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关于“知无”款是否为“彭祖贤”的考证

2019-7-9 09:12:56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夏子魁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关于“知无”款是否为“彭祖贤”的考证

  先前,购得一批(十二通二十三页)落款为“知无”的信札,卖家告知是彭祖贤,号“知无”。彭祖贤(1819—1885),江苏苏州人,是清代大臣(武英殿大学士)彭蕴章的四子,咸丰五年(1855年)举人,由户部主事议叙员外郎,升郎中。历鸿胪寺少卿、通政司参议、太仆寺少卿。同治十二年(1873 年)迁顺天府尹。光绪四年(1878 年)任江西布政使,六年(1880年)擢湖北巡抚,八年(1882年)兼署湖广总督。曾纂修《顺天府志》,续修《湖北通志》,辑刻《长洲彭氏家集》。

  而在网上搜索他的相关字号,大多都是“字兰耆,号芍庭”。就是不见有“号知无”的文字记载。

  张寒月旧藏:潘祖荫致知无先生信札

  通过查阅有关彭祖贤墨迹的拍卖纪录,2011年7月17日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中国书画古代作品”专场中有一批是著名篆刻家张寒月先生旧藏的“潘祖荫致知无信札”,其中拍卖公司将每通信札的首尾部分作了释文,上款人的称谓大多为“知无吾兄大人阁下”。古时,凡信中称“大人”者,必为“朝廷官员”。另,潘祖荫是晚清重臣,咸丰二年探花,官至工部尚书(从一品),可谓是位高权重,但对“知无先生”确是十分尊重,想来此公亦非无名小卒,此为佐证一。

  再看落款,有七处是落“如弟荫顿首”字样。“如弟”是指古时结拜的兄弟,年幼的一方便自称“如弟”,说明二人的关系十分密切,彭是1819年生人,潘是1830年生人,按此也对接得上。另,潘亦是苏州人,此为佐证二。

  这批信札中有一通的释文为:“湖北有小板……寄一二为感可耳”,因为拍卖公司未将其全部释出,也只能看个大概,但明确的信息已经有了,潘祖荫想请这位“知无先生”从湖北寄些东西过来,说明“知无先生”曾在湖北待过。结合“佐证一”中所述,可确定其为“湖北的官员”,而彭祖贤恰于光绪六年(1880年)调任“湖北巡抚”,此为佐证三。

  以上是这批信札所能提供的关于知无的全部信息,但依旧缺乏足够的说服力。

  潘祖荫致彭祖贤信札册页,苏庚春题签

  又,2017年6月15日广东崇正拍卖有限公司有一册由著名书法家、鉴定家苏庚春先生题签的潘祖荫致彭祖贤信札,这次拍品名称很醒目,就是写给彭祖贤的。里面对上款人的称谓有两种,一是“芍庭吾兄大人”,二是“知无吾兄大人”,“芍庭”是彭祖贤最常见的号,而“知无”则可以确定是彭祖贤不常见的另外一个号。古人字号都有很多,最为夸张者如著名画家朱耷(八大山人)、“中国大儒”沈曾植等,都多达几十、甚至上百个号。所以此类现象都属正常,此为佐证四。

  为了更加确凿无疑的证实“知无”就是“彭祖贤”,再具体看一看落“知无”款的这批信札里面的内容。

  首先,上款人都是“仙心主人”,查阅资料得知是“彭慰高”(1810—1887),字经伯,号钝舫老人。江苏苏州人。道光二十三年(1843 年)举人。同治四年(1865年)补浙江温州同知。同治十年(1871 年)以候补知府委署绍兴知府,官至盐运使衔候补道。在浙二十年,有政声。著有《东瓯游草》、《仙心阁集》、《仙心阁诗文钞》。彭慰高是彭蕴章的长子,是彭祖贤的长兄。“仙心阁”是其室名,所以知无先生称其为仙心主人合乎情理。此又离原先之考证更贴近一步。

  十二通二十三页选二页

  再者,札中提及诸多人物,如“沅帅”、“程从周”、“石泉统领”、“彭雪翁”、“郑盦”、“九帅”等等。“沅帅”与“九帅”为同一人,即曾国藩之九弟,湘军主要将领之一,两江总督兼通商事务大臣曾国荃(1824—1890)。“程从周”即晚清著名将领,长江水师提督程文炳(1833—1910)。“石泉统领”即晚清著名军事将领,兵部尚书、太子太傅杨昌浚(1825—1897)。“彭雪翁”即晚清著名将领,两江总督、兵部尚书彭玉麟(1816—1890)。“郑盦”即晚清重臣,工部尚书潘祖荫(1830—1890)。围绕曾国荃、程文炳、杨昌浚等所述及的为晚清著名的“中法马尾海战”(又称“马江海战”),发生在清光绪十年(1884年),即彭祖贤去世前的一年。

  据《大清德宗同天崇运大中至正经文纬武仁孝睿智端俭宽勤景皇帝实录卷》之一百九十二中记载:现在海疆有事,军火枪炮,尤应宽筹备用,以应急需。著李鸿章、曾国荃、杨昌浚...并将军火等项,多为储备。其湖北江西,应否添置机器局?并军火公司是否可行?著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曾国荃、卞宝第、彭祖贤、潘霨妥筹具奏。说明彭祖贤在湖北巡抚兼湖广总督的最后任上参与了此次事件,到第二年亦是卒于任上,最终未得还乡。信中多处提及海战之事,如:“请静师派炮船一号”,“近日得沅帅电云:法船退出马尾,仍在闽洋口外”,“此间连得九帅咨亦言:各海口紧急......”,“不知其何日归,亦不知住鄂否也。电报甚多,今抄呈:闽船政局被法据,尚无克复,消息所失,局中机器及轮船计过百万......”等。

  由此可以推断,这批信札应写于1884年左右。札中还有两处提及:“托人于苏州不惜重价购百余亩(上等)田”,“因......北行,难于携带,故存于苏。其时,兄在浙,记得交于大姊......”,表明“知无先生”当为苏州人,且“仙心主人”当时在浙江,皆与史实相符。另外,信札中有“弟病不轻”等语,说明当时彭氏的身体状况已不是很好,也与其第二年即去世相合。再从其书法来看,也如老者所书,虽较为随意,却又不失法度。

  二通九页选一页

  近日,又得同一卖家流出的“知无先生”两通九页花笺信札,其中一通四页全,落款为“知无”;一通五页残(缺上款人一页),落款为“贤”。

  综上所述,可以确定无疑地证实“知无”即彭祖贤晚年所用的号,又据笺纸上所印的“知所无斋”,当为其晚年所用斋号,其号“知无”即出自其斋号“知所无斋”,笺纸亦为其自用笺。

  参考资料:

  《中国历史大辞典》

  《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补遗一编》

  《苏州历代人物大辞典》

  《大清德宗同天崇运大中至正经文纬武仁孝睿智端俭宽勤景皇帝实录卷》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关于“知无”款是否为“彭祖贤”的考证

2019年7月9日 09:12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关于“知无”款是否为“彭祖贤”的考证

  先前,购得一批(十二通二十三页)落款为“知无”的信札,卖家告知是彭祖贤,号“知无”。彭祖贤(1819—1885),江苏苏州人,是清代大臣(武英殿大学士)彭蕴章的四子,咸丰五年(1855年)举人,由户部主事议叙员外郎,升郎中。历鸿胪寺少卿、通政司参议、太仆寺少卿。同治十二年(1873 年)迁顺天府尹。光绪四年(1878 年)任江西布政使,六年(1880年)擢湖北巡抚,八年(1882年)兼署湖广总督。曾纂修《顺天府志》,续修《湖北通志》,辑刻《长洲彭氏家集》。

  而在网上搜索他的相关字号,大多都是“字兰耆,号芍庭”。就是不见有“号知无”的文字记载。

  张寒月旧藏:潘祖荫致知无先生信札

  通过查阅有关彭祖贤墨迹的拍卖纪录,2011年7月17日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中国书画古代作品”专场中有一批是著名篆刻家张寒月先生旧藏的“潘祖荫致知无信札”,其中拍卖公司将每通信札的首尾部分作了释文,上款人的称谓大多为“知无吾兄大人阁下”。古时,凡信中称“大人”者,必为“朝廷官员”。另,潘祖荫是晚清重臣,咸丰二年探花,官至工部尚书(从一品),可谓是位高权重,但对“知无先生”确是十分尊重,想来此公亦非无名小卒,此为佐证一。

  再看落款,有七处是落“如弟荫顿首”字样。“如弟”是指古时结拜的兄弟,年幼的一方便自称“如弟”,说明二人的关系十分密切,彭是1819年生人,潘是1830年生人,按此也对接得上。另,潘亦是苏州人,此为佐证二。

  这批信札中有一通的释文为:“湖北有小板……寄一二为感可耳”,因为拍卖公司未将其全部释出,也只能看个大概,但明确的信息已经有了,潘祖荫想请这位“知无先生”从湖北寄些东西过来,说明“知无先生”曾在湖北待过。结合“佐证一”中所述,可确定其为“湖北的官员”,而彭祖贤恰于光绪六年(1880年)调任“湖北巡抚”,此为佐证三。

  以上是这批信札所能提供的关于知无的全部信息,但依旧缺乏足够的说服力。

  潘祖荫致彭祖贤信札册页,苏庚春题签

  又,2017年6月15日广东崇正拍卖有限公司有一册由著名书法家、鉴定家苏庚春先生题签的潘祖荫致彭祖贤信札,这次拍品名称很醒目,就是写给彭祖贤的。里面对上款人的称谓有两种,一是“芍庭吾兄大人”,二是“知无吾兄大人”,“芍庭”是彭祖贤最常见的号,而“知无”则可以确定是彭祖贤不常见的另外一个号。古人字号都有很多,最为夸张者如著名画家朱耷(八大山人)、“中国大儒”沈曾植等,都多达几十、甚至上百个号。所以此类现象都属正常,此为佐证四。

  为了更加确凿无疑的证实“知无”就是“彭祖贤”,再具体看一看落“知无”款的这批信札里面的内容。

  首先,上款人都是“仙心主人”,查阅资料得知是“彭慰高”(1810—1887),字经伯,号钝舫老人。江苏苏州人。道光二十三年(1843 年)举人。同治四年(1865年)补浙江温州同知。同治十年(1871 年)以候补知府委署绍兴知府,官至盐运使衔候补道。在浙二十年,有政声。著有《东瓯游草》、《仙心阁集》、《仙心阁诗文钞》。彭慰高是彭蕴章的长子,是彭祖贤的长兄。“仙心阁”是其室名,所以知无先生称其为仙心主人合乎情理。此又离原先之考证更贴近一步。

  十二通二十三页选二页

  再者,札中提及诸多人物,如“沅帅”、“程从周”、“石泉统领”、“彭雪翁”、“郑盦”、“九帅”等等。“沅帅”与“九帅”为同一人,即曾国藩之九弟,湘军主要将领之一,两江总督兼通商事务大臣曾国荃(1824—1890)。“程从周”即晚清著名将领,长江水师提督程文炳(1833—1910)。“石泉统领”即晚清著名军事将领,兵部尚书、太子太傅杨昌浚(1825—1897)。“彭雪翁”即晚清著名将领,两江总督、兵部尚书彭玉麟(1816—1890)。“郑盦”即晚清重臣,工部尚书潘祖荫(1830—1890)。围绕曾国荃、程文炳、杨昌浚等所述及的为晚清著名的“中法马尾海战”(又称“马江海战”),发生在清光绪十年(1884年),即彭祖贤去世前的一年。

  据《大清德宗同天崇运大中至正经文纬武仁孝睿智端俭宽勤景皇帝实录卷》之一百九十二中记载:现在海疆有事,军火枪炮,尤应宽筹备用,以应急需。著李鸿章、曾国荃、杨昌浚...并将军火等项,多为储备。其湖北江西,应否添置机器局?并军火公司是否可行?著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曾国荃、卞宝第、彭祖贤、潘霨妥筹具奏。说明彭祖贤在湖北巡抚兼湖广总督的最后任上参与了此次事件,到第二年亦是卒于任上,最终未得还乡。信中多处提及海战之事,如:“请静师派炮船一号”,“近日得沅帅电云:法船退出马尾,仍在闽洋口外”,“此间连得九帅咨亦言:各海口紧急......”,“不知其何日归,亦不知住鄂否也。电报甚多,今抄呈:闽船政局被法据,尚无克复,消息所失,局中机器及轮船计过百万......”等。

  由此可以推断,这批信札应写于1884年左右。札中还有两处提及:“托人于苏州不惜重价购百余亩(上等)田”,“因......北行,难于携带,故存于苏。其时,兄在浙,记得交于大姊......”,表明“知无先生”当为苏州人,且“仙心主人”当时在浙江,皆与史实相符。另外,信札中有“弟病不轻”等语,说明当时彭氏的身体状况已不是很好,也与其第二年即去世相合。再从其书法来看,也如老者所书,虽较为随意,却又不失法度。

  二通九页选一页

  近日,又得同一卖家流出的“知无先生”两通九页花笺信札,其中一通四页全,落款为“知无”;一通五页残(缺上款人一页),落款为“贤”。

  综上所述,可以确定无疑地证实“知无”即彭祖贤晚年所用的号,又据笺纸上所印的“知所无斋”,当为其晚年所用斋号,其号“知无”即出自其斋号“知所无斋”,笺纸亦为其自用笺。

  参考资料:

  《中国历史大辞典》

  《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补遗一编》

  《苏州历代人物大辞典》

  《大清德宗同天崇运大中至正经文纬武仁孝睿智端俭宽勤景皇帝实录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