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蒋介石下令“清党”后谁拖延3天 让许多共产党转移

2019-7-8 10:05:09

来源:凤凰历史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蒋介石下令“清党”后谁拖延3天 让许多共产党转移

  原题:李济深之女:父亲不培养亲信,所以他身后无人,也没人歌颂他

null

  由于蒋介石不看好黄埔军校,所以提出辞去黄埔军校筹委会委员长的职务,孙中山只好让廖仲恺代理蒋的职务。1924年廖仲恺任命李济深代理“入学实验委员会”委员长,负责主持学员的考试、录取工作。当时录取委员会贴出的公示是“公正无私,细密严谨之旨行之,以其选拔人才,无负重托,拒绝徇私舞弊”,第一批学员录取了近500人。1926年5月,李济深被任命为黄埔军校副校长。

  李筱桐认为:“父亲有个特点,他从不培养亲信,反而越是他亲近的人他越是避嫌不重用,所以他在职场身后无人,也没人有意歌颂他。父亲在广州担任行政领导期间,还发生了一件‘大事’——清党。 ”

  “清党是由当时国民党中央党部决定的,我父亲只是当时补委员中的倒数第三个,前面还有主席、委员、候补委员29个人,他们的地位远远高于他,清党远不是我父亲能决定的。现在像《建国大业》《肝胆相照》等影片的宣传,一说清党就说是李济深。但是我父亲的主张和蒋介石是完全不同的。正如那时黄埔军校代理校长方鼎英回忆的:当时,无论是农会还是工会,都造成了很多社会治安问题,你作为这个城市的行政长官,你肯定要在乎社会治安。既然造成社会治安问题,就把他们清走算了,还发给他们路费,给他们工资。我父亲是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他内心是不同意杀共产党的。”而且那时蒋介石还派了两个亲信:钱大钧和朱家骅作为清党的司令,监督清党。

  李沛金在《我的父亲李济深》一书中谈及此事时说:在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电令清除共产党时,父亲曾写下“蒋介石清党”的纸条给共产党联络人看,并且将行动的时间拖延了三天,让许多共产党人得以转移。另外,他们还由梁漱溟先生放走一批已经被捕的共产党员。但这次屠杀还是未能避免,这令父亲终身感到内疚。

  在国民党中,李济深是位特殊人物,不是因为他功高位重,而是因为他曾3次被蒋介石永久开除国民党党籍。

  对于李济深与蒋介石之间的关系,李筱桐说:“蒋介石对父亲是又敬又恨。”蒋介石敬的是李济深在党内的号召力和人格魅力,恨的是李济深“处处与蒋作对”。

  1928年,李济深出任国民革命军总参谋长,并致力于调停蒋桂矛盾,使蒋介石与李宗仁关系正常化。“桂系原来是地方军,父亲把他们介绍参加了国民党。他们视我父亲为恩人。”可是“湘案”事件,致使蒋桂矛盾公开化。李济深周旋其间,只身赴南京“鸿门宴”,不想被蒋介石以李济深伙同李宗仁、白崇禧“分头发难,谋反党国”的罪名,将他软禁于南京汤山,剥夺军政大权,并“永远开除党籍”。据李济深副官龙飞群的回忆,蒋介石逮捕李济深采取的是欺骗手段:“当天,蒋介石来帖邀请李济深在蒋介石公馆赴晚宴,时间将到,曾电话3次催请,故李与副官及警卫人员等,前往蒋公馆赴宴。一到现场,顿觉气氛不同,戒备森严……”这时候,外厅突然进来两个军人,叫龙飞群把公事包交给他们,龙说要亲自交给李本人,话未说完,两人便强行动手,迅速将龙的手枪与公事包夺去。与此同时,在门外的李济深的随行警卫,也被人缴械用汽车押走。

  粤军一师的邓演达是李济深的部下,在李济深被软禁之后,邓演达组织军队要“劫狱”。

  “邓演达和宋庆龄关系很好,孙夫人曾跟蒋介石说邓演达不能杀,他是一个功臣,蒋介石也承诺了不杀,后来邓演达要把我父亲秘密劫走,都成立军队了,蒋介石就把他杀了。”

  “九一八”事变后,迫于舆论压力,蒋介石释放李济深,并恢复其国民党党籍。 “我父亲是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向蒋介石建议,把张学良的东北义勇军调过来,军事委员会都通过了,蒋介石不准。蒋介石说这叫诱敌深入,‘以空间换取时间’,所以使劲撤退不抵抗。”李筱桐说。

  1932年5月,李济深被任命为鄂豫皖“剿匪”副总司令、坐镇蚌埠,他委派黄埔学生刘广、秦湘溥、曾致祖三人为上校参议,并委派他们外出视察工作。他们三人在武汉时,蒋介石特务组织“蓝衣社”武汉小组将其秘密逮捕并杀害。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蒋介石下令“清党”后谁拖延3天 让许多共产党转移

2019年7月8日 10:05 来源:凤凰历史

原标题:蒋介石下令“清党”后谁拖延3天 让许多共产党转移

  原题:李济深之女:父亲不培养亲信,所以他身后无人,也没人歌颂他

null

  由于蒋介石不看好黄埔军校,所以提出辞去黄埔军校筹委会委员长的职务,孙中山只好让廖仲恺代理蒋的职务。1924年廖仲恺任命李济深代理“入学实验委员会”委员长,负责主持学员的考试、录取工作。当时录取委员会贴出的公示是“公正无私,细密严谨之旨行之,以其选拔人才,无负重托,拒绝徇私舞弊”,第一批学员录取了近500人。1926年5月,李济深被任命为黄埔军校副校长。

  李筱桐认为:“父亲有个特点,他从不培养亲信,反而越是他亲近的人他越是避嫌不重用,所以他在职场身后无人,也没人有意歌颂他。父亲在广州担任行政领导期间,还发生了一件‘大事’——清党。 ”

  “清党是由当时国民党中央党部决定的,我父亲只是当时补委员中的倒数第三个,前面还有主席、委员、候补委员29个人,他们的地位远远高于他,清党远不是我父亲能决定的。现在像《建国大业》《肝胆相照》等影片的宣传,一说清党就说是李济深。但是我父亲的主张和蒋介石是完全不同的。正如那时黄埔军校代理校长方鼎英回忆的:当时,无论是农会还是工会,都造成了很多社会治安问题,你作为这个城市的行政长官,你肯定要在乎社会治安。既然造成社会治安问题,就把他们清走算了,还发给他们路费,给他们工资。我父亲是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他内心是不同意杀共产党的。”而且那时蒋介石还派了两个亲信:钱大钧和朱家骅作为清党的司令,监督清党。

  李沛金在《我的父亲李济深》一书中谈及此事时说:在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电令清除共产党时,父亲曾写下“蒋介石清党”的纸条给共产党联络人看,并且将行动的时间拖延了三天,让许多共产党人得以转移。另外,他们还由梁漱溟先生放走一批已经被捕的共产党员。但这次屠杀还是未能避免,这令父亲终身感到内疚。

  在国民党中,李济深是位特殊人物,不是因为他功高位重,而是因为他曾3次被蒋介石永久开除国民党党籍。

  对于李济深与蒋介石之间的关系,李筱桐说:“蒋介石对父亲是又敬又恨。”蒋介石敬的是李济深在党内的号召力和人格魅力,恨的是李济深“处处与蒋作对”。

  1928年,李济深出任国民革命军总参谋长,并致力于调停蒋桂矛盾,使蒋介石与李宗仁关系正常化。“桂系原来是地方军,父亲把他们介绍参加了国民党。他们视我父亲为恩人。”可是“湘案”事件,致使蒋桂矛盾公开化。李济深周旋其间,只身赴南京“鸿门宴”,不想被蒋介石以李济深伙同李宗仁、白崇禧“分头发难,谋反党国”的罪名,将他软禁于南京汤山,剥夺军政大权,并“永远开除党籍”。据李济深副官龙飞群的回忆,蒋介石逮捕李济深采取的是欺骗手段:“当天,蒋介石来帖邀请李济深在蒋介石公馆赴晚宴,时间将到,曾电话3次催请,故李与副官及警卫人员等,前往蒋公馆赴宴。一到现场,顿觉气氛不同,戒备森严……”这时候,外厅突然进来两个军人,叫龙飞群把公事包交给他们,龙说要亲自交给李本人,话未说完,两人便强行动手,迅速将龙的手枪与公事包夺去。与此同时,在门外的李济深的随行警卫,也被人缴械用汽车押走。

  粤军一师的邓演达是李济深的部下,在李济深被软禁之后,邓演达组织军队要“劫狱”。

  “邓演达和宋庆龄关系很好,孙夫人曾跟蒋介石说邓演达不能杀,他是一个功臣,蒋介石也承诺了不杀,后来邓演达要把我父亲秘密劫走,都成立军队了,蒋介石就把他杀了。”

  “九一八”事变后,迫于舆论压力,蒋介石释放李济深,并恢复其国民党党籍。 “我父亲是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向蒋介石建议,把张学良的东北义勇军调过来,军事委员会都通过了,蒋介石不准。蒋介石说这叫诱敌深入,‘以空间换取时间’,所以使劲撤退不抵抗。”李筱桐说。

  1932年5月,李济深被任命为鄂豫皖“剿匪”副总司令、坐镇蚌埠,他委派黄埔学生刘广、秦湘溥、曾致祖三人为上校参议,并委派他们外出视察工作。他们三人在武汉时,蒋介石特务组织“蓝衣社”武汉小组将其秘密逮捕并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