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为何中国军队曾经喜欢表演“胸口碎大石”?

2019-7-9 09:14:42

来源:凤凰历史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为何中国军队曾经喜欢表演“胸口碎大石”?

null

  几年前,北京军区某特种作战旅叫停“头开红砖”、“背断木棍”、“钢针穿玻璃”、“咽喉顶钢筋推车”等表演性训练科目。当时立刻引起网友的热议,大部分网友赞同这种取消表演性“硬气功”训练的做法,称“战场是枪炮说话,别整花架子”,但也有网友认为,如果完全放弃“硬气功”的话“有点可惜”,毕竟它们蕴涵着中国传统中的阳刚之气,对外交流时仍有用武之地,更可以锻炼士兵的意志力。

  那么,“硬气功”是什么,它真的如部分网友说的那样有用吗,它又是如何进入中国军队,成为表演性训练科目的?

  首先要指出,中国武术中的硬气功,是传统武术流派中的一种抗打击功夫。说白了,就是绷紧肌肉防止受伤,锻练某些部位(如手、肘、膝、腿等)的疼痛忍受能力,做到能够击碎一定程度的硬物和承受一定力量打击的效果。

  而解放军的硬气功训练,在传统中国武术硬气功的基础上,主练得气的基础功和腹部、背部、臂部、腿部等抗打及断砖、断板等功法。

null

  一般认为,解放军练硬气功的目的是在与敌短兵相接和肉搏时,发挥超常的抗击打能力和迅猛、强大的攻击能力。但硬气功练的再好,也不能成为挡子弹的护身符。现代化信息战关键在大脑,现代战争80%伤亡是炮弹和炸弹造成,肉搏战杀伤占不到5%,而学硬气功,苦练板砖拍天灵盖已经变成了极少数特种兵的把式,实战意义早已大为下降。现代战场上,甚至连拼刺刀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拳拳到肉地使用硬气功了。

  以美军为例,他们认为,现代战争中车辆和直升机的广泛使用,使长距离负重跑已没有必要,长跑训练正被快速折返跑取代,而代表勇敢精神的拼刺刀训练也已被淘汰。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结束后,美军为应对新型战争,大幅修改新兵训练项目,传统的“刺枪术课程”、“8000公尺长跑”都逐步废除。美军废除拼刺刀及长跑训练并不是轻视肉搏战和体能素质,美军正是吸取两次战争的经验教训后,转向训练军人“Z”字形短跑和加强锻炼核心肌肉的运动,更有助于在巷战及不对称战争。

  至于硬气功之类的表演类训练项目,出了起到锻炼意志等阿Q式精神胜利法外,正如网友们说的那样,就如新西兰军队的毛利人战舞、日本自卫队的“忍者”表演一样,更多是本国传统文化的继承,用于对外交流。

null

  下面再来看看的“科学”本质。有一种极端的看法认为:中国的硬气功几乎都是骗人的江湖把戏,与其说是中国人的硬气功厉害不如说是中国人的脑子厉害。气功大师们和硬气功表扬者早已把物理学、材料力学和视觉效果研究到家了。有人甚至揭秘称:神乎其神的硬气功是30%的胆识,30%的技巧再加上40%的障眼法的完美结合。

  网络上曾流传着一段某“打假反伪”名人年轻时学硬气功的趣事,虽然不知是否完全属实,但颇能说明什么硬气功的“30%的技巧再加上40%的障眼法”。

  当年这位“打假反伪”名人练硬气功已练到相当不错的程度,可以连续多次头顶开砖。

  一天晚上他下班回家,听见有人呼救,他跑近一看,原来是两个歹徒打劫。他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其中的一个歹徒见他不好对付,便拣起一块红砖朝他抡过来。他想,你来的正好,这下我的硬气功可发挥作用了。于是他照着红砖迎头就顶……

  用板砖拍人的歹徒当然不会使出“30%的技巧”,用适合的角度和力量拍向他的脑门;结果,板砖一下就把他打了个头破血流,人晃了两下便应声倒地。

  从此以后,他再也不相信硬气功了,反而走上了反对伪气功的道路。

  因上面的故事无法是想说明“头开红砖”是技术活,也练气功没有关系,因为无法证伪也无法证真,我们也不必全信,但说起硬气功是如何进入中国军队,并大行其道的,却真明确的文字记录。

  硬气功进入中国军队与1970年代末中国“气功热”兴起有着直接的联系。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认字的儿童,省有关研究部门已采取措施,对这一现象进行科学研究》,这标志着当代特异功能运动的开端。

  1979年10月至12月,由“硬气功师”赵继书、邓培芝等人组成的中国武术技巧团,“随中央领导”出访卢森堡、意大利、比利时、法国、罗马尼亚等国25个城市,表演了“尖枪刺喉”、“卧刀碎石”等节目,《人民日报》刊文赞誉:“我国古老的硬气功初次到国外访问演出就获得如此成功,可以预见,随着与各国文化交流的增加,硬气功也将为增进人民之间的友谊和相互了解作出更多的贡献。”

  由此,军队高层开始对推崇硬气功,“1984年12月成都指挥学校学员二队副政委刘政扬在北京军委扩大会议上表演‘抗打硬气功’,先后对准他砸碎两把椅子,打断三根扁担,紧接着他赤手将一根钢棍扭曲,受到国防部长张爱萍和总参谋长杨得志的热情赞扬。”

  整个1980年代是包括硬气功在内的所谓“人体科学”在中国大地蓬勃发展的时期。

  1982年5月5日“人体科学”的领军人物,著名科学家钱学森给老朋友、中宣部副部长郁文写信。信中说:我也向您表白我的判断,我并以党性保证: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作假的,有骗人的,但那不是人体特异功能。人体特异功能和气功、中医理论是密切相关的。

null

  1982年10月召开的人体科学筹委会第三次会议上,钱学森作了题为《这孕育着新的科学革命吗?》的报告,把气功和人体特异功能称为“也许是比20世纪初的量子力学、相对论更大的科学革命”,并且他本人以领头人自居“我们当中谁来作这场未来科学革命的启蒙者?谁呢?”

  从钱学森公开支持特异功能后,信仰特异功能者拥有了各种组织,特异功能大师各自弘扬功法、网罗信仰者、大肆敛财,新闻出版进一步关注特异功能,一批科学家在特异功能问题上陷得更深,尽管仍有科学家不断质疑其真实性,但由于有了大科学家的提倡,气功渐渐地被认为有了输导气血、通经活络的能力,成为了包治百病的万能神药。

null

  但需要指出的是,即便是对“气功”之说坚信不疑的钱学森,言及“硬气功”,也同样不以为然。钱学森认为:“硬气功讲的是徒手断石板,赤身抗刀斧,……大家在电视节目中看到很多人的表演,可叹观止。但我看这是一种精心设计的演出,也包括了一部分本来大家知道的力学原理,用得很巧妙罢了。”

  从1982年开始,一直到1995年曝光伪科学的《“超人”张定胜走麦城》的发表为止,这段时间算得上中国“气功”界黄金时期,不但“大师”频出,而且“气功”也成为无所不能的神迹:上可扑灭大兴安岭大火,下可治疗各种绝症。

  从1995年“同伪科学宣战”开始,特异功能功法由遍地开花的“乱世”现象转入少数几个大的功派称雄的局面,中国特异功能20年进入第三个时期。上个时期就已显示的特异功能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受到了法律打击,中功、法轮功等特异功能组织进一步走向邪教。党和政府对法轮功的沉重打击标志着特异功能20年的结束。图为:辽宁省气功医学会理事李正洪独创还童功点穴疗法,不打针,不吃药治愈糖尿病。

null

  1979年至1999年的气功、特异功能运动,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神秘主义文化运动,这个运动一开始就具有我们所民间性、结社性、邪淫性,它从唐雨“用耳认字”事件开始,一步一步地走向邪教。就邪教立场说,它是一场广泛铺垫、步步为营地把邪教做成做大的成功典范。而

  在此之后,无论是原健力宝董事长张海又或者是李一,或者是转换身份,或者是宣扬心灵疗法,不再敢打着气功师的招牌。至此,中国气功热才真正算是结束。

  从气功热的兴衰史来看,今天“硬气功”训练项目被军队取消,不过是这场声势浩大的全民神秘主义文化运动的余波罢了。至于现在谁还想看这样的表演,那请买一张机票,到我们的邻国印度观赏吧。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为何中国军队曾经喜欢表演“胸口碎大石”?

2019年7月9日 09:14 来源:凤凰历史

原标题:为何中国军队曾经喜欢表演“胸口碎大石”?

null

  几年前,北京军区某特种作战旅叫停“头开红砖”、“背断木棍”、“钢针穿玻璃”、“咽喉顶钢筋推车”等表演性训练科目。当时立刻引起网友的热议,大部分网友赞同这种取消表演性“硬气功”训练的做法,称“战场是枪炮说话,别整花架子”,但也有网友认为,如果完全放弃“硬气功”的话“有点可惜”,毕竟它们蕴涵着中国传统中的阳刚之气,对外交流时仍有用武之地,更可以锻炼士兵的意志力。

  那么,“硬气功”是什么,它真的如部分网友说的那样有用吗,它又是如何进入中国军队,成为表演性训练科目的?

  首先要指出,中国武术中的硬气功,是传统武术流派中的一种抗打击功夫。说白了,就是绷紧肌肉防止受伤,锻练某些部位(如手、肘、膝、腿等)的疼痛忍受能力,做到能够击碎一定程度的硬物和承受一定力量打击的效果。

  而解放军的硬气功训练,在传统中国武术硬气功的基础上,主练得气的基础功和腹部、背部、臂部、腿部等抗打及断砖、断板等功法。

null

  一般认为,解放军练硬气功的目的是在与敌短兵相接和肉搏时,发挥超常的抗击打能力和迅猛、强大的攻击能力。但硬气功练的再好,也不能成为挡子弹的护身符。现代化信息战关键在大脑,现代战争80%伤亡是炮弹和炸弹造成,肉搏战杀伤占不到5%,而学硬气功,苦练板砖拍天灵盖已经变成了极少数特种兵的把式,实战意义早已大为下降。现代战场上,甚至连拼刺刀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拳拳到肉地使用硬气功了。

  以美军为例,他们认为,现代战争中车辆和直升机的广泛使用,使长距离负重跑已没有必要,长跑训练正被快速折返跑取代,而代表勇敢精神的拼刺刀训练也已被淘汰。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结束后,美军为应对新型战争,大幅修改新兵训练项目,传统的“刺枪术课程”、“8000公尺长跑”都逐步废除。美军废除拼刺刀及长跑训练并不是轻视肉搏战和体能素质,美军正是吸取两次战争的经验教训后,转向训练军人“Z”字形短跑和加强锻炼核心肌肉的运动,更有助于在巷战及不对称战争。

  至于硬气功之类的表演类训练项目,出了起到锻炼意志等阿Q式精神胜利法外,正如网友们说的那样,就如新西兰军队的毛利人战舞、日本自卫队的“忍者”表演一样,更多是本国传统文化的继承,用于对外交流。

null

  下面再来看看的“科学”本质。有一种极端的看法认为:中国的硬气功几乎都是骗人的江湖把戏,与其说是中国人的硬气功厉害不如说是中国人的脑子厉害。气功大师们和硬气功表扬者早已把物理学、材料力学和视觉效果研究到家了。有人甚至揭秘称:神乎其神的硬气功是30%的胆识,30%的技巧再加上40%的障眼法的完美结合。

  网络上曾流传着一段某“打假反伪”名人年轻时学硬气功的趣事,虽然不知是否完全属实,但颇能说明什么硬气功的“30%的技巧再加上40%的障眼法”。

  当年这位“打假反伪”名人练硬气功已练到相当不错的程度,可以连续多次头顶开砖。

  一天晚上他下班回家,听见有人呼救,他跑近一看,原来是两个歹徒打劫。他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其中的一个歹徒见他不好对付,便拣起一块红砖朝他抡过来。他想,你来的正好,这下我的硬气功可发挥作用了。于是他照着红砖迎头就顶……

  用板砖拍人的歹徒当然不会使出“30%的技巧”,用适合的角度和力量拍向他的脑门;结果,板砖一下就把他打了个头破血流,人晃了两下便应声倒地。

  从此以后,他再也不相信硬气功了,反而走上了反对伪气功的道路。

  因上面的故事无法是想说明“头开红砖”是技术活,也练气功没有关系,因为无法证伪也无法证真,我们也不必全信,但说起硬气功是如何进入中国军队,并大行其道的,却真明确的文字记录。

  硬气功进入中国军队与1970年代末中国“气功热”兴起有着直接的联系。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认字的儿童,省有关研究部门已采取措施,对这一现象进行科学研究》,这标志着当代特异功能运动的开端。

  1979年10月至12月,由“硬气功师”赵继书、邓培芝等人组成的中国武术技巧团,“随中央领导”出访卢森堡、意大利、比利时、法国、罗马尼亚等国25个城市,表演了“尖枪刺喉”、“卧刀碎石”等节目,《人民日报》刊文赞誉:“我国古老的硬气功初次到国外访问演出就获得如此成功,可以预见,随着与各国文化交流的增加,硬气功也将为增进人民之间的友谊和相互了解作出更多的贡献。”

  由此,军队高层开始对推崇硬气功,“1984年12月成都指挥学校学员二队副政委刘政扬在北京军委扩大会议上表演‘抗打硬气功’,先后对准他砸碎两把椅子,打断三根扁担,紧接着他赤手将一根钢棍扭曲,受到国防部长张爱萍和总参谋长杨得志的热情赞扬。”

  整个1980年代是包括硬气功在内的所谓“人体科学”在中国大地蓬勃发展的时期。

  1982年5月5日“人体科学”的领军人物,著名科学家钱学森给老朋友、中宣部副部长郁文写信。信中说:我也向您表白我的判断,我并以党性保证: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作假的,有骗人的,但那不是人体特异功能。人体特异功能和气功、中医理论是密切相关的。

null

  1982年10月召开的人体科学筹委会第三次会议上,钱学森作了题为《这孕育着新的科学革命吗?》的报告,把气功和人体特异功能称为“也许是比20世纪初的量子力学、相对论更大的科学革命”,并且他本人以领头人自居“我们当中谁来作这场未来科学革命的启蒙者?谁呢?”

  从钱学森公开支持特异功能后,信仰特异功能者拥有了各种组织,特异功能大师各自弘扬功法、网罗信仰者、大肆敛财,新闻出版进一步关注特异功能,一批科学家在特异功能问题上陷得更深,尽管仍有科学家不断质疑其真实性,但由于有了大科学家的提倡,气功渐渐地被认为有了输导气血、通经活络的能力,成为了包治百病的万能神药。

null

  但需要指出的是,即便是对“气功”之说坚信不疑的钱学森,言及“硬气功”,也同样不以为然。钱学森认为:“硬气功讲的是徒手断石板,赤身抗刀斧,……大家在电视节目中看到很多人的表演,可叹观止。但我看这是一种精心设计的演出,也包括了一部分本来大家知道的力学原理,用得很巧妙罢了。”

  从1982年开始,一直到1995年曝光伪科学的《“超人”张定胜走麦城》的发表为止,这段时间算得上中国“气功”界黄金时期,不但“大师”频出,而且“气功”也成为无所不能的神迹:上可扑灭大兴安岭大火,下可治疗各种绝症。

  从1995年“同伪科学宣战”开始,特异功能功法由遍地开花的“乱世”现象转入少数几个大的功派称雄的局面,中国特异功能20年进入第三个时期。上个时期就已显示的特异功能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受到了法律打击,中功、法轮功等特异功能组织进一步走向邪教。党和政府对法轮功的沉重打击标志着特异功能20年的结束。图为:辽宁省气功医学会理事李正洪独创还童功点穴疗法,不打针,不吃药治愈糖尿病。

null

  1979年至1999年的气功、特异功能运动,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神秘主义文化运动,这个运动一开始就具有我们所民间性、结社性、邪淫性,它从唐雨“用耳认字”事件开始,一步一步地走向邪教。就邪教立场说,它是一场广泛铺垫、步步为营地把邪教做成做大的成功典范。而

  在此之后,无论是原健力宝董事长张海又或者是李一,或者是转换身份,或者是宣扬心灵疗法,不再敢打着气功师的招牌。至此,中国气功热才真正算是结束。

  从气功热的兴衰史来看,今天“硬气功”训练项目被军队取消,不过是这场声势浩大的全民神秘主义文化运动的余波罢了。至于现在谁还想看这样的表演,那请买一张机票,到我们的邻国印度观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