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幕府末期日本下层武士眼中的外国人形象

2019-6-6 09:07:13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日]青木直己 著 宋爱 译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幕府末期日本下层武士眼中的外国人形象

  日本东京天皇皇居东御苑,江户城天守阁遗迹  IC 资料图

  在江户看洋人

  黑船来航之后幕府迫于外国压力不得不开国,因此最开始并不愿让外国人居住在江户,但随后也逐渐在府内开设外国公馆。由此渐渐有很多外国人开始走在江户的街上,通过伴四郎的日记,我们也可以感受到当时江户百姓看这些外国人时好奇的眼光。

  伴四郎到江户去赴任是万延元年的事,这一年三月,大老井伊直弼在樱田门外被暗杀,所以常被后世认为是人心不安的多事之秋。不过看来伴四郎是下定决心要安享太平。他的日记中很少提及政治动向。不过伴四郎少有地写下了几篇日记提到了对外关系,我们来看看。位于芝的增上寺中的金制龙头被切掉,东照神君家康的金制驱邪幡也丢失了,很多国家要求与日本进行交易,于是伴四郎在日记中提到了传闻,称隐居于水户的德川齐昭再次登上了政治舞台(七月十三日)。对于这样的传闻,伴四郎在日记中写下了一些感想表达不悦之情。伴四郎是纪州德川家的家臣,水户德川家的一桥庆喜曾与纪州德川家主争夺将军之位,所以伴四郎当然会对水户藩有这种不悦的感觉。不过也许是因为当时水户家持有尊王思想,所以据说幕府大臣和世袭的大名大多比较讨厌水户家。

  八月十六日

  (略)于芝逢异人三人,诚如绘图,买物之时逢之,鼻高眼色如盐鱼之眼。

  伴四郎在买东西的路上碰见了洋人,在日记里记下了感想,说这些洋人跟锦绘中画的一样,鼻子很高,眼睛是盐渍鱼的颜色。可见在这一时期,江户的闹市街区上已经可以见到外国人了,伴四郎的日记中也多次提到外国人。

  七月四日,伴四郎凑热闹观看美国公使哈里斯一行前往江户城。为了维持治安,整个江户出动了3000人的铁杖队,来看热闹的人达到了数万人之多。但是队伍里却净是日本人,最想看到的外国人只有三个,伴四郎的日记中语气显得颇为失望。于幕府末期参与了洋人警卫工作的幕臣在回忆录中写道:“可看之洋人甚是稀少,因此大为棘手。……其后尾随之人络绎不绝。”(《增补幕末百话》)可见对于当时的江户百姓来讲,洋人是他们想看热闹的典型对象。

  在江户,每当举行官方活动时,都会给警卫配备铁杖。日记中写的3000人应该是有些夸张,这天在幕府的命令之下一共出动了规模为2500人的铁杖队(《藤冈屋日记》)。

  九月二十六日

  晴天,午后叔父、五郎右卫门、余三人同往小石川传津院参谒,又谒驹込白山权现,又观览吉祥寺,受出世大国护身符于大国师,遂往染井,于茶屋食渍萝卜,此萝卜切得实乃细长,悬于轩木、木枝之上,长及一间,亦有半间长者,曰白发萝卜。(略)遂参谒王子权现,此处曰扇屋,实乃大料理屋也。此茶屋中见异人,俄罗斯、美、法、英四国之人物于此饮食,大为喧闹。于其后入此所,多有委实绮丽之小座,庭亦风雅,纸笔不可言尽。大鱼刺身上置黄菊、萝卜落、胡瓜、山葵,另有都芋与蛸所调味的饭,鱼味噌汁,饮酒三合(略)。

  这天伴四郎和叔父还有五郎右卫门三人来到了驹込、染井一带,去参拜寺庙神社并请护身符,这是他们的乐趣之一,除此之外还吃了腌渍萝卜。这种萝卜是将萝卜切得“极为细长”,然后将快要有一间长(1.8米)的萝卜挂在廊檐或者树枝上,所以也叫白发萝卜,是在茶店中吃的一种萝卜。

  在飞鸟山的休憩茶屋里吃了果子喝了茶,又进了一家位于王子权现的料理茶店,这家店名为扇屋且“极大”,里面有很多漂亮的小座位,庭园也非常风雅美观,感觉好像并不符合伴四郎平日节俭的风格。刺身上面装点着菊花、白萝卜泥,配有黄瓜和山葵,还有加入都芋和章鱼调味的米饭,以及鱼肉味噌汤,以此喝了三合酒,这里的饭菜形美味更美,伴四郎吃得十分开心。伴四郎在日记中写道,这家茶屋里,有来自俄罗斯、美国、法国、英国这四国之人在饮酒、吃饭,很是热闹。有可能是驻江户的外交官们的聚会,也有可能是他们同样在游览江户品尝美食。在伴四郎的其他日记中也提到,洋人说着简单的日语词,与在茶屋工作的女子调笑。看到这些,幕府末期江户的情景好似浮现在我们眼前。在这之后去了巢鸭,走进染井的盆栽店,伴四郎认为盆栽店的庭园其“风雅”程度之高,是扇屋的两倍,因此大为惊叹。前面也介绍过,盆栽店是江户这座庭园都市的重要要素。回去的路上,伴四郎先在市谷吃了寿司,还买了寿司带回去给直助作伴手礼,然后去澡堂泡了澡才回家。到家之后烧了茶,还煎了一块鲑鱼,五郎右卫门也跟他们一起吃了晚饭。这天伴四郎貌似非常开心,在回家的路上“哥呗”,就是唱着歌走回家的。

  横滨中华街  视觉中国 资料图

  去横滨看洋人

  安政年间的《五国条约》(1858)将函馆以及其他四个港口开港,于是有很多外国商人和日本商人聚集到临近江户的横滨,使得横滨成为全日本最具异国风情的地方。

  十月二十七日,天还没亮,伴四郎一行五人就从藩邸出发前往横滨参观游览。走到位于大森的铃之森迎来了日出,然后穿过六乡,在川崎的万年屋稍事休息。这家店在整个东海道都很知名,其中最有名的是奈良茶饭。奈良茶饭也叫奈良茶,用茶水煮饭,然后向其中加入烹炒过的大豆,最后再倒入茶泡着吃。据说明历大火(1657)之后,全国各地的木匠和手工艺人聚集到江户,浅草金龙山门前的茶店以他们为目标客户,开发了奈良茶饭,并配上豆腐汤和红烧煮豆一同销售,奈良茶饭由此普及开来。据说这是全日本第一家饭馆。欧洲到了18世纪后期才开始有饭馆,所以这家店有可能是世界上最早的饭馆。

  当时有一些攘夷武士常常袭击外国人,为了提防这些人,从神奈川前往横滨的驳船码头往往会进行非常严格的检查。伴四郎一行用了假名字,号称自己是御三家尾张藩的家臣,从而通过了检查。

  他们带着介绍信,拜访三井家的横滨分店,受到了盛情款待,并且在管家的带领下参观游览横滨。以叔父为首,伴四郎等人经常去江户的三井宅邸对他们进行衣纹道的指导,所以三井家才向他们提供这样的方便吧。伴四郎对横滨的第一印象,首先是有很多狗,然后是没近距离见到洋人女子,只远远地透过二楼的窗户看见了几位外国女性。洋人的屋宅,房子的形状和外观都与日本的民家一样,但内部的装潢都是他们本国的风格。伴四郎说“万国人”的装束和风俗看起来全都一样,只有南京人(中国人)有所不同,很有男子气概,十分高雅。在伴四郎的眼中,欧美人看起来全都一样,但只有中国人让他觉得有亲近感。

  在众多妓馆中,洋人最常去的是岩龟楼。伴四郎一行也去参观过,异国情调的装潢非常华丽高贵,令他们大为惊叹。他们在岩龟楼另外一间屋子里喝了用山药鱼饼做的汤,吃了刺身、鱼糕冻、芸豆拌醋腌海参、杂烩锅,配着这些又喝了不少酒。伴四郎本想跟店家说要一个小酒盅带走,但又怕旁边的人全都跟着说想要,那样就会给店家添麻烦,所以就没有说出口。回去之前伴四郎本想悄悄地问店家要,结果却被叔父抢了先,伴四郎在日记中直感叹“可惜可惜”。

  本文摘录自《一个单身武士的江户日记:酒井伴四郎幕末食生活》,[日]青木直己 著,宋爱 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5月。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现标题和小标题为编者所拟。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幕府末期日本下层武士眼中的外国人形象

2019年6月6日 09:07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幕府末期日本下层武士眼中的外国人形象

  日本东京天皇皇居东御苑,江户城天守阁遗迹  IC 资料图

  在江户看洋人

  黑船来航之后幕府迫于外国压力不得不开国,因此最开始并不愿让外国人居住在江户,但随后也逐渐在府内开设外国公馆。由此渐渐有很多外国人开始走在江户的街上,通过伴四郎的日记,我们也可以感受到当时江户百姓看这些外国人时好奇的眼光。

  伴四郎到江户去赴任是万延元年的事,这一年三月,大老井伊直弼在樱田门外被暗杀,所以常被后世认为是人心不安的多事之秋。不过看来伴四郎是下定决心要安享太平。他的日记中很少提及政治动向。不过伴四郎少有地写下了几篇日记提到了对外关系,我们来看看。位于芝的增上寺中的金制龙头被切掉,东照神君家康的金制驱邪幡也丢失了,很多国家要求与日本进行交易,于是伴四郎在日记中提到了传闻,称隐居于水户的德川齐昭再次登上了政治舞台(七月十三日)。对于这样的传闻,伴四郎在日记中写下了一些感想表达不悦之情。伴四郎是纪州德川家的家臣,水户德川家的一桥庆喜曾与纪州德川家主争夺将军之位,所以伴四郎当然会对水户藩有这种不悦的感觉。不过也许是因为当时水户家持有尊王思想,所以据说幕府大臣和世袭的大名大多比较讨厌水户家。

  八月十六日

  (略)于芝逢异人三人,诚如绘图,买物之时逢之,鼻高眼色如盐鱼之眼。

  伴四郎在买东西的路上碰见了洋人,在日记里记下了感想,说这些洋人跟锦绘中画的一样,鼻子很高,眼睛是盐渍鱼的颜色。可见在这一时期,江户的闹市街区上已经可以见到外国人了,伴四郎的日记中也多次提到外国人。

  七月四日,伴四郎凑热闹观看美国公使哈里斯一行前往江户城。为了维持治安,整个江户出动了3000人的铁杖队,来看热闹的人达到了数万人之多。但是队伍里却净是日本人,最想看到的外国人只有三个,伴四郎的日记中语气显得颇为失望。于幕府末期参与了洋人警卫工作的幕臣在回忆录中写道:“可看之洋人甚是稀少,因此大为棘手。……其后尾随之人络绎不绝。”(《增补幕末百话》)可见对于当时的江户百姓来讲,洋人是他们想看热闹的典型对象。

  在江户,每当举行官方活动时,都会给警卫配备铁杖。日记中写的3000人应该是有些夸张,这天在幕府的命令之下一共出动了规模为2500人的铁杖队(《藤冈屋日记》)。

  九月二十六日

  晴天,午后叔父、五郎右卫门、余三人同往小石川传津院参谒,又谒驹込白山权现,又观览吉祥寺,受出世大国护身符于大国师,遂往染井,于茶屋食渍萝卜,此萝卜切得实乃细长,悬于轩木、木枝之上,长及一间,亦有半间长者,曰白发萝卜。(略)遂参谒王子权现,此处曰扇屋,实乃大料理屋也。此茶屋中见异人,俄罗斯、美、法、英四国之人物于此饮食,大为喧闹。于其后入此所,多有委实绮丽之小座,庭亦风雅,纸笔不可言尽。大鱼刺身上置黄菊、萝卜落、胡瓜、山葵,另有都芋与蛸所调味的饭,鱼味噌汁,饮酒三合(略)。

  这天伴四郎和叔父还有五郎右卫门三人来到了驹込、染井一带,去参拜寺庙神社并请护身符,这是他们的乐趣之一,除此之外还吃了腌渍萝卜。这种萝卜是将萝卜切得“极为细长”,然后将快要有一间长(1.8米)的萝卜挂在廊檐或者树枝上,所以也叫白发萝卜,是在茶店中吃的一种萝卜。

  在飞鸟山的休憩茶屋里吃了果子喝了茶,又进了一家位于王子权现的料理茶店,这家店名为扇屋且“极大”,里面有很多漂亮的小座位,庭园也非常风雅美观,感觉好像并不符合伴四郎平日节俭的风格。刺身上面装点着菊花、白萝卜泥,配有黄瓜和山葵,还有加入都芋和章鱼调味的米饭,以及鱼肉味噌汤,以此喝了三合酒,这里的饭菜形美味更美,伴四郎吃得十分开心。伴四郎在日记中写道,这家茶屋里,有来自俄罗斯、美国、法国、英国这四国之人在饮酒、吃饭,很是热闹。有可能是驻江户的外交官们的聚会,也有可能是他们同样在游览江户品尝美食。在伴四郎的其他日记中也提到,洋人说着简单的日语词,与在茶屋工作的女子调笑。看到这些,幕府末期江户的情景好似浮现在我们眼前。在这之后去了巢鸭,走进染井的盆栽店,伴四郎认为盆栽店的庭园其“风雅”程度之高,是扇屋的两倍,因此大为惊叹。前面也介绍过,盆栽店是江户这座庭园都市的重要要素。回去的路上,伴四郎先在市谷吃了寿司,还买了寿司带回去给直助作伴手礼,然后去澡堂泡了澡才回家。到家之后烧了茶,还煎了一块鲑鱼,五郎右卫门也跟他们一起吃了晚饭。这天伴四郎貌似非常开心,在回家的路上“哥呗”,就是唱着歌走回家的。

  横滨中华街  视觉中国 资料图

  去横滨看洋人

  安政年间的《五国条约》(1858)将函馆以及其他四个港口开港,于是有很多外国商人和日本商人聚集到临近江户的横滨,使得横滨成为全日本最具异国风情的地方。

  十月二十七日,天还没亮,伴四郎一行五人就从藩邸出发前往横滨参观游览。走到位于大森的铃之森迎来了日出,然后穿过六乡,在川崎的万年屋稍事休息。这家店在整个东海道都很知名,其中最有名的是奈良茶饭。奈良茶饭也叫奈良茶,用茶水煮饭,然后向其中加入烹炒过的大豆,最后再倒入茶泡着吃。据说明历大火(1657)之后,全国各地的木匠和手工艺人聚集到江户,浅草金龙山门前的茶店以他们为目标客户,开发了奈良茶饭,并配上豆腐汤和红烧煮豆一同销售,奈良茶饭由此普及开来。据说这是全日本第一家饭馆。欧洲到了18世纪后期才开始有饭馆,所以这家店有可能是世界上最早的饭馆。

  当时有一些攘夷武士常常袭击外国人,为了提防这些人,从神奈川前往横滨的驳船码头往往会进行非常严格的检查。伴四郎一行用了假名字,号称自己是御三家尾张藩的家臣,从而通过了检查。

  他们带着介绍信,拜访三井家的横滨分店,受到了盛情款待,并且在管家的带领下参观游览横滨。以叔父为首,伴四郎等人经常去江户的三井宅邸对他们进行衣纹道的指导,所以三井家才向他们提供这样的方便吧。伴四郎对横滨的第一印象,首先是有很多狗,然后是没近距离见到洋人女子,只远远地透过二楼的窗户看见了几位外国女性。洋人的屋宅,房子的形状和外观都与日本的民家一样,但内部的装潢都是他们本国的风格。伴四郎说“万国人”的装束和风俗看起来全都一样,只有南京人(中国人)有所不同,很有男子气概,十分高雅。在伴四郎的眼中,欧美人看起来全都一样,但只有中国人让他觉得有亲近感。

  在众多妓馆中,洋人最常去的是岩龟楼。伴四郎一行也去参观过,异国情调的装潢非常华丽高贵,令他们大为惊叹。他们在岩龟楼另外一间屋子里喝了用山药鱼饼做的汤,吃了刺身、鱼糕冻、芸豆拌醋腌海参、杂烩锅,配着这些又喝了不少酒。伴四郎本想跟店家说要一个小酒盅带走,但又怕旁边的人全都跟着说想要,那样就会给店家添麻烦,所以就没有说出口。回去之前伴四郎本想悄悄地问店家要,结果却被叔父抢了先,伴四郎在日记中直感叹“可惜可惜”。

  本文摘录自《一个单身武士的江户日记:酒井伴四郎幕末食生活》,[日]青木直己 著,宋爱 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5月。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现标题和小标题为编者所拟。