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海上记忆】孔另境亲历:上海解放的那一天

2019-7-3 09:01:41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孔海珠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海上记忆】孔另境亲历:上海解放的那一天

  《迎接人民解放军》

  欢迎,欢迎,

  欢迎人民解放军!

  你是我们的人,

  你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

  三十八年来的军阀统治从此送终,

  战犯、豪门、特务一古脑儿给我滚!

  我们是大地的主人,

  我们是人民中国的主人!

  人民解放军是我们自己的人,

  看:雄纠纠,气昂昂,

  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常胜军!

  好似火热光明的太阳,

  你的热力温暖了每个人的心!

  

  1949年5月26日解放军到达时 另境作

  

  上海解放那天,父亲孔另境站在面向四川北路邻街的三楼阳台上,目睹了解放军进城的那一时刻,“你是我们的人,你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在激动的心情中,他马上写就上面那首歌颂的诗篇《迎接人民解放军》,第二天又挥笔写下《这一天终于来到了!》等文章,并迅速在《大公报》上刊登。在文章中,他说:“昨天,当大队人民解放军的英姿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几乎疯狂般纵笑了!我望着他们行进的步伐,我仿佛看见了盼望二十二年的奇葩瞬息生长又生长,突然亭亭玉立在我们的面前了!我仿佛看见了一个可以把所有反动匪帮一下打成泥浆的巨大无比的铁拳!这情绪,只有在饱受人家欺凌后,投入母怀的孩子方才可以想像!”

  

  邵竞 制图

  抱有这样的心情,在以后的多少个日子里,父亲常常对我们回忆起解放军进城那一天清晨,在晨雾中他亲眼所见的景象:这批解放军战士和衣在四川北路的街头两旁,排列整齐地躺在地上休息,安静得一点声响也没有……

  父亲在第一届文代大会上作专题发言。

  我那时七岁,也依稀记得父亲兴奋而急促地唤我们起床,匆忙中提着衣衫跑到阳台,四处张望,人民解放军在哪里?在哪里?顺着父亲的指点,我亲眼目睹了解放军行进的步伐,还远远看到带着红袖章的工人叔叔,他们在为解放军送水。父亲在阳台上挥手,心里一定不断地翻腾起涟漪:人民解放军是我们自己的人!这是一支人民的军队!我们是人民中国的主人!

  

  用诗歌来表达当时的心情,直白、简洁、豪爽,这是痛快的意念,是内心喜悦的释放。这在父亲的写作史上绝无仅有。正当此时,我的二妹出生了,父亲为她取名“乃曦”,字面的意思是“东方晨曦”,父亲曾用过“东方曦”的笔名写过不少论战文章。为女儿取这个名,寓意“天亮了”。其实,还包含一个转折的意思,即黑暗已经过去,父亲用上海话开心地说:“奈么天亮了!”

  

  “天亮了”,父亲首先想到了什么?

  

  他想到了鲁迅先生,想到了鲁迅精神。他发表《学习鲁迅精神》、《鲁迅先生笑吧!》,他说:“纵观鲁迅先生的一生,无时无刻不在战斗中度过,……一直到他逝世,可能说从没有停止过他的战斗。他不但一个人战斗,而且招呼了一切有正义感的有思想的人和这些反动势力战斗,现在,他的这些战斗对象全部给人民革命的力量打垮了,而且从根本把它们铲除了!鲁迅先生生前所期待的新中国的远景,已经一步步地实现在我们眼前了,要是鲁迅先生地下有知,是应该到可以纵笑的时候了!”又说:“……现在终于完成了鲁迅先生未完成的业绩,前面的道路虽还崎岖,要跨越这一段路程,就得有鲁迅先生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

  

  文思在他的笔端流淌。这年,父亲连续发表了《迎接人民解放军》、《这一天终于来到了!》、《旧事新谈——怀念革命的摇篮上海大学》、《回想到我们年轻的时候》、《文艺工人》、《人与人之间》、《学习鲁迅精神》、《鲁迅先生笑吧!》、《放掉你的包袱——北行观感之一》等等。同年7月,他被吸收为第一批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及中国作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8月,父亲赴北京参加第一届文代会,在大会上作专题发言。 这此北上,是新中国宣告成立前,文化界的一次大集会,父亲精神百倍,全身心的投入、兴奋地期待着新中国的诞生。

  回沪后,他即时在《放掉你的背包》一文中写道:“在北平,常常听到一句最流行的话——‘放掉你小资产阶级的背包’”。并认为,“放掉背包”的号召,实在是切中时弊的。从今之后,一切都得重新估量以前的思维方法,使自己跟上时代的步伐。父亲在北平,“接触了许多可敬可爱的模范人物”,“他们的一言一行会给这般未能放下背包者以启发和深思”,“前途是可以乐观的”。父亲满怀喜悦。

  

  “好似火热光明的太阳,

  

  你的热力温暖了每个人的心!”

  

  父亲的诗句表达了他期待火热光明的太阳,永远温暖自己的心。

  

  如今,七十年过去了,这座中国最大的城市,正如父亲当年期待的那样,以不一样的崭新面貌,稳固站立在世界的东方,以它的热力温暖着每个人的心。前不久,我参加上海作家协会散文组的采风活动,参观上海青草沙水库,振华重工,江南造船厂,它们无不以骄人的业绩向我们展示,上海解放七十年来,无限的创造力正激发出传奇的力量,激荡着历史发展的步伐向前!我们无限欢欣!!!

  

  作者为孔另境之女。孔另境(1904-1972),作家、出版家、文学史家。先后出版《现代作家书简》《中国小说史料》《斧声集》等,一生四次坐牢,曾经鲁迅先生营救保释出狱。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海上记忆】孔另境亲历:上海解放的那一天

2019年7月3日 09:01 来源:上观新闻

原标题:【海上记忆】孔另境亲历:上海解放的那一天

  《迎接人民解放军》

  欢迎,欢迎,

  欢迎人民解放军!

  你是我们的人,

  你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

  三十八年来的军阀统治从此送终,

  战犯、豪门、特务一古脑儿给我滚!

  我们是大地的主人,

  我们是人民中国的主人!

  人民解放军是我们自己的人,

  看:雄纠纠,气昂昂,

  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常胜军!

  好似火热光明的太阳,

  你的热力温暖了每个人的心!

  

  1949年5月26日解放军到达时 另境作

  

  上海解放那天,父亲孔另境站在面向四川北路邻街的三楼阳台上,目睹了解放军进城的那一时刻,“你是我们的人,你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在激动的心情中,他马上写就上面那首歌颂的诗篇《迎接人民解放军》,第二天又挥笔写下《这一天终于来到了!》等文章,并迅速在《大公报》上刊登。在文章中,他说:“昨天,当大队人民解放军的英姿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几乎疯狂般纵笑了!我望着他们行进的步伐,我仿佛看见了盼望二十二年的奇葩瞬息生长又生长,突然亭亭玉立在我们的面前了!我仿佛看见了一个可以把所有反动匪帮一下打成泥浆的巨大无比的铁拳!这情绪,只有在饱受人家欺凌后,投入母怀的孩子方才可以想像!”

  

  邵竞 制图

  抱有这样的心情,在以后的多少个日子里,父亲常常对我们回忆起解放军进城那一天清晨,在晨雾中他亲眼所见的景象:这批解放军战士和衣在四川北路的街头两旁,排列整齐地躺在地上休息,安静得一点声响也没有……

  父亲在第一届文代大会上作专题发言。

  我那时七岁,也依稀记得父亲兴奋而急促地唤我们起床,匆忙中提着衣衫跑到阳台,四处张望,人民解放军在哪里?在哪里?顺着父亲的指点,我亲眼目睹了解放军行进的步伐,还远远看到带着红袖章的工人叔叔,他们在为解放军送水。父亲在阳台上挥手,心里一定不断地翻腾起涟漪:人民解放军是我们自己的人!这是一支人民的军队!我们是人民中国的主人!

  

  用诗歌来表达当时的心情,直白、简洁、豪爽,这是痛快的意念,是内心喜悦的释放。这在父亲的写作史上绝无仅有。正当此时,我的二妹出生了,父亲为她取名“乃曦”,字面的意思是“东方晨曦”,父亲曾用过“东方曦”的笔名写过不少论战文章。为女儿取这个名,寓意“天亮了”。其实,还包含一个转折的意思,即黑暗已经过去,父亲用上海话开心地说:“奈么天亮了!”

  

  “天亮了”,父亲首先想到了什么?

  

  他想到了鲁迅先生,想到了鲁迅精神。他发表《学习鲁迅精神》、《鲁迅先生笑吧!》,他说:“纵观鲁迅先生的一生,无时无刻不在战斗中度过,……一直到他逝世,可能说从没有停止过他的战斗。他不但一个人战斗,而且招呼了一切有正义感的有思想的人和这些反动势力战斗,现在,他的这些战斗对象全部给人民革命的力量打垮了,而且从根本把它们铲除了!鲁迅先生生前所期待的新中国的远景,已经一步步地实现在我们眼前了,要是鲁迅先生地下有知,是应该到可以纵笑的时候了!”又说:“……现在终于完成了鲁迅先生未完成的业绩,前面的道路虽还崎岖,要跨越这一段路程,就得有鲁迅先生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

  

  文思在他的笔端流淌。这年,父亲连续发表了《迎接人民解放军》、《这一天终于来到了!》、《旧事新谈——怀念革命的摇篮上海大学》、《回想到我们年轻的时候》、《文艺工人》、《人与人之间》、《学习鲁迅精神》、《鲁迅先生笑吧!》、《放掉你的包袱——北行观感之一》等等。同年7月,他被吸收为第一批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及中国作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8月,父亲赴北京参加第一届文代会,在大会上作专题发言。 这此北上,是新中国宣告成立前,文化界的一次大集会,父亲精神百倍,全身心的投入、兴奋地期待着新中国的诞生。

  回沪后,他即时在《放掉你的背包》一文中写道:“在北平,常常听到一句最流行的话——‘放掉你小资产阶级的背包’”。并认为,“放掉背包”的号召,实在是切中时弊的。从今之后,一切都得重新估量以前的思维方法,使自己跟上时代的步伐。父亲在北平,“接触了许多可敬可爱的模范人物”,“他们的一言一行会给这般未能放下背包者以启发和深思”,“前途是可以乐观的”。父亲满怀喜悦。

  

  “好似火热光明的太阳,

  

  你的热力温暖了每个人的心!”

  

  父亲的诗句表达了他期待火热光明的太阳,永远温暖自己的心。

  

  如今,七十年过去了,这座中国最大的城市,正如父亲当年期待的那样,以不一样的崭新面貌,稳固站立在世界的东方,以它的热力温暖着每个人的心。前不久,我参加上海作家协会散文组的采风活动,参观上海青草沙水库,振华重工,江南造船厂,它们无不以骄人的业绩向我们展示,上海解放七十年来,无限的创造力正激发出传奇的力量,激荡着历史发展的步伐向前!我们无限欢欣!!!

  

  作者为孔另境之女。孔另境(1904-1972),作家、出版家、文学史家。先后出版《现代作家书简》《中国小说史料》《斧声集》等,一生四次坐牢,曾经鲁迅先生营救保释出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