学院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先秦时期“上驾校”能学到什么

2019年7月24日 09:17 来源:新华社

原标题:先秦时期“上驾校”能学到什么

  御,在古代很重要的一层意思即指驾车,是周代贵族子弟必修课目或者说必备技能。根据《周礼》记载,保氏教授国子以六艺,其中一艺就是“五驭”。汉代郑玄将其注解为“鸣和鸾”“逐水曲”“过君表”“舞交衢”“逐禽左”。

  “鸣和鸾”是说驾车时系在车上的车铃响动要和谐悦耳;“逐水曲”是说驾车时应该熟练自如,在水边顺水势疾行但不坠于水;“过君表”是说驾车经过天子的表位时要有礼仪;“舞交衢”是说驾车经过十字路口时转弯要优美自然,像起舞一样;“逐禽左”是说驾车行猎或作战时要把猎物或敌人逼到车子的左边,以便射中或擒获。由此可见,古人驾车不仅注重技巧,而且讲究礼仪。

  在周代,上至贵族子弟,下至乡民百姓,学习驾车可谓非常普遍,车技高超者甚至可以获得荐举资格和较高礼遇。《周礼》记载,御在大司徒教授万民的“三物”之列,学精者可获得“宾兴之”的机会。郑玄将其解释为,“乡大夫举其贤者、能者,以饮酒之礼宾客之,既则献其书于王矣”。

  先秦诸子典籍中还记载了三则学御故事,分别为《列子》的“造父学御”、《韩非子》的“赵襄子学御”、《吕氏春秋》的“尹儒学御”。其中,“造父学御”的情节最为完整,堪称先秦版“上驾校”故事。

  传说,造父为周穆王的御用驾驶员,驾驶技术精湛,曾作为主驾载着周穆王西登昆仑。《列子》的记载大致如下:

  造父在泰豆那里虚心学车,三年过后泰豆却没有教他丝毫的驾驶技术。造父不但没有怨言,反而比之前更加恭敬谦虚,最终他的诚心打动了“驾校教练”。不过,泰豆并没有急于让他直接上车,而是要他观察自己在梅花桩上演示的步法并勤加练习。三天后,造父就掌握了其中要领。

  泰豆赞其领悟神速,接着才告知驾车要领:驾车跟走桩“得之于足,应之于心”的道理相通,一定要“得之于衔,应之于辔;得之于辔,应之于手;得之于手,应之于心”,使内心平和淡定,做到人车合一、人马合一、车马合一,即便奔走山谷之间也如履平地一般。

  如今,驾驶汽车已成为一项基础技能。造父“上驾校”的故事虽然讲的是驾驶马车,但二者具有很多相通之处。

  其一,不可心浮气躁,半途而废。造父学车三年,泰豆没有告诉他任何驾车技术,但造父没有放弃,最终打动了泰豆。当今世界,个别人往往因短暂的挫折或失败而自暴自弃,真是一大遗憾。

  其二,练好基本功,熟能生巧。泰豆并没有让造父直接上车练习,而是让他在梅花桩上练习步法,这跟当下学车时先必须熟悉路规、分别熟练每一个技术动作等道理相通。可是,不少人急于拿到驾照而容易忽略基本功的扎实练习,甚至用一些非常规手段火速拿到驾照,结果生手上路往往会酿成一幕幕悲剧。

  其三,内心专注,握好“方向盘”。开得稳,才能行得远。驾车的时候,一定要做到气定神闲、泰然自若,身临险境而心神不乱。这既是尊重自己的内心意愿,也是对车辆性能、道路状况的积极适应。

  就教练而言,最大的启示就是要寓教于乐、善于启发、触类旁通。泰豆先让造父观察梅花桩的步法并让其勤加练习,待其掌握后才告诉驾车与走桩道理相通,可谓既快又好传授技艺、经验的良师典范。(来森华 作者单位:湘潭大学文学院)

  作者:来森华 作者单位湘潭大学文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