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不差钱,张作霖造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

2019-6-21 09:00:46

来源:搜狐历史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不差钱,张作霖造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

  奉系军阀张作霖1926年改造出了中国第一艘航母“镇海号”。

  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时,张作霖有一次亲临前线,遭到了敌方海军舰炮的狂轰,差点丢了小命。被舰炮敲疼了的张大帅,猛然意识到海军的价值,于是将“吉黑江防舰队”的海军人才沈鸿烈挖过来,委托他组建“东三省保安司令部特设航警处”。

  之所以称“航警处”是为掩人耳目,实际就是奉系海军。因为当时西方列强对中国正实施武器禁运,以组建海军的名义很难买到装备。沈鸿烈早年留学日本江田岛海军学校,是当时关心中国海军发展、关注世界航母热的第一批有志之士。

  “航警处”草创,无一船一炮,沈鸿烈决心从购买旧商船改造军舰起步。但是,即使购买旧商船的费用也不菲,这对于地方军阀绝非易事。当沈鸿烈拿着购船报告找军需处要钱时,军需处以费用巨大为由拒绝出钱,最后还是张大帅亲自拍板:“沈鸿烈为我办海军,无论多少钱都得给,咱不差钱。”足见张大帅痛定思痛后的决心和魄力。

  1923年,沈鸿烈得知烟台“政记轮船公司”有一艘大吨位运输船,原为德国海军运输舰,排水量2700吨,航速为12节,是当时比较先进的海军运输舰,一战中德国战败后,该舰被卸下武器后沦落为地方商船。沈鸿烈如获至宝,遂软硬兼施将其购入。该船在旅顺口日本海军基地改装以后,配置了4.7英寸口径主炮2门、3英寸口径副炮4门,命名为“镇海”号。

  此后,沈鸿烈又陆续购入日制废商船“广利”号和拆去武装的日本退役鱼雷艇“白鹰”号,后来奉军又俘获了一艘俄造破冰船。“镇海”号和这三舰奠定了奉系海军的基础。海军建设初成后,沈鸿烈将目光转移到了自己关注已久的航母上。

  然而以当时奉军一己之力,建造正规的航母无论是技术还是资金都不太切合实际,因此沈鸿烈决心从建造简易航母——“水上飞机母舰”着手,迈出中国人发展航母的第一步。

  1924年,在沈鸿烈的建议下,张作霖下血本向法国订购了8架“施来克”FBA-19型水上飞机。这种型号飞机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水上飞机,一共只生产了9架,而张作霖一口气拿下了其中8架!

  1926年,原隶属直系渤海舰队的“海圻”号新式巡洋舰被沈鸿烈收编,“镇海”号的主力舰地位遂被其取代。沈鸿烈当时正在筹建“水上飞机母舰”项目,闲置下来的“镇海”号于是成为改造“水上飞机母舰”的不二选择。沈鸿烈请来外国技术人员将“镇海”号彻底改头换面,“镇海”号于是摇身一变成为可搭载两架水上飞机的简易航母,成了中国海军史上第一艘“水上飞机母舰”。奉系海军因此也成为中国最早拥有海军航空兵力量的舰队。

  “镇海”号尽管不是正规航母,但是,在当时中国弱小的海军力量里头,可谓是独步天下的利器。1927年,张作霖为夺取制海权、切断南方革命军北上的海上交通线,发动了针对南方闽系海军的军事行动。本来奉系海军力量远不及闽系海军,但由于有“镇海”号利器壮胆,奉系海军连续多次主动攻击闽系海军,屡屡得手,缴获颇丰。尤其是“镇海”号携带的舰载机多次出動轰炸敌方目标,给闽系海军造成了巨大的心理恐慌。惹不起躲得起,闽系海军无奈之下只好退入长江避战。奉系海军由此将制海权牢牢掌握在手中。

  “镇海”号亮相后的出色表现让它名声大噪,“水上飞机母舰”很快成为各方海军势力竞相发展的新宠,落后的中国海军力量于是迎来了一股“航母热”。

  “镇海”号作为中国第一艘“水上飞机母舰”,很可惜其主要业绩是在军阀内战、甚至是在对抗中国统一的革命中实现的,但是它也有写满荣光的几页。

  1928年后,奉系海军拥有了另一艘可同时搭载8架飞机的飞机母舰,“镇海”号退出火线,成为东北航警学校的练习舰和实习舰,为中国海军培养了大批人才;1930年,中英两国《交收威海卫专约及协定》签署,“镇海”号作为国民政府外交次长王家桢的座舰,见证了威海卫回归中国的历史时刻;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12月26日,“镇海”号接到最后一道命令:卸下舰炮自沉于青岛小港码头,构筑限制日军南下的阻塞线,“镇海”号拼着老朽之躯,以一种近乎悲壮的方式,为中国抗击日军奉献了最后一丝余热。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不差钱,张作霖造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

2019年6月21日 09:00 来源:搜狐历史

原标题:不差钱,张作霖造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

  奉系军阀张作霖1926年改造出了中国第一艘航母“镇海号”。

  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时,张作霖有一次亲临前线,遭到了敌方海军舰炮的狂轰,差点丢了小命。被舰炮敲疼了的张大帅,猛然意识到海军的价值,于是将“吉黑江防舰队”的海军人才沈鸿烈挖过来,委托他组建“东三省保安司令部特设航警处”。

  之所以称“航警处”是为掩人耳目,实际就是奉系海军。因为当时西方列强对中国正实施武器禁运,以组建海军的名义很难买到装备。沈鸿烈早年留学日本江田岛海军学校,是当时关心中国海军发展、关注世界航母热的第一批有志之士。

  “航警处”草创,无一船一炮,沈鸿烈决心从购买旧商船改造军舰起步。但是,即使购买旧商船的费用也不菲,这对于地方军阀绝非易事。当沈鸿烈拿着购船报告找军需处要钱时,军需处以费用巨大为由拒绝出钱,最后还是张大帅亲自拍板:“沈鸿烈为我办海军,无论多少钱都得给,咱不差钱。”足见张大帅痛定思痛后的决心和魄力。

  1923年,沈鸿烈得知烟台“政记轮船公司”有一艘大吨位运输船,原为德国海军运输舰,排水量2700吨,航速为12节,是当时比较先进的海军运输舰,一战中德国战败后,该舰被卸下武器后沦落为地方商船。沈鸿烈如获至宝,遂软硬兼施将其购入。该船在旅顺口日本海军基地改装以后,配置了4.7英寸口径主炮2门、3英寸口径副炮4门,命名为“镇海”号。

  此后,沈鸿烈又陆续购入日制废商船“广利”号和拆去武装的日本退役鱼雷艇“白鹰”号,后来奉军又俘获了一艘俄造破冰船。“镇海”号和这三舰奠定了奉系海军的基础。海军建设初成后,沈鸿烈将目光转移到了自己关注已久的航母上。

  然而以当时奉军一己之力,建造正规的航母无论是技术还是资金都不太切合实际,因此沈鸿烈决心从建造简易航母——“水上飞机母舰”着手,迈出中国人发展航母的第一步。

  1924年,在沈鸿烈的建议下,张作霖下血本向法国订购了8架“施来克”FBA-19型水上飞机。这种型号飞机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水上飞机,一共只生产了9架,而张作霖一口气拿下了其中8架!

  1926年,原隶属直系渤海舰队的“海圻”号新式巡洋舰被沈鸿烈收编,“镇海”号的主力舰地位遂被其取代。沈鸿烈当时正在筹建“水上飞机母舰”项目,闲置下来的“镇海”号于是成为改造“水上飞机母舰”的不二选择。沈鸿烈请来外国技术人员将“镇海”号彻底改头换面,“镇海”号于是摇身一变成为可搭载两架水上飞机的简易航母,成了中国海军史上第一艘“水上飞机母舰”。奉系海军因此也成为中国最早拥有海军航空兵力量的舰队。

  “镇海”号尽管不是正规航母,但是,在当时中国弱小的海军力量里头,可谓是独步天下的利器。1927年,张作霖为夺取制海权、切断南方革命军北上的海上交通线,发动了针对南方闽系海军的军事行动。本来奉系海军力量远不及闽系海军,但由于有“镇海”号利器壮胆,奉系海军连续多次主动攻击闽系海军,屡屡得手,缴获颇丰。尤其是“镇海”号携带的舰载机多次出動轰炸敌方目标,给闽系海军造成了巨大的心理恐慌。惹不起躲得起,闽系海军无奈之下只好退入长江避战。奉系海军由此将制海权牢牢掌握在手中。

  “镇海”号亮相后的出色表现让它名声大噪,“水上飞机母舰”很快成为各方海军势力竞相发展的新宠,落后的中国海军力量于是迎来了一股“航母热”。

  “镇海”号作为中国第一艘“水上飞机母舰”,很可惜其主要业绩是在军阀内战、甚至是在对抗中国统一的革命中实现的,但是它也有写满荣光的几页。

  1928年后,奉系海军拥有了另一艘可同时搭载8架飞机的飞机母舰,“镇海”号退出火线,成为东北航警学校的练习舰和实习舰,为中国海军培养了大批人才;1930年,中英两国《交收威海卫专约及协定》签署,“镇海”号作为国民政府外交次长王家桢的座舰,见证了威海卫回归中国的历史时刻;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12月26日,“镇海”号接到最后一道命令:卸下舰炮自沉于青岛小港码头,构筑限制日军南下的阻塞线,“镇海”号拼着老朽之躯,以一种近乎悲壮的方式,为中国抗击日军奉献了最后一丝余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