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海上记忆】老上海竟有个抛球场,和跑马场啥关系?

2019-6-28 09:11:51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薛理勇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海上记忆】老上海竟有个抛球场,和跑马场啥关系?

  “抛球场”曾经是上海知名度很高的地名,一点也不逊于“泥城桥”、“八仙桥”等。1923年版《上海指南 卷八 城厢租界地名表》:

  抛球场(英界)。即河南路中段。南至福州路,北至宁波路。

  抛球场(英界)。亦一衖名。东通河南路,南通南京路(直一横一,均通)。

  在上海的历史地图上可以看到,在南京路(大马路)与河南路的交叉路口,清清楚楚的标着称之为“抛球场”的区片地名和弄堂地名。

  这里为什么被叫做“抛球场”,这“抛球场”是什么体育场馆吗?

  1843年后,许多侨民来沪寻找机遇。1845年,英租界率先在上海建立,上海的侨民逐渐多了起来,于是,喜欢养马的英国人集资成立了一个“跑马总会”,跑马需要很大的场地,于是,跑马总会购进了相当于现在的河南路东侧,南京路与北京路之间的土地81亩,建立了一个跑马场,在一张1853年绘制的上海地图上,可以看到这个“park”(见图),它的形状不规则,有点像人的“胃”,就像现在的体育场一样,跑马场的周边是马道,中间的空地可以作为其他的运动场地,或建设为“park”,当时,上海侨民的人数不多,于是,跑马场中间的空地自然以花园为主,于是被叫做“park”,中国人称之为“花园”、“抛球场”,这里离开南京路很近,早期的南京路叫做“Park Lane”、“派克弄”、“花园弄”,南京路河南路口被叫做“抛球场”,均与这个跑马场有密切的关系。

  1853年上海地图。左侧(北侧)是苏州河,上面的道路是Barrier Street ,即河南路,右侧是洋泾浜,就是现在的延安东路,东北方向椭圆形的“park”就是“抛球场”。

  用81亩土地建设的跑马场,马道只有400米左右,对赛马来说,显然是太小了,更重要的是,1848年,英租界扩张成功,它的西界伸到了泥城浜,就是现在的西藏中路,租界面积从原来的830亩增加到2820亩,一下子增加了3倍多。租界的地价涨的很快,尤其是靠近外滩的地价涨得更快,于是,跑马总会把跑马场卖掉后,在新租界买进了一块约175亩土地,建设新的跑马场,据说,他们把旧的跑马场卖掉后的钱,除了足以支付新的跑马场的钱,许多股东还分到了不小的一笔钱。我找到一张1855年编制的《GROUND PLAN of FOREIGN SETTLEMENT at SHANGHAI》(《上海外国人租界地图》),在地图中可以看到,那个所谓的“抛球场”已经消失,此地部分已经建设为房子,在原来的“抛球场”之间出现了一条小路,叫做“Fives Street”,对应的中文名称叫做“抛球场弄”,不过,大多数《英汉字典》没有收录“fives”这个词,谁也不知道这个“fives”是什么东东,后来有好事者根据“five”而联想翩翩,把“fives”臆想为一种有5根门柱作为球门的球类运动,还把它译为“五柱球”,这样一来更乱套了,因为谁也不知道外国有哪一种球类运动使用5根门柱的球门,更不明白,这“五柱球”是一种什么样的球类运动。实际上《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收有“Fives”释文较长,抄录部分如下:

  英式墙手球 fives 主要流行于英国的牆手球运动,其中又分伊顿墙手球、拉个比墙手球和温切斯特墙手球等。男学生有时随便用球击墙,逐步发展即成为这种球类运动。与其他的墙手球比较起来,英式墙手球所用的球小而硬,早先用皮革,现用塑料包裹。墙手球场地三面有墙,后场敞开。全场分为高场与低场,中间隔有一级矮阶。比赛时,双方各有两名运动员,都带皮护手套。一局开始,只有发球员一人立在高场。发球员投球,使之撞击前墙线上部分,然后撞击右侧墙,再落入下场。对方则可以选择所发的好球予以还击……

  1855年上海租界地图。这张地图的方向是反的,我把它调整过来。现在,左面(西面)的Barrier Road就是河南路,右面的Church Street (教堂街)是后来的江西路,下面的“Lane”就是“派克路,也就是后来的”南京路“中间的一条“Fives Court Lane”,早期的中文名叫做“抛球场弄”,则是现在的天津路的东段。

  显然,所谓的“fives”应该是“英式墙手球场”,当然,一个稍有规模的运动场不会只有一种运动项目和场地,清代上海《申报》馆出版的《点石斋画报》绘有“西人抛球”一图,配画文说:

  抛球一事,为西国通行之技,其式甚多,有击于桌上者,重球系以象牙者;击于地上者,重球制以木,铺板于地而击之;更有击之于野者,重球式亦有二,一则以树乳制成,抛者各持一软拍,往来交掷;一则以皮制就其抛击全恃乎力,盖皆西人之藉以行血气而舒筋络者也。

  《点石斋画报》绘“西人抛球”。对“抛球”有详细的解释。

  “击于桌上者”就是“开伦”、“斯诺克”(今称之为“桌球”);“击于地上者”就是“地滚球”、“保龄球”;“击之于野者”就是板球、垒球等,许多球类运动是以手抛棍击的方式进行活动的,于是,许多的西方的球类运动传入中国后都被叫做“抛球”,这个跑马场里有许多种“抛球”活动,于是被上海人叫做“抛球场”。顺便补一句,那条所谓的“Fives Street”,就是现在的天津路的东段。

  跑马总会把“抛球场”的土地出卖后,根据1855年2月所立的道契可以知道,当时跑马总会是以每亩八十五千文,约合56两的价格“永租”了抛球场东面的约170余亩土地,建设了第二个跑马场,范围相当于现在的北海路、湖北路、浙江中路、芝罘路、西藏中路相围的地块,现在还可以看出北海路、湖北路的走向呈环状,就是当年的马道留下来的痕迹。第二个跑马场实际使用时间并不长,留下来的记录也不多。

  在1860年前,上海租界的人口估计约2万人,太平军东进期间,租界的人口一下子增加到20余万人,据1865年统计,上海租界的人口还有16万人以上。租界的土地价格突飞猛涨,跑马总会则响应工部局的“号召”,将跑马场的土地划分成许多小块,善价待贾,出让给房地产商人,在《五卅惨案发生地——老闸捕房》一文中提到,1887年,工部局从上海网球场以每亩1750两的价格买进了位于南京路北侧,贵州路西侧的土地约7.2亩,这个“上海网球场”就是跑马总会下属的机构,当初,他们是以每亩约85两买进的土地,20几年后,则以每亩1750两卖出,这块土地上涨了20倍(中国实行“银本位制”,以白银为货币,一般说,“白银时代”,货币比较稳定,不会有明显的“通货膨胀”)。当然,跑马总会也没有闲着,他们一边出让土地,一边集资在租界外面的西侧购进了一块更大的,足足有430亩的土地建设第三个跑马场。

  作为区片地名使用的“抛球场”,大概在20世纪60年代后逐渐堙没,也许只有少数“老上海”依稀记得。不过,原来在南京路河南路转角的“抛球场弄”在20年代初被拆除,建设为南京路上著名的百货公司——丽华公司。

  丽华公司大楼由新瑞和洋行设计,泰昌木器公司建筑部承建。建筑为假四层砖混结构商业建筑,沿街有12开间门面,底层至三层的大部分用于商铺,假四层作为仓库和员工宿舍,由于所谓的先施公司、永安公司、新新公司、大新公司“四大公司”全部集中在浙江路以西的南京路上,南京路的东侧没有大型的百货公司,所以,尽管丽华公司的规模不如“四大公司”,而其名气并不逊于“四大公司”,算得上是南京路上的著名的百货公司。丽华公司建筑在建设地铁2号线时拆除,如今地铁2号线南京东路站的2号门,就是原来丽华公司所在的位置。

  抛球场亨得利钟表行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海上记忆】老上海竟有个抛球场,和跑马场啥关系?

2019年6月28日 09:11 来源:上观新闻

原标题:【海上记忆】老上海竟有个抛球场,和跑马场啥关系?

  “抛球场”曾经是上海知名度很高的地名,一点也不逊于“泥城桥”、“八仙桥”等。1923年版《上海指南 卷八 城厢租界地名表》:

  抛球场(英界)。即河南路中段。南至福州路,北至宁波路。

  抛球场(英界)。亦一衖名。东通河南路,南通南京路(直一横一,均通)。

  在上海的历史地图上可以看到,在南京路(大马路)与河南路的交叉路口,清清楚楚的标着称之为“抛球场”的区片地名和弄堂地名。

  这里为什么被叫做“抛球场”,这“抛球场”是什么体育场馆吗?

  1843年后,许多侨民来沪寻找机遇。1845年,英租界率先在上海建立,上海的侨民逐渐多了起来,于是,喜欢养马的英国人集资成立了一个“跑马总会”,跑马需要很大的场地,于是,跑马总会购进了相当于现在的河南路东侧,南京路与北京路之间的土地81亩,建立了一个跑马场,在一张1853年绘制的上海地图上,可以看到这个“park”(见图),它的形状不规则,有点像人的“胃”,就像现在的体育场一样,跑马场的周边是马道,中间的空地可以作为其他的运动场地,或建设为“park”,当时,上海侨民的人数不多,于是,跑马场中间的空地自然以花园为主,于是被叫做“park”,中国人称之为“花园”、“抛球场”,这里离开南京路很近,早期的南京路叫做“Park Lane”、“派克弄”、“花园弄”,南京路河南路口被叫做“抛球场”,均与这个跑马场有密切的关系。

  1853年上海地图。左侧(北侧)是苏州河,上面的道路是Barrier Street ,即河南路,右侧是洋泾浜,就是现在的延安东路,东北方向椭圆形的“park”就是“抛球场”。

  用81亩土地建设的跑马场,马道只有400米左右,对赛马来说,显然是太小了,更重要的是,1848年,英租界扩张成功,它的西界伸到了泥城浜,就是现在的西藏中路,租界面积从原来的830亩增加到2820亩,一下子增加了3倍多。租界的地价涨的很快,尤其是靠近外滩的地价涨得更快,于是,跑马总会把跑马场卖掉后,在新租界买进了一块约175亩土地,建设新的跑马场,据说,他们把旧的跑马场卖掉后的钱,除了足以支付新的跑马场的钱,许多股东还分到了不小的一笔钱。我找到一张1855年编制的《GROUND PLAN of FOREIGN SETTLEMENT at SHANGHAI》(《上海外国人租界地图》),在地图中可以看到,那个所谓的“抛球场”已经消失,此地部分已经建设为房子,在原来的“抛球场”之间出现了一条小路,叫做“Fives Street”,对应的中文名称叫做“抛球场弄”,不过,大多数《英汉字典》没有收录“fives”这个词,谁也不知道这个“fives”是什么东东,后来有好事者根据“five”而联想翩翩,把“fives”臆想为一种有5根门柱作为球门的球类运动,还把它译为“五柱球”,这样一来更乱套了,因为谁也不知道外国有哪一种球类运动使用5根门柱的球门,更不明白,这“五柱球”是一种什么样的球类运动。实际上《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收有“Fives”释文较长,抄录部分如下:

  英式墙手球 fives 主要流行于英国的牆手球运动,其中又分伊顿墙手球、拉个比墙手球和温切斯特墙手球等。男学生有时随便用球击墙,逐步发展即成为这种球类运动。与其他的墙手球比较起来,英式墙手球所用的球小而硬,早先用皮革,现用塑料包裹。墙手球场地三面有墙,后场敞开。全场分为高场与低场,中间隔有一级矮阶。比赛时,双方各有两名运动员,都带皮护手套。一局开始,只有发球员一人立在高场。发球员投球,使之撞击前墙线上部分,然后撞击右侧墙,再落入下场。对方则可以选择所发的好球予以还击……

  1855年上海租界地图。这张地图的方向是反的,我把它调整过来。现在,左面(西面)的Barrier Road就是河南路,右面的Church Street (教堂街)是后来的江西路,下面的“Lane”就是“派克路,也就是后来的”南京路“中间的一条“Fives Court Lane”,早期的中文名叫做“抛球场弄”,则是现在的天津路的东段。

  显然,所谓的“fives”应该是“英式墙手球场”,当然,一个稍有规模的运动场不会只有一种运动项目和场地,清代上海《申报》馆出版的《点石斋画报》绘有“西人抛球”一图,配画文说:

  抛球一事,为西国通行之技,其式甚多,有击于桌上者,重球系以象牙者;击于地上者,重球制以木,铺板于地而击之;更有击之于野者,重球式亦有二,一则以树乳制成,抛者各持一软拍,往来交掷;一则以皮制就其抛击全恃乎力,盖皆西人之藉以行血气而舒筋络者也。

  《点石斋画报》绘“西人抛球”。对“抛球”有详细的解释。

  “击于桌上者”就是“开伦”、“斯诺克”(今称之为“桌球”);“击于地上者”就是“地滚球”、“保龄球”;“击之于野者”就是板球、垒球等,许多球类运动是以手抛棍击的方式进行活动的,于是,许多的西方的球类运动传入中国后都被叫做“抛球”,这个跑马场里有许多种“抛球”活动,于是被上海人叫做“抛球场”。顺便补一句,那条所谓的“Fives Street”,就是现在的天津路的东段。

  跑马总会把“抛球场”的土地出卖后,根据1855年2月所立的道契可以知道,当时跑马总会是以每亩八十五千文,约合56两的价格“永租”了抛球场东面的约170余亩土地,建设了第二个跑马场,范围相当于现在的北海路、湖北路、浙江中路、芝罘路、西藏中路相围的地块,现在还可以看出北海路、湖北路的走向呈环状,就是当年的马道留下来的痕迹。第二个跑马场实际使用时间并不长,留下来的记录也不多。

  在1860年前,上海租界的人口估计约2万人,太平军东进期间,租界的人口一下子增加到20余万人,据1865年统计,上海租界的人口还有16万人以上。租界的土地价格突飞猛涨,跑马总会则响应工部局的“号召”,将跑马场的土地划分成许多小块,善价待贾,出让给房地产商人,在《五卅惨案发生地——老闸捕房》一文中提到,1887年,工部局从上海网球场以每亩1750两的价格买进了位于南京路北侧,贵州路西侧的土地约7.2亩,这个“上海网球场”就是跑马总会下属的机构,当初,他们是以每亩约85两买进的土地,20几年后,则以每亩1750两卖出,这块土地上涨了20倍(中国实行“银本位制”,以白银为货币,一般说,“白银时代”,货币比较稳定,不会有明显的“通货膨胀”)。当然,跑马总会也没有闲着,他们一边出让土地,一边集资在租界外面的西侧购进了一块更大的,足足有430亩的土地建设第三个跑马场。

  作为区片地名使用的“抛球场”,大概在20世纪60年代后逐渐堙没,也许只有少数“老上海”依稀记得。不过,原来在南京路河南路转角的“抛球场弄”在20年代初被拆除,建设为南京路上著名的百货公司——丽华公司。

  丽华公司大楼由新瑞和洋行设计,泰昌木器公司建筑部承建。建筑为假四层砖混结构商业建筑,沿街有12开间门面,底层至三层的大部分用于商铺,假四层作为仓库和员工宿舍,由于所谓的先施公司、永安公司、新新公司、大新公司“四大公司”全部集中在浙江路以西的南京路上,南京路的东侧没有大型的百货公司,所以,尽管丽华公司的规模不如“四大公司”,而其名气并不逊于“四大公司”,算得上是南京路上的著名的百货公司。丽华公司建筑在建设地铁2号线时拆除,如今地铁2号线南京东路站的2号门,就是原来丽华公司所在的位置。

  抛球场亨得利钟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